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为什么出名 2、Beach 文件 骑越阿尔卑斯山小说大结局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为什么出名 2、Beach 文件 骑越阿尔卑斯山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0-05-22 17:03:23来源:互联网

《骑越阿尔卑斯山》北阿尔卑斯山 妖孽受 骑越阿尔卑斯山全文免费 连载

骑越阿尔卑斯山

类型:短篇作者:盛林状态:已完结

此次本编辑推送给各位书虫们盛林原创新书《骑越阿尔卑斯山》,主人公是劳伯,任州,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四月中,老妈老姐回国了,我们的骑山计划也真正开始实施了。第一件事,上网寻找骑山公司,找呀找呀找,骑山公司并不多,看来看去,就看到四家,三家是大公司,实力很强,老板手下,有几十个导游,其中一家叫“Ede

《骑越阿尔卑斯山》 免费试读

四月中,老妈老姐回国了,我们的骑山计划也真正开始实施了。

第一件事,上网寻找骑山公司,找呀找呀找,骑山公司并不多,看来看去,就看到四家,三家是大公司,实力很强,老板手下,有几十个导游,其中一家叫“Edelweiss”,就是雪绒花的意思,奥地利公司,分公司遍布全球,看样子实力很强,名字也很到位,很诱人,特别是把我诱住了,我就是想去雪山摘雪绒花的。

除了三家大公司,还有一家小公司,老板、老板娘、工作人员加起来,只有五个人,名字也很不到位,叫Beach,海滩,和山没关系,和摩托车没关系,和雪绒花更没关系,只和老板有关系,老板的家族姓氏就是Beach,老板的全名叫Rob Beach。

但Beach公司,是四家公司中资格最老的,创于1972年,父亲老Beach,是公司创始人。儿子小Beach,是继承人。他的名字叫Rob,我喊他劳伯。他十四开始跟父亲骑阿尔卑斯山,十八岁开始带团,二十二岁开始独立带团,带过的团员累计五千人,骑行一百六十六次,而且只骑阿尔卑斯山,他的Beach公司,广告语是——骑到阿尔卑斯山冒险!

四个公司,选哪个?我和菲里普意见很统一——选Beach。菲里普认为Beach小,有竞争压力,做事肯定认真。重要的是,劳伯骑了四十年山,骑遍了阿尔卑斯,一定会带我们去最好玩的地方,而且,他们的广告语特别棒——骑到阿尔卑斯山冒险!太爽了,这正是他的梦想!我呢,对这句广告语并不喜欢,骑山就是骑山,冒什么险,都一把年纪了,老骨头哪经得住冒险!不过呢,我在报社混过,知道什么叫广告,广告就是信口开河,夸大其词,不用当真。我同意选Beach,我的想法是,老板老板娘押上自己性命,亲自当导游,跟着他们走,保命系数高。我怕死,只要保命系数高,管它大公司小公司。那个雪绒花公司,名字漂亮,保命系数呢?还是选Beach吧。

选了Beach,接下来选骑行线路。都是骑山,线路不同,有从意大利出发的,有从德国出发的;有骑半个阿尔卑斯山的,有骑整个阿尔卑斯山的;有五天的、十天、十五天的。不同线路,钱当然不同。越长银子越多,这是肯定的。

选哪条线?半个阿尔卑斯山算什么,回来吹牛都吹不响。五天呢也太短了,能骑几炮仗?既然去骑山,就骑个过瘾。我和菲里普一致选路最长、山最多、历时十五天这条线。这条线专门有个名称,叫“Classic Alpine Adventure”,意思是“阿尔卑斯山经典冒险”。又是冒险,还经典,信口开大大河。但冒险两个字又让菲里普热血沸腾,男人天性喜好冒险,这也是女人找他们结婚的原因。女人不喜好冒险,但喜好爱冒险的男人,比如我。笨得无言。

