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刀剑绝》刀剑乱舞女的 第17章 天上人间 刀剑绝健气受

《刀剑绝》刀剑乱舞女的 第17章 天上人间 刀剑绝健气受

时间:2020-03-26 07:40:01来源:互联网

《刀剑绝》最刀剑 小说完结版 刀剑绝耽美 连载

刀剑绝

类型:仙侠作者:十步杀一人状态:已完结

《刀剑绝》由网络作家十步杀一人所著,终于迎来了韵味无穷的大结局,小姐,武当掌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当静心吼出绝杀,阵型一瞬间就变成了一颗闪亮的星星阵,每个人都是舍生忘死了,没有后招只有绝杀之招。这次是由静岚为阵型的中心,其他五个人不包括静心在内的五个人围绕着静岚摆成五个角一个五角星的形状,一起杀向

《刀剑绝》 免费试读

当静心吼出绝杀,阵型一瞬间就变成了一颗闪亮的星星阵,每个人都是舍生忘死了,没有后招只有绝杀之招。这次是由静岚为阵型的中心,其他五个人不包括静心在内的五个人围绕着静岚摆成五个角一个五角星的形状,一起杀向西早。还有一个静心作为最后的绝杀之角!

西早也被气机所牵引,没有办法不得不用出更强的招式了,总不能自己坐以待毙吧。又是一声长啸……“天上人间”发动。

刀老和剑老可谓研究了一辈子的刀和剑,把心得也全部都传给了西早。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刀是一种霸者之气讲究气势,剑是一种王者之气讲究的是境界。所以西早的刀招和剑招学得都不多,但是更注重的是气势和境界。

当西早的天上人间发动,七子瞬间就感觉自己处在天上人间一样,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而且速度变得极其的慢,就像在慢动作一样的。这一瞬间有种明悟的感觉,我们和这小子没有什么很大的仇恨何必要生死相斗呢?绝杀之心已解,气机上就已经输了。

七子的速度变慢了,西早的速度可没变慢,还是九九八十一剑,每个人九九八十一剑。这个时候西早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获胜了,只等收获自己的果实了。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把扫帚没有一点轨迹的直插进西早的剑影中,直次而来,没有征兆,没有轨迹可寻。就那么凭空而来。

但是,无论西早想要怎么变招,或者往哪里躲,那把扫帚还是那么直刺而来。是的西早的天上人间已经是自己达到第二重自然之力的最强招式了,但是就这么被一把扫帚所破了。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而已,七子的失败和西早的招式被破都在那么一瞬间。

西早没办法,只能收招把剑一横,只想要挡住这把扫帚。或者说挡不挡得住不是西早能够决定的了。西早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自己的命运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扫帚直刺而来,刚好粘到西早的剑的时候停住了,但是从扫帚上传来一股巨力,西早顿时被巨力打得飞了起来,打退三丈的距离,西早才站好桩子,地上被拖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喉头一甜,喉咙有一股热流,被西早强忍了下去,不过脸色变得白了一些。

西早看到扫帚的时候就知道一定是那个扫地的老人破了自己的招,巨力推来的时候他也知道对方并不是要杀自己或者伤害自己的,内伤只是自己招被破的反噬而已。不过,此时西早还是双眼瞪得溜圆的看着那个扫地的老人。

这个扫地的老人也看着西早,不过没有瞪眼睛,而且他那慈祥的样子也不像个会发怒的人。可能是被西早瞪得有点不好意思,打了个哈哈:“哎哟,你小子把我的扫帚弄坏了,可要赔给我哦!”

西早有点莫名其妙,明明是他横插一杠子破了我的招,还让我受了伤,还来倒打一耙?难道武当的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吗?

扫地的老人也没等西早回答什么,转身对着武当七子以及清阳:“你们七个小子火候还不够,回去再练练,出门也不要堕了我武当的名头!还有你清阳小子,守好了这解剑崖,不要偷懒!”

武当七子和清阳都很安分的:“是,师叔祖!”

西早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个老怪物啊?怪不得这么厉害了。

扫地老人又转身打了个哈哈:“你这个小子,肯定是剑老的徒弟吧,既然是故人之后,那你跟我来吧。”说完也不等西早回答,转身就往解剑崖的另一边走去,只是这条路杂草丛生,不注意看,还真的发现不了。

西早也没答话,赶紧的跟了上去,理也没理武当七子和清阳……

话说,李极达一个人上的山顶,果然也没人阻拦他,直接就来到了太极殿门口。极达大声道:“飞刀门下,李极达拜见武当掌教!”

里面跑出来一个人,听脚步声是个女人,正是巴大小姐出来了。巴大小姐在门口站定:“怎么这么久啊?快点进来吧。”

极达看到巴大小姐,心里很是高兴:“呵呵,在解剑崖耽误了会。”说完就跟着巴大小姐一起走进了太极殿。

进得门来,是一个很大的天井,天井正中间是一个直径两丈的太极图,然后里面是客厅。客厅里正上方的主位坐着一个中年道士,想必就是武当掌教尘缘了吧,极达如是想。尘缘身后还站着两个中年道士。

极达走进客厅,赶紧行礼道:“飞刀门下,李极达拜见武当掌教!”

