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天玄地黄录》天玄地黄纪录片讲的什么 GV 天玄地黄录激H

天玄地黄录

《天玄地黄录》

水木熊 著

连载中 武侠 刘宸,蔡少公 阅文集团

《天玄地黄录》作者:水木熊,武侠类型新书,主要人物:刘宸,蔡少公,本网络创作精彩情节试读:刘宸与妘绮柔躺在屋顶的软草上,欣赏着天边的一弯银月。刘宸道:“你很喜欢看月亮吗?是不是因为你住在明月宫呢?”妘绮柔道:“也不是,我平日里去看月亮,是因为害怕孤独,在月光下就可以对着月亮诉说心事。现在来

586次点击 更新:2020-02-03 08:16:29

免费阅读
《天玄地黄录》作者:水木熊,武侠类型新书,主要人物:刘宸,蔡少公,本网络创作精彩情节试读:刘宸与妘绮柔躺在屋顶的软草上,欣赏着天边的一弯银月。刘宸道:“你很喜欢看月亮吗?是不是因为你住在明月宫呢?”妘绮柔道:“也不是,我平日里去看月亮,是因为害怕孤独,在月光下就可以对着月亮诉说心事。现在来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刘宸与妘绮柔躺在屋顶的软草上,欣赏着天边的一弯银月。刘宸道:“你很喜欢看月亮吗?是不是因为你住在明月宫呢?”

妘绮柔道:“也不是,我平日里去看月亮,是因为害怕孤独,在月光下就可以对着月亮诉说心事。现在来看月亮是因为睡不着,我担心青儿她……”

刘宸道:“你不用太过担心了,有我大哥一杆长枪在,定将宛城搅得天翻地覆。我们放心去抢水玉棺就是了,只要得手,青儿便有救了。”

她道:“即便回去之后,大祭司能否救活她也很难说。唉,都怪我啊,没有一点江湖经验,处处中了敌人的圈套。”

刘宸道:“我瞧青儿面相,挺有福气的,不像早逝的样子。”她将信将疑,面带喜色地道:“真的吗?你还会看人面相?”

刘宸哂道:“这个当然。我师父号称星学术数宇内无双,我是他的徒弟,多少也学到了一点本领。”听刘宸这么一说,她又信了几分。

其实他对面相一窍不通,只是为了安慰她,纯粹瞎说八道的。他怕她盘问,忙岔开话题道:“你觉得今晚的月色与以往有些不同么?”

她笑道:“是不一样。多了一丝地痞俗气,因为有你这个大坏蛋在嘛。”刘宸两眼一翻,不屑道:“那你为何要和一个大坏蛋看月亮呢?”

“因为……实在找不到好人啦。”她掩嘴嬉笑。刘宸佯怒,抓起几片草叶,往她脸上挠去。她也抓起几片草叶挠他,叫道:“你坏,你坏,你好坏……”

二人闹了片刻,刘宸举手道:“好了,好了。我投降……”她道:“投降也行,那我以后就叫你大坏蛋罢。嘻嘻,瞧你干的那些坏事,出的那些坏主意,连魔门的那些恶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他突然双手疾出,捉住她一双柔荑:“那是,我可是坏人的祖宗,魔门的那些个恶人,见了我都得叫爷爷……嘿嘿……至于你嘛,叫声哥哥就成了……”

她脸色羞红,挣开双手往他一阵捶打。刘宸挨了几下粉拳,一手将她揽住。二人凝视了许久,双方都听到了对方咚咚的心跳声。

刘宸鼓起勇气,往她脸上香了一口,旋即转过头去,等着挨揍。过了片刻,却没有拳头捶来,他缓缓转过头去,见她正陶醉地瞧着天上的明月,红扑扑的小脸娇艳欲滴,粉腻腻的小口晶莹剔透。他一时看得痴了,差点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她见刘宸呆呆地瞧着自己,噘嘴道:“真是个坏蛋。”刘宸傻笑一声,将她轻轻搂入怀里。她缓缓靠了过去,小鸟依人般枕着他胸口,享受着夜空下朦胧的银辉。

过了片刻,她柔声道:“你真想让我叫你哥哥吗?”刘宸愣了一下,笑道:“当然想了,想得要命。”她道:“那你答应我一件事。”他喜道:“你说。”

她道:“你跟我一起回明月宫,好不好?我回去之后就不能随便出谷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刘宸笑道:“当然可以。我早说过,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她把小口凑到他耳边,细声道:“让你一辈子跟我住在明月宫,你也愿意吗?”

