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魅姬惑天下虞歌楚萧 正文 第1章 起死回生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LOLI控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魅姬惑天下虞歌楚萧 正文 第1章 起死回生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LOLI控

时间:2020-03-26 11:48:01来源:互联网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双面邪王倾冷妃霸龙床 T吧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强受 连载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

类型:穿越作者:爱祸女戎状态:已完结

火爆作品《双面邪王:倾世冷妃》是爱祸女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网络故事,主线人物慕容,冷笑,书中主要讲述:北晋皇朝,咏帝三十一年。酉时,正值梅雨时节的天空一片黑沉,阴雨绵绵来的突然,夹着刺骨呼啸的冷风卷进了刑事地牢内。墙外雨声沙沙响,点点朦胧细雨从不足一尺宽的狭隘石窗洒落进去。地牢内,阴暗而又潮湿,地上铺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 免费试读

北晋皇朝,咏帝三十一年。

酉时,正值梅雨时节的天空一片黑沉,阴雨绵绵来的突然,夹着刺骨呼啸的冷风卷进了刑事地牢内。

墙外雨声沙沙响,点点朦胧细雨从不足一尺宽的狭隘石窗洒落进去。

地牢内,阴暗而又潮湿,地上铺着的干草絮末已被浸湿黏在了地上,时不时地传来老鼠的窜动声,牢内森冷而诡异。

角落里,一条白色身影感受到刺骨的冷意,微微蠕动身子往墙壁缩去,身上那件素色印花裙被磨破,带着斑斑的血迹和伤痕。

瑟瑟发抖了片刻,陌清尘缓缓睁开眼睛。

那从四肢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和冰冷,让她登时意识清晰了过来,清冷的眼眸子在周围扫视了一圈。

这是哪里?

陌清尘有点愕然,发现自己处在阴暗狭小的牢房内。

她摸索着墙壁站起身,肩膀和腿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但随即,她咬紧牙根,将那股钻心之痛在心里化作一口热气,长长叹了出来。

面对着眼前这只在现代电视上见过的地牢,陌清尘内心闪过一抹震撼和惊疑,心道看来是祖传留下来的起死回生之术让她侥幸躲过了那场死亡的灾难。

“哟不错嘛,还能站起来?看来不仅脸皮长得一副风骚模样,这骨头倒是也硬得很。”

正当陌清尘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耳边响起了一道猥琐的男中音。

她的视线一转,便看见两个身穿甲胄一副狱卒打扮的男人脸带笑意的朝她走过来。

“这里是哪?”

陌清尘直视着那迎面走来的狱卒男人,沙哑着声音开口。

那狱卒粗长得眉头一挑,脸色带着一抹玩味地看着她那张带着泥泞和血迹的冷漠小脸。

“哪儿?嘿嘿,你这小贱货儿,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醒来就想假装自己忘记之前不要脸去勾引大皇子的事情了?”

另一个狱卒冷笑地说着,三两步走近她,抬手便是一把抓住她得头发,扯着逼迫她抬头直视着自己,粗糙的咸猪手就这么摸上她软嫩的脸颊。

“滚开!”

陌清尘脸色一变,头上传来的刺痛和脸颊上的恶心触感,她下意识地扬起巴掌是朝着那人扇去。

啪!

一声脆响,那狱卒猝不及防地被她一巴掌给扇偏了脸,登时连退两步,丑陋的脸上浮现一个深红色的巴掌印。

“贱人,给脸不要脸!”

那狱卒抬手狠狠抹去嘴角的血迹,恼羞成怒地朝她瞪去,几个大步上前朝着角落逼去。

逼仄的空间被他挤压得更加狭小而黑暗。

陌清尘冷眼看着他走进,登时轻哼一声,抬手握上插在头上的玉簪子。

“老子让你清高!你个贱人。”狱卒恼羞成怒地辱骂着,撸起袖子脸色狰狞地朝她扬手打去。

陌清尘紧紧抿着唇,眼里没有丝毫慌张和闪躲,那一双如冰窟般冷冽的眼眸,如猎豹盯上猎物般,紧紧盯着他缓慢甩过来的手臂。

随即,她脚步轻易,身子灵敏地贴近身后墙壁,躲过那记铁拳。

狱卒错愕不已,没想到前几日弱小的受着各种折磨的女人在此刻竟然像变了个人一样,身手竟如此灵敏。

但就是这呆滞的一瞬间,他只见眼前白影一闪,陌清尘的身子已经鬼魅地移到了身边,他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一根冰冷坚硬的东西从咽喉穿过。

“你,呃……”

他脸上带着一抹不敢置信和恐惧,将那双冷若冰霜般不含一丝感情的眼眸印在惊惧的瞳孔中。

嘭!

尸体倒地带起一条鲜血迸射而出的弧度,画风突变也只在眨眼之间。

“你你你!反了你!”

林挂差一个狱卒见状,顿时脸色巨变了起来,看了她和地上的尸体一眼,转身立即去开门。

“来人!”

只不过是想要戏弄她一番,没想到竟出了人命,那狱卒见她身手不凡,吓得脸色苍白地将其他把守的狱卒给喊来。

“想走?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行。”

陌清尘冷笑一声,脚尖轻点便闪到他的身后,白皙的小手抚上他的脑袋,稍微用力一甩。

咔擦!

