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饭饭之交浓如蜜》饭饭之交浓如蜜好看吗? 立场倒换 饭饭之交浓如蜜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饭饭之交浓如蜜

《饭饭之交浓如蜜》

二月二九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宁弈沛,啊啊啊 阅文集团

《饭饭之交浓如蜜》是二月二九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主线精彩,文笔文从字顺,书单必备。《饭饭之交浓如蜜》书中主要讲述 宁弈沛周末一大早就跑到白梵梵家,白梵梵又一次被扰了清梦,开了门让他进之后又回到房间里闷头大睡。宁弈沛一个人收拾得起劲,又是清东西又是打扫的,他故意大动作却依然没能打扰到白梵梵继续睡觉,等到他都清理完了

390次点击 更新:2021-03-30 08:39:35

免费阅读
《饭饭之交浓如蜜》是二月二九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主线精彩,文笔文从字顺,书单必备。《饭饭之交浓如蜜》书中主要讲述 宁弈沛周末一大早就跑到白梵梵家,白梵梵又一次被扰了清梦,开了门让他进之后又回到房间里闷头大睡。宁弈沛一个人收拾得起劲,又是清东西又是打扫的,他故意大动作却依然没能打扰到白梵梵继续睡觉,等到他都清理完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宁弈沛周末一大早就跑到白梵梵家,白梵梵又一次被扰了清梦,开了门让他进之后又回到房间里闷头大睡。

宁弈沛一个人收拾得起劲,又是清东西又是打扫的,他故意大动作却依然没能打扰到白梵梵继续睡觉,等到他都清理完了也快到十二点了。

“大懒虫,起床啦,你睁开眼看一看这太阳,保准亮瞎你的眼。”宁弈沛走进去掀开她的被子,她又把被子扯过来。两个人就在那里扯被子,宁弈沛最后没辙,只能脱了鞋子就躺上床。

他刚躺下白梵梵就跳了起来,“你干嘛!”

“我看你睡得这么香,我忙了一早上了也累了,就躺下来睡一会。乖,快陪我睡一会。”说完他作势要去搂她。

白梵梵立马跟他保持距离,“现在几点了?”

“还早,才十二点,快,睡一会刚好吃完饭。”宁弈沛用手撑着脑袋坏笑着看着她。

白梵梵用脚轻轻地踹他,“去去去,你怎么现在才叫我!快,你快点去做饭,我去刷牙洗脸了。”

“拿什么做饭?你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吃唐僧肉吗?清蒸还是油炸?”

“那叫外卖吧,快,你去点,我换衣服。你吃什么我吃什么。”白梵梵一边说着一边拉他起来,把他往房外推。

宁弈沛却赖着不走,“你换吧,我不看你。”

“信你才有鬼!”

最后结局就是宁弈沛出去点外卖,什么都没看着。

白梵梵洗漱完一屁股就坐在他旁边,又懒懒的躺在他腿上。

宁弈沛拍了拍她的脸蛋,“怎么刚睡醒就又躺着?快起来。”

白梵梵难得撒娇,侧着身跟小猫咪一样蹭着他,“我全身无力,起不来。”

宁弈沛拿她没辙,只好就着她,继续看自己的杂志。她就那么躺着,两个人静静地享受这美好的二人世界,宁弈沛内心突然有种满足感,还好老天爷没舍得让他们错过彼此,哪怕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他也是愿意的。

白梵梵就快睡着的时候就被摇醒了,“懒虫,起来啦,外卖到了。”

“一会你洗碗。”白梵梵撑着下巴望着她,眉眼之间满是笑意。宁弈沛转头看了她一眼,宠溺的笑了笑。

“是,老佛爷,奴才听您的。”

白梵梵很吃这一套,声音更是软了几分,“真棒,重重有赏。”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

“弈沛,你手机响了,你来接一下吧。”

“谁啊?你帮我接下吧,我手不干净。”

白梵梵看了一眼,“江翎凌,她又给挂了。”

“那就先别理她吧,估计一会有事会再打来的。”

“你回个电话吧,万一人家要有什么事呢。”

宁弈沛拿她没辙,洗了个手就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手机。白梵梵看他打电话就想去接着他没做完的事,宁弈沛拉住她,“你坐着,我一会去弄。”

白梵梵第一次发觉原来宁弈沛宠起人来这么腻,她乖乖坐在他旁边。

“喂,翎凌吗?我是宁弈沛。”

“宁老师,不好意思啊,周末还打扰您,你有空吗?可以帮我指导下申报书吗?我想参加学校的那个比赛……”

白梵梵听到是个女孩的声音,“谁啊?同事?”

“学生,让我帮忙修改分申报书。”说完就继续去捣腾外卖,白梵梵跟在他屁股后面。

“那天在早餐店遇见的那女孩儿吧?”