坐在正中主位的正是武当掌教尘缘道长:“恩,你就是李极达?”尘缘是个威严的中年人,坐在那里自然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压得极达有点呼吸急促,这到不是尘缘故意为之,只是上位者本身就具有的威严。尘缘长得眉宽双眼有神,鼻子高高的,嘴巴大大的,综合起来还是有点帅的,不然也不能有巴大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儿了。尘缘身后站着的分别是尘因和尘果,这两个人在江湖中也是大大的有名,号称因果二仙,只要他两个出马的事,暂时还没有摆平不了的。这两人一个微胖,一个略瘦,到是极佳的一对胖瘦组合。尘因是满脸肥肉,尘果是骨瘦如柴。尘因笑呵呵的样子,尘果却是一张苦瓜脸。我们的巴大小姐,就坐在下首右排第一个位置上,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知道是怎么了……

极达还是很恭敬的回答:“恩,在下正是李极达。”

尘缘的下一句话,险些让极达有点站立不稳:“尘因,把他拿下!”

极达还在莫名其妙中:“掌教……这,怎么回事?”巴大小姐还是坐在那里,没有理会极达的不解。

尘因还是那么笑呵呵的,不过动作却是相当迅速的向前踏出两步,本来他和极达的距离大概就只有六步左右的距离,但是他这两步一踏瞬间就到了极达身前。左手小擒拿手伸出,直扣极达右手脉门。

极达虽然只擅长飞刀,不过轻功也是他需要熟练掌握的技巧,他可是必须要与人远功的。也不迟疑,运气穿云步就后退了两步,至少自己认为的一个安全距离。

尘因哪里肯罢休,运气八卦掌直追而上。顿时整个客厅都是掌影漫天,极达只能急退,直退到了客厅的边缘。还差两三步的距离就要退出客厅了。

极达还是打心底里不想和武当发生什么冲突的,所以一直在躲闪,没有还击一招。不过眼看就要退出客厅了,也太不讲理了点,动手总要说清楚是什么事情吧?气急道:“尘缘掌教,没想到你们武当这么不讲道理!见面就动手,这与土匪有什么区别?”

武当掌教终于发话了:“尘因,暂时住手吧。让他过来,我有事要问他!”

尘因很听话的住手让开路给极达走近了些,极达此时心情很不好,一副凛然的心态直视着武当掌教。

尘缘威严的喝问:“你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还是在装?”

极达也认真的:“不知晚辈做了什么事?得到武当如此礼遇?”讽刺之意很明显。

尘缘眉头一皱:“梦来是怎么死的?”

极达很疑惑:“梦来大师死了,我到是听说了,但是他怎么死的恕在下不知!”这才知道是因为梦来的死,但是他确实是不知道的啊?

尘缘严厉的:“梦来不是和你一起来的言小子杀的?”

“绝对不是,我和西早基本都是在一起的,还有巴小姐也跟我们在一起。那天只是在游湘江的时候碰到了梦来大师而已,然后就再也没见过梦来大师了。这点巴小姐也可以作证的。”极达有点急切了,无妄之灾何患无词呢?

尘缘看向巴大小姐,巴大小姐也认真的点头:“恩,是这样的。”

得到巴大小姐的证实,只是让尘缘更加的迷惑:“但是,梦来大师身上的刀伤确实是一刀致命的。试问江湖上还有谁有这么高的武功,何况还是杀一位少林得道高僧?”

极达也很迷惑:“掌教,虽然梦来大师是一刀致命,但是也不一定就是西早干的吧?何况又没有人亲眼目睹了是西早干的。您有想过是不是有人嫁祸啊?”

西早丝毫没有被人念叨的觉悟,跟着扫地的老人走过不长的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来到一间平房的门口。扫地的老人进屋里,也没叫西早进去,没过一会就见扫地的老人拿出两个蒲团,放在地上,随意指了指右边那个对西早道:“坐吧,孩子。”

西早听话的坐下:“晚辈言西早,正是剑老的徒儿,还未请教大师与家师认识吗?”

扫地的老人慈祥的一笑:“是的,言小子,我和剑老认识,别叫我大师,我只是武当一个遭老头子而已,你就叫我剑帚吧。”

“剑帚前辈,刚刚在解剑崖,我无意冒犯武当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西早不敢托大,毕竟是和师傅认识的前辈啊。

剑帚还是呵呵笑:“没事,小伙子血气方刚的,不打不相识吗!你也别在意,那七个小子也是被他们师傅惯坏了的,教训一下也好。我只是不想他们受伤才插手你们的事的。”

“剑帚前辈,那一招很厉害啊!简单的一招就破了我的招了,不愧为前辈啊!”西早还是很心服口服的。自己的招式被破,证明自己还不够,还需要努力了。

剑帚打个哈哈:“这个事就揭过了吧,武当这边我给你解决。我叫你来,是想问你现在剑老的在什么地方,我很久没见他了,想跟他叙叙旧。”

精彩点评

一本有趣的书,小姐,武当掌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刀剑绝》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小姐,武当掌)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十步杀一人)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小姐,武当掌)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