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免费阅读 正文 第12章 当朝对质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作者是爱祸女戎的小说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免费阅读 正文 第12章 当朝对质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作者是爱祸女戎的小说

时间:2020-03-26 11:24:49来源:互联网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双面邪王倾冷妃霸龙床 T吧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强受 连载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

类型:穿越作者:爱祸女戎状态:已完结

今天本汪推送给各位书友们爱祸女戎原创作品《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天选人物是爱卿,楚芳仪,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陌峥嵘委实不是个正直人,担任着御史大夫的职位,所做都是黑心肝的趋炎附势的事。当年对陌清尘之母花言巧语骗得美人心,得势之后翻脸不认人,如今不过是阻了陌清尘的婚事,在他看来倒真没什么。全然不顾一个闺阁女子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 免费试读

陌峥嵘委实不是个正直人,担任着御史大夫的职位,所做都是黑心肝的趋炎附势的事。

当年对陌清尘之母花言巧语骗得美人心,得势之后翻脸不认人,如今不过是阻了陌清尘的婚事,在他看来倒真没什么。

全然不顾一个闺阁女子在传出绯闻后又被皇子退婚,以后的日子要如何去过。声名狼藉,在这个封闭的时代,是会要人命的。

楚芳仪看着男人面上虚假的担忧,心里发冷,但是俏脸上摆出的却是柔顺温婉的神情,好像她细声细气断了女子生路的话语全是出于真心的担忧和爱怜。

“你便和陛下说她行事浪荡,不堪为皇家妇。”

陌峥嵘神色挣扎,他有几分动心,但还心存顾虑。

“可大皇子的婚事要如何是好,婚期已定,再择人家的时间恐怕没有。大皇子若是婚事不成,你我必被迁怒。”他叹息似的说着,到最后,眉眼紧皱,眼睛瞪大,已经愤怒起来,音量也不断升高。

“那个逆女!”

好似若是真出了差错,陌清尘千死万死都不得谢罪一般,却半点不想着若他当初善待她哪怕只有一分,若今时今日不是打着这般的算计,又怎么会面临这样的抉择。

楚芳仪见男人眉间担忧并不似作伪,便温柔小意地开口说道:“咱们不还有个女儿,灵玉哪点比她差。皇帝缺个儿媳妇,咱们就给他个更好的。再说……”她顿了一顿,眼神微微上挑,透出三分媚意。“一个漂亮温柔识大体的贵女,不比陌清尘强?你这样一说,恐怕大皇子还更满意些,哪里会计较什么陌清尘。”

陌峥嵘有些心动,眼中流露出些许兴奋,但是嘴上不肯同意,只是犹豫着道一声:“且再看看,容我想一想。”

楚芳仪还不知道他如何想?男人总是这般,什么破格的,不规矩的事情,总要其他人先讲先做,他不点头也不摇头,待别人试探过后才安然走入。若是出了问题,也大可挥一挥衣袖,半点污浊不染身。

陌峥嵘这般作态,就是答应了。

楚芳仪自然不会催促,闻言就不再谈这个话题,开口说要就寝,陌峥嵘也就顺势歇下,心里盘算着明日进宫面圣该如何开口是好。

次日清晨,本是难得的休沐日,陌峥嵘依旧起了个大早,绷着一张人到中年的脸,递牌子进宫,搅了难得打算和皇子皇后交流感情的皇帝的兴致。

“爱卿来访,所为何事?”皇帝摆驾在御书房,陌峥嵘是没荣宠进去的,自然候在御花园里。

这是进到御花园,皇帝的第一句话。

陌峥嵘中规中矩地跪下行礼,皇帝立刻出言说平身,他依旧恰到好处地膝盖贴了地,再受宠若惊地站起来。

挂着一张恨不得涕泪横飞的老脸,陌峥嵘言辞恳切。

“陛下,臣是为我那不孝女而来。”

“哦,爱卿的两个女儿朕略有耳闻,小女贤淑,长女温德,都是好孩子,何出此言?”皇帝倒是真的有些许疑惑,深宫之中什么事情能瞒过这皇宫的主人?陌清尘究竟是自己进去,还是别人送进去的,他大概清楚,只是懒得计较,陌峥嵘又要唱得哪出大戏?

“臣的长女行为浪荡,品行不端,待嫁之人颜面尽失,实在不堪为皇子妃,望陛下多多包涵,臣恳请择他人嫁与大皇子。”

皇帝算是心里有了着落。

“爱卿,什么话都向外说,莫不是中暑?朕定下的事情,没得更改的道理。”

陌峥嵘受了这不阴不阳一番话,心里不上不下,但是想着陌清尘未来定会实施的报复,和自家小女儿嫁人之后的滔天富贵,一咬牙,拱手继续说道。

“陛下,臣惶恐。只是长女确实不端,若实在苦于人选,臣幼女容貌较好,品行上佳,可堪……”

“爱卿,朕不好听尔一面之言,宣尔长女觐见,再谈。”

皇帝眼中流露出睿智的神色,陌峥嵘心中一颤,有些惶恐,但面上故作镇定。

“是,陛下。”

陌清尘被皇帝派去的侍卫从府中请到宫中,楚芳仪作为御史夫人,自然清楚所为何事,她心中暗喜,十分配合,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陌清尘就入了宫。

只是入宫须得多番审查,消磨了不短的时间,又过一盏茶的功夫,她才出现在御花园中。

“民女陌清尘叩见陛下。”

她安分守己地跪下行礼,虽然心中不甘,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前世作为盗贼组织的头领,这样的堪称屈辱的举动是从未做过的。但是眼下形势比人强,她抗拒不得,便只能接受。

皇帝很快宣其起身,由婢女引到一边檀木椅上。

“朕听闻你曾经行为不端,若事实如此,委实难当皇子妃,朕虽怜悯,但你行事如何也只得自行承受。”

皇帝面无表情,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感。

“你有话可说?”

