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旧时燕飞帝王家 忠犬攻 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总攻

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

《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

扮虎的猫 著

已完结 古代言情 凤逸,凤锦夏 阅文集团

扮虎的猫独家作品《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由扮虎的猫原创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线人物凤逸,凤锦夏,主线精彩,非常值得追。精彩情节试读:皇帝刚要开口说话,丞相却忽然跪下,道,“陛下,如今还没有确定六殿下和刺客有关,也许是这濡弘受人指使,故意诬陷……”“够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皇帝终于怒了起来,也许在西楼人面前不能再像平时一样慵懒,他

832次点击 更新:2021-04-02 10:44:32

免费阅读
扮虎的猫独家作品《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由扮虎的猫原创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线人物凤逸,凤锦夏,主线精彩,非常值得追。精彩情节试读:皇帝刚要开口说话,丞相却忽然跪下,道,“陛下,如今还没有确定六殿下和刺客有关,也许是这濡弘受人指使,故意诬陷……”“够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皇帝终于怒了起来,也许在西楼人面前不能再像平时一样慵懒,他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皇帝刚要开口说话,丞相却忽然跪下,道,“陛下,如今还没有确定六殿下和刺客有关,也许是这濡弘受人指使,故意诬陷……”

“够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皇帝终于怒了起来,也许在西楼人面前不能再像平时一样慵懒,他也拿出了皇帝的尊严,大声道,“六皇子和幕僚勾结,意图刺杀郡主陷害皇子,削掉皇籍,贬为庶人……”

“陛下!”皇帝眼看就要下旨,秦贵妃忽然从席间出来,丞相也冷冷的看了一眼都在假装喝酒的百官,秦贵妃跪下,说道,“陛下,夏儿说了他没有想刺杀郡主,夏儿天性纯良,年纪又小,一定是被那个叫濡弘的欺骗了!”

皇帝看着她,目光有些阴鸷,看起来是非要置凤锦夏于死地不可了,天凌律法严苛其实贬籍算轻,换做旁人,处死都不为过。

“你不要再……”

“陛下,六皇子冤枉啊。”皇帝还是没有说完话,就又有一老臣出来喊冤,这人是六皇子的老师,也是朝中太傅,德高望重,门下弟子无数,说道,“六皇子年纪小,被人陷害,如果皇上都不相信六皇子,只会让人叹到皇上不顾念父子之情。”

太傅说完,大殿立刻无声,片刻后一中年男子开口“陛下,如今郡主并未受伤,逸世子和二殿下已经受罚,如果再罚六殿下,我天凌国威……”

“哦?”这人欲言又止,那边郡主已经开口,清冷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都微颤,“也就是说,因为本郡主没有受伤,所以罚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就好了?”

那人一时说不出话,郡主又开口嗤笑,“不知道六殿下在天凌到底是什么地位,明明不是太子,竟比太子还要受宠,此等大错,也可以既往不咎。”

“郡主,您虽然再天凌遇刺,但刺客并未伤到你,这件事还不确定是否和六殿下有关,相信西楼王也不会是非不分。”

丞相沉着脸开口,但对于花梨来说确实如此,虽然她此时是有气势,但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很清楚自己的父王是绝不会为了她和大势作对,况且,她身上还有一个其他的秘密,她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依靠西楼王。

花梨不再说话,丞相一开口,大多数臣子立刻都跪了下来,一个个言辞恳切,就差没有把头磕破,仿佛凤锦夏一旦被贬为庶民整个天凌都不能存在了一般,甚至开始以罢官相逼,即使有西楼施压,皇帝也压不住这群老臣,除了蓝家哪边不站且有自保之力,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向丞相表示忠心。只有那一刻,无论是凤逸还是凤锦修,亦或者一直没有说话的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无比的清楚,凤氏皇权衰落到何等地步,有外族加压以及绝对证据,皇帝之威依旧处置不了区区一个皇子。

场面僵持不下,很少说话的大皇子凤锦洵走了出来,缓解了大殿的气氛,说道,“父皇,大臣们说的有理,六皇弟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此,父皇施行仁政,小惩大诫,足以让六皇弟悔过。”

皇帝看着他,半天不说话,凤锦洵也只能跪下,众人都有些疑惑为何这次的皇上和以前不同,换做以前,不用这么多人相逼,皇上早就妥协了,而此时皇上却依然不为所动,这台阶已经足够,皇上显然并不想下。

局面又一次僵持,这次四皇子凤锦缘以及三公主凤锦泷也跪下求情,凤氏皇族,只剩下受了伤的二皇子和凤逸没有前去求情,不但不下跪,甚至连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说,丞相深深看了他们两眼,却没有说话。

