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骑越阿尔卑斯山》瑞士阿尔卑斯山滑雪 第一章 美国:梦想1、梦莹阿尔卑斯山 骑越阿尔卑斯山弱受

《骑越阿尔卑斯山》瑞士阿尔卑斯山滑雪 第一章 美国:梦想1、梦莹阿尔卑斯山 骑越阿尔卑斯山弱受

时间:2020-05-22 17:14:54来源:互联网

《骑越阿尔卑斯山》北阿尔卑斯山 妖孽受 骑越阿尔卑斯山全文免费 连载

骑越阿尔卑斯山

类型:短篇作者:盛林状态:已完结

《骑越阿尔卑斯山》为盛林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七年前,菲里普跑到西斑牙,参加了摩托车旅行。旅行一结束,就跑到中国,来看一个人。看谁?看我。那时,我们正在热恋中。见到我,菲里普说得最多的,就是西班牙之行,他反反复复说:“骑山时,我一边骑一边做梦:林

《骑越阿尔卑斯山》 免费试读

七年前,菲里普跑到西斑牙,参加了摩托车旅行。旅行一结束,就跑到中国,来看一个人。看谁?看我。那时,我们正在热恋中。

见到我,菲里普说得最多的,就是西班牙之行,他反反复复说:“骑山时,我一边骑一边做梦:林在我背后就好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骑山”这个词,惊讶地问:“骑山?”

他拿出照片,照片上,他,还有一群威武的摩托车手,站在山顶上,脚下是陡峭的山路,背后是雪峰瀑布。我们浙江有著名的莫干山、天荒坪,弯弯曲曲像蚯蚓。而他们脚下的山比莫干山、天荒坪还要变态,弯弯曲曲像发丝。

忍不住惊叫:“骑这样的山?”

他神情无比骄傲:“骑这样的山!”

再惊叫:“什么山?”

他神情无比得意:“皮利牛死山!”

皮利牛死山,英文是Pyrenees,我不知道这座山,也记住不住山名,听上去像牛皮山,就叫它牛皮山吧。

那时,我们正在热恋中,虽然我不知道牛皮山,但热恋中的我觉得菲里普太帅了。于是对他说:“你是超人!”

超人动情地说:“亲爱的林,跟我去骑山好吗?”

我这辈子没骑过摩托车。摸也没摸过。只骑过自行车,还骑过我爸的老脖子。我这人一怕高度,二怕速度,山的高度让我害怕,摩托车的速度让我害怕。摩托车骑山?做梦都不敢做的事。但我们正在热恋中,热恋中的女人是无所畏惧的,热血沸腾的。于是想也不想,说:“好,下次骑山,我跟你去!”

菲里普高山遇知音,激动得把我举了起来,说:“哈哈,我们俩太一样了!太一样了!”

我们根本就不一样,他吃面包,我吃米饭;他高鼻子,我塌鼻子;他骑摩托车,我骑自行车。但我们一样喜欢做梦,这是真的。

于是,我们一起畅叙梦想。菲里普说:“我的梦想,是有一天,到欧洲去,骑越阿尔卑斯山!林,你的梦想呢?你想去哪?”

我说:“我的梦想,去瑞士雪山!”

他说:“哈哈,太好了,瑞士雪山就是阿尔卑斯山!我们的梦想一样!”

我说:“我要在瑞士雪山上,采一朵雪绒花。”

他问:“雪绒花?什么花?雪花吗?”

我知道雪绒花,是从电影《音乐之声》中,里面有支歌,叫《雪绒花》,是我学的第一支英语歌,英语学校的劳拉老师教的,于是唱给他听:

Edelweiss, Edelweiss (雪绒花,雪绒花)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每天清晨你迎接我)

Small and white, clean and bright(美丽清香的小白花)

You look happy to meet me (快乐和我相会)

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 grow(雪一样开放)

Bloom and grow forever (永远地开放)

Edelweiss, Edelweiss(雪绒花,雪绒花

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永远保护我的家园)

他竟听出了眼泪。他是非常心软的人,他的心,经常会为小小的事软掉,软得像红红的柿子。

闪着泪花,他说:“亲爱的,我一定带你去骑山,骑瑞士雪山,我一定为你摘一朵雪绒花!”

