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余身祭山海》疯魔传说 激H 余身祭山海仙侠奇缘风格小说

余身祭山海

《余身祭山海》

言十八 著

连载中 仙侠奇缘 岳轻,叶简 阅文集团

《余身祭山海》是言十八新出的一本仙侠奇缘网络故事,情节空前绝后,文笔极佳,值得阅读。边陲小镇。今日是云漪的忌日,却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岳轻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将院子全部清扫一遍,为云漪的墓碑擦去灰尘,做完一切后,岳轻拿出自己很早就准备的祭品,还有一坛子酒,这是那年秦婆婆死之前教她的一

267次点击 更新:2020-03-24 17:01:15

免费阅读
《余身祭山海》是言十八新出的一本仙侠奇缘网络故事,情节空前绝后,文笔极佳,值得阅读。边陲小镇。今日是云漪的忌日,却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岳轻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将院子全部清扫一遍,为云漪的墓碑擦去灰尘,做完一切后,岳轻拿出自己很早就准备的祭品,还有一坛子酒,这是那年秦婆婆死之前教她的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边陲小镇。

今日是云漪的忌日,却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岳轻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将院子全部清扫一遍,为云漪的墓碑擦去灰尘,做完一切后,岳轻拿出自己很早就准备的祭品,还有一坛子酒,这是那年秦婆婆死之前教她的一个方子,只是,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试验成功。

打开坛子的封口,里面的酒液清冽,散发着一种清淡却又诱人的香气,岳轻倒出一碗摆在云漪的墓碑前:“娘,你走后,秦婆婆对我很好,岳安对我也算可以,好歹没有虐待我。秦婆婆给了我一个小袋子,说是你留给我的,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这个该怎么用。秦婆婆还没来得及教我,就去世了······那个袋子很漂亮,上面是云纹吗?岳安好像看到过那个袋子······秦婆婆告诉我,祭拜是要有酒的,这个方子就是她教给我的,但是,这里面有些东西太难找了,我好像也没什么天赋,这一坛子是我第一个成功的作品······秦婆婆说,她也给我留的有东西,都放在那个小袋子里了······岳安,我们现在关系缓和了不少,他现在对我还挺好的,你一直都不想让我恨他,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恨他······娘,这都已经三年了,今天过后,你大概就见不到我了,我想出去看一看······娘,你教我的那个修行的办法我一直都有乖乖练习,我现在可以打过好多魔物了,我可以保护你了······娘,我好想你······”

岳轻声音极低,准确的说,只是一个人在呢喃,说着说着,岳轻的眼泪就掉下来了,自从云漪去世之后,她就没有哭过了,可是今天,她又哭了,她答应过她娘亲要坚强的,哭是没有用的,可是:“娘,我以为岳安还是认我为女儿的,你也这样以为,可是,我们好像错了呢,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

在她背后,一身白衣的岳无药一脸沉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那个伏在墓碑上啜泣的身影,九岁的岳轻,大约是因为小时候受到的苦太多,还是瘦瘦小小的一只,眼底的朱砂泪痣散发着淡淡的红光,岳无药手指动了动,似乎想要上前扶住那个瘦小的身影,步子还没迈出去,整个人便僵在了原地。

一道阴冷的嗓音从他嘴里传了出来:“怎么?你心疼了?”语气轻佻,带着满满的恶意。

岳无药的表情冷了几分,眉宇间出现了几分烦躁:“要你管!你还是先把自己搞好再说吧,九年前,云家的反击让你很不好受吧。”

那道阴冷的嗓音被戳中了痛处,一下子暴躁了起来:“闭嘴!你不过是我分裂出的一缕意识罢了,我若是死了,你以为你能好过吗?”

岳无药竟然笑了起来:“那又怎样?我既然能生出自己的意识,你又如何知道我不能脱离你而存在呢?”

那个阴冷的声音也笑了,只是笑声残忍狡诈,像是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可是你别忘了,我们的根源是一样的,所以,我死了,我的根源没有了,你又能活成什么样呢?你以为你是第二个初神吗?”

就像这样,岳无药一个人用两个声音和自己吵了一会儿,那个阴冷的声音似乎能量耗尽了,消失不见,岳无药安静下来,看着岳轻的背影。

岳轻端起那碗酒,抿了一口,被那种辛辣的感觉呛得直咳嗽。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停下来,岳轻放下捂着脸的手,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岳轻没有发现身后的岳无药,笑出了眼泪:“这个东西,真的那么好吗?也许,我应该学一学岳安,多喝点,喝醉了是不是会好一点?”

