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清酒调》韩国清酒难喝 婚恋类型小说 清酒调同人

清酒调

《清酒调》

高二也 著

已完结 婚恋 星君,子晴 阅文集团

《清酒调》是高二也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故事韵味无穷,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清酒调》小说剧情回顾 九重天宫上神独自在房中看书看了许久,感觉眼睛是有些疲累了,想来不如茗茶歇息一下,于是便唤了宫人端茶来。阁外候着的小仙子便拿了几样新收的茶草送进来给上神过目,上神指了其中的一种,那仙子便又出去了,不多久

896次点击 更新:2020-05-06 14:46:53

免费阅读
《清酒调》是高二也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故事韵味无穷,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清酒调》小说剧情回顾 九重天宫上神独自在房中看书看了许久,感觉眼睛是有些疲累了,想来不如茗茶歇息一下,于是便唤了宫人端茶来。阁外候着的小仙子便拿了几样新收的茶草送进来给上神过目,上神指了其中的一种,那仙子便又出去了,不多久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九重天宫

上神独自在房中看书看了许久,感觉眼睛是有些疲累了,想来不如茗茶歇息一下,于是便唤了宫人端茶来。

阁外候着的小仙子便拿了几样新收的茶草送进来给上神过目,上神指了其中的一种,那仙子便又出去了,不多久便端来了泡制好的新茶,沏茶去渍一番功夫之后将沏好的茶端到了上神的面前,然后便退身又往了阁门外去。

上神闻着茶香很是满意,轻抬手指欲将那玉杯揽入手中,退去的小仙子也才要关门就听见了内室里传来了杯子摔裂的声音,

“上神?”

那小仙子又回到了内室门口向里面问询上神是否需要换崭新的茶具,可是里面却是没有任何回应。

正在疑惑之时便又听见内室屋里传来了上神的一声惨叫,小仙人慌忙推门而入,却见上神面容异样的趴伏在桌子上,正大口的喘着气,

“上神?可是有什么事情?”

“呃······”

上神极力想要忍住这种痛苦,却是施法不得,颇为痛苦的呻吟着。

“上神可安好?可是有什么不舒服之处?需小仙去天医阁请天医师来?”

“······无妨!无妨······”上神说着一双手却是紧紧得扣着头。

“上神,可是这茶的缘故?”

那小仙子一脸疑惑,放在自己出去前上神还是好好的,怎得一杯茶的功夫就成了这个样子?

“不要紧,”上神摇摇头说,“无需惊动他人······”

“是,”

小仙子点点头心中还是有些疑虑,在这宫阁中,他也算是侍奉在侧的老仙人了,可是这般场景他却是从未见过的。

小仙子隐约觉得上神的样子似乎就是天书上曾说道过得痛苦,那是一种凡人的情绪,上神又是如何这样呢?小仙子是有些慌张,但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抬眼处花有动,上神感觉头痛也不似方才那般犀利了,稍稍顿了一下眼神便对那小仙子说,

“你出去吧,许是方才看书太久伤了神,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是,那小仙就出去了,”

小仙子听话便阖了内室门出去了外面,在关阁门时稍微迟疑了一下,但也还是合上了。

小仙子一离开,屋里顿时浮现出了一层蒙幻的镜面,上神紧皱着眉头,他知道古怪是在他自己的眼睛里面,他强忍着不适,说了一句,

“出来吧!”

说话完毕,就从上神的眉心便飘出来一缕浓稠的黑烟,黑烟散开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只见他飘飘荡荡不见脚着地,垂首立在了上神的面前,唤了一声,

“主人!”

“果然是你!”上神皱眉说。

“是,正是小人!”

二百多年来都不曾有事,为何偏偏是在这个时候他又出现了?上神绷紧了脸怒视着黑衣人,心思则是有些慌张。

“主人真是好记性,只见过一面就记住了小人,”

黑衣人摇头晃脑的笑着说道,惨白的脸上挂着两只眼睛呆若无神。

“别叫我主人!本仙也不是你的主人!”上神对他呵斥道。

“主人别生气啊,”

“二百年前本仙就说过了,本仙断是不会与你们有任何的瓜葛,你为何还要来天庭?”

“主人,小人来此是因为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不得不来啊,”

“满口胡言!你个妖人能有什么重要事情?本仙劝你且速速离开,往后也休要再来找我,否则就别怪本仙对你不客气,断是丢掉这仙位被贬为凡人,本仙也绝不会与尔等狼狈为奸!”