宁弈沛点了点头,“怎么了?”

“没事,顺便问问。”白梵梵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既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可是那天她就看出那女孩儿看他的眼神不简单,她摇了摇头,把这荒唐的想法甩到脑后。

两个人吃完午饭就开始各忙各的,宁弈沛忙着给学生修改申报书,白梵梵忙着改文件。

白梵梵撑着脑袋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那号码不认识啊,正想着要不要接的时候电话就挂了,过了一会又打了进来,白梵梵这才接起电话。

“喂,您好,我是白梵梵。”

“你好,我是陈亦明,我爸爸是你们原来的邻居,他现在病得很严重,想要见你一面,你方便过来医院一趟吗?”

白梵梵好久都没反应过来陈亦明是谁,后来才想起是原本对门陈爷爷的儿子。白梵梵立马答应了,又问了地址就挂了,急急忙忙准备出门。

宁弈沛看她突然慌里慌张的,“怎么了?怎么慌里慌张的?”

“陈爷爷病了,现在在医院里,想要见我一面,我得赶过去看看他。你先忙你的,我一会就回来。”白梵梵说完拎起包包就准备出门。

“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吧,你楼下等我,我去取车。”他说完穿了个外套就跟着她一块出门。

两人到了医院的时候单人病房里挤满了人,她一眼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已经瘦得不成人样的陈爷爷,还有一脸疲惫的陈奶奶。后来还是陈爷爷找看见了她,一直伸长脖子望着她。

“梵梵,你来了。快过来,你爷爷想跟你说说话。”陈奶奶朝她招了招手,脸上没有了笑容,略显疲惫。

白梵梵脚像灌了铅一样,站在病房门口望着陈爷爷。泪水在她眼眶打转,陈爷爷的儿媳妇拍了拍她的肩膀,“孩子,去吧,老爷子想跟你说说话。”

白梵梵忍住了眼泪,一步一步的朝病床走过去,宁弈沛跟在她身后。

她伸手握住了陈爷爷的手,颤抖着声音跟他问好,“爷爷,我是梵梵,我来看您了!”

陈爷爷带着呼吸面罩,一边朝她点点头,一边“啊啊啊”的发出声音,过了一会又盯着宁弈沛“啊啊啊”的说。

白梵梵好似读懂了他的意思,伸手拉过宁弈沛,“爷爷,这是我男朋友,他对我很好,您放心。”

宁弈沛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爷爷,是我,您见过我的。”

陈爷爷点了点头,又看了陈奶奶一眼。陈奶奶从儿媳妇手里接过一份文件,递给了白梵梵。

“梵梵,这是我们那房子的房产证,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这是我跟你爷爷的意思。这房产证你收着吧,算是爷爷***一片心意。”

白梵梵一时间傻眼了,这怎么跟在交代后事一样?而且他们的孩子都在这里,这房产证怎么轮也轮不到她来收着。她正想推托,陈奶奶就把房产证硬是塞到她手里。

“孩子,你拿着吧,这是你爷爷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今天我儿子儿媳在这里我也这么说。梵梵,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早就把你当亲孙女看待了,如今你爷爷……”陈奶奶顿了一下,又接着说。

“他们也快把我接到国外去了,司康又还没见踪影,就当是爷爷***一片心意吧。”陈奶奶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朝她眨了眨眼,示意老头儿正看着她呢。

白梵梵抬头看了看其他人,叔叔阿姨也都朝她点点头,她这才接过那本房产证,轻飘飘的几页纸却像千斤重压在她胸口。

“爷爷奶奶,谢谢你们。爷爷,您好好的,等您身体好了,我就带您去吃您最爱的早茶,带您去听您最爱听的戏曲,好不好?”白梵梵终于忍不住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陈爷爷朝她点点头,像是了了一桩心事,轻轻的闭上眼睛,任周围的人怎么喊他他都没有反应。

医生护士瞬间冲进病房开始抢救,家属都被拦在外面,白梵梵一直紧紧的握着陈***手。她仔细的看着陈奶奶,这才发现她像瞬间老了一般,曾几何时为她撑起小小一片天的两位老人家原来已经不知何时被岁月所眷恋。

病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医生毫无感情的宣布死亡时间。“死亡时间17:38。”

那一瞬间白梵梵感觉天都塌了,那感觉就像当初知道爸爸离开她一样,她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戳着绞着。她轻轻的抱着陈奶奶,奶奶却很平静,反而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陈爷爷的儿子儿媳也都很镇定,唯独白梵梵哭得像个小孩儿。

“乖孩子,不哭不哭,你爷爷他走了,可是他还是爱你的。让他安安心心的走吧,我累了,我也该歇一歇了。”陈奶奶轻声安慰她,又把她交给宁弈沛便在儿媳妇的搀扶下,佝偻着背进了病房。