刘宸微感错愕:“愿……意。但是……你不打算跟我去大雪山住一些时间吗?那里可好玩了,有冰川,有云海,有五彩瀑布,有……”

她摇头道:“我们的族规,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出谷的。”

“你是明月宫的主人,也不可以吗?”

“不行的。我是一宫之主,更不能随便出谷,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有足够的理由让族中的长老们同意才行,否则我是绝对不能离开明月宫半步的。”

他失声道:“这是什么破规矩,那不是和坐牢一样?”

她脸有怒色,失落地道:“你……你不愿意和我留在明月宫么?”

他忙道:“不,不,不是的。我……这次出来,背负师命,我得先把师父交代的事办妥了不是?然后向他老人家报个喜,经得他老人家同意,是不?”

她道:“你师父若不同意,你便不理我了么?究竟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你师父的事情啊?”他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经得师父同意,是礼数嘛。你嫌俗套的话那就免了,一切听你的便是,嘿嘿……”她笑道:“这还差不多。”

他又道:“你看啊,我师父把我养大成人,也不容易。我跟你去了明月宫之后,是不是也可以偶尔出谷,回师门孝敬孝敬师父他老人家?”

她道:“这可不行。你去了明月宫,便如青儿一般,也是明月宫的人了,不能随便出谷的。”又想了想,突然怒道:“你老想着出谷,是不是想着你的菱妹啊?”

刘宸急道:“没,没。你看你,太多心了,早说了不认识什么菱妹嘛。”她望着辽阔的天际一阵出神,幽幽道:“想当年,我父亲便是放不下外面的事情,背着娘亲偷偷出谷的,结果害得娘亲被族人责骂,受尽了委屈。因为这事,娘亲与父亲大吵了一架,之后就再也没见面了……呜呜……你也这么狠心吗?”

刘宸听得心头一酸,将她紧紧拥入怀里,爱怜地道:“好了,好了。不难过了啊,我发誓,等我向师父交代清楚,便来明月宫找你。”

她破涕为笑:“真的吗?坏蛋哥哥,你真好。”刘宸道:“可不能叫我坏蛋了,传出去让人笑话,我好歹是个玉树临风的多情浪子嘛。”

她道:“还能有谁笑你?顶多就是青儿笑笑你罢了,嘻嘻……你喜欢青儿吗?”

刘宸脑中一阵恍惚,嗫嚅道:“啊?青……儿,对啊,她也是明月宫的人,以后算一家人了哦?她这个人挺好的,任谁都会喜欢啊。”

她道:“谁说不是呢?她是我娘救回来的,身世挺可怜。她父母被官军追拿,死于乱箭之下。她自愿住进明月宫,做了我的婢女,以报答我娘的救命之恩。照着我族的习俗,若是我找到……意中人之后她还没有出嫁,便是要随嫁过去的。”

“啊……”刘宸脑中轰然一下,一时乱糟糟的。他也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习俗,不过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他一时红着个脸,不知道如何搭话。

她抿嘴一笑:“你不愿意?”

“啊?不……”“那么你是愿意了?”“不是,我……”“究竟是怎样?”“听……你的罢,不要强求人家才好。”“嘻嘻……知道了……”

她忽又忧伤地道:“你这次不和我回去吗?非要先见你师父?可是我怕你走了,就不来找我。”他道:“怎么会呢?拿棍子赶我都赶不走。”

她一阵欢笑,旋即又是愁眉紧锁,道:“可是我现在离不开你,你不在身边,我就觉得空荡荡的。你能不能先和我回明月宫住些日子?”

