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首富女儿》青岛首富女儿 平胸小受文 首富女儿下克上

首富女儿

《首富女儿》

纪晴琛 著

已完结 豪门 郑娅,陈樂悦 互联网

独家创作《首富女儿》由纪晴琛创作的豪门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人翁是郑娅,陈樂悦,情节环环相扣,极力点赞。书中主要讲述:陈大小姐支支吾吾得躺在床上,脖子上还带着石膏夹板。一想起的hen night那天的情景,真是悔不当初。在跌落游泳池的时候,陈大小姐扭伤了脖子,入水半天都没有浮上来,大家发现后立马就把她捞出,送往了医院

604次点击 更新:2020-03-24 08:19:00

免费阅读
独家创作《首富女儿》由纪晴琛创作的豪门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人翁是郑娅,陈樂悦,情节环环相扣,极力点赞。书中主要讲述:陈大小姐支支吾吾得躺在床上,脖子上还带着石膏夹板。一想起的hen night那天的情景,真是悔不当初。在跌落游泳池的时候,陈大小姐扭伤了脖子,入水半天都没有浮上来,大家发现后立马就把她捞出,送往了医院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陈大小姐支支吾吾得躺在床上,脖子上还带着石膏夹板。

一想起的hen night那天的情景,真是悔不当初。

在跌落游泳池的时候,陈大小姐扭伤了脖子,入水半天都没有浮上来,大家发现后立马就把她捞出,送往了医院。

“大豫儿,我真是活够了,拾得拾得去世算了。丢人死了。”陈大小姐说话时瞪着自己圆溜溜的大眼睛,动作上还小范围得晃着小脑袋,但基于脖子,没法有什么较大的动作,样子可爱的很。

“没关系,派对这种集体活动总会有点小意外啦。”

“你知道我是怎么掉进水里的吗?我跳舞的时候看到陆雚了!”

戚豫儿忙做惊讶好奇状“你给我讲讲怎么回事。”但其实事情的真相是,要是没有戚豫儿,陆雚一个大男人是绝不可能走进正在举行睡衣party的大厅的。

“就是我在猛一回头时就看见他了,然后就掉水了,再然后就这样了。是不是脸都丢尽了。”

“没有啦,那个cheryl,你还喜欢那个陆雚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从一开始也没说喜欢他啊。”

戚豫儿在心里暗骂,你不喜欢人家,留学的时候你大半夜得喝得像个鬼似的,把我和李励昆叫出来,唠了大半宿的陆雚?好,很好!嘴硬是吧,我就非得把你俩整到一块去。“这样啊,那个陆雚真挺了不起,前俩年他家倒了,爸爸也在那个时候去世了,他自己还被牵连入狱,如今还能过成这样,真坚强。”

“你说什么他爸爸去世了?他还做牢了?”听完戚豫儿所说,陈樂悦感觉后脑勺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整个脑袋都空白了,今天之前她从来没听说过陆雚的这段遭遇,她是知道陆家倒台了的,却没想到这其中还有丧父和牢狱之灾,陆姨父死了?下意识就要起身去抓戚豫儿的手,结果弄疼了脖子,“啊~”

“你激动什么啊,弄疼了脖子吧,你不知道吗?我记得你们俩家好像还有点亲戚吧,怎么能一点都不知道呢?”戚豫儿连忙自己凑过去,防止陈樂悦为了抓她,再碰了脖子。

陈大小姐此时已经被这个消息,震得“魂飞魄散”呆呆得看着戚豫儿回答“我姨妈是陆雚爸爸的二婚妻子。原来还有这样的事……真的不知道呢。”

“哦…这样啊。cheryl啊,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下周三过生日,还在那个俱乐部,你可要来呦。”

“嗯,知道了,慢走啊。”

