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 电影 6、仙女下凡 骑越阿尔卑斯山by盛林

《骑越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 电影 6、仙女下凡 骑越阿尔卑斯山by盛林

时间:2020-05-22 17:53:43来源:互联网

《骑越阿尔卑斯山》北阿尔卑斯山 妖孽受 骑越阿尔卑斯山全文免费 连载

骑越阿尔卑斯山

类型:短篇作者:盛林状态:已完结

《骑越阿尔卑斯山》作者:盛林,短篇类型创作,天选人物:劳伯,纪念章,本网文精彩片段试读:回到宾馆,工作人员叫住了我们:“林,菲里普,你们有客人,这是电话。”交给我们一张小纸条。她很厉害,我们才住了两夜,就叫得出我们名字了。“什么客人?”我和菲里普惊讶地问,马上拔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娇美

《骑越阿尔卑斯山》 免费试读

回到宾馆,工作人员叫住了我们:“林,菲里普,你们有客人,这是电话。”交给我们一张小纸条。她很厉害,我们才住了两夜,就叫得出我们名字了。

“什么客人?”我和菲里普惊讶地问,马上拔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娇美的声音:“林!”我一听就知道是谁了,Ying!马上喊了起来:“啊呀,啊呀,仙女下凡呀!我的仙女,你真的飞来了!”仙女说:“我也刚到!半小时后大门口见!”

放下电话,还没开口,菲里普就知道了,喊了声:“Ying!”

上楼,洗澡,换衣,再下楼,还没到门口,一个苗条的身影向我扑过来了,我们紧紧拥抱。她真是仙女,说要来,真的来了!菲里普激动万分,他和Ying在电话里聊过多次,今天第一次见真人。

“你好,菲里普,”Ying放开我,和菲里普拥抱。

“你和你的声音一样美丽,”菲里普说,“我认识你的声音。”

“我也认识你的声音,我们早就是好朋友了!”Ying笑着说。她很漂亮。多少年过去了,她还是那么漂亮。

“Ying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女孩!”我骄傲地说。

“林是我们学校跑得最快的女孩!”Ying也骄傲地说。

我们十多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会在德国见面,真的像做梦。其实也不奇怪,Ying是重情重义的人,也是任性固执的人,她说要来就一定要来。这个世界上,能这样任任性性飞来看我的人,只有Ying。

离晚餐会议还有一小时,我们三个出去散步。宾馆边上,有一座木头小桥,小桥下面,是清清河水,闪着灿灿霞光,有好多鱼,鱼也披上了灿灿霞光,在水草上面游来游去。站在那看鱼,我对菲里普说:“我和Ying小时候,经常去河边散步,看鱼。”

“美丽的童年!”Ying说着,裂开嘴巴笑,她一笑,长长睫毛就盖住了眼睛,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她从小是爱笑的女孩。

那时,我们12岁,我是男孩子一样的女孩子,爱运动,跑步打篮球,淘气女孩;Ying是非常女孩子的女孩子,爱跳舞,漂亮女孩,但没一点点漂亮女孩的骄傲。这是我喜欢她的一个原因。我不喜欢那种长得漂亮,要你把她当公主的人。

我们所在的街道叫西溪街道,我们散步的河叫西溪河,那时的西溪河还很美,绿绿柳堤,绿绿农田,绿绿菜地。河水很清,倒映着蓝天。你别以为我在说童话——那时的天真的是蓝的。所以水里充满了鱼。我俩手拉手,在柳堤上走。有时看到鱼跳出水面,我们就一起又跳又叫。我对Ying说,我哥在这里徒手捉过一条鱼,很大的鱼。Ying就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说:“林,叫为民哥哥来捉鱼!我要捉鱼!”我说好的。但这个计划从来没实现过,因为后来,边上田没了,柳堤没了,造起了一片宿舍,所有绿色都没有了,河里的鱼当然也没了。后来连蓝天也很少了,我们再也没去过河边。

我喜欢去Ying家玩,吃张叔叔、龚阿姨切的西瓜,我每次去,他们家都有西瓜。还有很多零食。有时一边吃零食,一边看Ying和姐姐列娜下象棋。姐姐也是个舞跳得很好的大美人。

Ying也喜欢来我家玩,但没有零食吃,我们家孩子多,零食早就抢光了。她就教我跳舞,三步,四步,迪斯科。我不喜欢跳舞,学了一点点就不肯学了。后来工作后,社交场合,Ying教我的这几把刷子,帮了我很多忙!

