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拳镇周天》形体周天 鬼畜 拳镇周天御姐

拳镇周天

《拳镇周天》

最爱排骨猪蹄 著

连载中 玄幻 墨石,张秋萍 阅文集团

《拳镇周天》由网络作家最爱排骨猪蹄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墨石,张秋萍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陆望川虽然悍勇,可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平时只有他对别人狠,哪有人家对他狠过?此时李墨石杀机凛冽,根本就是想一掌将他了账!“啊!”陆望川情不自禁绝望大叫,在铁掌打到自己脸上前下意识闭上了双眼。狂风扑

869次点击 更新:2021-01-09 14:03:15

免费阅读
《拳镇周天》由网络作家最爱排骨猪蹄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墨石,张秋萍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陆望川虽然悍勇,可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平时只有他对别人狠,哪有人家对他狠过?此时李墨石杀机凛冽,根本就是想一掌将他了账!“啊!”陆望川情不自禁绝望大叫,在铁掌打到自己脸上前下意识闭上了双眼。狂风扑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陆望川虽然悍勇,可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平时只有他对别人狠,哪有人家对他狠过?此时李墨石杀机凛冽,根本就是想一掌将他了账!

“啊!”

陆望川情不自禁绝望大叫,在铁掌打到自己脸上前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狂风扑面,可预想中的撞击却久久未来。陆望川颤抖着睁开眼,正对上李墨石戏谑的眼神。

“陆兄,你还想躺到什么时候啊?”

陆望川惊叫一声,羞愤交加的爬起身,掩面回到坐席处。李墨石则是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蔑笑,重新坐回自家老子的身旁。

张太云抚掌大笑,道:“各家高手辈出,没想到最出彩的竟是陆、李两府的少年郎。英雄出少年,了不起,了不起啊。”

陆望川面红如血,恨不能扯开条地缝钻进去。但他也知道张太云有替他文过饰非之意,得他这番夸赞,场中诸人也不太好对自己落井下石了。

张太云脸色泛红,情绪颇有些激亢。他举杯朗声道:“今虽妖孽横生,祸乱一方,但幸得有道之士鼎力相助,又有各家各府仗义出手,此乃我云盘县万民之福!望诸位互相扶持,斩妖除孽,护我一方平安。共饮!”

得到张太云的许诺,众位家主自然不吝于给他面子,一时间宾主尽欢,气氛极为热烈。

酒过三巡,包括主人家在内都喝得面目微醺,舌头也大了起来。好在李墨石年纪还小,喝得也不多,故而还保留着十成清醒。

就在他夹起一筷子肉片往嘴里送时,正值一名侍女过来斟酒。侍女不着痕迹地瞥了李存叙一眼,轻轻柔柔地李墨石倒满了酒,随即悄然退下。

李墨石将左手隐在席案下,手掌摊开,一只小小的纸卷躺在掌心之中。

这是方才那侍女倒酒时偷偷给他递过来的。

李墨石不动声色,对李存叙道:“爹,我出去净个手。”

净手、更衣都是上茅房比较文雅的说法。

李存叙摆手道:“速去速回。”

李墨石默默出门后,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打开了那枚纸卷。

“速至后花园,勿惊旁人。”

认出上面的字迹后,李墨石瞳孔微缩,打量一圈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后才快步向后花园的方向走去。虽说张、李两家现在淡了交情,但蜜月期时他可没少来张府,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摸到想去的地方。

进入一道青瓦白灰拱门,里面花草繁茂,尽头处矗立着一座四角飞檐的凉亭。

李墨石径直走到凉亭中,一眼瞧见背对自己站着的纤柔倩影,眼神里顿时流露出笑意。

“玉奴姐姐,好久未见了。”

女子转过身来,双眼晶莹如玉,可脸上却围了一条丝巾,将眼睛以下的半张脸都遮住了。她目光一柔,旋即幽幽叹道:“我倒是希望再也不见了呢。”

此女正是县尊张太云的独女,张秋萍。

李墨石失笑道:“大家都是老朋友,犯不着见面就寒碜我吧?”