看着他,他有一双看上去很老实的眼睛,含着很老实的微笑。我相信他的话。

一晃七年过去了,热恋中的人,早已是热婚中的人。

每年我们都谈论我们的骑山梦,每年都没有实现。因为每年我们都要去中国,中国回来,他的休假就没了。然后他上班,我喂鸡。继续做梦。

但是今年,机会来了,因为今年春天,我妈妈贺惠姬,我大姐盛秋,从杭州飞来了德州,和我们一起,欢欢乐乐度过了整个春天。有一天,我对菲里普说:“亲爱的,妈妈和姐姐来了,今年我们不用回中国了。明年回去。”

菲里普听了,眼睛一亮,说:“林,那我们去骑山吧,突突突突骑山!”突突突突是摩托车的声音。

“骑山?什么时候去?”我没思想准备,惊讶地看着他。

“夏天去!骑阿尔卑斯山!你不是要一朵雪山的雪花吗?我们去摘!”菲里普说。

“不是雪花,是雪绒花!”我纠正他。

“哈哈老婆,不管什么花,开在雪山上,还是开在天上,骑上去摘给你!”他摇头晃脑,骑过牛皮山的人,就是会吹牛皮,雪绒花有这么好摘么?摘雪绒花是借口,想骑山才是真的。他五十出头了,一说到摩托车,变回了热血少年。他少年时,因为玩摩托,不知道摔断过多少次骨头。

“但是,记得夏天你有好多预约。”我说的预约,是指医生的预约。在美国,看病得和医生约。菲里普眼睛不好,鼻子不好,血管不好,肠不好,骨头不好,甲状腺不好,皮肤不好,各路医生们追在他屁股后面,要求他复查。今年的复查时间都定在夏天。

菲里普听了我的提醒,楞了一下,竟恨恨地说:“我最讨厌医生,我们先骑山,再看医生!”

我说:“这样不好,还是先看医生吧。”

他说:“先看医生,就错过夏天了!你知道的,只有夏天才能骑雪山!”

我马上知道他真实的意思了,他怕查出什么问题,医生不许他骑山。

我说:“你身上这么多病,不看医生不吃药,怎么敢去骑山?不要命啦?你敢骑我还不敢坐!”

他说:“我怕的就是这件事,身体只会越来越坏,年纪只会越来越大,今年这么好的机会不去,明年又要回中国,再以后,更老更会生病……我们的骑山梦……”说了这话,竟眼睛红了。

我说:“先看医生,错过了今年夏天,我们明年夏天去。我宁可不回中国,陪你去骑山!”

他说:“不,我宁愿不去骑山,也要回中国看妈妈!”

两个顶牛了。

我大声说:“我不去,我怕,骑山太危险了,我有头痛病,太阳晒多了,坐车多了,就要头痛,坐摩托车在山上跑?会痛成什么样?还有,换一个地方我睡不着,吃不下,也拉不出……我不去!”

他说:“我保证你不会头痛!保证你拉得出!”

我说:“睡觉呢?”

他说:“我多亲亲你,你一定睡好!”

向他白白眼。他讨好地说:“林,别担心,你一定会享受骑山的!”

意识到我们的谈话调离了正确方向,现在是谈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于是说:“你身体不好,骑着骑着发病了,我们都会死的!”

他说:“你不会死的,就是我死一百次,你也不会死的,我向你保证!”

这算什么保证,坐在他车后骑山,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死一百次,我还能少死一次?

我咬紧牙关不松口:“不行,你先看医生,医生说你没事,我们去骑山。这事没商量!”

