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稀里糊涂修了个仙盘搜搜 天然受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鬼畜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

《稀里糊涂修了个仙》

彼交匪敖 著

已完结 仙侠奇缘 凌钰,元智 阅文集团

天选人物叫凌钰,元智的网文是《稀里糊涂修了个仙》,它是作者彼交匪敖执笔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线围绕:少了凌钰和白宛和两个碍事的,元智这才放开了手脚。飞刀来势汹汹,干脆犀利,刀刀都直击元智的要害,劲道中还隐约可查有丝丝仙气。元智心惊不已,能带动仙气者,不是仙人便是大乘期的高人。而仙人的传闻,也只存在于

951次点击 更新:2021-01-23 13:03:52

免费阅读
天选人物叫凌钰,元智的网文是《稀里糊涂修了个仙》,它是作者彼交匪敖执笔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线围绕:少了凌钰和白宛和两个碍事的,元智这才放开了手脚。飞刀来势汹汹,干脆犀利,刀刀都直击元智的要害,劲道中还隐约可查有丝丝仙气。元智心惊不已,能带动仙气者,不是仙人便是大乘期的高人。而仙人的传闻,也只存在于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少了凌钰和白宛和两个碍事的,元智这才放开了手脚。

飞刀来势汹汹,干脆犀利,刀刀都直击元智的要害,劲道中还隐约可查有丝丝仙气。元智心惊不已,能带动仙气者,不是仙人便是大乘期的高人。而仙人的传闻,也只存在于各大门派的藏书楼里,缥缈而又虚幻,传闻虽多,到底没人亲眼见过。

可要是大乘期高手的话,又怎会与自己过不去?更何况修为不易,到了飞升的最后一个阶段,谁还会冒险大打出手,多半已经归隐,静待飞升才是。再者,新岚大陆上,这近百年来,大乘期的高手也就那么几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会与自己为敌?

更奇怪的是,飞刀虽险,却总在关键之处打住,并给元智致命的打击,每次都恰好躲开,就好像是一招一式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般。元智更加想不通了,与自己为敌,却又不致自己于死地,无异于斩草不除根。

如此行为,只会留下无穷后患。明知不可为,偏要如此为之,可见此人能耐与自信。

元智的眉头越州越深,左手凝气打出一道屏障,挡住飞刀的进攻,右手提起真元就是一掌,“嗡”的两声铮鸣,两把飞刀齐齐震落在地,元智的右臂也随之一麻,连连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不过震落了两柄飞刀而已,元智就觉体内的真元上蹿,直奔识海,顶的头一阵一阵的眩晕。元智急忙吞下几粒丹药,强行压制住,再一运气,飞上树顶,气沉丹田,冲着主城中心街的方向高喊:“不知是哪位前辈出手,可愿出面一见?”一边又将神识扩散到方圆几里,双手摆好架势,随时警惕。

主城距离此处并非太远,以元智的修为,能目视几十里的范围,要探清主城的情况,应如探囊取物才对。然而,那个方向却像是隔着一层雾纱一样,只剩朦胧一片,什么底细也探查不到。

元智绷紧了神经,正在全神贯注之时,突然,一个影子擦着元智的耳边,“嗖”的一声飞过,穿过树枝,卷了凌钰跟白宛和二人,在林间穿梭着,就听见“嗖嗖”两声,就齐齐没了身影。

那个影子从出现,到卷了人消失,前后也不过一弹指的时间,如雁过寒潭,不仅身法快,还未留下一丝痕迹。元智从始至终也未能看清那人的长相,甚至不知男女和高矮胖瘦。元智惊出一身冷汗,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修为高到这种程度的,元智还是生平第一次遇上,要不是他亲身经历,只怕要当方才那一幕从未发生过了。

两个小丫头落在如此高人手中,只怕小命难保。更加重要的是,人是铁,饭是钢,凌珏可以抛弃,但是凌钰必须救,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

元智刚揣好水镜,才准备继续追上去,只见几丈开外的树顶上,一个穿着赭色劲装的小男娃,左手提溜着凌钰,右手提溜着白宛和,双目如炬,问:“你也是归墟门门人?”

这不是那小丫头的口里的师兄吗?元智松了一口气,答非所问地说道:“既是自家人,你又何必作出一副劫持人质的样来?我还想呢,劫持凌钰那丫头,能有什么用,凭她也不能辖制归墟门吧,最多也就辖制辖制我。”

“老头!”她没用?凌钰气绝,张牙舞爪地要冲上去,因着被方阔提溜着呢,只能四肢腾空,不断地扑腾着,元智都敌不过的人,凌钰又怎么可能挣脱开。凌钰只能想着歪点子,脚下一用力,将皮靴踢了出去,正中元智脑门。凌钰哼哼着,“这鞋挺干净,也就三五十年没洗而已。”

元智一阵干呕,这徒弟是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气的吹胡子瞪眼,摩拳擦掌准备修理修理。

方阔还记得聚仙楼里,白宛和就是跟凌钰在一起,还求他帮忙制服元礼来着,可见白宛和中意凌钰,所以他也信得过凌钰,低头问道:“你们认识?”