“主人莫要着急动怒嘛,主人是说过小人不可轻易来打搅主人,可若不是十分要紧之事小人又怎敢违背呢?小人即已来此,主人不妨就听小人把话说完,到时再动怒也不迟啊。”黑衣人如是说着他是不打算就此离开的。

上神很是紧张,万一这时候有人进来看见了自己与这妖人在一起,那不就是百口莫辩了吗?可是他已经钻入了自己的意识里面,一时也是赶不走啊,上神有些束手无策了,

“那你且快说!你究竟是为何事而来?”

“是,小人此来是想要告诉主人,那个孩子还活着······”

“什么孩子?你在说什么?谁的孩子?”

“就是主人一直担心的那个孩子啊,”黑衣人说着试探着抬起了头看向了上神。

上神一听是完全慌了神,赶忙问他,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是,小人说的就是十六年前从这里掉下去的那个孩子,”

“十六年前······你是说十六年前从天宫掉下去的······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此事千真万确!”

上神警惕的看向了黑衣人,他眉头紧锁,

“你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又是谁让你来告诉本仙的?”

“回主人的话,消息是小人从幽灵宫里偷听来的,绝对可靠!小人体念主人这些年来都为此事所困,故而特意前来禀报给主人,小人句句属实,不敢对主人说谎!”

黑衣人说着诚恳的低下了头。

上神自然是不会轻信他的一面之词,他的背后不就是那个人吗?可是他贸然让人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究竟是何用意呢?

“既然如此,你便仔细说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主人,是前些时候北王安插在大野帝宫的一个细作禀报北王说,九牧大帝在给他的九皇子过生辰的时候曾送给了这九皇子一块玉坠,那细作说九牧大帝十分宝贝这块玉坠,千叮咛万嘱咐要那小皇子一定要将它佩戴在身切不可丢失,于是那细作便留了个心眼儿将那玉坠的模样给描了下来,小人已经带来了,主人请过目!”

黑衣人说着打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绢布送了过来。

上神嫌恶的接了过来,打开看到上面画的正是一块雨滴状的玉坠,

“是雨滴玉坠?”

上神大惊!

“是雨滴玉坠不假!而且还是顶好的羊脂白玉做成,上面还刻有鹤鸟图纹。”

“你确定那细作没有说错?”

上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图案。

“小人可以性命做保!”

“你说九牧大帝是送给了他的一个小皇子?”

“是,那小皇子便是大帝九子,也是九牧大帝最小的一位皇子。”

“他过得是几岁生辰?”

“不偏不倚,刚好十六岁!”

“十六岁!”

上神有些踉跄的向后跌了几步,

“十六年,难道真的是他······那我儿岂不是就有可能······”

上神并没有把话说完整,他手里紧紧的攥着,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一定要试一试!

“主人,想说什么?”黑衣人阴险的探过了脸来。

“你不必知道!如此事当真本仙定会厚谢于你!”

“小人多谢主人!”

“此事本仙已然知晓,你还有别的事吗?”

“是是!小人明白,小人这就离去。”

黑衣人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上神皱着眉头,不想多看他一眼。

“对了,主人,小人还有一事。”

黑衣人止步在了上神面前。

“还有什么事?”

“就是主人可以为小人留一面墙,然后再在墙上装上一面穿影镜,这样主人召唤小人之时小人便能及时赶到,而且主人也不必再遭这裂骨之痛。”

“你······”

上神还没说完,那黑衣人就冲进了他的眼睛,上神吃痛的跌倒在了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睁开了眼睛。

某日,灵霄宝殿上,天皇叫住了司命星君谈了些话,待司命星君再从凌霄宝殿出来时发现众位仙官都已经离开了,司命星君便朝着七重天走去。

走着走着司命星君便发现月华斗篷上的红花石蕊被风吹到了一边去,竟还被吹掉了几片叶子,红花稍显虚弱的蔫着,司命星君顿觉眉心一下刺痛,转瞬间又没有了任何感觉,心里有些吃惊!

司命星君低头嘱咐红花呆在斗篷的前面帮他看人,自己则是抬手用衣袖遮在了脸,另一只手在深袖中连连几点,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小神见过司命星君!星君?司命星君?”元冥上神上前问候道。

司命星君这才发现眼前来了个人,赶忙作揖回礼道,

“小神见过上神,方才失礼了!”