陌清尘被震了一震,余光瞥到陌峥嵘满面的心虚,自有一番定论。陌峥嵘那厮清晨出门怕就是为了进宫告上一状,谁想到皇帝明智仁德,竟是要对峙之后才肯下定论。

她虽然不喜此婚事,但若就这般被陌峥嵘抹黑了名声,也不甘心。

退婚倒罢,毕竟是她本人所愿。但若是因为她本人的行为和名声问题被退婚,她在这样狭隘封闭的时代,恐怕日后的每一步都举步维艰。

无论从理智,还是自尊的角度,她都绝不允许陌峥嵘的算计成真。

陌清尘心里冷笑,她猜得出陌峥嵘此举为何,不过是怕她报复,顺便再为他那个宝贝女儿铺路。

思及此处,陌清尘心头火起,原就不打算维护一二,现在更毫无顾忌。

明艳的女子挑起眉梢,一双隐带媚意的丹凤眼眸中满满都是怒火,她朗声说道:“禀陛下,传言非实。民女那日乃是误打误撞被皇子房中的催情香气迷惑才做出此事,慌后和大皇子本人已然查证,却非我的过失。”

皇帝见她眼神清朗,言谈举止十分庄重,心下信了三分,再看向陌峥嵘时便带了几分不善。

“哦,可是爱卿却言其长女行为不端,品行败坏,朕看这可不好办。”

陌清尘见皇帝似乎并不满意陌峥嵘的所作所为,心里安定一些。她毕竟很有几分骄傲,如今在陌峥嵘口中道德败坏,不堪为人,心里的愤怒半点不少。

只是碍于他是这具身体的父亲,陌清尘不好作为。

她余光看到陌峥嵘掩饰不住的惊慌神色,心思一转,用帕子掩住脸,徒留下脸颊上两道殷红色的痂痕,竟默默流下泪来。

“皇上明鉴,民女从未做过如此不要颜面的事情,父亲,父亲他这样说也是出于无奈,毕竟在父亲眼里,自然是如今的妻女更受重视。昔时人已逝,我这个不得看重又无甚用处的女儿不被重视也是自然。”

她越说情绪越激动,从无声的流泪,变成略微失态的痛哭,身体颤抖起来,看起来娇小柔弱,楚楚可怜。

皇帝本就是温柔仁厚之人,见陌清尘露出如此情态,眉毛紧皱,心生温怒。

“爱卿,你今日所说之言我权且当作没有听过,回去吧。”

陌峥嵘一怔,他有些恍惚,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他毕竟为官多年,皇帝的神态和心情猜得很准,这是对他恼了。

“陛下,事情不是这样的。臣对这个女儿早先颇为重视,而且臣的妻子和小女儿都对她十分亲热,只是她……唉,一言难尽,她实在不像是我的孩子。”

陌峥嵘言辞恳切,表情愁苦。

皇帝一时也有些无奈,这对父女一个比一个真诚,他两人又都不大了解,起码在家庭中的形象是不了解的,他并不清楚该相信谁的言论。

陌清尘看出皇帝的神色,她正要开口,就听到太监传道,大皇子来了。

慕容竞来得匆忙,虽然衣着仪态上没有半点出入,但是神色还是能看出三分焦急。他先给皇帝请安,之后就被安排在皇帝旁边坐下。

陌清尘原本想好的唱念做打样样不差的大戏,一时间被她憋在心里。

完全被看了笑话。

她脸色不善。

哭是要哭的,委屈也是要讲的,只是平白被慕容竞看了去,就是觉得不爽。

陌清尘心思百转,面上却只是泪流满面,她见皇帝神色越发动摇,忙跪倒在地,哭诉起来。

“皇上,民女自幼时丧母便再不知何为关怀,吾父娶妻,自有其天伦之乐可享,又何时在意过新婚妻子到底对长女是好是坏?便是被百般欺凌,在他眼里,都无所谓吧。而且……”

陌清尘说着走到陌峥嵘面前,神色坚定。

“我倒要问问,您今日前来怕不是只为了解除婚约,更是为了再和大皇子重新签订一份婚约吧?只是结婚的对象,从我,变成我那个好妹妹,陌灵叶!”

她一字一句,字字泣血,眼泪自下颌流下,脆弱中得见内心的坚强。

陌峥嵘无法回答,神色惊慌。

他只是抬高手臂,手指指着陌清尘,口中叫个不停。

精彩点评

爱祸女戎的《双面邪王:倾世冷妃》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穿越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