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名门暖婚霸道总极致宠 RPS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腹黑攻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

姬扶瑤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纪琛,殷雨瑶 阅文集团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是姬扶瑤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网络创作,内容震古烁今,文笔惟妙惟肖,非常耐看。清幽的皇宫,一道白衣身影如无家可归的幽魂一般,随意地漫步。而他的身后,还跟随了另一人。正是云将军。因为方才离开金雀殿的时候,纪琛随意扯了个谎,“云将军啊,陛下让你陪着我游园。”这不,云将军只得信步跟随

23次点击 更新:2021-01-02 08:18:47

免费阅读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是姬扶瑤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网络创作,内容震古烁今,文笔惟妙惟肖,非常耐看。清幽的皇宫,一道白衣身影如无家可归的幽魂一般,随意地漫步。而他的身后,还跟随了另一人。正是云将军。因为方才离开金雀殿的时候,纪琛随意扯了个谎,“云将军啊,陛下让你陪着我游园。”这不,云将军只得信步跟随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清幽的皇宫,一道白衣身影如无家可归的幽魂一般,随意地漫步。而他的身后,还跟随了另一人。正是云将军。因为方才离开金雀殿的时候,纪琛随意扯了个谎,“云将军啊,陛下让你陪着我游园。”

这不,云将军只得信步跟随于纪琛身后。纪琛执扇慢摇,突然停下脚步。等到云霓走至自己身边,他徐徐说道,“这皇宫这么无聊,真是没意思。”云将军微微低头,轻声说道,“若是心中无趣,再有趣的地方也是无趣。”

“哟?云将军什么时候也会说这么有意境的话了?”纪琛笑得云淡风清,“该不会是受人感化了?比如……”他顿了顿,朝着无人的身后喊道,“众离护卫,你可以出来了,跟在后面这么鬼祟做什么。”

众离一道青色身影从天而降,上前几步,“纪公子。”

“在下有位小童也叫阿离,只是比起众离护卫,倒是可爱多了。在下只觉得一个人有些气闷,云将军还给你了。”纪琛啧啧说道,自顾自朝前走去,“云将军,不用陪我游园了。”

“是!”云将军有些尴尬地回道,扭头横了一眼众离。御花园小桥流水,空气甚是清新。过了小桥,纪琛远远地就瞧见几名太监宫女簇拥着一人迎面而来。他定睛一瞧,只见宫女推着轮椅,而孔涟漪坐在轮椅上。“在下给太后请安!”纪琛不急不徐地作揖。

孔涟漪与纪琛已有多年未曾见过,她凤眸一紧,笑得十分热情,“这不是纪琛吗?什么时候进了宫,哀家怎么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来见见哀家,自你走后,也没有人给哀家说各国的趣事了。”

“在下这些年生意繁忙,所以也没有来探望太后,在下知错。”纪琛回道。

“你们全都退下吧。”孔涟漪立刻吩咐道。

“是!”待人退下后,孔涟漪犀利的凤眸打量着纪琛,柔声说道,“你这次入宫,是不是为了葉玉书?”

“什么事都瞒不过太后!太后英明!”纪琛不忘记奉承。

“你要带她走吗?”孔涟漪询问道。纪琛不动声色,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调调,“非也,非也。”孔涟漪听见他这么说,以为他没有对葉玉书动情。若是不动情,那自然是最好。她思忖了下,沉声说道,“哀家与你做笔买卖,如何?”

“什么买卖?”纪琛兴趣颇为浓厚,不改商人本色。“哀家向你要一条人命,你要什么尽管开口。”孔涟漪压低了女声。

“谁的命?”纪琛轻飘飘地问道。孔涟漪吐出三个字,“葉玉书。”

“噢。”纪琛应了一声,嬉皮笑脸地说道,“在下没兴趣。”

“为什么!”孔涟漪惊讶无比。“有些事情没有理由。这笔买卖所能获得利益虽然很诱人,可是在下只好拱手相让。”纪琛淡淡地说道,神情却坚决。

孔涟漪再次惊讶,愕然地问道,“这样一笔买卖,你都不愿意?”不!不!不可能!怎么会一个两个都是如此!“其实在下一直很想问太后一句话。”纪琛低头注目于她,沉积在当年的话脱口而出,“三年前,太后执意要赶尽杀绝,难道就不怕失去人心吗。”他所指的人心,两人自然是心知肚明。

孔涟漪静思,冷声喝道,“哀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原来如此。”纪琛微微额首,只是一笑而过,“太后若是这么想,在下就无话可说了。在下告辞。”孔涟漪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个人独留原地。一阵冷风吹拂而过,她猛地握紧拳头。夜空降临,星辰洒满了天际。这是寂静的一个夜晚,却又不大寂静。诗栎与小燕绥方才从金雀宫前往良宜殿,此刻,金雀宫中只剩下穆战脩以及纪琛。两人坐于院中,石桌上摆了两壶酒,不时地喝上一口。

秋风徐徐,空气中散有淡淡花香,夹杂着醇厚的酒香。纪琛抬头望着明月,侧目说道,“在下一直很好奇,陛下与东家子孙到底有什么宿怨?”他灭了整个西平!

