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 第二章 德国:出征 1、104魔咒 骑越阿尔卑斯山短篇风格小说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 第二章 德国:出征 1、104魔咒 骑越阿尔卑斯山短篇风格小说

时间:2020-05-22 17:42:20来源:互联网

《骑越阿尔卑斯山》北阿尔卑斯山 妖孽受 骑越阿尔卑斯山全文免费 连载

骑越阿尔卑斯山

类型:短篇作者:盛林状态:已完结

《骑越阿尔卑斯山》作者:盛林,短篇类型作品,主角:慕尼黑,沃顿,本新篇书中主线围绕:今天是七月二十五日,骑山旅行第一天。今天我们两个骑士,要飞向德国慕尼黑,开始我们的骑山旅行。家里的一切,猫和狗,鸡鸭鹅,菜地花园果树,拜托给儿子添照顾了。妈说:“我不会急的,你也不要急着上网,第一要休

《骑越阿尔卑斯山》 免费试读

今天是七月二十五日,骑山旅行第一天。

今天我们两个骑士,要飞向德国慕尼黑,开始我们的骑山旅行。家里的一切,猫和狗,鸡鸭鹅,菜地花园果树,拜托给儿子添照顾了。

妈说:“我不会急的,你也不要急着上网,第一要休息好!”

我说:“妈,你放心好了,我们会玩得很开心!”

妈说:“骑山旅行不同平常,美国佬身体好,力气大,你的身体不能和他们比。记住,第一,累的时候,险的地方,你就下车走,走总比骑安全!”

我说:“好的!”

她说:“第二,多坐房车少骑车!”

我说:“好的!”

她说:“第三,每天要睡足,至少七小时!”

我说:“好的!”

妈说:“第四,转告菲里普,请他一定照顾好他自己,照顾好你!我信任菲里普!全家人都信任他!”

我把***四条军令,一一转告菲里普,然后说:“妈说,中国人民信任你!”

菲里普听了,胸脯啪得梆梆响,宣誓:“我一定!”

昨晚刚和老妈聊好,婆婆安妮的电话也来了:“林,阿尔卑斯山我去过,坐车都害怕,

所以骑山时,你多坐坐房车!安全第一!”这话说得和我妈一样。

我说:“谢谢你安妮,放心吧,我信任菲里普!”

安妮一听叫了起来:“你信任他?我当了他五十年老妈,我都不信任他!”

我哈哈笑了起来,安妮说话总是这么逗。

安妮问:“林,你们坐什么航空?”

我说:“L……汉莎。”英文说不出来,只好说中文。

安妮却马上知道了:“Lufthansa?”

我说:“也司!”

安妮说:“Lufthansa是德国最好的航空,也是世界上最好的航空!享受你们的飞行吧!祝你们旅行快乐!”安妮每年都要去欧洲旅行,每年去不同地方,但每年第一站都是德国,因为她喜欢德国汉莎航空。

昨天晚上,菲里普还做了一件聪明事,准备了一大包零食,糖呀饼干什么的,用来贿赂空姐空哥。他说网上看来的,很多人因为这样做,被请进了头等舱,他太想进一次头等舱了!我和添,分别有这样的yàn遇:因为差点误了飞机,迟到和尚吃厚粥,被请进了头等舱,享受头等舱的吃喝拉撒,被伺候得不想下飞机了。这事让菲里普无限妒嫉,没想到懒人有这样的懒福。他上飞机都非常按时、准时,从来没过这样的yàn遇。

话说今天,七月二十五日,奔赴德慕尼黑,我们的骑山大本营。

我们的飞机下午三点半起飞,所以,我们提前两小时到达了休斯敦布什机场,车停在专用停车场,每天付7美元。停好车,菲里普对我说:“亲爱的,你记性好,请帮我记住,我们的停车区号是104。”

104,我用心记下了。

我们一人拖一只大箱子、一只小箱子,进了航楼,直奔德国汉莎航空。托行李队伍很长,我们排在后面慢慢挪,总算挪到了前面,没想到工作人员看了我们的订票单说:“对不起,你们得去美联航,坐104航班。”

菲里普一听急了:“这不是汉莎吗?”

工作人员说:“是汉莎,但你们得去美联航,104航班。”

我和菲里普同时吼:“为什么!”

工作人员也吼:“不知道!”