刘宸陷入沉思。她哀求道:“等我心里踏实了,你再回师门禀告师父罢?我带你去宫中的圣地看蝴蝶,看月亮,嬉野兔……这样的话,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可以到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你的气息,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刘宸听得心中一热,脱口道:“好,我答应你。”

她登时喜上眉梢,窃窃欢笑,抓着他的胳膊一阵摇晃,高兴得像个顽皮的孩子。刘宸瞧着她欢悦的样子,心中一阵欣慰,发誓再也不让她伤心难过。

她又道:“瞧你表现不错,人前我还是叫你公子罢,没人的时候就叫你坏蛋哥哥,这样就不会有人笑话你了,嘻嘻……”

刘宸苦笑道:“能不能改一个?要不就叫宸哥哥罢?”她道:“不行,你就是坏蛋哥哥……”他委屈道:“那我叫你什么?”

“就叫我柔儿罢。不过记住了,没人的时候才可以叫……”

“哦……为何你不叫恶霸妹妹?”

她笑道:“你找打呀?这样罢,你如果很听话,哄得我开心,便叫你宸哥哥,如果整天惹我生气,就是坏蛋坏蛋坏蛋哥哥。”他叹了口气,颓然道:“那好罢……”

清风拂晓,天色微明。

一阵锣鼓声骤然响起,把刘宸从睡梦中惊醒。妘绮柔伸了个懒腰,睁开双眼,登时吓了一跳,忙站了起来。屋子下已站满了人,都是昨夜一起喝酒的豪杰。

原来她和刘宸二人昨晚一直聊到了后半夜,困意上来便在屋顶睡着了。

蔡少公扯着嗓子道:“公子,大伙都到齐了,你还醉在温柔乡里?空着房间不睡却在屋顶盘了个鸟窝,害得众兄弟一顿好找。”下面登时传来一阵大笑。

刘宸被弄得哭笑不得,厚着脸皮拉住妘绮柔的手,尴尬地跳下屋顶。

她出奇的没有拒绝,只是低着头,形态有些羞赧。刘宸心下感慨:“不想她一个方外女子,倒是清纯爽直,敢爱敢恨,毫无世俗女子的做作之态。”

蔡少公朝刘宸笑道:“快随众位兄弟去看看咱结义峰的碣石,果真很有气派哩。这位狄四爷已蹲在树上等你许久了,一直不敢惊扰你的美梦啊。”

狄老四笑骂一声,道:“好你个蔡少公,真是口没遮拦。我刚到一会嘛,见树上有鸟在叫,便上来瞧瞧有没有鸟窝。”

刘宸道:“嘿……蔡兄你不是说了嘛,今日一早要祭拜山神。此乃大事也!半点也草率不得,于是乎我便夜观星象,挑一个良辰吉时。”

蔡少公道:“哦?我还以为在与人家商定成亲的吉日呢?原来我们弄错了,啊?”说着朝众人做了个鬼脸。周围一阵大笑,他又道:“公子为了咱结义峰的事情日理万机,真是辛苦的很呐。”众人再笑。

刘縯大笑一声:“妘姑娘清丽脱俗,沉鱼落雁,与我昭凌兄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若不是如此,我定要厚着脸皮给我三弟说亲了,哈哈。”

刘宸道:“大哥还有几位兄弟?”刘縯道:“正是。你大哥兄弟姐妹众多,改日到舂陵来,我给你一一介绍。”刘宸大喜:“太好了,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亲人。”

钟铁衣见刘宸与妘绮柔二人的感情终于公开,心下也替他们高兴。他一来敬重刘宸的为人,二来佩服他的武功和胆识,明月宫有他这么一个朋友,当然是好事。

他又想到青儿,心道:“宫主若与昭凌公子成亲,按照我们的规矩,青儿是要随嫁出去的。她对昭凌公子早已芳心暗许,这下不就水到渠成了么?倒是了却了青儿一桩心事,真是一举两得,就是不知道昭凌公子心中怎么想的。”

他心中突然豁朗起来:“真是老天有眼,遇到了昭凌公子的这些朋友。等把水玉棺抢到手,青儿便有了希望。只要她能够快快乐乐的活着,我便再无他求了。”