张秋萍神情一肃,道:“时间紧迫,没工夫跟你耍贫嘴。我问你,这次你过来是听见了什么风声么?”

感受到她话语中的凝重,李墨石正色道:“风声的确是有,据说县底下的双龙镇遭了妖祸,所以张伯伯把各家家主都召过来,想群策群力,共除妖魔。”

张秋萍追问道:“那商量出什么计策了么?”

李墨石摇头道:“谈不上什么计策,不过是各家一起出钱出力,完事后再瓜分好处罢了。”

张秋萍深吸一口气,整个身子都绷得紧紧的。她声音微颤道:“墨石,有些事我不知该如何与你说,可能说了也说不明白。但有一点你记清楚了,如果他们执意要去斩妖除魔,无论如何你都别跟着去!”

李墨石心中一震,诧异道:“什么意思?”

“你别问,总之一定不要去!”张秋萍眼神有些苦涩,浓得像是根本化解不开,“多的我没法告诉你了,反正你信我,我绝不会害你就是了。”

李墨石还想问点什么,张秋萍却道:“时辰不早,我得先回房了。你快些回去,莫叫人看出蹊跷。”

张秋萍急匆匆地离开后,她的话仍像浓云一般罩在李墨石心头,在他眼前笼上了一层阴翳。

正如张秋萍所言,她绝不会害自己,而根据以往的交情以及方才的默默观察,这位玉奴姐姐虽然举止怪异,但她对自己的关切毫无虚假。

结合之前张太云的异色,李墨石基本可以肯定,这潭水比自己原先预料的要更深、更浑!

李墨石不敢耽搁,快速走出后花园,回到宴会所在的正厅。可刚走到门前,他却发现宴会似已结束,三三两两的人不断从里面走了出来,彼此客套告辞。

陆家主与陆望川瞥见李墨石,神色各不相同。陆家主目光深沉,叫人看不透他的深浅;而陆望川貌似隐忍,实则喜怒浮于表面,至少瞒不过自己这个两世为人的老狐狸。

目光交接后随即错开,陆家主与陆望川头也不回地离去,李墨石隐隐嗅到了一丝不善的味道。

他心中暗暗冷笑:宴会上碍于人多眼杂,实在不好对陆望川下狠手。但只要被逮着机会,不好好炮制那个蠢货简直天理不容。

早晚得让你死在我手里!

李墨石扫了几眼,终于发现了自家老爹——李存叙正与张太云道别,那神秘道士乌神子也在一旁。

李墨石走到他们跟前,听见张太云道:“李兄,刚才我说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墨石既然有这样的实力,正好历练历练,往后也好给李家撑门立户。”

李存叙无奈拱手道:“此事还需与拙荆商量一下,她不松口,小弟也没法给张兄承诺。”

张太云哈哈大笑,拍着他肩膀道:“李兄夫纲不振,看来是深受河东狮吼之苦啊。”

李存叙苦笑连连,张太云也不再多提,朝李墨石点点头后与乌神子返身而回。

父子俩走出张府后径直上车,吩咐两位武师直接回家。

李墨石问道:“爹,我不在的时候县尊跟您说了什么?”

李存叙眯起双眼道:“他希望你随行去双龙镇。”

李墨石笑道:“那可巧了,刚才玉奴姐姐特地把我叫过去,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不要跟去双龙镇。”

李存叙目光一厉,寒声道:“嗯?这么说里面确实有问题了?”

李墨石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有问题,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大的麻烦就应在那个鬼鬼祟祟的道士身上。”

李存叙脸上阴晴变幻,把住李墨石的手臂,断然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双龙镇你去不得。”

李墨石摇了摇头,沉声道:“现在不是想不想去的问题,而是不得不去!”

李存叙怒目圆瞪,道:“他张太云还能硬绑你走不成?县衙势力虽大,但我李家也不是任由他们揉捏的。”

李墨石叹道:“爹,您还没搞清现在的形势么?县尊虽跟咱家有龃龉,但绝不至于跟咱们死磕。真正想算计我的,是乌神子那个狗道士啊!”