戚儿走了后,整个一下午陈樂悦都在想她说的那件事,,是啊,发生了那样的事故,是怎么能善了?陆雚的亲生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是被陆姨夫带大的,那件事后,小陆鸥又被姨妈带走了,陆姨夫也去世的话,她是真的不敢想陆雚是怎样孤独地行走在这人世的,当年那个内敛敏感的少年,在经过牢狱的“洗礼”后会变成怎么个模样,她真的不敢想……

~~~~~~~~~

那天那距离远远的一督后,陆雚一夜都没睡,在铺天盖地的钟芝归来的消息蹦出的时候,他就知道陈樂悦回来了。

他想过一万种再相见的情景,但是万万没想到会在那么种荒唐甚至于搞笑的场景重逢了。

那天他本来也是在那个俱乐部和哥们聚会的,他去卫生间的时候,碰到了总跟昆子在一起的那个戚豫儿,她主动过来跟自己说,郑娅在隔壁厅参加party,可能有点醉了,让他一会去接一下。结果他刚一进去第一眼看到了踩在秋千上造型怪异的她。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陈樂悦看到他时,那惊恐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身子整个卡在那里,都不会动了,结果一个没站住就掉了,入水的刹那,那惶恐的小眼神还直勾勾得看着他。

想到这陆雚不由得勾了勾嘴角,笑完也吓了自己一跳,原来只要看到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什么怨啊愁啊就都随风去了。

听郑娅说她摔了脖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要嫁给昆子了?

想必以后他跟那巴掌大的小脸也只能是如那日遥遥相望了,是啊,一直不都是遥遥相望吗?

手机在枕头底下震动。

接起来,那边穿来郑娅轻柔的声音,“想我了吗”

“嗯。”

“下午爸爸请咱们吃饭。四点跃生酒店啊,你可别忘了。”听声音郑娅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

“嗯,知道”

电话挂断

陆雚把头往往床头一靠

他知道这次郑娅父母约他多半是想让他和郑娅早点结婚。

他对郑娅的感情是感激的,在他刚出狱最难的时刻都是郑娅陪在身边,还让郑爸爸借钱给他。

郑家对他恩他是还不完的,他知道郑娅别无它求,只是爱他,可是这一点恰恰是他最给不了的。在最后一次自己拒绝了她后,她就割脉自杀了,那次还是他发现她躺在全都是血的浴缸里,已经没有了意识,整张脸就如白纸一样,他还记得当时他抱起她身体的感觉,她就像一只断了线的木偶捶在那,那一刻陆雚就觉得他哪怕是骗了这个女孩,也应该要说爱她,而做为男人,他也理应骗她一辈子。

郑娅醒过来后,他们就一起了。

郑娅当时开心就得像个孩子,对于自己可能不爱她这件事,她豪不在乎,她好像为自己编织一个王子终会爱她的童话,陷入了一场自欺欺人的爱情。这也是为什么陆雚愈加心疼她的原因,因为自己也曾生活在一个相似童话的里,童话里自己是骑士,他也相信公主终会爱上自己。但是陷入这种爱情的人往往不知道,爱情是这世界上最没道理的东西,管你愿不愿付出,你能得到什么回报这件事,却大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定好了。无关于你多爱他,付出多少,仅仅在于对方是否兴趣。

爱情如此残忍的一面,陆雚不忍心告诉郑娅,也不应该由他告诉她。

陆雚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郑娅,但是他能保证一辈子都对郑娅好,这就足够了,再经历了那么变故后的他知道,有时感情可能不及陪伴……

~~~~~~~

钟芝这两天一直在忙传媒公司的事,无暇顾及女儿,没想到一打听女儿的消息,就听到了她伤了脖子,卧床在家的消息。

钟芝晚上就回了她的深山豪宅。

刚一进门就看见脖子上带着石膏夹的女儿站在一楼客厅的正中央。

钟芝仔细瞧了瞧,应该没什么大事,就开始调侃起女儿来“看看这是谁家闺女啊,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能因为玩,扭了脖子。”

对妈妈调侃的话,陈樂悦没有一点笑容意“妈咪,陆姨夫死了?”

其实钟芝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女儿会提起这件事,只是没曾想会这么快,干脆实话实说“是的,你当年离开B市没多久,就心脏病去世了”

“陆雚做牢了?”

“是”

“当年公司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妈咪是你做的?”

钟芝深呼了一口气,“算是。”

“你怎么能这么做”陈樂悦深知母亲在这件事上肯定脱不了关系,但是在听母亲如此坦诚的回答的时候,还是抓狂了。母亲怎么可以这么做,陆雚当时才十九岁。

“我不这么做,怎么办?难道要你姨妈去做牢,或者是五岁的陆欧去?”说这句话的时候,钟芝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更别提愧疚了。

陈樂悦知道母亲之所以这么平静,并不是因为她隐藏得好,而是真的没把陆雚当回事,以前没有,现在亦是没有。母亲如此毫不在乎的态度,让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啊,她早该知道会是这样,母亲一贯强势狠绝,对不相干的人怎么会有一点点的在意呢?

一时间偌大的房子静得连点根针都能听见。

“刘阿姨,开饭吧!”钟芝率先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饭间俩人谁也没说话,

依旧是钟芝先开口,好像刚才的不愉快的对话不存在一样。“有时间去拜访拜访你李叔,假求婚也是婚。”

陈樂悦完全没有理会钟芝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与其说是在看钟芝,不如说是在看钟芝身后的空气,那双眼睛根本是没有对焦的,就那么空空得望着。“钟女士,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的。”

钟芝知道这是女儿第二次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第一次是在五年前陈樂悦坠落楼梯的前一刻……

“比这可怕的事,我做得多了。”

……

精彩评论

纪晴琛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豪门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纪晴琛自传意味的《首富女儿》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