蔡少公见钟铁衣愣在那里想着心事,便拉了他一下:“钟兄,走罢。”钟铁衣点头笑了笑,随着众人去了。

木桥的这端,山道旁魏然屹立着一块巨石,足有一人多高。巨石一侧已被凿平,上面刻着“结义峰”三个赤红的篆字,体势灵动自如,挺劲而不削薄。

刘宸上下瞧了几遍,赞道:“势态流动,气息浑厚,好字!雕工也是一流,颇有大家风范。咱结义峰的弟兄,个个都不简单呐。”

蔡少公道:“公子好眼力啊。这位皇甫魁兄弟,他原是朝中少府属下的东园匠,专掌雕琢铭刻之事。他不但精通石刻,武功也是一流,一对铁椎难有敌手。”

刘宸道:“如此人才,却因何流落到此?”蔡少公道:“还不是被王莽的党羽迫害,走投无路之下逃了出来。”他眼珠一转,拉住那大汉道:“皇甫兄,这碣石已经有了,我看还差两块姻缘石。不如麻烦你老兄再刻两块,送给昨晚住屋顶的那两位?”

众人一齐大笑。妘绮柔脸色羞红,嗔怪一声往蔡少公踢去。蔡少公立刻杀猪一般嚎叫着躲往人群之中,一阵求饶。

刘縯欢笑一声:“妘姑娘,你就放过他罢。他这人就这毛病,一刻不让他说话便要上房揭瓦。”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他突然肃容道:“众位弟兄,我刘縯能够结识大家,实在是上天的恩赐。”众人都静了下来,他接着道:“咱们今日便在结义峰下向神灵盟誓。”

众豪杰一阵叫好。有人取来几坛水酒,倒满了二十多个大碗。

刘縯端起酒碗,提高声音道:“今天下动荡,苍生蒙难,我等血性男儿当义聚六合,侠行八荒,兄弟同心,气拔河山!”

众豪杰纷纷端起酒碗,口中呐喊:“义聚六合,侠行八荒,兄弟同心,气拔河山!”

他将酒碗高举于顶,当下一饮而尽:“若与我同,共干此碗!”

众豪杰都举起酒碗,一饮而尽。刘縯、刘宸又各上了三炷香,敬拜了神灵。

蔡少公再命人将酒碗倒满,端到明月宫众人身前。他举起酒碗,欢声道:“预祝我们两路人马,旗开得胜。”大家一阵呐喊,士气高涨。

刘縯长笑一声,挥手道:“出发!”

两路人马便迎着朝阳,浩浩荡荡地下山去了。

蔡少公不但交游甚广,且口才伶俐,思维敏捷,他成功把明月宫众人夹杂在本地的商队中分批送了出去。众人预先约定好会合的地点之后,便分头行动。

刘宸此时已装扮成了一位放荡不羁的富家公子,妘绮柔自然扮作了他的红粉知己。他久混江湖市井之中,果真一副浪荡劲,不用装就活灵活现。他每次下山历练,都免不了与地痞恶霸相斗,接触多了,自然对吃喝玩乐也十分精通。

他领着妘绮柔去了三家酒楼吃喝,一路上又在摊边买了各种点心吃着,二人一路吃一路诳,好不自在。她捧着肚子道:“我实在是吃撑了,走不动了。”

他一时童心大起,学了一声马叫,半蹲着走到她面前,嬉皮笑脸地道:“姑娘莫怕,上天赐你宝驹一匹,快请上来。”她欢叫一声,蹦到了刘宸背上。

二人一路嬉闹,往前走去,引来不少路人侧目相顾。

“咦……”他忽然指着前面道:“那有家首饰店,我们进去看看。”

她道:“有什么好看的,我平时不戴首饰的。”

刘宸道:“走,去瞧瞧嘛。上次在荒山中的温泉边我送了你一根假簪子,这次定要送你一根正真的碧玉簪。给你戴上,便如天上的仙女一样,要不要去试试?”

她似乎被打动了:“真有那么好看?”