阿尔卑斯山经典冒险,这条线最贵,两个人加起来要一万二,还不算飞机票。我们银行里的钱,除掉吃喝拉撒,只有八千块活钱。但菲里普拍拍胸脯,对我说:“亲爱的放心,钱会有的,我去加班赚!”他果然每周去加班,很快赚足了旅行费。我们德州这点好,什么都不贵就人力贵,加班非常值钱。美国佬还偏不喜欢加班,除非急着用钱,比如菲里普。笨得无言。

钱够了,订金付掉了,Beach导游就和我们开通热线了。导游,就是老板劳伯和老板娘Gretchen,这名字很难说,听上去有点裹泪裙,就喊她裹泪裙吧,好记。这个名字眼泪很多,但后来发现裹泪裙风风火火,最没有眼泪。

劳伯和裹泪裙与我们热线的内容,就是不断发Beach文件,我们呢不断学习Beach文件。

劳伯和裹泪裙的第一份Beach文件,两条要求:第一,尽快订机票,因为夏天是全球学生疯狂旅游的季节,票价每天往天上飙,我们得和学生们抢。第二,尽快申请国际驾照。没有国际驾照,万一捉出来,禁止骑行,还要重罚。

驾照的事办得很快,申请表送出去后,一周就拿到了,是一个小本本,告诉你在哪些国家可以自由骑行,并配上每个国家的语言,里面还有中文。菲里普拿到后很兴奋,他可以在欧洲骑行了,也可以在中国骑行了,他说骑完欧洲,下一个目标骑西藏,好不好?我翻了翻眼睛没回答。欧洲还没开骑,就想骑中国,这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先把碗里的吃掉再说吧。

机票的事就比较复杂了,因为想省钱,买便宜的,那得等,今天可能比昨天的贵,但明天的可能比今天便宜。上午的可能比下午的便宜,晚上可能又涨上去。凌晨,也许能买到最便宜的,谁知道,反正得等。

菲里普每天上班就看机票,看美国航空公司的,因为我们有它的积分。但一直没机会下手,回家后就念经:“天!又涨了!一千五了!昨天买就好了……”

我说:“别急,再等等。”

再等等,越等越贵,一千六了。越贵越难下手。有一天,菲里普不再看美国航空,去看土耳其航空,它只要一千二,就和我商量:“坐土耳其好不好?”

我听到土耳其,心里就格登一下,犹豫:“安全吗?”听说那儿刚闹过事,闹出了人命。

菲里普说:“总不会天天死人吧?省很多钱呢,我们能在欧洲吃很多香肠和巧克力。”他喜欢吃香肠,我喜欢巧克力。欧洲的香肠和巧克力大大有名。

香肠和巧克力的引诱下,我们决定买土耳其,正要下单,很及时地传来了土耳其又发生枪战的消息,就在机场!要是山没开骑,先在栽在土耳其,是天大的冤枉了。最后,我们抛弃了土耳其,抛弃了美国航空,投奔德国Lufthansa航空,Lufthansa中文叫汉莎,是德国最大的航空公司,能从休斯顿直飞慕尼黑。当然,银子哗哗哗,一千九。我们是这样想的:反正都是杀猪价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选最贵的,直飞,省心省力省时,行李和命绝对丢不了。

票刚买好,第二份Beach文件到了,请我们尽快办好德国签证。

菲里普是美国公民,去中国要签证,但去欧洲不用签证。我是中国公民,回中国是不用签证,但去欧洲要签证。所以德国签证,只牵涉到我。

听到要签证,我就紧张,美国大使馆签证的经历,到现在还让我做恶梦。菲里普见我紧张,就笑:“别怕,我每次去中国大使馆签证,随到随签。虽然他们态度不好,但效率高!”

我说:“亲爱的,我是去德国大使馆!”

他说:“一样啊,都在美国,而且肯定比中国大使馆还容易。中国大使馆不会笑!”听他的口气还在生中国大使馆的气,我马上回敬他:“美国大使馆才不会笑!”

不管怎么样,签证的事必须做。上网预约,吓了一大跳,因为已排到了七月中旬,离我们出发日只有十天。再迟点,就赶不上这趟旅行了!