“我能说不认识吗?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我师父。”

方阔误以为元智对白宛和不利,他一出手,元智又以为方阔对她二人不利,也就全力反击,谁让方阔凝气就能成禁制,隔绝了元智的神识和眼力,啥也没看到呢。这么着也就能说通了,误会而已。

“看来是误会一场。”方阔放下凌钰,朝元智点头致歉,“本……”方阔突然打住,平时总是本仙本仙的,凡人跟前,暴露了身份也是不妙,只好干咳了两声,又接着说:“我受她二人之托,制服归墟门发狂之人,回过神来,却见道友喂师妹丹药,以为师妹有难,情急之下,不得已才出了手。”

虽是致歉,方阔却全无歉意,反而理所当然,高高在上。

修真界中,多的是孤僻高傲的人,越是修为高的,越是古怪乖戾。所以元智虽然尴尬,却不是因为方阔的言行态度,而是方阔小小年纪,修为已经达到能震慑自己的地步,也就干笑两声以作回应。

树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几个人先后跳了下去。

方阔毫不客气,一巴掌拍在白宛和的后脑勺上,仙气顺着她后颈上的天柱穴位输入,口里还要避着凡人的嫌,装出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喊道:“死丫头,你跟我装什么死,还不赶紧起来。”

白宛和被方阔这一刺激,突然一头惊坐起,第一反应就是指着元智大骂:“你个老流氓,说不过我,就背后下黑手,你算什么好汉?明知道我修为低,还下这么重的手,以大欺小,不要脸。哎哟喂。”白宛和摸着自己的后颈叫唤着,力争做到表情悲哀,声音痛苦,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骂的好,语言新颖有力道。”凌钰投以惊艳的眼神,就差跟白宛和击掌,以此表示赞同了。

后劲疼,分明是你师兄下的黑手,与我何干?真是墙倒众人推啊,这年头,个个都是老大,徒弟爬到师父的头上不说,现在还光明正大地向着外人说话。

元智努力地挤着眼睛,争取挤出两滴眼泪来,装可怜以图关注,得到的只有凌钰“为老不尊”几个简明扼要的评价。元智这一把是真流泪了,又气又伤啊。

“话说,额……你是怎么出来的?”凌钰撇下元智,手肘撞撞方阔。她跟白宛和姐妹相称,按说白宛和的师兄,她也该叫师兄,但要对着一个小孩叫师兄,实在太为难凌钰,踟蹰一阵,最后也只能叫了“你”。

“我的六重阵法能全开,连仙人也能困住,你是如何出来的?”

“这有什么好难的,你那个什么阵法,就是个假冒伪劣产品,我随随便便炸个炉,就能出来一堆。”白宛和三言两语岔开话题。

可惜,她还没顺利开展下一个话题,凌钰已经在白宛和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上,又加了一掌,“妹子,撒谎可以,但咱们也不能过分不是。你要有炸炉都能出上品灵器的本事,还会仅仅是个小小的辟谷修?再说了,六重阵法可是祖师爷炼制,在新岚大陆上,有口皆碑,妇孺皆知,怎么可能是劣质品?你这种对我归墟门赤裸裸的蔑视,我不能假装没听见,除非,你重金收买。”

好,很有骨气,服了。

“我可是看过攻略,自带光环的主角,有这种流点汗就是仙露,拉个粑粑就是黄金的现象很正常。至于炸炉出个灵器什么的,完全都是日常。”白宛和一副“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的炫耀,加放大一万倍的嘚瑟。

想当初,她炼丹炸炉那会,洞府内鸟飞兽走,那叫一个激动,可见疗效显著。当然,至于过分的细节问题和等等问题,作为大度的修道者,就该不拘小节,不必追究了。

“……”凌钰真想问,谁给你的自信?话说攻略是个什么东西?自带光环又是啥?

对面的方阔和元智两脸黑线,方阔是感慨白宛和始终如一的自说自话,不知天高地厚,元智是惊讶,这世上居然还有个凌钰和自己的结合体放大版。他是久不出山,不知现在的新岚大陆,已经是无奇不有的状态了吗?

“这些都是未来的事,留给未来再详谈。”白宛和丝毫没有羞耻感,下一刻就对凌钰勾肩搭背起来,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现在嘛,走,咱俩去办点正事。”转头对一老一小挑挑眉,“你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一打遇知音,趁着我俩不在,你们找个浪漫的地方,去好好沟通沟通感情。”

“我批准了。”凌钰举双手赞成,立马就跟白宛和狼狈为奸了,挤眉弄眼地问:“啥正事?”

“……”一老一小大小眼相对,一个老眼昏花,一个头昏脑胀,皆是扶额悲叹。心话却是,你俩什么性格,心里没数吗?你们能有正事?杀人放火的正事?

白宛和拍拍腰间的储物囊,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凌钰眼尾一挑,心知肚明。嘿嘿,两人相视一笑,笑的那叫一个奸诈,小人得志。还能有什么,分赃呗。好东西,怎么能留到明天呢!

精彩评论

老司机的仙侠奇缘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仙侠奇缘小说不同,作者(彼交匪敖)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