我们明明买的是汉莎,怎么会老母鸡变鸭?问题是这只鸭子在哪里?马上调头,去找我们的鸭子——美联航。离飞行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提前半小时就要停止入关的,菲里普说了声“跑!”力气很大,又是拖,又是背,所有行李挂在他身上,还跑得飞快。我妈说得对,美国佬力气就是大,我空着手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跑边说:“亲爱的,别急,说不定我们有头等舱坐呢!”

俩人跌跌撞撞跑到美联航,托了行李拿了票,汗流满面去过安检。过安检我很顺利,但菲里普有麻烦了,他的随身行李一过机器,警官就一声喝,喝住了他,呼啦一下,四五个警官冲过来,把他团团围住。警官指着电脑问:“这是什么?!”电脑上竟有两只巨大的人头!菲里普看着电脑也呆住了。警官喝:“开包!”菲里普连忙开包,滚出来两只摩托车头盔。警官们围着头盔看,然后一起笑了,有一个冲着菲里普说:“哈哈,摩托车手啊!”

菲里普这才回过神,一边擦汗一边说:“我们去欧洲骑山呢,骑阿尔卑斯山!”

穿好鞋子,提上裤子——因为男人得解皮带,菲里普拉起我的手,说:“跑,飞机要飞了!”

跑到登机口,104航班正在出通知:“很抱歉地通知大家,飞机因为故障需要修理,104航班将推迟两小时。”

菲里普这才放心了,飞机没跑,在修理。我却怕了,坐破飞机?最近空难这么多!

一小时后,又出通知了,说飞机还没修好,再推迟两小时。所有旅客脸上都有饥饿的表情,纷纷站起来找东西吃去了。我心想,完蛋了,这么一架破飞机,怎么敢坐,万一错飞到乌克兰上空,说不定导弹伺候了!前两天,马航的飞机刚被打下来,到底谁打的还没弄灵清,我可不要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掉。

我在胡思乱想,菲里普和我说笑话:“亲爱的别担心,我们大部分时间,在海上飞!掉下去也不痛,就是有点冷,走,去吃大汉堡,增加热量!”

听了他的话,我脚都软了。跟他走,看到一家叫Wendy的汉堡店,付了钱等汉堡,菲里普看着手上的叫号单,惊奇地说:“今天怎么了,都是104,停车104,航班104,汉堡号也是104!”

我听了,心里格登一下,104?什么意思?仔细想,想出来了,104,是要林死,倒过来是死林要,打乱了说是林要死,不管怎么说,都是死,104魔咒!

“104,要林死,天啊,今天是我的死日!”我忍不住喊出来了。

菲里普边笑边摇头:“林,数字是没能量的,上帝才有能量,上帝会保佑我们的!”

菲里普大口吃汉堡,我吃不下,闭眼做祷告:“上帝啊,消除104魔咒吧,保佑我们平安飞行!我上有老妈妈,下有乖儿子……”我还没加入基督教,不知道这样临时抱佛脚,不,抱上帝的脚,灵光不灵光。

两小时后,终于登机了,一进飞机,菲里普就把那包零食,分给了所有空姐和空哥,说实话,应该喊他们空姨空伯,看上去都六七十岁了。为什么中国航空都是年轻的空姐空哥,而美国不是?菲里普的解释是,美国年轻人懒,每天在飞机上飞来飞去,只有老人才愿意。我认为,美国人比中国人乐观,六七十岁了还干年轻人的活。中国人五十岁就喊自己老头子老太婆,纷纷退休养老了。

飞机起飞后,菲里普那包零食起作用了,空姨空伯们一个个走过来,谢我们,夸东西好吃。吃饭时,好处来了,菲里普得到了两小瓶免费酒,意大利葡萄酒。你知道,意大利葡萄酒很有名的。菲里普打开酒,慢慢品,一脸陶醉。睡觉时间到了,空姨抱来四只枕头,四条毯子。菲里普不要,他看电影不睡觉,空姨就送给他一付新耳机,比座位上带的高级多了。我呢,四只枕头四条毯子全笑纳了。回头看见后面一排座位空着,就过去,四只枕头,加上座位上的两只枕头,六只枕头,铺了一张软棉棉的床,思诺思吞下去,盖上四条毯子,和前排的兄弟,就是菲里普,道了声晚安,横下身子睡下了。告诉你,这张床比头等舱的躺椅还舒服!