有一年,我有只猫叫小顽,生了四只小猫,Ying喜欢得要命。我说,你喜欢,就借你玩几天吧。她马上抱了一只回家,结果第二天就慌慌张张送回来了,她说:“啊呀呀,林,你的小猫在我家造反,乱跑乱跳,打破了瓶子,打破了碗,我们浑身大汗才抓住它……妈妈说,别把林的猫弄丢了,林会哭的,快送回去……”说完,咯咯咯笑,长长睫毛盖住了眼睛。我连忙抱住小猫,小猫要是弄丢了,我真的会哭的,我太爱猫了。

“Ying,你还记得小猫的事吗?”想到小猫的事,我忍不住笑。

“当然记得,哈哈,那只皮小猫!”Ying说。

我和Ying,边走边叙旧,菲里普津津有味地听。我们的童年,和他的童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时,旁边有人向我们打招呼:“林,菲里普,你们好!”

一看,是我们骑山团的爱,很温婉的女人,正笑咪咪看着我们。她身边的老公,天,胖胖矮矮,很憨厚地朝我们笑。

“爱,你好,天,你好,”我也冲他们喊。

“你们今天骑得好吗?”菲里普问。

“Yes, Lots of fun! Lots of fun!”爱说。

爱和天走开后,Ying吃惊地说:“他们?也骑车?看样子是老人啊!”

我说:“他们不算老的,我们团里七十多的好几个呢!”

“啊?真的啊?”Ying大吃一惊,“厉害厉害!”

菲里普说:“Ying,我和林认为,这次是我们唯一的骑山机会,明年就骑不动了。没想到七十多岁还在骑!哈哈,我们还有二十多年好骑呢!”

Ying说:“看样子,我也得考虑考虑,要不要学骑车,以后跟你们去骑山!”

菲里普一听,笑得红光满面:“Ying,到我家来,你们俩一起学摩托车!”

“哈哈,好的好的,到你们家,我先吃几只你们的鸡再说!你们不会哭吧?”Ying笑着,搂住了我的胳膊。我说:“吃吧吃吧,还有鸭!”

散步散到七点半,晚餐和晚餐会议要开始了,赶紧回宾馆。跑进餐厅,大餐桌已坐满了人,裹泪裙见了Ying,马上迎过来说:“欢迎客人!”然后带我们走向一张小餐桌,说:“你们坐在这里吧,客人的餐已点好了。”

“谢谢你,”Ying说。我和她在小餐桌坐下,菲里普要听劳伯讲话,就坐到了大餐桌。团员们都向我们这儿看,可能他们觉得奇怪,我们怎么会在德国见客人。Ying也在看他们,轻声说:“林,真的年纪都很大啊,你和菲里普算小伙子小姑娘了!”

我说:“看不出吧,他们都是老骑手呢!”

Ying感叹道:“啊呀,他们看上去,都不像是骑摩托车的人!”

今天的晚餐,第一道是三文鱼沙拉,我看见三文鱼就不要命,很快吃光。第二道是浓汁鸡胸。汁很鲜,肉很嫩,味很醇,听说欧洲鸡不打激素,不吃饲料,放养在山上,果真比美国鸡好吃多了。最后一道甜食,很好看,大红色的糖汁上面,躺了一只胖呼呼的锅煎饼,掀开煎饼,里面是一红一白两只冰琪淋,浇满了巧克力汁。

吃冰琪淋时,晚餐会议也开始了,劳伯第一句话就是:“今天的骑行训练,大家感觉怎么样?”这句话他在训练场问过了,所以我们这个小组成员都没发声,其他成员都牛吼:“Lots of fun!”嘿嘿,劳伯问的一样,他们回答的也一样,所以劳伯第二句话也一样:“是吗?我一直在观察你们,我觉得很糟!”劳伯开始唠叨,有人不按时集合,有人乱设导航仪,有人图快乐超速骑行,有人转弯不打转向灯……他每说一件,就有人笑,然后打断劳伯:“是谁啊,劳伯?”劳伯不理,管自己唠叨,唠叨完后,才说了一句:“别问是谁!想想自己!”其实他说的事,都是我们小组的事,糖、泥耳、菲里普低着头不敢吭气,麦炭的头差点要钻到桌子下面去了。因为他是我们的头。

这时,劳伯开始讲明天的骑行线路,他一边说,Ying一边帮我中文转播,Ying说:“林,明天你们要去奥地利,有三条线,最短的四小时,最长六小时。”

我听了,叫了声“妈呀”,说:“骑死啊!”