李存叙到底老奸巨猾,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乌神子……那厮话虽不多,但能得张太云礼遇,想来也是有本事的。他究竟是发什么疯,非要跟我李家过不去?”

李墨石道:“恐怕不止咱们李家,陆家、王家还有其他家族,有一个算一个,想必都是他的目标。”

李存叙目射寒光,惊怒道:“那老杂毛好大的胃口!”

李墨石强压下心头杂念,道:“爹,不管他道行是深是浅,修行者都绝不是凡人能抗衡的,您总得多一手准备。”

具体什么他没有多说,但李存叙闻弦歌而知雅意,道:“我李家能屹立多年不倒,背后自然有你想不到的底蕴。这些事你便不用管了,回去后莫要出门,小心为上。”

李墨石点点头道:“孩儿明白。”

在李家父子渐渐远去时,县尊府里则发生着不足与外人道的秘事。

张秋萍告别李墨石后小心翼翼地绕了一周,最后才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所住的东厢房。

纱窗上映出橘红光晕,显然房间里是亮着灯的。张秋萍并没有多么意外,这是自己出门前特意点上的,为的就是防止回来时天色已黑,暴露自己外出未归的事实。

在门口张秋萍环视一圈,发现周围没有外人才推门而入。进到房中后,张秋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将房门关上。

“萍小姐终于回来了。”

一道幽幽的声音陡然响起,令张秋萍浑身一紧。她僵硬着转过身,只见不远处的桌椅旁坐着一个人,一个她畏之如虎、又恨之入骨的人。

张秋萍看着昏暗灯光下那人半隐在黑暗中的脸,强自镇定道:“天色已晚,道长来小女子闺房做什么?”

那人嘴角勾起,道:“自然是问问萍小姐为何要出去了。”

张秋萍眼中涌起怒意,皮笑肉不笑道:“我待在房里待闷了,出去走走也不行么?”

那人问道:“去哪里?”

张秋萍道:“去后花园。怎么,不妥当么?”

那人嘿然一笑,不再接她的话,而是道:“进来这么久,萍小姐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头?”

张秋萍一愕,旋即思忖片刻,目光陡然一凝:“碧云呢,你把她弄去哪儿了?”

碧云是伺候她伺候了近十年的丫鬟,傍晚就是她支开了周围的下人,让张秋萍得以暗自溜出去。

那人诡异地笑了笑,道:“萍小姐的眼神儿可不太好,那小丫头不就在你左边么?”

张秋萍霍然转头,看清后情不自禁凄声尖叫。

一道直立着的身影默默站在她左手五步处,“她”穿着一袭素白长裙,外面罩了件水绿薄衫,打扮与先前一般无二。

但她的脸一片惨白,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眼中布满了密密麻麻、小蛇一样的血丝。

赫然是张秋萍的贴身丫鬟,碧云。

张秋萍尖叫未罢,这貌似已变成尸体的小丫鬟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极为瘆人的微笑。张秋萍惊恐更甚,尖叫的同时一下子跌坐在地,声音中已带上了一丝哭腔。

这时一只瘦骨嶙峋的冰冷手掌按在她的头顶上,像是魔鬼一般在她耳边低吟:“知道我为什么没把你跟你爹变成这样么?因为你爹向我保证过,他活着一定比死了更有用。假如这一切被你毁掉了,你们全家人的下场会比这个小丫鬟惨十倍百倍。”

张秋萍满脸呆滞,泪水不受控制地自眼眶流淌而出。

那声音稍微柔和了些,抚弄着她的脸道:“你虽然不懂事,但你爹很懂事。他送来的那个女人,哦,叫梦月,我着实挺喜欢的。没事儿跟她学学怎么取悦男人,万一我不小心把她玩死了,你可得补上这个缺!”

精彩评论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墨石,张秋萍)性格,最爱排骨猪蹄的这本书《拳镇周天》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墨石,张秋萍)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最爱排骨猪蹄)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