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小说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冠宠嫡妃18禁

冠宠嫡妃

《冠宠嫡妃》

北宸一 著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楚君墨,白映雪 阅文集团

《冠宠嫡妃》作者:北宸一,古代言情类型网文,主线人物:楚君墨,白映雪,本故事精彩情节试读:无情?楚君墨的脸色很差,似风暴前的酝酿:“管好你的耳朵,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就别听,本王还轮不到一个女人来教训!”白映雪反应过来头轻轻垂了下来,声音也恢复了平淡如水:“映雪冒犯了,不该质疑王爷的决定,

184次点击 更新:2021-04-08 12:29:46

免费阅读
《冠宠嫡妃》作者:北宸一,古代言情类型网文,主线人物:楚君墨,白映雪,本故事精彩情节试读:无情?楚君墨的脸色很差,似风暴前的酝酿:“管好你的耳朵,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就别听,本王还轮不到一个女人来教训!”白映雪反应过来头轻轻垂了下来,声音也恢复了平淡如水:“映雪冒犯了,不该质疑王爷的决定,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无情?

楚君墨的脸色很差,似风暴前的酝酿:“管好你的耳朵,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就别听,本王还轮不到一个女人来教训!”

白映雪反应过来头轻轻垂了下来,声音也恢复了平淡如水:“映雪冒犯了,不该质疑王爷的决定,不过,映雪有一句话还是提醒王爷,人死不能复生,人一但杀了,你就是忏悔也没有机会了!”

一股凉意徒爬上了白映雪的心头,萧隐绝的话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一个想念他的女人,他竟然也下得了手,这男人还真够狠,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忏悔?忏悔有用还用厮杀?”楚君墨紧紧盯着她,一双眸子冒着愤怒的火花,他从来不需要什么忏悔的机会,活着从不是忏悔就可以的,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然而当眼光再扫到她那双湿漉漉的双脚时,双眸中那抹怒火渐渐的消失,再度出声已经平静多了:“落月,还不扶王妃下去休息!”

“王妃,请吧!”落月那么熟悉的绿色影子如同候着一般准时出现在白映雪的身边。

“映雪告退!”白映雪提了提裙子,然后转身消失在楚君墨的眼前。

“君墨,你还真是娶了一个特别的王妃!”萧隐绝摸着下巴轻轻的点点头,“不过挺可惜的!”

“你可惜什么?”楚君墨瞥了他一眼,此刻的心情有些说不清的烦躁,或许是一向至高无上的权威被挑战了吧。

“可惜已经是你的王妃了,不然我倒是愿意花些心思下去了!”萧隐绝说的漫不经心,听在楚君墨耳朵里竟有些刺耳。

“萧隐绝,我劝你食色的本性放在正道上,这个女人是本王的!”这是长这么大以来,萧隐绝听到楚君墨说的最认真的一句话,这样的笃定,让他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得得,当我没说,既然话已带到,这人杀或是不杀,都你自己去办,我先撤了!”

萧隐绝话落,人就像风一样的消失在楚君墨的跟前,徒留楚君墨一个人站在王府的大堂。

看着午后的阳光渐渐散去,楚君墨眉头渐渐的拧了起来,这么些年,他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人死了,连忏悔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么他母后呢?

“轻点轻点,晨雨,你想谋杀我啊!”白映雪疼得皱紧了眉头,任由晨雨帮她脱了被茶水打湿了的鞋子,忍了很久还是喊了疼。

“小姐,你忍着点,马上就好了!”

因为上次被烧伤还没复原,这次又被滚烫的茶水烫着了,一双布袜就直接粘在了脚背上,一撕扯就疼,晨雨一边小心翼翼的脱着鞋一边安慰道。

“这原来烧伤的伤口还没好,现在又烫伤了,这脚可怎么办啊,这大少爷知道了一准心疼死!”晨雨将终于将鞋子袜子脱了下来了,可一双脚背红肿的触目惊心,让她忍不住心疼。

“心疼有用的话,那要大夫干嘛,白家大少爷难道是个草包吗?!”

晨雨刚想上药,门外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平淡的嘲讽声似乎在压抑什么。

“王爷?”晨雨闻声转头就见楚君墨面无表情的站跨门而入,眼光落在白映雪一双红肿的双脚上。

目光触及那双红肿的脚背上淡淡的疤痕,楚君墨眸色倏尔变得幽暗,映在他眸中的面容,隐忍得坚强,却又好像缥缈随时都消失,心尖划过一丝异样……

白映雪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眸光紧了紧,他怎么来了?不会是因为刚刚自己斥责他,专程过来找她麻烦的吧!

不过现在他为何而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侮辱他哥哥,白仪轩是在这个时代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不是。

“心疼是没用,但若是连心疼都不会,这个人也就没什么用了!”白映雪双目怒视楚君墨,空中的话一字一句从舌头缝中蹦了出来,“楚君墨,你可以说我是个花痴,但是你不能说我哥哥是草包!”

白映雪的话几乎是字字句句敲入楚君墨的耳朵,这是她第一次直呼其名,看得出眼前的女人很是愤怒,原来这么嚣张的女人还是有软肋的,紧紧一句话,就能让一直沉静如水,波澜不惊的她掀起勃然大怒,那如果他更狠一点呢?那会是怎么样?