墓碑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像是最沉默的陪伴。

岳无药没有让岳轻发现他的存在,只是默默注视着她,想扯一扯嘴角,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他是在陪伴着岳轻的过程中诞生出自己的意识的,因为岳轻那特殊的黑暗天赋,他看过岳轻所有的经历,甚至说,他一直和岳轻在一起。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岳轻,也不知道他改如何安慰她。他无话可说。

他也只是一个意识,还是除了岳轻谁都看不到的意识,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现在只能希望,岳安可以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不要干的太残忍。只是,现实往往和期望相反。

清水郡,五云溪。

这些时日,五云溪里的气氛罕见的缓和了一些,因为摇光的九岁生辰就要到了,虽然,叶简只是让简单地弄一些,但是五云溪上下已经很久没有好事情发生了,所以,五云溪的叶氏子弟们都想稍微喘口气。

不过四日,摇光生辰的就被准备地十分完美,或许说,是喜庆。五云溪上下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感觉,不过,该做的戒严,还是很严密,完全没有一丝空隙。

这日一大早,摇光便被叶简叫到了书房,摇光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赶忙自己穿戴整齐,恨不得直接瞬移过去。

收拾完毕,摇光快速赶到书房,推开门,却发现自己的六个师兄师姐都在书房,而且表情一个比一个凝重。摇光有些懵,刚想张嘴问些什么,她六师姐叶开阳便出声了:“师父,摇光还太小了,您真的不考虑再等等?我们可以先把那些扛起来的······”

叶简没有说话,二师姐叶天权也开口了:“师父,我觉得小阳说得对,小摇儿还是太小了,那些东西,她怎么扛得住······”

三师姐叶天璇,四师兄叶天玑也都开口附和,五师兄叶玉衡虽然没有说话,但看他的神色,也都是满满的不赞同。就在叶开阳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大师兄叶天枢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小阳,不许无礼!师父这么做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你不要插嘴!”

叶天枢这个大师兄平时就威信很高,他的话一般其余五人都会听,既然他已经发话了,叶开阳只好不情不愿地闭上嘴,神色间却还是不同意。

摇光感觉有些好笑,却又十分温暖,她主动拉起叶开阳的手,笑眯眯道:“开阳姐姐,我知道你们是在担心我,是为了我好,但是我都已经九岁啦,我现在实力一点也不弱,我可以承担起我的啦,总不能让爹爹一直这么辛苦吧?”

说完,摇光还做了一个鬼脸,这下,所有人都笑了,叶简轻轻咳嗽一声,偷偷瞪了瞪摇光,敲了敲摇光的头:“小摇儿,你准备好了吗?”

此话一出,满屋恢复了寂静。叶开阳还想要说些什么,叶天璇和叶天权拉住了她,叶玉衡眉头皱了起来,叶天玑也是满脸的不赞同,只有叶天枢,因为之前叶简已经告诉过他所有的真相,自始至终都是支持这件事情的。

摇光还未说话,叶天枢先道:“小摇儿,虽然这件事情的最终解决办法在你身上,但是,不要忘记了,我和你的师兄师姐们永远站在你的身后,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到底!”

听了叶天枢的这句话,所有人都目光灼灼,许下最重的承诺。摇光内心温暖,面对自己未知的命运,更多了不少勇气。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摇光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点头:“父亲,我准备好了!”

叶简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摇光的脑门上,一道莹白色的光芒从叶简的指尖蔓延开来。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摇光便已经满头冷汗,身体瑟瑟发抖,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摇光睁开了眼睛,她脸色苍白,像是刚刚进行过一场耗费精力的战斗。

摇光刚刚睁开眼,不顾头上的冷汗,就要开口:“父亲,那是······”

叶简截断了她的疑问:“不要忘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最喜欢刨根问底的摇光竟然真的不再追问,只是神色恹恹地点了点头:“父亲,那我先回去了,今晚的生辰宴我会准时到的。”

“小摇儿,等等,”叶简略微思索了一下,从身后的一个隐形法阵中取出了一个绣着云纹的小袋子递给了摇光,“小摇儿,这是云氏出产的乾坤袋,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在这里面,包括你刚刚产生的所有疑问的答案,都在这里。我本来准备今晚给你的,但是,我觉得还是早点交给你比较好。对了,还有这个。”

摇光接下叶简手里的云纹乾坤袋,直接将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刚刚让那个乾坤袋认了主,就看到叶简又拿出一个小小的却充满灵气的印章。

叶天璇有些惊讶:“叶氏族章?家主印信?师父,这······”

摇光也愣住了,这个印信是只有在上一任家主死亡时才会易主的,她爹现在就把这个给她,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叶简闷咳了一声,还是往常笑眯眯的模样:“拿着,我想偷懒不行吗?”神色虽然很是散漫赖皮,动作却强硬,根本不容摇光拒绝。

摇光无法,只能把那个印信收下,放入那个乾坤袋中,随后,叶简便笑眯眯地将她和她的几个师兄师姐都赶了出来,叶天枢他们很无奈,现在也的确是特殊时期,于是,叶天枢就带着自己的几个师弟师妹去五云溪四处巡逻了。只有刚刚接受了一大堆信息,脸色苍白的摇光被赶着回去休息。

摇光也拗不过他们,只能回去想先将她刚刚得到的所有信息整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变故发生的如此令人猝不及防。

精彩评论

《余身祭山海》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岳轻,叶简)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言十八)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