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魔刀人生》苍魔刀 LOLI控 魔刀人生调教

魔刀人生

《魔刀人生》

风舞沧桑 著

连载中 仙侠 白衫,巨石 互联网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刀人生》的小说,是作者风舞沧桑新写的仙侠网络小说,作品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实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或许,这个意外的造成,一部分因为我对他所说的话——穿白衣的人是个女子,不必伤害她,擒住她就行了。另一部分,当然是他临敌经验的欠缺。一个刀手如果达到一定程度的境界,在全力以赴之下,他的临敌经验几乎可以忽

607次点击 更新:2020-05-11 10:00:58

免费阅读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刀人生》的小说,是作者风舞沧桑新写的仙侠网络小说,作品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实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或许,这个意外的造成,一部分因为我对他所说的话——穿白衣的人是个女子,不必伤害她,擒住她就行了。另一部分,当然是他临敌经验的欠缺。一个刀手如果达到一定程度的境界,在全力以赴之下,他的临敌经验几乎可以忽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或许,这个意外的造成,一部分因为我对他所说的话——穿白衣的人是个女子,不必伤害她,擒住她就行了。另一部分,当然是他临敌经验的欠缺。

一个刀手如果达到一定程度的境界,在全力以赴之下,他的临敌经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然,我所说的这个一定程度的境界并不是普通的江湖人所能达到的。如果一定要说出一个相对参考的话,月刀在刀学上的造诣不会比当年的无影差。

因为我的话,月刀当然不必全力以赴的向那个白衫蒙面人出刀,而是仅仅掠到他身边,把刀架在他的肩上就行。

这样,月刀在出刀时就要稍微留点力。问题是,究竟需要留多少力——这恰恰需要一个刀手准确无误的判断,而这种判断就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验了。

所以,无论一个刀手达到怎么样的境界,要真正做到收放自如,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就像月刀——

我看着月刀掠到白衫人右侧的上方,然后出刀。看得出,他的出刀并不快,显然留有余力。白衫人几乎是本能的向后一仰身,居然堪堪让过月刀的这一刀。而月刀的刀尖居然滑过白衫人的脸颊,挑下了他的白色蒙面巾。

尽管我告诉过月刀,那个白衫人是个女子,但是挑下蒙面巾的那一刻,月刀还是一呆——那个白衫女子,应该说看上去是个秀气年轻的女孩。或许,连我都没有想到,在强匪中会有这么秀气年轻的女孩子。面对这么样的一个女孩动刀,恐怕任何人都会犹豫的。

那个白衫的女孩也似乎呆了一下,但她显然能够比月刀更快地反应过来。我知道,这绝不是因为她的身手比月刀快,而是一种被人揭开伪装后的本能反应。——白衫女孩一把拔出剑,向着还在有些发呆的月刀击出——

电光火石之间,月刀如断线的风筝倒跌下来。还好,接近地面的时候,他勉强一个翻身,着地时单膝半跪着,胸前血流如注。

山脚的蒙面人纷纷涌向月刀。刀,剑都直指月刀。

“好大的胆子,敢对我们二当家的动刀,看来是不想活了,弟兄们,做了他——”白衫女孩旁边拿着白旗的蒙面大汉大声喝道。

我看了月刀一眼,然后身形一射而上——当我把魔刀放在白衫女孩的肩上,她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害怕,只不过很惊讶。

“叫他们都退后。”我的话是对白衣女孩和拿着白旗的蒙面大汉两人说的。

蒙面大汉吃惊地道:“你——你敢对我们二当家——你们都不想活了?”

我看着白衫女孩,道:“你们放过商队,我放过你,很合情合理吧。”

白衫女孩甚至有些调皮的转了转眼珠,居然笑了笑道:“好,就算我放过你们。这里方圆几百里,都在我哥哥的势力范围,恐怕,到时候你们还是——”

我淡淡一笑道:“至少现在你在我的刀下。”

白衫女孩有些不服气,道:“今天算你们运气好,下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我慢慢的收起魔刀,道:“如果你带商队走出去,我就不会伤害你一根头发。你看怎么样?”

白衫女孩冷冷一笑:“哼,你是谁,你以为我和你很熟么?”