签证预约做好,第三份Beach文件到了,通知两件事,一件是请骑手们上网选山地摩托车,2014年的最新BMW,就是宝马,有不同颜色不同款式,先到先选。还有件事是请骑手们下载Facebook,就是脸书,为我们这个骑山团特制的脸书,团员们可以在脸书上互相认识,并接收Beach公司的相关信息。

通知一到,菲里普生怕迟到,一头扑进网络,去抢他的女孩——美国男人把什么车都喊成girl。他抢到的girl,是F800GS,一辆的蓝色宝马,高高大大,是所有候选girl中最生猛的。抢到这个girl,菲里普笑得嘴巴都歪了。

抢车的事让菲里普负责,要我参于,我只会抢颜色最好看的,其他一窍不通。我负责玩脸书,屁颠颠下载了脸书。脸书上,看到了老板娘裹泪裙,一张大眼大嘴大笑的大脸,穿着吊带,暴着大胸大臂。我马上找照片。有一张照片,菲里普蹲在花中间,我趴在他肩头,笑得很嗲,这张合影,是我妈拍的。当时我妈就说:“多漂亮的一对!”我姐说:“嗲死了!”我就把这张嗲死了的照片,贴到脸书上,然后加了个注,我说:“我是中国林,我和我老公,一起骑山去!”贴上后,呼啦一下跑过来好多人,都是我们未来的骑山团员,很热情洋溢,啪啪啪给我点赞,Beach大掌门劳伯也点了个赞,还留言说:“Yahoooo!”嗯,Yahoooo是什么意思?雅虎?

劳伯和裹泪裙第四份Beach文件,是两只大纸箱。一只给我,一只给菲里普。里面是什么呢?扒开箱子,拖出来一看,是行李箱,深蓝色,上方有一行英文,意思是“盛林的2014阿尔卑斯山经典冒险”。下方是Beach公司的徽章。我和菲里普很激动,抱住自己的箱子拍照,然后把人和箱子的合影放到脸书上,有个叫James的人看到了,在脸书上大喊:“我怎么没有箱子啊?”裹泪裙马上回答:“有!都有!耐心等!”这个James,听上去像积木,我就叫他积木,好记。这个积木,后来是我们骑山团最可爱的人物。

行李箱到了,第五份Beach文件也到了,是行李指南,告诉我们要带什么,不要带什么,大概意思有四条,第一条,骑手和乘客必带头盔、骑行服、骑行靴、骑行手套……第二条,骑手和乘客必备就餐礼服,男的要端庄,女的要漂亮……第三条,骑手和乘客必备雪山镜、防雨衣、手电、头绳……第四条,记住,我们是旅行,要享受旅行,而不是享受行李,所以,请轻装,除了必备品,不要带过多衣物,不要带食品,不要……

劳伯和裹泪裙管得细,也管得好笑,连女人头绳也管到了,看样子我们这个团,女人不止我一个。不过他们提到雪山镜、雨衣,让我很高兴,我就怕晒,最好天天下雨下雪,防晒霜都不用涂了。后来到了高山上才知道,女人的头绳太重要了,披头散发,不但难看,还难受,还有被树枝刮下车的危险!而下雨下雪,是骑山最最危险的事!

行李的事,我自有主张,劳伯和裹泪裙要求带的,我一定带,比如用餐礼服,我准备带三条裙子、两条旗袍、两双长丝袜、一双长筒皮靴,到时互相搭配,穿得嫩些。骑山是年轻嫩人的运动,骑山团的女人,肯定都比我嫩,我这老黄瓜得刷刷嫩。

另外,劳伯和裹泪裙没要求带的,或不让带的,我偏要带,比如泡面,听说欧洲的饭很难吃,顿顿吃面包香肠,我的中国胃是吃不消的,我喜欢顿顿吃青菜面,或者霉干菜捂肉,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到时就用泡面解解谗吧。还有其他零食,红枣、多味海苔、五香豆腐干、山核桃什么的,补血、补钙、补蛋白质、补脑……都是我***指示,我经常对她的指示阳奉阴违,但这次老老实实,装了一大包。不光为我自己,更为菲里普,骑山是件辛苦的事,他需要营养。他要是营养不良,没力气,在山上摔一跤怎么办。