他不作声了,转身去修车。

我知道他心里很不服。我得说服他。为了准确、得体并打中要害,我好好准备了一下,在纸上打草稿,先说什么,再说什么,因为什么,所以什么,列得清澈如水。我这个人,别看写字还凑合,说话很不溜,容量颠三倒四,逻辑混乱,或根本就没了逻辑。急了会结巴,急透了就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草稿打了一大张,胸有成竹,找菲老公谈话,他还在修车,身上手上黑呼呼、油腻腻。我站在他面前,很严肃:“亲爱的,请看着我的眼睛,我有重要的话说。”

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也看着他眼睛。他的眼神和七年前一样,很老实。当初,我们在网上相遇,我就是被他这样的老实迷住的,然后热血沸腾,夸下海口,说要跟他去骑山,骑阿尔卑斯山,去摘雪绒花。七年后的今天,我已完全不一样了,我不是那个热恋中的糊涂蛋了。

于是,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咬清楚,说:“亲爱的,好吧,我们去骑山!”天啊,这不是我要说的,可我就是说了!

菲里普一把抱住我,眼眶红了:“我爱你,林!”

我眼眶也红了:“我也爱你!”

我身上脸上也黑呼呼,油腻腻了。

骑山,准确说,骑阿尔卑斯山的决定,在我们这个黑呼呼,油腻腻的拥抱后,坚定不移地做下了。他是对的,医生最讨厌了,为什么不逃出去,先把山骑掉?再来看医生?不就倒了个次序。也许这么倒了一倒,对我对菲里普,都有很重要的意味呢?至于意味什么,我不知道,明天的事,谁知道。知道的是,今天想做的事,别等到明天。

那时我妈咪和姐姐还在,有一天吃晚饭,我对她们说:“老妈老姐,我和菲里普决定了,今年夏天去欧洲旅游。”

她们一听,都叫好。老妈说:“好啊,应该趁年轻出去玩玩!”

我说:“我们参加摩托车旅行呢。”

老姐说:“哇,好刺激!”前不久菲里普带她去骑了一次摩托车,速度骑到120码,她回来直叫“爽啊爽!”这个姐姐和我相反,喜欢速度,不怕高度,不像同一个娘生的。

我进一步说:“去骑阿尔卑斯山。”

老妈一听急了,说:“这么高的山,骑上去?太危险了,你们都这把年纪了!”

刚才她还说我们年纪轻轻的,现在说我们一把年纪了。

我说:“妈,骑阿尔卑斯山,是我和菲里普早就有的梦想。他担心年纪越来越大,病越来越多,哪一天骑不了车了,就永远去不了阿尔卑斯山了,所以。”

菲里普在一边听,察言观色,察出了老***担心,笑嘻嘻对老妈说:“妈妈,相信我,我们一定没事的。”

老妈说:“我相信你,只是,林的身子骨……”

我说:“妈妈,你一百个放心,他去西班牙骑过牛……皮山,有经验呢。再说,有房车跟着的,病了,累了,困了,就到房车上去,房车上啥都有,吃吃喝喝睡睡还能看风景!”这话不是我瞎编出来骗妈***,是菲里普向我描绘的,他在西班牙骑牛皮山,就是这样的。但他一次也没上过房车。

老妈这才有点放心,连声说:“这就好这就好,林啊,你大部分时间,呆在房车,菲里普一个人骑车也轻松些!”

我把这话说给菲里普听,他大声说:“妈妈,这不行,房车里多没意思,坐牢一样!我要对她好的,我要带着她,骑遍阿尔卑斯山每个山头!”

我和老妈一起瞪菲里普。只有老姐盛秋,无限妒嫉地说:“这太爽了!太爽了!可惜我没这命啊!”唉呀,其实她更应该嫁给菲里普。嘘,这话可不能让我姐夫听见:)

精彩点评

这本《骑越阿尔卑斯山》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短篇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盛林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