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魔神狂后123 耽美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GC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

月上浅色 著

连载中 仙侠奇缘 玄清,燕非离 阅文集团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由网络作家月上浅色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玄清,燕非离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波澜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凡世间的秋萧瑟凛然,偶尔一股风刮过去,竟让人生了几分冷意。快要入冬了,人间的凡人们当然要开始储存粮食准备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季,而偏偏这个时候,大水突兀而至,打破了多少人对这个冬的期盼。水患淹没了圣云国最

887次点击 更新:2020-12-31 11:05:42

免费阅读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由网络作家月上浅色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玄清,燕非离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波澜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凡世间的秋萧瑟凛然,偶尔一股风刮过去,竟让人生了几分冷意。快要入冬了,人间的凡人们当然要开始储存粮食准备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季,而偏偏这个时候,大水突兀而至,打破了多少人对这个冬的期盼。水患淹没了圣云国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凡世间的秋萧瑟凛然,偶尔一股风刮过去,竟让人生了几分冷意。

快要入冬了,人间的凡人们当然要开始储存粮食准备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季,而偏偏这个时候,大水突兀而至,打破了多少人对这个冬的期盼。

水患淹没了圣云国最南边的村子,连带着将几条大河附近的城池洗礼了一遍,一场大水肆意过后,留下来的就只是满地残骸。

大批的难民出现了,没有食物,没有衣服,无家可归,这让圣云国的国君很是头疼,太多这样的人足以让圣云国不能安稳的熬过这个冬天。

落幕十分,小村子的路口出现了两个身姿不凡的人,还没等人细细看清楚,那两人却是躬身化成了两个年近半白的白胡子老者,肩并着肩往村子里走。

走在后面的年纪小的女娃娃满脸郁闷,在四周环视的时候,她气鼓鼓的闷着也不说话,三人一路进了小村子。

村子里没有多少人的样子,已经到了落幕十分还安静得不得了,就连闹腾的孩子都没有半点声音,这让两个老者面面相觑。

“玄清,我们来晚了,这里恐怕也出事了。”这三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下山来解难的燕非离和玄清两人,连带着一个拖油瓶白小小。

玄清此时满脸皱纹也不难看出他脸色不太好看,这下山几日以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走进村落了,但是像这样毫无生气的村子他们遇到的已经不是第一座了。

“进去看看。”玄清只是扫视了一圈后,身影犹如惊鸟飞速的向前奔去,只是一座不大的村落,他踏进房屋密集的走道时,就顿住了。

燕非离紧随而至,看到玄清的脸色他都已经猜测到了答案,右手一动,间间屋舍被强行破开,屋子里的人果不其然全都是不省人事。

“师傅快看那边。”白小小指着山后头的树林里哇哇大叫,两人齐齐回头,却看到两道影子撞到一起,一方几乎是被秒杀打落到地上,碰撞的声音想忽视都难。

燕非离与玄清都明白,这一路走来所看到的罪魁祸首想来就在这里了,两人根本无须多言半句,默契早已养成,几乎是同一时间,燕非离和玄清消失了。

白小小看了看四周门户大开的屋舍,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背着玄清行医包袱撒开腿一路往山后头跑,可恶的师傅,要抓坏人也不该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啊!

而此时,后山树林里已经因为一场打斗凹陷下去了一个深坑,一个全身裹在斗篷里的人站在边缘冷眼俯视着坑底动弹不得的对手。

“为什么……你是谁,咳咳……”坑底落败的对手几乎被打断了全身骨骼,此时就连逃跑也成了问题,可是他还是想死个明白。

没有半点废话,那人双手结印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双手一甩一个类似法阵的东西就将深坑笼罩,就连回答都没有就动手,不知道这个神秘人到底在着急什么。

“啊啊啊……”坑底的人发出痛苦的声音,惨叫声就连让人听了都是一阵毛骨悚然,惊起一树黑鸦。

法阵压迫下,坑底的人犹如高度压迫下的罐子,扭曲到变形,可是那个人没有要住手的意思,分明这还不是“他”最终的目的。

只是转瞬之间,那人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趴在坑底更加动不了分毫,可是此时看去,坑底趴着的哪里是什么人,分明就是一只粗略化成了人形的黄鼠狼。

黄鼠狼成了精,此时被打到即将变回原型,两只眼睛神色涣散,估计再有一下它就将根基尽毁,甚至性命不保。

“怪只怪你让我发现了,把妖魂乖乖交出来。”那有些低沉清细的声音雌雄莫辨,可是掩藏不住话语的凉薄,黄鼠狼精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俗世间的修行者一步步都是在逆天而行,总要做好准备有一天会丢到性命万劫不复,可惜他没有死在天劫下,却是被人用这种手法夺了性命。

“何方妖孽在此作祟?”玄清怒喝的同时,一道剑气狠狠地劈开了那个法阵,那个笼罩在斗篷下的人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倒是都不及“他”看到这个手法的时候,心里的震惊。