白梵梵直到离开医院那一刻都没再踏进那个病房,她没有勇气进去,她不想让爷爷看到她哭鼻子的样子,不然爷爷会心疼的,可是她却怎么也忍不住。临走时他们站在病房门口深深地鞠了鞠躬就离开了。

白梵梵兴许是哭累了,一上车就睡着了,宁弈沛想着她或许想回原来的住处看一看,便驱车赶往老城区。

白梵梵睁开眼的时候宁弈沛已经不在车里了,定神一看原来是在自家楼下。她望着那间空荡荡的房子,还是宁弈沛懂她的心。她下车的时候看见宁弈沛蹲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周围烟雾缭绕的。

白梵梵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你醒啦?本想上楼帮你收拾收拾屋子,一上去发现我没钥匙,看你睡得沉没叫你就下车解解乏。”宁弈沛把烟给掐了,顺手扔进垃圾桶里。

白梵梵又重复问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宁弈沛拧开瓶盖用矿泉水漱了漱口,她知道她不喜烟味。

“刚回国那会,不过现在少抽了,走吧,上去看看吧。”

白梵梵回到从小生活着的地方,所有回忆都涌现在脑海中,她拿着旧相册一页一页的翻着,又一张一张的讲解着故事。讲讲顿顿,偶尔指尖停在照片上久久没有反应。宁弈沛也不催她,她知道她是想起以前了,他一直搂着她的肩膀,默默地听着她说话。

讲着讲着白梵梵不知道何时又睡着了,宁弈沛心疼的撩着她的头发,抽出她抱在怀里的相册,把她抱进房间里。

陈爷爷的去世对于白梵梵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她心里有愧疚有自责。愧疚的是爷爷对她那么好,她却没能经常去看他;自责的是直到他快离世了她才知道他病得这么重。

这几天她都没能睡得安稳,就连陈爷爷葬礼那天她也是一夜未眠,一脸憔悴便赶了过去。白皓惟得知老人家去世了也陪着白梵梵一块儿去参加葬礼。

葬礼上前去吊唁的人很多,多是爷爷生前的学生还有儿女的朋友,白梵梵一直躲在角落里,眼睛紧紧的盯着陈爷爷的画像看,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

白梵梵自陈爷爷去世后,这几天都住在原先的房子里,参加完葬礼她又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宁弈沛知道她情绪低落,这几天也是一得空就过来陪她,尤鸿煊也偶尔过来逗逗她,难得没跟宁弈沛“争宠”。

陈爷爷葬礼刚过,陈奶奶就准备跟着儿子儿媳去国外。陈奶奶临走时白梵梵一个人去机场送他们,她弯着腰去拥抱陈奶奶。

陈奶奶像小时候哄着她一般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什么,只见白梵梵眼泪又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乖孩子,这几天都哭成泪人了,快别哭了,奶奶看着心疼,好好的,得空了就来看看奶奶。”陈奶奶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安慰着她。

白梵梵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陈奶奶四处望了望,又对她说,“那小伙子没跟你一块来吧?奶奶看着他就喜欢,这几天也看出来他是个有心的人,之前常来找你,两个人既然重新走到一块了儿了就好好的,奶奶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白梵梵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破涕为笑,陈奶奶佯怒道,“怎么?我老太婆一出国门你就想忘了我呀?”

白梵梵握了握她的手,“奶奶,您说哪的话呢,以后一定请您喝喜酒,办好事第一个就通知您。”

陈奶奶听她这么说才笑了,朝她摆摆手,“孩子,回去吧,老婆子我就出国门了,你走吧,让我老婆子再看看你。时间真快啊,当初还是一小不点,现在奶奶都摸不着你的脑袋了。”陈奶奶说完又摆了摆手。

白梵梵朝她点点头,她知道陈奶奶是不想她难过,叫她先走。她不好拂了老人家的意,朝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了。一转身眼泪就流了下来,任凭泪水模糊她的视线。

她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躲在大门口目送他们。她看他们走了才一个人蹲在地上大声痛哭。

宁弈沛赶到机场的时候就看见远远一小人儿蹲在地上埋头痛哭,要不是看见她手上的手表,他都没能认出那是她。

白梵梵看见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这才抬起头来。宁弈沛看她一抬头心就狠狠地疼,这人只知道心疼别人就不知道心疼自己吗?

宁弈沛就这样俯视着她,她抬头仰望着他,时间在他们之间穿梭,机场人来人往,时间定格在他们之间。

“还不走?想夜宿机场吗?还是想直接在这里等到奶奶回国?免得两头奔波。”宁弈沛先败下阵来,他拿她没辙。只好俯下身子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白梵梵也没有反抗,就这样依偎在他怀里,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任由他抱着。

精彩评论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二月二九)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宁弈沛,啊啊啊)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二月二九)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饭饭之交浓如蜜》被很多人誉为现代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