Ying担心地说:“导游说要翻很多山头,路很陡,这怎么吃得消,坐车也吃不消的。”

我说:“你别担心,我们选最短的那条线。真的不行,我就坐行李车。”说是这样说,心里有点慌。今天两小时的路,骑了大半天,明天,会怎么样呢?

这时,劳伯开始说明天的景点,Ying继续中文转播。劳伯说,明天每条线都有相同的看点,也有不同的看点,都值得看一看,比如一些大教堂,在全欧洲也是曲指一数的。还有路德维希二世(Ludwig II)的城堡。一个叫新天鹅宫(Neuschwanstein),一个叫林德霍夫宫(Linderhof),都在美丽的阿尔卑斯山谷,别的可以错过,这两个不能错过。

听到这,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路德维希是什么人。Ying低声说,路德维希曾是巴伐利亚国王,英俊消洒,聪明热情,疯狂热爱两件事,一件是音乐,一件是建城堡,他建的城堡都美得像童话。新天鹅宫是他最豪华的城堡,林德霍夫是他最喜爱的一座。Ying说:“林,我去过这两个城堡,太美了,你一定要去看看!”我听了,马上掏出我的小本本,记下来:“路德维希,新天鹅,林德霍夫。”

这时,听见裹泪裙在那边说:“今天,谁有故事要说呢?”这话一说,全场静了下来。姐你是开口了,她说:“今天我们摔跟头了,因为路边有一朵花太美丽了,我想去摘,泥耳说,我们干脆摔一下,顺便摘朵花!就摔了……摘到了花……”

大家叫了起来:“这个故事太浪漫了!”

劳伯说:“不管故事究竟是怎么样的,事实是,泥耳首开纪录,把可爱的乘客摔了下来,所以,发给你一块纪念章!”泥耳拿到纪念章,所有人都挤过去看,到底是什么东东。

劳伯走了过来,向Ying行了个礼,也送给Ying一块纪念章,Ying说了声“谢谢”收下了,这时,听到桌那边发出一阵哄笑声。

我们一起看纪念章,上方有一行小字:“阿尔卑斯山冒险”,下方有一行小字:“BEACH颁发”,中间三个字母“Ach”,哪里弄痛了,我们叫“啊唷”,美国人叫“Ach” 。“Ach”边上是个吐舌头的小鬼脸。Ying笑着把纪念章交给我,说:“这个纪念章很好玩,导游是给你的。”我说:“导游是给你的,你拿去玩吧。”Ying说:“我又不骑车冒险,不会喊啊唷的,你快放好当纪念。”又还给我。我们推来推去,最后还是Ying收下了,她说:“好吧好吧,以后看到它,就想到你!”

晚餐会议和昨晚一样,开到快11点还没结束。Ying一直陪着我说话,后来菲里普也坐过来了,他说:“劳伯就是唠叨,几条线,什么山,什么景,不都写在骑山手册上吗,还不让我们睡觉!”

Ying说:“正好呀,我和林有说不光的话!”

散会时,Ying说:“菲里普,林,今天见到你们太开心了。我明天一早的飞机,我们在这里说再见吧。”说完,眼睛红了。

菲里普上去和她拥抱,听见她说:“菲里普,骑车小心点,你一定要保护好林!”

我听了这话,眼泪就出来了,过去抱住她,两人都没说话,说不出了。我们都是感情细腻的人,这时候,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心情了。

回到房间,我感叹:“这一别,不知道哪天再见了……”

菲里普见我眼泪汪汪,就说:“林,我们都在美国,想见面容易的很,邀请她到我家来,我们带她去钓鱼!”

我听了,马上高兴了。除了钓鱼,还要去捉螃蟹!