“噗!”血从嘴角留下来成了细线,那人二话都没说转身就跑,失去了一个小妖的妖魂不要紧,“他”如果执意留下来,恐怕就不只是受伤了。

“燕非离,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至今他都没搞懂为什么会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四处杀戮妖修夺取妖魂。

“不知道。”燕非离摇头,看着已经扭曲得不成人样的黄鼠狼精,他摇头叹息,“看起来是个精明的,知道同时对上我们会吃亏就逃了。”

“该死,别让我再遇到他。”玄清咬牙切齿恨恨的道。

燕非离是知道,同为妖修的玄清这次真的是生气了。

那个黄鼠狼精动都动不了了,但是他感受到自己似乎死里逃生,艰难的开口,“多……谢!”

“你先别动。”燕非离眉头大皱,全身检查了一番后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及时阻止了那个人的动作,此时这个黄鼠狼小妖早就被强行扯出了妖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受了重伤。

“只是些外伤,没有伤到根本,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玄清动作毫不顾虑人家是个伤患,提起来像提破布袋子一样,他手极快,只是几个晃眼间,他已经把黄鼠狼精全身错位扭曲的骨骼又强行扭了回去。

玄清和燕非离一样是医学高手,随手掏出丹药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只是一颗丹药就让黄鼠狼精全身的伤愈合了大半。

黄鼠狼精大口大口的喘气,劫后余生的喜悦感没有让他冲昏头脑,反而此时脸色惨白得吓人,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燕非离蹲在他面前,老脸十分的严肃,吓得黄鼠狼精想往后躲却又不敢躲,只能瑟瑟发抖。

“我问你,山下那个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原来是问这个事,不是这个道修要收了他啊,吓死他了。

“大人,小妖百年来修行一直躲在这座山里头,前段时间听闻各处有妖类被人夺走了妖魂时,小妖就更不敢出去了。”黄鼠狼精看着燕非离的脸色,咽了口口水继续道。

“可是今天傍晚的时候,小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是什么奇怪的声音?”难道指的就是那个带着斗篷的奇怪人?

“是笛声,虽然小妖不太懂人类的音律,但是那就是笛子的声音,那声音传的很远,小妖在山里都听见了。”

燕非离脸色凝重不说话,玄清继续问道,“除了笛声,还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怎么你会被那个人追杀的?”

“小妖正要说这个。”黄鼠狼精的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颤颤巍巍的继续说道,“大人,山下村子里的人类都是好人,小妖在这里守了数百年,从没有做过亏心事,求大人帮帮这里的人吧!”

“怎么回事?你先别激动,说清楚我们才好决定怎么做。”玄清是妖修,他与凡人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倒是燕非离听出味道来了,好紧安抚情绪不稳的黄鼠狼精,示意他说清楚。

“大人,那个人……就是刚刚那个人,他用笛声引出了村子里所有的年轻女子,小妖看着他把那些女子传送到了不知道的地方,如果不是小妖没藏好也不会被他发现,还险些丢了性命。”

燕非离心底一沉,这才想起来,刚才情急之下似乎真的没有看到哪家屋舍里有年轻女子的踪影,之前没注意,现在被一提醒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一个来历不明的神秘人,诡异的笛声,四处被夺走的妖魂,还有整个村子都消失的女子,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燕非离,我们应该尽快去查清楚那个人的来历,总觉得那般做法是有什么邪秽出现了。”

黄鼠狼精在一旁使劲的点头,身为妖却知道感恩人类多年的相敬如宾,实在难得可贵。

“我当然知道。”燕非离很烦躁,他还以为下山来不过是帮忙解决人类水患的问题,老本行当然会很轻松的就解决了。

可是谁知道,本来交给徒弟去一探究竟的事让他遇到了,而且看这情况单单是他宝贝徒弟一个人根本就是非常危险的事。

“老子让清浅下山偷偷交给她一项任务,谁知道对手来头这么难缠,那丫头天赋异禀却第一次下山,我担心她会吃亏。”

“啊?”玄清一愣,突然跳起来就往山下跑,“靠,燕非离你不早说,我徒弟还在村子里。”

燕非离和黄鼠狼精的脸几乎是同时一变,刚才那个斗篷人就是往山下逃走的,白小小势单力薄一个人,修为有限,如果遇到凶多吉少。

于是,再不停留,飞速赶往山下,可是当他们追上玄清的时候,一人一妖都顿住了脚步。

落幕后的村落安静得犹如一座死宅,借着月亮清冷的光线,燕非离可以看到,在玄清脚边落着一个包袱,正是他们的行医包,而白小小不知所踪。

“该死的混蛋,老子的徒弟要有事老子把你卸成八百块!”

精彩评论

本书《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玄清,燕非离)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月上浅色)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