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玄术天命》天命玄凤怎么获得 作者是凌羽墨的小说 玄术天命下克上

玄术天命

《玄术天命》

凌羽墨 著

连载中 仙侠 曹则,夏白邸 互联网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玄术天命》的作品,是作者凌羽墨原创的仙侠新书,作品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林风等人这时才到,见曹则已如此狼狈,都觉好笑,但不能见死不救。林雨上前,运起阴功,注入曹则已体内,才遏制了热毒,痛苦大减,但被烧伤的脸却难以复原了,一个脸成了“四色民族”红、黄、白、黑,花瓜梨茄,够瞧

78次点击 更新:2020-05-16 08:13:51

免费阅读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玄术天命》的作品,是作者凌羽墨原创的仙侠新书,作品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林风等人这时才到,见曹则已如此狼狈,都觉好笑,但不能见死不救。林雨上前,运起阴功,注入曹则已体内,才遏制了热毒,痛苦大减,但被烧伤的脸却难以复原了,一个脸成了“四色民族”红、黄、白、黑,花瓜梨茄,够瞧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林风等人这时才到,见曹则已如此狼狈,都觉好笑,但不能见死不救。林雨上前,运起阴功,注入曹则已体内,才遏制了热毒,痛苦大减,但被烧伤的脸却难以复原了,一个脸成了“四色民族”红、黄、白、黑,花瓜梨茄,够瞧的了。连白二、白三、孙更午都差点笑出声来。在这种大悲的气氛中,有人想笑,可见滑稽到了何种程度,林电去给李方戬注入了一股热力,化了他身上的冰寒。曹则已两眼喷火,恨不得烧红苍天,烧死所有的人,一切都完了,成了这般样子,是不能再见帝王了。曹则已生性本就阴冷,这回又加了一个恶毒,被熊灿文这一烧,不知要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上。他痛苦的冥想着,自己落到这般田地,是做梦也料不到的,平时不能屈尊忍耐,看来今后要变一下,天下最毒的是“变色”的东西,什么环境都能适应、生存,一有机会,它就会显示出自己的力量。自己何不学一学呢?自己有许多机会可向别人讨教,在君子面前是小人,可乘虚而入,在小人面前是有心的君子,可显示自己的胸怀,何乐而不为呢?暂时的忍耐是为了抛弃忍耐,不可让僵死的规矩,把我曹则已限制住,从今以后我的道义,是别人服从我,否则便杀之。这是对我的一点补偿。

曹则已片刻的功夫,似乎换了一个人,他内心哭的时候,表面上一定是笑,他调整神色,对林雨点点头说:“多谢援手之恩。”

林雨一笑,未置可否。

曹则已说:“永乐帮制成了这般厉害无比的东西,诸位可知有何破法?”

林雨道:“曹公公,这东西厉害无比,是无所谓破法的,只有逃跑,不让火沾上,也会烧个不轻,运内力抵抗火毒也不容易。”

曹则已说:“我思考再三,以后为了办事方便,请别叫我公公,称兄道弟,岂不更好!为了帝王的大事,我们不是一切都可以改变吗?”

林雷道:“曹兄,好气派。”

曹则已哈哈大笑,不知是得意还是自嘲。他笑声刚消,东方传来一人声音:“师弟,这是何人所笑,如此苍凉?”

“定有伤心事。”

“顾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顾自己吧。大师兄伤心欲绝,不知丑兑那小子哪里去了。天明,我们还要赶到相聚的地方,时辰不早了。”

声音渐渐远去,曹则已岂能放过。他低声说:“诸位,别回去了,我们跟上说话的那两个小子,看是什么来路?”他说完,一纵身,随后就追,这些人没有一个弱者,身法个个如马似豹,快疾猛烈。片刻的功夫,前面的两条人影显了出来。

曹则已怕惊动他们,不能察看究竟,让众人要格外小心,又追了一程,东方已露曙色,大地顿显明朗。上了一道山梁,翻过去是一个小村子,村西面有一个小酒店,酒幌在一根黑木棍上轻轻摆动。小酒店的主人也已经起来,正拾掇东西。那两人到了近前,向老者点点头一笑,坐了下来。这时,曹则已他们也赶到。那两人见了孙更午白二等人,不由一怔。

孙更午哈哈大笑:“原来是青城派的两位高贤。”

这二人正是宋柏和常雄。夏白邸受了怪人的污蔑,又被青城一老淡漠,心中羞愤万端,他竭力表白。最后青城派人都下了山,进入江湖,定要找到丑兑和柳如絮当面对质,以雪冤枉。他们和夏白邸约好,今天早晨在小酒店会面。宋柏见青城的人没有来,而李方戬一伙人却窜到面前,心中惊恐万分。他们这么多人,难道今天是青城派的劫数?若是都到这里岂不全被逮住,怎么才能阻止他们前来呢?他没有搭理孙更午,独自思谋报警之法。常雄的心也怦怦直跳,手指都有些抖,自己死不足惜,恐怕今日事难善了。在他们苦思无计之时,夏白邸一家和肖泽江五人从远处奔来,转眼到了近前。夏白邸见两位师弟脸带痛哀之色,又有这么多人站立一旁,顿感不妙。

曹则已早已看到夏白邸,待他们一到,便朝着夏白邸两眼毒光一闪,嘿嘿笑道:“夏大掌门果然风姿不俗,又有娇妻美妾陪伴,生之欣慰呀!”