我退后一步,看着山脚下的众人,话依然是对白衫女孩说的:“我只知道做人要讲信用,信不信由你。但是,我说到就能做到。”

“想要我相信?先看我这一剑——”白衫女孩高声道。

剑气袭来,我没有看过去,待到临身,我随手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迎上——

三尺青锋就在我的手指间,白衫女孩秀气的脸涨得通红,剑却没有一丝动弹。山脚下一片窃窃私语声。

终于,白衫女孩放开了剑,赌气似的道:“好吧,算你赢了。”

我淡淡一笑,递上剑,道:“那么——”

白衫女孩的眼珠居然又转了转,然后道:“不过,虽然你赢了我,可是我哥哥的这些手下一定不服气,就算我愿意带你们走出去。你让他们怎么回去向我哥哥交代?再说,论武功,我哥哥不知道要比我高多少。”

白衫女孩旁边拿白旗的蒙面大汉道:“你要带我们二当家的走,弟兄们都不会答应的。”

“对,对,我们不答应——”

“谁敢动一下二当家的,弟兄们拼了!”

“不如大家一起上,杀了那小子!”

底下,叫嚷声一片。白衫女孩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道:“那你想怎么办?”

白衫女孩笑着道:“我无所谓啊,只不过你要让我哥哥的这些手下服气才行。”

我有些冷然道:“莫非你要逼我杀人?”

白衫女孩有些不满,道:“干嘛?你要吓我啊?我又没有说让你杀人。再说了我哥哥也从不杀人,他只不过抢些东西,养活这些跟着他的这些手下而已。”

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这个女孩,我知道她的哥哥一定很宠爱她,只不过这个生存的环境造成了她有些放荡不羁。

我看了看四周,然后把目光定在了山顶右侧上方,那块卡在两道山脊之间一人半高的巨大圆石。我对白衫女孩道:“如果,我一刀把它劈开——”

白衫女孩顺着我的目光看着圆石,似乎有些关切地道:“喂,你没事吧?”

“哦?”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这可是一整块巨石,在这少说也有几百年了,你不是说笑话吧。”白衫女孩的表情居然像一个教育小孩的老师。

“如果我做不到,商队的人和货物由你们处置,如果我做到了——”

“好!”白衫女孩一拍手,然后大声道:“你们听好了,这个人说要一刀劈开那块圆石。如果做不到,他们的人和货物由我们处置。如果做到了,我就带着他们走出哥哥的地盘,你们回去复命,听明白了没有?”

“哈哈,这小子大白天说梦话吧?”

“压都压死你,还想劈石。”

“吃屎去吧——”

——

底下一片叫嚷声响起。白衫女孩微笑着看着我,道:“那,这位大哥,我可没有逼你这么做的啊。“

商队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看着我,蒙面人都不去管了,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月刀也已经站了起来,一手捂住胸口,看着我的眼神中满是疑惑——

距离巨石只有十步,我走的很慢,因为我需要调息。把曾经从面具上得到的那股一直压在丹田的神秘热力运行到全身——

魔刀在我手中——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它显得那么安静,甚至没有一丝配合我调息的迹象。当我把全身的热力运行到手中的时候,我竟然对魔刀有种陌生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甚至,我的心头闪过一丝念想,如果这时候无名刀在我身上就好了,或许我的把握更大一些。

巨石前,我久久的闭目仰首,全身的热力甚至和着真力已经聚集于持刀的右手中,但是,我依然在等待——等待魔刀最终的回应——如果没有魔刀的回应,即便我的热力注入,魔刀其实和一根树枝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而我,又如何能做到我想要做的?

“喂,干什么,磨磨蹭蹭的?”

“怎么还不动手?”

“不会是个骗子吧?”

“老子们没那么多耐性,是骡子是马还不快显摆出来?”

——

山脚下的起哄声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却似乎渐渐变远,渐渐有些模糊不清——而我,仿佛在一个无底的深渊不断的坠入——不停的坠入——萧声——魔刀斩——铁笼——铜镜中丑陋的怪物——

不知过了多久,刺痛,我感觉到了心头的刺痛,同时我的胃里有一种几乎熟悉的作呕的感觉——这些痛苦终于把握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四周已然无声,静的只有风偶尔掠过的声音——还有,还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如蜜蜂般蜂鸣的低声——魔刀在颤抖,这甚至并不仅仅是我的感觉,而是,我看到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无风,我浑然如冰,标枪般地站立着,而手中的魔刀不仅在颤抖,甚至还发出蜜蜂般蜂鸣的低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思绪唤起了魔刀的回应,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感觉到魔刀的回应了,空气中仿佛又传来那种熟悉的味道——就像——就像是我曾经睡过的——和着新柴的清香和旧柴微微发霉的混合味道的柴房——

我的身形一动,身体已然腾起,面对着巨石,居高临下——在热力和着的真力中,魔刀斩,一击而下——

精彩评论

这本《魔刀人生》,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风舞沧桑)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风舞沧桑)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