那人歪着头身子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刹那间就没了半点生息。

陌清尘看也不看那两具尸体,将他手中的钥匙捡了起来。

正要打开牢门上的铁索,就见外面顿时涌上来另外四个狱卒。

“恩?怎么回事?”

领头见狱中狱卒倒地不起,而此时牢门打开,里面的女子正走了出来。

“杀人了,把她拿下!”

领头的大手一挥,目光阴沉地盯着陌清尘,顿时她身后的另外三名狱卒蜂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

重新被逼回牢内,陌清尘眉头一皱。

此时身体虚弱不宜太过激烈的打斗,杀两人简单,四人就难了!

陌清尘后退几步,跟前四人立即扑上来,将她手脚都给束缚住,连同她手中那只沾了血的簪子也一并收走。

“关门!”

人一抓起来,那领头的大手一挥,让身后得手下将门封锁起来。

陌清尘见状,暗道不好,这四人看起来并不像刚才那两人那样好对付,她挣扎几下竟然无果,被按在了地上。

“你们是谁?!”陌清尘抬头,视线落在领头的狱卒身上。

从他的身上,陌清尘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陌小姐,别来无恙呢。”

那人轻笑了一声,让人将她按着不动,说话间便将身上的甲胄给解了下来,便朝着她走近。

衣服散落一地,那男人脚步停在她跟前,缓缓蹲下,重重捏起她的下巴,眼里浮现一抹贪婪的炽热。

“滚开!”陌清尘使劲全力挣扎,撇开脸将那只咸猪手给甩开。

然而,那狱卒却见状大笑一声,将她下巴擒得更紧。

陌清尘身上那件素白色裙子被撕裂,她剧烈挣扎,抬头恶狠狠看向那臭男人。

脑海中念头一闪过,陌清尘明白,这四人明显就是有备而来,有人要算计她!

陌清尘在狱卒淫邪的目光下正奋力挣扎,不甘受辱,又不甘再度赴死,她的双目通红,宛如即将发狂的狼,手紧握着不曾放开的簪子,眼见着狱卒再度凑过来,神情一狠。

“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而毫无起伏的声音突然从牢门口传来,打断了陌清尘的动作。

她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深蓝色服饰的男子,因角度不对,她看不清此人面貌,但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徘徊,像是审视。

压迫感十足的眼神一一扫过大吃一惊的狱卒和被按在地上的陌清尘,慕容竞微皱着眉矮身踏入这一方狭小的天地,锦袍上的暗纹在昏黄的光线里若隐若现,他抬手解落身上沾了雨点的黑色披风递给洛商,露出一张苍白但足以令任何人为之惊艳的脸。

陌清尘狼狈地伏在地上,看到慕容竞那张脸的时候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她在现代活了二十多年,基本上什么人都见过,可无论是荧幕上的明星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天之骄子,没有一个人长得能如眼前这个人令人移不开眼。

他的五官仿佛被上天用刀斧仔细雕凿过,蕴藉了天地间所有的灵秀,有种模糊了性别的美感,若不是他身材高大,骨节分明,陌清尘真有可能将他认作女人。

狱卒们见到慕容竞进来,眼里不约而同地闪现出十足的惊慌之色,连忙松开对陌清尘的钳制,纷纷下跪行礼。

“参见大皇子殿下。”

眼前这个衣着低调的男子竟然是皇子?

陌清尘皱眉,原身的身份一定不简单,竟然能劳动皇子亲自探监。

慕容竞并不叫起,捂着帕子轻咳一声,目光扫过衣衫不整的陌清尘,声音低低的,却充满不容置疑的威严:“这是怎么一回事?”

陌清尘感受到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拢紧胸前的衣襟,被撕裂的衣裙下莹白的小腿肚若隐若现,在昏暗的牢房中格外扎眼。

慕容竞嫌恶地别开眼,向洛商递了个眼神,洛商心领神会地将手中的披风居高临下地抛到陌清尘身上。

陌清尘注意到他的神情,虽然不满,但只能捡起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鼻间全是陌生男子的凛冽气息,间杂着清苦的药香,淡淡的竟让人莫名心安。

陌清尘估摸着这位皇子并不是什么奸诈狡猾之人,刚想陈述被迫害的经过,却被领头的狱卒抢先一步开口道:“启禀殿下,犯人陌清尘妄图越狱,被发现后杀了一名弟兄,属下们正要将其绑住之时,她、她竟然撕扯衣服勾引我们,我们只好将其按在地上,阻止其进一步做下这伤风败俗之事。”

慕容竞这才发现牢里还有具被一簪毙命的死尸,凌厉的目光射向陌清尘:“陌清尘,你一而再再而三做下这等丑事,真是寡廉鲜耻!”

陌清尘自狱卒开口颠倒黑白之时便冷笑不止,听了慕容竞的话更是满脸讽刺,呛声道:“民女何罪之有?敢问皇子殿下,若真是我勾引他们而他们不为所动,那这人身上的衣服作何解释?”

说完,她指着地上领头狱卒脱下的甲胄和外衣,仿佛鹰隼般盯着领头狱卒。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爱祸女戎的评价,说《双面邪王:倾世冷妃》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双面邪王:倾世冷妃》的小说来。作为爱祸女戎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爱祸女戎再也没有写出和《双面邪王:倾世冷妃》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爱祸女戎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