在皇帝身后一直还坐着一个女人,她一直没有说话,忽然抬起右手,皇帝会意,立刻伸手去扶,太后站了起来,太后早年就是出了名的美女,即使岁月无情,但因为保养得当脸上并没有多少岁月痕迹,她穿着金色的朝服,看上去雍容华贵,气势非凡一举一动,尽显母仪天下之势。

太后走到凤锦夏身边,凤锦夏伸手拉着太后的袖子,说道,“皇祖母,我没有派人刺杀花梨。”

“皇祖母信你。”太后抬手摸了摸凤锦夏的头以示安慰,像是一位慈爱的老人面对自己的孙子,她轻声安慰,“别怕。”

凤锦夏点了点头,太后转身走回主位,看了一眼站在台下的西楼郡主,对皇帝说道,“皇上,夏儿代表我天凌,他不过被人陷害,本来就受到无妄之灾,你又要怪罪与他,这样实在不妥。”

皇上扶着太后坐下,说道,“母后说的对,是儿臣鲁莽了。”

皇上像是一瞬间回归了原本的状态,慵懒又嬉笑着坐上龙椅,说道,“众位爱卿都起来吧,朕不过是说笑,险些吓到各位了。”

“皇上英明。”丞相率先开口,众臣都抹了把汗跟着喊道,皇帝也懒得理这些事了,打了个哈欠,说道,“夏儿,今天这么多大人保你朕便也不追究了,就当你二皇兄和你表哥替你受过,从今日起你必须在府里闭门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许出府半步,也不许见任何人。”

这惩罚不算重,凤锦夏只好答应,但丞相这些老人精都很清楚,皇帝给了个不重的处罚,却变相的软禁了凤锦夏,就像当初给凤逸的赏赐,金银不重要,能自由进出皇宫才是重中之重。但无论如何,君主这般妥协,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再逼下去,不然有理都将变成没理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在没理占三分。

但丞相谢恩之后,却又忽然上前说道,“皇上,这件事和逸世子以及二殿下的疏忽职守图不了关系,不如派逸世子和二殿下去追查濡弘。”

“丞相,凤逸和二殿下已经受了伤,这般咄咄逼人,岂不是太过分了?”蓝烬站了起来,都说了濡弘似是武林高手,凤逸没有一点儿武力值,又没有实权和兵力,这件事蓝家肯定是不许插手的,若是追查不到,凤逸和凤锦修又要受到一通责难。

丞相冷笑,“迎接郡主,保护郡主的安全本来就是逸世子和二殿下的职责所在,逸世子和二殿下一起出手,想必没有什么抓不到的凶手。”

皇上有些犹豫不决,蓝烬看了一眼自家父亲和爷爷,刚要开口,蓝老将军却说道,“蓝烬年纪小不懂事,这件事自然应该交给逸世子和二殿下处理,蓝家不会插手。”

丞相冷笑,看着又急又气的蓝烬,对皇帝说道,“皇上意下如何?”

“丞相说的不错,这件事就交给逸儿和修儿了,十日之内,找不到凶手,严惩不贷!”

这样的偏心连花梨都有些震惊了,凤逸和凤锦修确实是奉命护送,但这件事和六皇子有着莫大的关系,到最后这个六皇子竟然可以算得上没有什么惩罚,两个护送的不仅受了罚还要继续追查,只要丞相府稍微施些手段,让凤逸找不到凶手,六皇子已经逃脱罪责,到时候再怂恿群臣,想要让凤逸和凤锦修身败名裂实在是易如反掌。

凤锦修微微眯了眯眼,这么险恶的心思,他都有点无语,不知为何招惹了凤逸,这么几天因为他被连累了多少事,这件事有丞相插手,涉及江湖,要查起来实在困难,丞相根本就是要他们两个惹了相府的人死,这么快就出了杀招,但他也只能接下,说道,“凤锦修领旨”

凤逸也依旧在淡淡的微笑,回答道,“凤逸领旨。”

听到他们两个回答,紧绷的群臣都松了口气,皇帝笑着说道,“现在各位都满意了,赶紧入席吧。”

“是。”大殿中的花梨微微点头,向凤逸他们那边走去,花梨的身份应该和凤逸平级,加入皇族之后也是皇亲,她走到自己位置之前,不知是凤逸有意还是无意,他懒懒的换了只胳膊,花儿的脸完全暴露出来,那经过的花梨猛的愣住,但只是片刻,她便径直坐到自己位置,花儿和凤逸都仿佛没有看见,各自吃着各自的东西。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质子之尊:郡主撩夫记》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扮虎的猫)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