思诺思就是好,很快送我进了梦乡。美美睡了一觉,睁开眼睛,吓了一跳,面前笔直直站了一个男人,瞪着眼睛,在看我睡觉。见我醒了,他说:“女士,对不起,这是我的座位。”我迷糊地看着他。这时,前排兄弟探过头来,说:“亲爱的,你把他的座位占了!快还给他!”原来这座位是有人的,我这才弄明白,跌跌撞撞爬起来,说声对不起,抱起所有枕头毯子,回到了菲里普身边,菲里普小声对我说:“人家都站了两小时了!”

我脸热热地说:“那你还不叫醒我!”

他说:“他倔!我请他坐我身边,他不肯,坚持说这不是他座位。坐哪不是一样?我当然不会叫醒你,你吃了药的,让他站着吧!”

我回头看,那男人疲惫不堪的样子,也学着我,横下身子睡觉,没有枕头。我连忙还给他两只枕头,他抬头说了声“谢谢”,闭上了眼睛。我觉得他太好了,我在他的位子上呼呼大睡,他只是站在那等,没发火。没向空姨告状。要是换了我,必须告状!这人肯定是德国人,听说德国人都这样,又倔又绅士。

药还没醒,埋在枕头堆里,又睡了一大觉,再醒来时,快到慕尼黑了。十一个小时的飞行,我共睡了五小时,菲里普一分钟也没睡,喝光了葡萄酒,看了五部半电影。飞机降落了,菲里普开心地说:“灵的,灵的,虽然没请我们去头等舱,但我们不比坐头等舱差吧!”他说灵的,就是用来贿赂的那包零食。

我哈哈笑了。这个故事写在这里,是想告诉朋友们,上飞机,送点小零食给乘务员,一定会有好处!道理是这样的:劳动者都值得尊重,需要尊重,也喜欢尊重,你尊重了他们,他们给你回报,哪怕一点点,是对你懂得尊重人、尊重劳动的一种反馈,一种奖赏。

下午一点,准确地说,德国时间26日下午一点,我们到达了慕尼黑机场。下了飞机,走到大厅,看到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男人,胖胖高高,样子很威武,手上举了一块牌,上面有我们的名字。接头后,他自我介绍,他叫史地文,是Beach公司的司机,负责开行李车、接送团员。

史地文带我们去机场小卖店,我看到了著名的德国香肠、德国火腿、德国啤酒、德国面包。菲里普不好意思地对史地文说:“我们还没换好钱……”史地文一听,马上摸出几块钱,帮我们买了一杯咖啡,一瓶水,笑着说:“休息一下,在这等我,我还要接两个人。”说完跑开了。

史地文买的水,看上去是漂亮的纯净水,我渴了,打开灌了一大口,差点吐出来。什么水啊,苦的,还咕咕冒气!菲里普接过去,看了看说:“别怕,这是加了气的水。”说完,咕咕咕喝了半瓶,皱着眉说:“难喝!像中国药!但不能浪费!”又咕咕咕,把苦气水全喝了。他说的中国药,是板蓝根,他感冒时我逼着他喝过。我认为这苦水比板蓝根难喝好几倍!

没过五分钟,菲里普抱住了肚子,喊:“啊哟,林,我不行了,要上厕所!”我连忙问:“紧急情况?”他点点头,痛苦不堪地说:“我忘记了,我是不能喝气水的!”我也想起来了,有肠炎的人,最怕喝气水,会让肠乱动!菲里普说了声“坐这别动”,就向厕所狂奔。气,英语是“Gas”,肚子里的气,放出来的屁,都叫“Gas”,听上去像“该死”。

这该死的Gas 水,又苦又难喝,还害得菲里普拉肚子。

菲里普刚从厕所回来,史地文过来了,带了一对白发老人,男的和史地文长得很像,高大威武,红光满面;女的矮小玲珑,笑容满面。史地文向他们介绍,我们是来自德州的,林和菲里普。然后向我们介绍,他们来自北方哈克斯岛。我一听哈克斯岛,就知道是谁了,没等史地文开口,就喊他们的名字:“糖,糖泥呀!”糠泥呀一听我喊出了他们名字,喊得又快又好,高兴坏了,跑过来抱我,亲了亲我的脸说:“甜心,你真可爱!”

菲里普马上帮我吹:“她记性可好了,骑山团,所有名字都记住了!”