他道:“当然了。就说我师姐,本来长得跟个村姑一样,一戴上簪子,立刻气质超然宛若公主。你看皇宫里的夫人啊,美人啊,哪个不戴?”

她一阵娇笑,道:“哪有这么损自己师姐的……”

说着说着,刘宸已背着她到了店门口,店家见了二人,就知道来了生意,忙堆起笑脸打招呼道:“哎呀,两位真是好相貌啊,便如观音座前的金童玉女一般。这位公子,进来挑几件首饰送给这位美丽的姑娘罢?”

二人见店家嘴甜,心里都美滋滋的,刘宸二话不说就走了进去。他一眼便相中了其中一根簪子,拿起来把玩了一阵,插在她发髻上,当下左看右看。

她一脸娇羞之态:“算了罢,不好看。”刘宸一把将她抱起,喜道:“好看……真是美极了。谁要敢说不好看,真是瞎了他的绿豆眼,我非揍扁他屁股不可。”

店家忙笑道:“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啊。这是本店独有的一种款式,刚从五岭那边进货过来。你看这成色和质地,都是上等翠玉啊。”

刘宸道:“原来是新货上市啊,五十文我买下了,回头帮你做做宣传。”

“公子说笑了。你瞧这雕工,还有这天然的花纹,都是万中挑一啊。”“不会罢,难不成你要一百文这么多?我可没带那么多钱呐……”“公子,跟你说个实在价。一万,少一个铜板都不能卖,你自己看着办罢。”

刘宸掏出一个钱袋:“可惜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哩。全给你行不行?”

店家夺过簪子,不耐烦地道:“那我便帮不了你了。本店童叟无欺,不卖假货,你一百文只能买个木的。那边的檀木簪子,也不错,都是出自能人巧匠之手。”

刘宸在身上一阵摸索,过了半响,却一无所获,他苦着脸道:“金子全给狄老二了,早知道就自己留一块了。不行,我去跟他要回来。”

妘绮柔低声道:“算了,大事要紧,不要擅自行动。我不喜欢戴簪子的,走罢。”说着把刘宸硬拉了出去。

二人默默地往前走去,刘宸时不时偷偷睨视她一下,但见她小嘴一撅一撅的,一副若有所失的样子,显然对刚才的簪子还念念不忘。

刘宸心中好笑,蓦地心中一动,道:“哎呀,刚才不小心落下一个东西在首饰店了。我回去拿一下,你在这里等我。”说着飞奔而去。她喊了一声,刘宸却已去得远了。她摇了摇头,便在街道边的一个台阶上坐下,看着往来的人群一阵发呆。

刘宸冲进刚才那家首饰店,店家认出了他,笑道:“公子,决定买下刚才那只簪子吗?你就放心罢,若是我敢随便拿个粗劣货来骗人,你便回来把我的店砸了。”

刘宸拔下自己头上的金簪子,笑道:“店家,我先来考一考你,瞧瞧我这簪子,能值多少钱?”店家微一错愕,接过簪子。

他翻来覆去地瞧了瞧,又在手中掂了掂,道:“若只按重量,值个八九千铜钱。瞧这做工,却也是出自巧匠之手,好像还是前朝的宫廷风格,估计值个一万多罢。”

刘宸道:“店家好眼力。实不相瞒,这簪子乃是当年孝武皇帝所赐。”店家登时眼中放光,又仔细瞧了瞧,兴奋地道:“果真像那时候的东西。”

刘宸淡淡道:“我这簪子,换刚才的碧玉簪,你看如何?”店家张大着嘴巴,怕自己听错了,问道:“你……你是说,和我换?”

刘宸就知道,做珠宝首饰生意的人,多半对古老的宝贝感兴趣,笑道:“这是我家祖传之物。若是不肯,那便算了。”

店家忙赔笑道:“换,换,换。你可想清楚了?这是你自己愿意的啊。”

刘宸道:“男子汉大丈夫,理当一言九鼎,说过的话没有不作数的。”店家大喜,兴奋地道:“好,成交。我再送你一只檀木簪子。”刘宸道声多谢。

他拿着碧玉簪,便奔了出去,得意地怪叫了一声,往前疾行。

他老远便瞧见妘绮柔在路边发呆,当下身形一闪,窜到她跟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嗔道:“怎么去了这么久?真是坏透了。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你猜。”

“你真无聊。诶?你怎么与刚才有点不一样。”她上下打量着对方,惊道:“你头上的簪子呢,怎么变了?”