除了零食,对我来说,最最重要的东西是药。一旅行,我就有三大怪病大发作——失眠、头痛、便秘。所以我必须带上三大怪药——安眠药、止痛药、腹泻药。当然,怪病中最有杀伤力的是失眠,会把我杀得一败涂地,喊爹叫娘的力气都没有。但如何服用安眠药,是件很复杂的工程, “美拉托宁没sleep aid好,sleep aid没有舒乐安定好,舒乐安定没思诺思好,但思诺思不能多吃,建议你四种都带上,调节着吃!”这番很专业的金玉良言,来自我的好朋友晓杭,以前我在书中写过,我和她是一根藤上的苦瓜,睡觉的事,我们惺惺惜惺惺,互相帮助互相支撑。知道我要去欧洲骑山,知道我什么病会发,晓杭及时和我对话,“抗过敏药。也有助眠作用。”晓杭给自己下安眠药,下出了精,过敏药都知道下了。

三大怪药装进行李,同时也装进了消化药、消炎药、感冒药、痔疮药。菲里普见了,歪歪嘴说:“林,我们是去骑山的,不是去生病的!”我说:“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又装进药棉、绑带、创口贴。

接着,菲里普带上我,去休斯敦摩托车用品专卖店,给我买骑车行头,都是加小号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穿在我身上还是太大,穿戴好,看不到手,看不到脚,看不到脖子,只看到一堆衣服和一双美丽的黑眼睛。但店员还是拼命夸:“太合身了!你是最酷的女骑手!”我纠正他说:“我老公是骑手,我是乘客。”店员马上面对菲里普:“你也买一套!夫妻装,多酷!”菲里普摆摆手,笑着说:“等我买了Moto Guzzi,再买新行头!”Moto Guzzi,我喊它摩托古诗,意大利的百年老牌,比宝马还老。骑摩托古诗,是菲里普的宏愿。这个宠愿藏在他心里十来年了。我对他说:“我多养些鸡,多卖些蛋,赚了钱给你买摩托古诗。”他听了,嘴巴笑得蛤蟆一样大,开始想像他骑在摩托古诗上面的雄姿。他竟不可怜我,买一辆摩托古诗,一万五千美元,我得养多少鸡,卖多少蛋!

出了摩托车用品店,我们直奔Best buy,一家著名电子超市,物美价廉。我们的目标是照相机,到了山上,菲里普负责骑,我负责拍,边骑边拍。这样的相机,必须小,操作简便。我们一眼相中了佳能SX600,18倍焦距,200块钱,精巧灵便,握在我手上正好一掌,而且是红色,我最喜欢的颜色。

回到家,穿上摩托衣,用新买的相机拍照,照片上的我,又神气又威风,发给亲友们看,没想到所有人的评论一样:“这是菲里普的衣服吧,帅的!”我还把照片发到脸书上,加注说:“骑山,我准备好了!”啪啪啪啪又惹来好多赞,劳伯又在旁边留言:“Yahoooo!”看来,这个导游喜欢说Yahoooo,我就去查,“Yahoooo”原来是美国猛男的口头语,相当于中国京剧猛男出场时喊:“咿——啊!”

六月初,第六份Beach文件到了,这是最后一份,一本厚厚的手册,叫《阿尔卑斯山冒险骑山手册》,发完这份文件,Beach公司的老板老板娘,也就是劳伯和裹泪裙,就飞去了欧洲,开始了他们的又一季,带团骑山。这个夏季,他们共要带团七拨,我们是其中一拨。

最后一份文件——《阿尔卑斯山冒险骑山手册》,简称《骑山手册》,是所有文件中最重要、最实用的一份,三百页,封面是个威武的摩托骑士,第一页是欢迎辞:欢迎来到阿尔卑斯山!第二页是我们这个骑山团的名单,劳伯和裹泪裙打头,共二十一个,名字后面是地址、电话、信箱及参加Beach公司骑行的次数,劳伯共骑行166次、裹泪裙51次、第三名是个叫路渴的,29次,第四名叫史地文,6次,是我们德州人。第五名也叫史地文,3次。除了他们,其他人都只有一次。