“星君不必客气,小神只是见星君面色有难,特来问询一下,星君可是有什么事情?”元冥上神问道。

“没事没事!有劳上神费心了,只是方才天皇陛下叫小神留滞凌霄宝殿嘱咐了小神一些事情,可是方才月桂树下小神只顾着看花竟想不起来天皇陛下交代的是什么事了,这才有些慌了神,真是让上神见笑了!”

司命星君娓娓道来,脸上依旧是和蔼的笑容。

“原是这样,那是无大碍的,星君若真是记不起来明日再去灵霄宝殿问问天皇陛下就是了,想来天皇陛下也不会责怪于星君,”元冥上神笑着说。

“是是,莫不是小神年纪大了?竟也开始学着精神恍惚了起来,哈哈哈哈······”

司命星君朗朗的笑了几声,“上神这是要去哪里?此路经灵霄宝殿,上神莫不是要折路回去?”

“正是!天皇陛下叫小神拿些东西,小神这是要送过去了。”

“那上神快些去吧,别让小神给耽搁了。”

“那小神就先告辞了,”

元冥上神说罢,便朝着灵霄宝殿飞去。

司命星君看元冥上神走远了,伸袖摸了摸胡子,转过身来又被吓了一个激灵,

“哎呦我的妈呀!”

司命星君吓得一个哆嗦,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原来,是扶苏子晴正静静的站在司命星君眼前盯着他呢。

“星君,这俩句话不好连在一起说吧?”

扶苏子晴面无表情地回答说,“晴儿见过司命星君!”

“你个丫头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什么时候就站在这里的?”

司命星君拱拱手颠了颠衣袖,不满意的瞪了子晴一眼。

“星君如何这般紧张啊?晴儿是看见星君衣服上的红花在动,以为是星君在叫晴儿过来呢,可走近了才看见原来红花是在用叶子抚头,就好像是不巧被晴儿撞见了什么事情一样。”

扶苏子晴幽幽地说着一眼紧盯着司命星君,看得星君心里直发毛。

“你看我干什么啊?哪有什么事情,”

司命星君有些不自在的转了半个身子想要躲过去。

“真没有吗?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这小丫头,说话越发放肆了,真该是让你仙父好好管教管教你。”

扶苏子晴一脸的无所谓,“看来晴儿真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了,搞得星君都生气了,连个小仙子都不称呼都是你你你的了。”子晴撅着嘴说。

司命星君真是拿她没了办法,只得是软了口气问,“说吧,你都看见什么了?”

“没看见什么!”

“你这个······古灵精怪!你这是从百花宫回来啦?”

“是啊,回来啦。”

“仙子终于肯收你了?”

“是啊,肯收啦。”

“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打动得百花仙子呀?”

“是啊,那星君方才为什么会眉头紧锁啊?”

扶苏子晴跟在老星君屁股后面追问道,

司命星君知道这丫头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对她自己也还是放心的,这丫头虽然顽皮但也是牢靠之人,于是说道,

“月桂树上开花了,”

子晴回头看去,点点头,“嗯,是开花了,晴儿看见了。”

“哎呀,我知道你看见了,”

司命星君以为子晴还是咬着刚才的事情不放呢,所以又来了脾气。

“那星君还问晴儿做什么?”

子晴眨吧着眼睛。

星君有些尴尬了,用力咳嗽了一声,转而换了个话题,

“我问你啊,你还想不想再下去啊?”

“下去?下哪里去?”

“就是下去啊。”司命星君用手指戳戳地。

“哦!”子晴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明白了?”

“星君刚才说,再?”

“不想就算了!真没意思!”

“想!”子晴拽住了司命星君的袖子。

司命星君回头看看她,只丢下一句,“知道了,”便抬步走开了。

“哎?星君······不好!自己竟然上当了!这个老星君。”

之前自己私自下凡被星君撞见,其实扶苏子晴心里也不是很肯定是司命星君真的放自己下去还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想下去,可是方才被他那么一问,自己又那么一答,这不就是石锤了自己私自下凡之事吗?

这个老星君竟是在套自己的话!而自己竟也就这般松了口去!

“我也真是笨啊!这么轻易就被套了话去,你说不罚你罚谁啊?”子晴自责得跺起了脚。

精彩评论

老司机的婚恋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婚恋小说不同,作者(高二也)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