夏白邸大怒,这混帐东西把女儿说成我的美妻妾,欺人太甚。破口骂道:“阉狗,闲屁少放,夏某不是那么好摆弄的!”

他这几句话又骂到点子上去了,曹则已成了太监,是他终生的遗憾,也是他不愿任何人提起的致命处。夏白邸开口就骂得如此恶毒,无异于在他心上捅了一刀。

他身上前一栽,差点儿要拼命,全身的血几乎都涌上了头。但他还是极其痛苦的忍住了。被火云珠伤了一回,他一夜之间性情大改,要做奸雄怕别人骂,如何奸呢?阉狗就阉狗吧。虽说是这“狗”字差了点。不过也许很对,我不正是帝王的一条狗吗?这样看来,还要谢谢夏白邸的提醒呢!曹则已虽是如此自嘲,可感情骤然转大急,表情仍难和理智统一起来,那滑稽的脸面,加上古怪的神情,集中在他的脸上,天才的分析家也说不出他是哭是笑。

他用极为干涩的嗓音说:“夏白邸,我想不出何处得罪了你,为何满口污言秽语,难道这是你的交友之道吗?”

这时,夏白邸才知误会了。曹则已并不是故意把她的女儿说成是他美妾的,而是出于无心,夏白邸岂能马上认错,他的一时之怒,把两方拉进水火不容之势,也无法挽救了。

他冷笑道:“我夏白邸堂堂正正,何来美妾?这不是凭空污人清白吗?”

曹则已恍然大悟,这小妞说不定是他女儿,怪不得这王八蛋如此恼火,等着瞧吧,一会儿就让你认识我的手段,非让你的女儿做你的美妾不可。曹则已突然觉得这个恶毒的想法是那么妙,普天之下,也许只有他一人想得出来。他哈哈大笑起来,为自己摆脱了刚才的痛苦心境而发狂,为愉快得将要进行的抱负而欢欣。刚才的仇恨和难过,全都成了他大笑的源泉,笑声一止,他微笑道:“夏掌门,你说这美人不是你美妾,这是何人?孙更午大侠明明见你早上从你身旁的这个小美人被窝里起来,还争辩吗?”

这是骂人的话,谁都能听出来,局外人也许觉得没什么,不过是玩笑,可对夏白邸来说不异于万箭穿心,两眼喷血,他吃够了谣言的亏,这又引到了女儿身上,不管如何假,若传出去,连在江湖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只有引剑自刎,别无他途。他周身的血几乎从毛孔里喷出,夏家的人也怒不可言。宋百、常雄也不相信。这几个小子明明从我们身后追来的,说不定上回就是这龟儿子造的谣。

夏白邸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连剑也没来得及抽出就扑了过去,要撕碎砸烂曹则已。这些天来的仇恨全发泄出来,他不讲守,只讲攻,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夏白邸的青元工功青气森森,劲气四荡,掌掌力可推山碎石。

曹则已的心情虽好,却极不易应付,夏白邸如狂狮猛虎,不顾一切。他把黄极功提到极限拼命抵挡,也有力不从心之感。两人以快对快,拼命厮杀,转眼交了二十多次手,曹则已有些不支,夏白邸却越战越神勇。

曹则已突然想到擒龙有绳索,抓人靠智慧,我和他斗什么呢?他转脸向林风递了一个眼色,林风会意,夏白邸没有想到曹则已如此下作,全部顾江湖道义。曹则已忙向后退一步,林风身法如风,一旋靠了上去,一指点中夏白邸的章门穴,夏白邸顿时不能动弹,全身麻木。以夏白邸的身手,林风本不易得手,怎奈他人疯失智,才被林风钻了空子。

曹则已有毒念在心,怕他自杀,闪回身又点夏白邸的承浆、人中、迎香、檀中诸要穴,又转身点了他的哑穴,不让他说话。

夏白邸成了木偶,动一动都难,他的心一下子凉到了严寒的季节中去了,泪水头一次从眼里溢出,身负不白之冤,今生难以昭雪了,落到这般地步,自尽都难如登天。他当然不知道曹则已不仅要把他们杀绝,而且还要演一回父纳女为妾的丑戏。不然他会盼望立刻就死,他实在有点怕生存,厌倦生存了。