名单后面,是服务指南——如何坐飞机、托行李、过安检,如何在欧洲骑行,如何看路标,如何打长话,如何换欧元……总之,罗里罗嗦得要命。当然,我很喜欢德语口语教学章节,德英文对照,我把英文读音翻成中文读音,或杭州读音,写在笔记上。比如,“你好”,我翻成了“古藤它渴”,晚安是“古藤阿背”,谢谢是“糖可熏”,不客气是“别特熏”……记住了,马上操练,对着菲里普喊“古藤阿背!古藤阿背!”他摇头晃脑地说:“我什么时候讨了个德国老婆!”

《骑山手册》的主要部分,精华部分,也是最重要部分,是我们每天的骑行线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宾馆到另一个宾馆,每天的可选线路,少的三条,多的七条,所有线路都配有线路图,经什么路,什么镇,什么湖,什么河,什么峰,包括峰的高度,标得清清楚楚。我很吃惊,这么详细的线路图,其实是旅行团的一级机密,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怎么会人手一本发给我们呢?

菲里普每天一下班,就捧着《骑山手册》读,他喜欢修车,不喜欢读书,这是我第一次,见他老老实实,瞪着眼睛,读书。

菲里普上班后,我也捧起书读,不读别的,读团员名单,除掉劳伯、裹泪裙,共十九个人,看不出年纪大小,菲里普说,他在西班牙骑Pyrenees,就是牛皮山,大部分是他的年纪,当年他是四十三岁。以此推算,如果这些人都是四十三岁左右,我和菲里普都年过半百了,就是大哥大、大姐大了!天啊,我怎么就当了大姐大!想想人生很悲观,青春如梦一瞬间啊!菲里普是对的,骑山的事必须今年完成,再过几年,别说骑山,路都走不动了。

这十九个陌生人,或者说年轻人,见了面就是骑友了,按美国人风俗,见了面,叫不出名字,或乱叫名字,是件很不礼貌的事。而对于中国人来说,每一个英语名,就是一个新单词,想在瞬间里叫出、叫对别人的名字,很可能汗冒光了名字还没冒出来。所以我得提前备战,记住他们的名字。记的方法,还是像记裹泪裙一样,用巧方法,用简单明了的中国话,或杭州话命名,比如Sharon,我就写成“雪轮”,Theo ,我就写成“手儿”,是杭州话的“手儿”;Steve最好记了,记成“史地文”,中国高考专用名,哈哈。

我们骑山团的名单如下——

除了我和菲里普,另七对夫妻——劳伯和裹泪裙、糖和糠泥呀、泥耳和姐你是、天和爱、萝卜和卡泥、拉夫和旧地、积木和雪轮。

五个单身汉——路渴、卖叔、手儿、史地文、史地文。

记下来,背下来,表演给菲里普听:“劳伯、裹泪裙、糖、糠泥呀、泥耳、姐你是、天、爱、萝卜、卡泥、拉夫、旧地、积木、雪轮、路渴、卖叔、手儿、史地文、史地文……”一口气,倒背如流。菲里普听了,倒抽一口气:“饿的天,怎么记的?我一个都没记住!”

我哈哈大笑,对他眨眨眼,说:“这是一个秘密!”