“刚才开会,劳伯发给泥耳一块Ach牌!”菲里普说,看上去很幸灾乐祸。

“Ach牌是什么意思?”我问。

“Ach牌就是坏牌,白天骑车犯过错误的人,就会拿到坏牌。泥耳今天不是摔了吗!”菲里普开心地说,“这个泥耳啊,第一天就拿到坏牌!”人家拿坏牌他这么高兴。

“那么有好牌吗?”我问。

“有,姐你是拿到了好牌,因为她勇敢,又上了车!”

我说:“劳伯也送了Ying一块Ach牌,她是客人,怎么送她坏牌?!”

菲里普说:“因为这么多人,都来骑山,就她一个不骑山!她是懒汉!”

我就叫了起来:“啊,劳伯这么坏啊!”

菲里普笑了:“劳伯是开她玩笑呢,给她Ach牌时,她还说谢谢,所有人都笑了。”

原来大家笑,是笑Ying啊,这些坏蛋。我说:“亲爱的,希望我们永远别拿到Ach牌!”

这话说完,突然想到刚才为了那块Ach牌,和Ying推来推去,最后还是她领去了,就哈哈哈笑了起来。还好还好,我的美丽的仙客,Ying,把我的坏牌领走了!

在这里想对Ying说,谢谢你我的朋友,谢谢你飞来看我,谢谢你给我的祝福,谢谢你几十年不变的友情。今后的日子,不管岁月如何变,我们依旧。

风土贴

镇镇之柱——五月柱

德国的每一个小镇,都竖着一支彩色木头,电线杆这么高,电线杆这么粗,从上到下,装饰得花花绿绿,远看像花树,走近一看,才发现上面花花绿绿的东西,都是一枚枚铁牌,正方形、三角形、长方形、圆形都有,上面画着图案,写着字。

这是什么东东呢?这就叫镇镇之柱。

这件事要追溯到三世纪,当时,德国的手工制造业,已经很兴旺,人人喜欢小发明,小镇和小镇之间,互相比,谁的小发明多,谁的小发明好。怎么比呢?把本镇人的小发明,做成铁牌标志,图文并茂,挂到大木柱上,每年五月竖起来,展示本镇威风,所以镇镇之柱,也叫五月柱。

据说,五月柱竖起来后,每个镇都要派最精壮的男人看守,怕邻镇人偷柱上的装饰,因为柱子上的装饰品,本身就是精致的工艺品,是小镇人的骄傲。但偏偏“小偷”很多,白天不偷,晚上来偷,怎么偷呢?派本镇最漂亮的姑娘,去勾引看守装饰的男人,把他用酒灌醉,或者用情迷倒,然后偷走装饰。被偷者清醒后,再去抢回来。这样偷来偷去,抢来抢去,并不伤和气,渐渐形成镇与镇之间的节日派对,镇镇之柱也成了男女青年的“相亲柱”。

五月一过,各镇纷纷把镇镇之柱藏好,直到次年再拿出来。但现在大部分地区,五月柱已演变成全年柱,一年四季屹立不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七八月,也能看见五月柱。

味贴

慕尼黑白香肠

我们到了慕尼黑后,处处看到香肠串,处处闻到香肠香,大街小巷,红红黑黑白白的香肠铺天盖地,非常壮观。

其中,白香肠是慕尼黑的代表作。白香肠也叫“巴伐利亚白香肠”,洁白如雪,里面是碎牛肉或咸猪肉,混有香芹、柠檬、葱等十几种香料,味道温柔香糯。

白香肠传统的吃法是,泡在水中煮开,上桌后也要泡在开水里保持热度,开吃时不能用叉子,必须拿在手上,一边剥一边咬,蘸蘸甜芥末。一起配着吃的,当然是著名的德国硬面包和冰啤酒!

吃白香肠还有一个特殊要求,只能当早早餐,也就是说,如果早餐是七点,白香肠就得六点吃。为什么呢?为了不让白香肠听见教堂的钟声。这又是为什么呢?没找到答案。

不过,现代人吃白香肠,很多人已丢弃了传统,不但用叉子切开吃,还不管三七二十一,中餐晚餐都吃,想吃就吃,白香肠太美味了,不吃怎么忍得住!至于白香肠听到教堂钟声,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就没人管了。

精彩点评

这本《骑越阿尔卑斯山》有看点,但主角(劳伯,纪念章)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盛林)的个人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