这一变故,使青城派的人大惊失色,夏白邸都被擒,谁还行呢?宋柏和常雄更不行了。夏白邸的妻子东方月兰见丈夫被擒,情急拼命,身子一动施展迷踪步奔向曹则已,他是东方里布的三女儿,自然学过紫府秘籍里的神功,。但她的身手却比侄儿东方云飞要差,东方云飞貌如宋玉潘安,又是东方家的唯一根苗。东方里布对他是爱如性命,自然对他倾注了全部心血,父亲东方月文对儿子云飞都礼让三分,娇生惯养,因云飞是东方家的希望,所以东方月兰比不得侄儿。虽然如此,她的功夫也极为了得,曹则已若不是早就小心提防她,几乎被她得手了,他急闪而出,东方月兰扑了空。

李方戬技痒,突然偷袭。东方月兰慌忙中左右一躲,被孙更午一掌击中左肩,这一掌分量不轻,疼痛难忍,东方月兰身子一晃,差点儿栽倒,夏娇儿大叫一声,扑过去,长剑一领,分心便刺。李方戬就喜欢和女人动手,纵身接下,运起大天星掌力一掌劈出,把他的剑震歪一边,然后一个抢步,伸手点向她的命门穴,夏娇儿身手不俗,功力虽弱,临危不乱,一招“龙回首”反削李方戬手腕,李方戬向后一跳,哈哈大笑:“小美人好狠的心,连老公的命都不要了?夏娇儿毕竟稚嫩,被李方戬一调侃,气得花枝乱颤。

夏成威一领剑诀。期身而上,直取李方戬,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恨不得一剑把他击穿。哪知林风一声龙吟,把他接下。肖泽江心如油煎,哪能不上,偏又被林雨堵住。林雷、林电不甘寂寞,一改平日作风,找上了宋柏和常雄,剩下的是曹则已五人对东方月兰母女,那她们怎是对手?青城剑在精也不行,功夫不大,母女已手忙脚乱,东倒西歪,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夏白邸看在眼里,心中的五味瓶被打翻了,这份苦,相信没有人能体会有这么惨重,脸都变了形。九玄使者对付青城派的四位高手,犹如大人系戏小孩,对手根本经不起一击,曹则已见道:“都拿下吧!”这一生令下,转眼之间,六人全被点了穴,卖酒的老头吓得早已不知避到哪里去了,来往也没有行人,朗朗的太阳正照着他们,青城派全部落网。

曹则已哈哈大笑,他走到东方月兰面前笑道:“夏夫人,我一向宽大为怀,只要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绝不记恨,保证你们毫发无损,若是执迷不悟,让我交不了差,那我只好得罪了!”

东方月兰根本不想理他,可如今为人刀俎,我为鱼肉,硬扛能有什么好呢?不如和他周旋。她冷冷地道:“什么问题?”

曹则已说:“很简单,丑兑在哪里?他是怎么成为青城派的弟子的?你们知道吗?我们找上你们就是丑兑连累的。”

东方月兰听到丑兑,就恨得牙疼,怎会好生回答,冷然道:“我们还在找他呢,如何知道他在哪里?”

曹则已嘿嘿冷笑几声:“总该知道他何以成了青城派弟子的吧?”

东方月兰愤愤地说:“他是丑半闲领来的,我们知道什么?”

曹则已笑道:“这不就完了。我在问你们一个问题后,马上放人。”他一拍,解了夏白邸的哑穴,问道:“掌门人定知丑兑的来历吧?”

夏白邸说:“他来历怎么了?不就是丑半闲贤的一个远房的侄子吗?”

曹则已大喜,忙说:“丑兑身上可带有什么东西交给了你?”

“没有!”夏白邸断然回答。

曹则已说:“比方说,什么书呀,玉呀,反正是件东西。”

夏白邸摇摇头:“没有。”

曹则已马上变了脸,他的目的达到一半,这些人也没什么大用了,他奸恶地说:“夏白邸,你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你若不说,可别怪我手毒了!”

夏白邸叫道:“没有就没有,有什么好说的!”

曹则已嘿嘿一笑,又点了他的哑穴,走近夏娇儿,东方月兰的身旁,又点了他们的几处穴道,防止他们自觉心脉而死。然后恶毒地说:“青城派从此灭迹于江湖,你们不觉可惜吗?”

夏成威说:“我们不知道的事又怎能说出?”

曹则已说:“那就真演一场亲爹纳亲女为妾的好戏看看吧!”

谁也不能阻止惨剧的发生,云儿不忍看,飘向远处,这儿成了一片高远的空白。

精彩评论

平台的仙侠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玄术天命》。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曹则,夏白邸)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凌羽墨)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