“那本王非要说呢?”楚君墨一步一步走进,然后倾身双手撑在那张檀木椅上,将白映雪禁锢在他与椅子之间,然后定定的注视着她,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在落日的余晖下勾人心魄。

突然起来的动作带着蛊惑的压迫,淡淡的龙延香带着男子纯阳刚的气息在鼻尖蔓延开来,白映雪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只听得心跳的声音。

这男人果然是个妖孽,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能将人蛊惑,若是放到现在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无知少女,不对,在这个时代他已经祸害了不少女人了。

倏地,白映雪一个用力,猛得推开欺在他上面的人,楚君墨还以为她会出口反驳,丝毫注意到她会有此一举,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看来这女人不仅伶牙俐齿还很暴力。

“啊!”

白映雪因为用力过猛,被反弹了过来,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整个人跌落在地,疼痛在臀部蔓延了开来。

“小姐,你又伤哪里了?”

晨雨急急的去扶,手才伸了出去,就被人直接扯到了一旁,再反应过来,晨雨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白映雪就被楚君墨从地上抱了起来。

“去换张躺椅过来!”楚君墨一边吩咐一边低头看怀里的人,白映雪一张小脸因为疼痛有些苍白,眉头紧紧的皱着,光洁的额头上冒着细微的汗珠。

“一个女人不要动不动就这么暴力!”楚君墨瞥了一眼怀里的人责骂着,“这下好了,自识苦果了吧!”

暴力?她要是暴力还能让自己的脚伤成这样吗?这种话他也说的出来,要不是他,她能这么惨吗?白映雪想反驳,可惜脚上、臀部清晰的疼痛让她无力开口。

这双脚已经三次受伤了,一次被烧伤,一次被踩伤,还有一次被烫伤,这不还没好,这屁股又摔该死的楚君墨,怎么就这么看她不顺眼。

“小姐,躺椅来了!”

晨雨气喘吁吁的从外面搬了一个躺椅过来,还没等她放好,就被一个惊慌沉重的声音打断了。

“王爷恕罪,微臣来迟了!”一个太医提着药箱一边擦汗一边行礼。

因为有些走的急,胸口不停的在喘气,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白映雪看了看眼前的太医又抬头看了眼楚君墨,太医是他带来了的吗?他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为了他的温柔乡遗梦楼,这男人连糖衣炮弹都用上了?

“人还没死,就不算来得迟!”楚君墨弯腰把白映雪放在了躺椅上,冷冷的看着一边擦着汗的太医,“这双**给你了!”

“是,王爷!”太医应声道,然后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摇头道:“这伤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情况不容乐观,微臣先给王妃上点药,请王妃务必注意好休息,不要到处走动,如若是再伤着,这脚就毁了!”

毁了?有这么夸张吗?难道古人的医术还停留在恐吓阶段?

“不过些皮肉伤,不会影响走动的,太医不必惊慌!”白映雪忍着痛宽慰了下太医,这点伤她还是有数的,作为一名娱记为了挖些八卦新闻,不仅脑洞大开,就连受伤也是免不了的,她早就不在意了。

“王妃……”太医被她的话吓了一掉,脑门直冒冷汗,难道王妃是在质疑他的医术不行?

“真的没事!”白映雪见他被吓得脸色都变了,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直接晃动了下双脚,演示给他看,“看吧,我就说没事!”

太医想按住她晃动的双脚,却又有碍于王妃的身份,只得愣愣的看着,面露惊慌之色,却怎么也动不了手。

“小姐,你现在不能乱动!”晨雨见状欲冲过去固定她的双脚。

还没等到的手伸到她的腿,就有一双手代替她做了这些,白映雪的双脚被一双手用力的按在躺椅上,动弹不了,晨雨伸出的手愣愣的停在了半空,然后直接傻了眼。

“你是太医还是她是太医,你再给我乱动个试试!”

楚君墨按住那双乱动的双眼,连她的人也一起按倒在躺椅上,双眸盯着她冒着愤怒的火花,“你要自以为是到什么时候?!”

脚都伤成这样了,还敢这么自以为是,他以为她的脚是铁做的吗?

白映雪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怒火怔住了,躺在躺椅上,任由他这么按着她,目光与他对视,邪魅蛊惑的桃花眼里倒映出她清澈的影子,那么清晰真实,这么一瞬间心脏处好似被搓了一下,痒痒的然后又消失不见。

“王爷,小姐这也是怕王爷您担心!”晨雨见状,心里笑开了花,这王爷会关心小姐了自然是个好兆头。

“是王妃!”楚君墨直接瞥了晨雨一眼冷冷的纠正称呼,“这里是墨王府,不是你们将军府,没有你们家小姐,只有本王的王妃!”

晨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楚君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开嘴巴激动的开口:“王爷终于承认小姐是他的王妃了,那就代表着以后不会有人在为难小姐了,是不是?”

晨雨边说着边已经眼泪汪汪了,她家小姐真是不容易,先是被自己姐姐算计成了不受宠的王妃,才进王府就被一个下人为难,堂堂一个千金小姐一双脚都被折腾成这样,怎能让人不心疼呢?

“晨雨,你哭什么?”白映雪见这个小丫头哭成这样,忍不住皱眉,“等我死了你在哭,现在给我出息点!”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冠宠嫡妃》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北宸一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北宸一的设定中,男主角(楚君墨,白映雪)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楚君墨,白映雪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北宸一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