我知道这样说骑山团员的名字,是很不好的,他们知道了会瞪眼睛的,但我也是没办法,而这个绝活,也不是我独创的,很多中国同胞都会,比如,我朋友晓杭就会,她知道我干的好事后,先夸我聪明,然后顺口教了我一句:“Example,一个上坡!”一个上坡谁不会说,一秒种学了一个单词。一个上坡什么意思?榜样的意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那么我就用一个上坡法用力学英)

话说回来,Beach文件全部接收、并学习完毕,我们还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减肥。今年春天我妈我姐来后,老***营养学,老姐的烧菜功,把我和菲里普都喂肥了,我以前是不吃早餐的,而菲里普是不吃晚餐的,但在老妈老姐的监视下,不敢少吃,更不敢不吃。她们走后,我肚子肥了一圈,菲里普肚子肥了三圈。这么肥嘟嘟去骑阿尔卑斯山,太危险了,万一摩托车撑不住,皮球滚下山去,还能活命吗?呸呸,乌鸦嘴,毛纸擦嘴。废话少说,还是减肥吧。

减肥的方法是,先把做好的饭菜,还有水果点心,摆好当诱饵,诱谁呢?当然是我们两个吃货,我们不喜欢锻炼,但喜欢吃东西。面对美食,开始做操,仰卧起坐、附合撑、踢腿,由我负责喊号子,喊完号子,吃货才有饭吃。互相监督,谁偷工减料,谁不许吃饭。为了吃到香喷喷的饭菜,两个吃货都很用功。

减肥操,坚持做到出发前,一天都没少做,当然东西也一点没少吃,所以肚子一点没瘪下去。唯一的成果是,菲里普学会了喊号子,从1喊到20,喊得又快又好,但就是不会喊21,前一天学会了,后一天还是喊成12,他奇怪地说:“12和21,听上去完全一样!”这个真不能怪他,很多英语单词,我们英语差的人,听上去完全一样,但其实完全不一样,比如奥地利,我说来说去都是澳大利亚。问题是,这个英语,用“一个上坡”法不灵,菲里普不知道教了我多少遍,我还是说成澳大利亚。他就摇头,有点不相信,这么冰雪聪明的老婆,怎么就学不会奥地利?我就凶凶地问他:“中文21怎么说?”“1——2——”他回答。

话说回来,减肥外,我们还做了一件事——骑山训练。其实我们这地方,根本没有山,放眼看去,一马平川,高高低低的牛是很多的。所以骑山训练只能靠想像力完成。骑手兼教练的菲里普,找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有几处小坡,说:“林,坐稳了,要上山了!”就轰地冲过去了,我只觉得屁股一级地震般震了几下,就过了“山”。“林,前面是山弯!”山弯就是小路的转弯,他很夸张地,头一歪,身一倾,四十五度角,呼地转过去了,吓得我抱紧了他,脑袋就“咚”一下,鸡蛋一样砸前面的鸡蛋。

休息时,我提抗议:“亲爱的,别转弯弯了,吓死我!”

菲里普说:“你不是看过好汉任州比赛吗?我学的是好汉任州!”好汉任州是谁?世界级摩托车冠军Jorge Lorenzo。这个名字看看难,其实不难,我有个老同事叫任州,是个好汉,好汉任州,记住了。好汉任州的比赛我看过好几次,他转弯时,电视就放慢动作,膝盖贴着地皮,帅呆了。

我说:“好汉任州是好汉任州,你不是好汉任州!”

菲里普表情严肃:“林,骑山呢,主要是两个内容,一个是攀,一个转,转的都是急转弯,我们得练!练得和好汉任州一个样!”

好吧,继续练,“骑山”骑了两小时回家,我叫腿痛,屁股痛,背病,头痛。头痛是两个人老是鸡蛋撞鸡蛋,撞痛的。我嫁给菲里普后,一共跟他骑过两次车,一次五分钟,一次十分钟,都是在家旁边玩玩,今天是第三次,两小时,我的妈,创纪录了!我真要变好汉任州了!

菲里普说:“亲爱的,谢谢你。今天的骑行训练太必要了,我们试了骑山,试了配合,试了服装,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极限了,两小时!”

我说:“是啊是啊,亲爱的,到了欧洲,每天两小时够了!其他时间,我都坐房车!”

菲里普答应道:“当然够了!我的屁股也痛了!”

他答应得很好,但到了欧洲,应该说,到了阿尔卑斯山,老母鸡变鸭,事情完全变了!

精彩点评

《骑越阿尔卑斯山》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短篇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短篇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骑越阿尔卑斯山》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三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