穆战脩瞥了他一眼,不予理会。“对了。”纪琛忽然开口,沉声说道,“在下与陛下所做的买卖……”

“除了玉书,什么都可以。”穆战脩硬声打断。纪琛笑了,能够见到他这么激动的样子,从前那可是不曾想过的。他笑得格外欢畅,叮咛道,“陛下贵人多忘事,在下只是提醒一声,陛下还欠在下一回。至于是什么,在下一时也不知道,先留着。等日后想到了,再来问陛下索要。”穆战脩喝了口酒,算是沉默允诺。唧唧唧唧——虫儿吟唱着最后的歌声,似乎是为这个秋天画下美满的句号。

找到殷雨瑶的时候葉晴天不知所踪,此事过了五六年殷雨瑶她已经近似疯癫,断断续续说着胡话,半真半假,那天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神志不清了……

“玉书死了,晴天死了,全都死了。”殷雨瑶痴痴地说道,突然捂住自己的脸,有些自言自语起来,“父皇死了,爹爹死了,玉书死了,晴天死了,全都死了,全都死了……晴天……就这样一巴掌被打死了……”小燕绥瞧见殷雨瑶这样疯癫,有些害怕地喊道,“娘!娘!燕绥害怕!”

“燕绥!孩子!”殷雨瑶一把将燕绥搂入怀里,惊恐无措地望着某处,像是在防备,“娘不会让人伤害你……娘不会让人伤害你……”丫鬟眼眶微酸,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不会有人伤害燕绥,你放心!”“燕绥。”殷雨瑶发出了哽咽的哭泣声,泪水湿润了巾帕。她突得松开了手,整个人瘫软在躺椅上,气息渐弱,“燕绥……”诗栎瞧见情形不对,急忙喊道,“来人!快来人!马上去请太医!”

“娘!娘!”

“夫人!”大殿外,刘公公等人闻声奔了进来。“快去请太医!”诗栎扭头大喊。德公公年岁已大,跑起来不快,他急急吩咐道,“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快去!”

“知道了!公公!”两人立刻应声,转身奔出良宜殿去请太医。刘公公急步走近三人身后,停了步伐,喊了一声,“夫人!”

“公公……”殷雨瑶气若游离,整个人仿佛快要被地狱而来的使者勾去最后残留的魂魄。即便是巾帕蒙了眼睛,依然可以清楚瞧出她的虚弱萎靡。双手无力地握着燕绥的小手,她是那样恋恋不舍,那样放不下心。

刘公公闻声又是走近了些,哽咽地回道,“夫人!奴才在这儿呢!”殷雨瑶却有些回光返照,神志在这个时候清醒了几分,断断续续地说道,“公公……我快要不行了……”

“夫人,您不要说气馁的话。您一定不会有事。”刘公公连声安抚,虽然如此,可是众人心中都明白,她时日无多。殷雨瑶摇了摇头,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她扭头朝着小燕绥的方向徐徐望去,轻声说道,“燕绥,你从来也没有好好瞧过娘的模样。你现在把娘的巾帕摘了,记住要看清楚。不要忘记娘。”

“娘……”燕绥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燕绥是个听话的乖孩子。”殷雨瑶伸手抚向他的小脸,触到了一片湿润,她温柔的双手替他拭去泪水,微笑叮咛道,“还要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燕绥是个男子汉,不能随随便便就哭了,知道了吗?”

“孩儿知道。”小燕绥似懂非懂,颤颤地伸手将蒙眼的巾帕摘去了。诗栎眼眶一阵酸涩,泪水凝聚于眼眶。巾帕摘下的刹那,一双紧闭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

那是一双空洞无光的眼睛,却是那样清澈干净,泛着晶莹的泪光,闪烁出璀璨的光芒。只是眼睑下有着深深阴影,往事似乎让她深陷迷潭,十分疲惫。

小燕绥模糊的视线望着殷雨瑶,大哭出声,“娘!燕绥永远也不会忘记您的样子!”

“傻孩子,娘刚才不是让你不要哭吗?怎么又哭了?”殷雨瑶抚摸着小燕绥的额头,他的鼻梁,他的脸颊,他的唇,凭着记忆里的模样,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的样子。竟然与葉晴天如出一辙,如此相似。她笑得感慨凄凉,“你和你爹爹长得好像,你和你爹爹长得好像……”殷雨瑶又是伸手探向半空中,急急呼喊,“刘公公!刘公公?”

精彩评论

这本《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有看点,但主角(纪琛,殷雨瑶)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姬扶瑤)的个人习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