刘宸道:“我会变戏法嘛。看这是什么?”她一时惊奇万分,欢悦道:“这碧玉簪……怎么来的?难道你抢了人家的?你个混……诶?莫不是用自己的簪子和他换的?”

他笑道:“柔儿你真聪明,一猜便中。”

“这怎么行呢,你还是拿回去罢。”

“你喜欢不喜欢呢?”

她咬了咬牙,道:“不喜欢。”

“东西已经和人家换了,没理由再反悔的。你不喜欢,我便送给路人算了。”

“哎,且慢。虽然不大喜欢,既然是你的一番心意,我便留着罢。”她说着一把抢过碧玉簪,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你那簪子一定很珍贵罢?”

刘宸摇头道:“也谈不上珍贵。那簪子原本一直放在宗内的密室里,从来没人用过,我瞧着怪可惜的,便向师父讨取。师父笑道:‘你是刘家的人,倒是可以。’我见师父允许,便拿来用喽,又不花我一文钱,嘿嘿……。”

她奇道:“为什么你姓刘,就可以用?”

“我当时也纳闷啊,便追问师父,他老人家便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下。”

“你师门的秘密还真多。”

“嘿嘿……原来那簪子是我们混元宗历代传下来的,听说前朝孝武皇帝在位之时,天下出了个大恶人,搅得皇宫日夜不宁。我们无极宫两位真人不忍天下祸乱,命六宗各派一名高手前去相助,结果把那恶人击败了。皇帝赏赐了很多财物,六位师祖却不肯接受。皇帝便命巧匠打造了六只‘太一金簪’,分别赐予六人,以颂功德。六人见盛情难却,便收下了金簪,供奉在各宗的神案上,却从不佩戴。”

她惊道:“这么珍稀的东西,还说不贵重?你师父要是知道了,准揍你屁……嘿嘿……那什么。”刘宸道:“管他呢,就说弄丢了便是。”

他拿过玉簪,帮她戴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口中啧啧称赞。她嗔道:“坏蛋哥哥,看够了没有?该走了。”他哂道:“这哪能看够,再看一万年也未必啊。”

她不屑道:“油嘴滑舌。这吃也吃撑了,东西也买了,接下来去哪呢?”

刘宸道:“去乐馆听曲,让你见识一下城里的世风。司马相如,知道吗?”

她摇了摇头,刘宸喟然长叹:“这都不知道?真是个与世隔绝的人呐。”

她娇嗔一声,举起拳头道:“瞧你欠揍,敢笑话我?快说来听听。”

刘宸举起双手道:“女侠饶命……这个司马先生呢,乃是公认的天下第一辞赋大家。他那首《凤求凰》更是家喻户晓,辞、曲都是一流。他曾凭借此曲暗传情意,令富甲一方的卓家小姐远走相随,你说是不是很厉害呢?”

她欢悦道:“乐馆里有这首曲子是不是?”他道:“那当然,若是没有这首曲子,乐馆都不好意思开下去。”她闻言喝道:“那还不快去?赶紧前面带路。”

刘宸哑然失笑,四处望了望,却眉头紧锁。

她问道:“怎么不走?你不认识路?”

他颓然道:“是啊。宛城这么大,我也没怎么来过。”

“那怎么办?如果碰运气瞎逛,要找到何时?”

“嘿……有了。”他突然眼中放光,指着前面哂道:“看到那群东倒西歪的富家公子没有?准是吃饱喝足了,要去听曲。咱们跟着人家就是。”

她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聪明。”

刘宸“惨呼”一声,追着她去了。

精彩评论

以武侠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天玄地黄录》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水木熊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水木熊的设定中,男主角(刘宸,蔡少公)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刘宸,蔡少公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水木熊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