史地文一听马上考我:“林,还记得我叫什么?”

我说:“你叫史地文,Beash公司的,团里还有一个史地文,是我们德州人。”

史地文很惊讶,也一把抱住了我:“哈哈,我喜欢这个女孩!”美国佬一高兴就抱人,看上去没正经,你千万别介意,和我们握手是一样的事。

我发现糖和糠泥呀只有一只小背包,就很奇怪:“糖泥呀,你们没行李的啊?”

糠泥呀说:“行李早就寄过来了,我们先在法国旅游,再去意大利,最后赶到这里骑山。”

我的妈呀,看不出,这对老夫妻竟是大驴客!

相比之下,糖泥呀老公糖比较严肃,他严肃地握握我的手,严肃地说:“林,准备好吗?

我们要骑山了!”

糖泥呀也说:“呵呵,是啊,要骑山了,我太兴奋了,等不及了!”

菲里普问:“你们是第一次骑山?”

糖说:“我们骑遍美国高山了!”

糖泥呀说:“我们有空就出来骑山!”

看着糠,糠泥呀,再次暗暗吃惊,我的妈呀,糖肚子这么大,糖泥呀这么矮胖,而且他们看上去都有七十多岁了,当大驴客不算,还拼命骑山?!

坐上史地文的车,半小时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小镇奥尔欣格(Ohching)。来前我在网上查过,奥尔欣格,是慕尼黑的一个小镇,两万多人口,总面积三十平方公里。我们沃顿镇也是小镇,人口一万不到,但总面积却有十万平方公里,那些农场主的庄园,小的几百亩,大的几千亩,再大的几万亩。一个沃顿,不知道能抵多少个奥尔欣格了。美国地多,多得奢侈;人少,少得可怜,我们沃顿镇就是一个活活的例子。

我们的宾馆,掩映在花木之中,边上是一条静静的小河。放我们下车前,史地文对我们说:“明天你们可以坐地铁,去慕尼黑玩玩,不过,记住,七点半全体集合,第一次晚餐会议,不要迟到了。”

我们一起说:“是,谢谢你,史地文!”

进了宾馆房间,房间很小,行李一丢转身都难了,而且没有空调,热气腾腾,这点我有思想准备,网上说的,欧洲除了夏季,都是冰天雪地,他们只有暖气没有空调。但房间这么小却没料到,美国的宾馆,不管贵还是便宜,都大得好开舞会。

但菲里普对房间大小无所谓,倒在床上就睡,没过半分钟,发出了震天雷的呼噜声。他飞机上一点没睡,现在挡不住了。他会睡,而且不挑地方,哪怕睡鸡笼。

老公呼呼大睡,我呢,拿着钥匙牌发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房号是104!

风土贴

德国出租车

我们到达慕尼黑,有人接站,如果没人接站,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最好的方式是坐出租车。事先准备好地址,交给对方就OK了,德国司机都很诚实,会按时按线路,把你带到你要去的地方。

德国出租车一般都是奔驰,黄色,车顶有英文TAXI灯,很好认。起步价每个城市不一样,我们到的慕尼黑是2.60欧元每公里。机场的出租车,和中国一样,是等候上车的,但进了市区,就很少见到了,德国私家车多,公交、地铁发达,出租车只是点缀。所以最好提前约车,出租车服务中心(Taxizentrale) 会向你最快的服务。如果人多,也可以坐大型出租车,收费十六块,平分一下很合算。

味贴

苦水

我们到了德国,第一件喝到的东西,就是苦水。苦水,也叫苦泉水,主产地捷克,含有苦味,但营养价值极高,能够帮助排除肠中的垃圾,清血养肝补脑美容。此水珍贵,捷克政府限量开采,主要供应本国公民,所以我们喝到的“Gas”水,很可能是人工仿造的。

因为此水珍贵,“贵水不外流”,除了欧洲,很少量向外洲供应,可以说一水难求,就算能“求”到,价格相当高,被世界各地称为“地球上最贵的水”,听说在中国卖160元一小瓶,还抢不到。至于谁抢去了,如果你和我是一样的穷人,就不用乱猜了。这么贵的水,比喝血还贵,我们这些穷人想喝,还是喝自己的血吧:)

精彩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三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五年前在论坛对本书《骑越阿尔卑斯山》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慕尼黑,沃顿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盛林)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