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西游之影视大亨》我在天庭开网吧 040 又吃面 西游之影视大亨总攻

《西游之影视大亨》我在天庭开网吧 040 又吃面 西游之影视大亨总攻

时间:2020-05-22 19:27:33来源:阅文集团

《西游之影视大亨》投资西游剧组小说 总攻 西游之影视大亨字母文 连载

西游之影视大亨

类型:仙侠作者:唱歌的木猪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西游之影视大亨》由唱歌的木猪创作的仙侠类型的网文,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黄崖,高翠兰,剧情余音绕梁,值得一看。精彩内容:“神仙?!”听了霓裳仙子的名号,黄崖吓得倒吸了一口气,背上的伤口都再次渗出殷红的血来。天界的仙人,大致分为四个级别,天仙、神仙、地仙、人仙。别说神仙了,那怕地仙,黄崖都不想招惹。他的本意,只是找个贬谪

《西游之影视大亨》 免费试读

“神仙?!”听了霓裳仙子的名号,黄崖吓得倒吸了一口气,背上的伤口都再次渗出殷红的血来。

天界的仙人,大致分为四个级别,天仙、神仙、地仙、人仙。

别说神仙了,那怕地仙,黄崖都不想招惹。

他的本意,只是找个贬谪的人仙。

“有要拿仙人魄的心思,到头来还是畏首畏尾的一只黄皮子。”牛头只是不屑的笑。

“那只猴子撕毁生死簿的烂摊子还没处理完,道家的阴曹官吏在慢慢失势,地府很快就要由我们接手。现在这段时间里面,地府乱得很。别说是一个贬谪的道家神仙,就是凡间少了个贬谪的道家天仙,也没人有功夫追查到你。”牛头这样补充着。

“我……”黄崖犹豫了,“有没有其他的,神仙还是太……”

即便牛头这样讲,黄崖也还是没办法拿定主意。

不过,一个神仙的魂魄,炼出来的阴卵非同小可。

“生死簿是说看就看的吗!”牛头瞪着牛眼喝了黄崖一声,“我虽然是佛家的鬼差,但现在我上头管生死簿的判官,可都还是道家的官……”

牛头的意思很明白,我也没办法,我也很为难。

“你只有一次决定的机会。”牛头又补充道,这句话讲出来的时机,恰到好处。

“好,我做。”在牛头的煽动之下,黄崖的小眼睛终于变得果决起来。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做!

“很好。”牛头很满意黄崖的觉悟,他从怀里面摸出一个乌黑的药丸,递给黄崖,“这是产自西南那边的白药,你用的时候,只需要拿水化开,对治跌打损伤很有效。”

黄崖山人:?

别说跌打损伤,就是伤筋错骨的良方对自己背上的剑伤也还不够看好不好?

话说,明明是黑的,为什么叫西南白药?

“当然,不只能治跌打损伤,它甚至可以做到白骨生肌,哈哈哈!”牛头甩动他那又大又闪的鼻环,自以为幽默地补充道。

现在,他的心情非常好。

“哈……哈哈。”黄崖尴尬地配合着笑笑。

如果一个人比你位高权重,那无论他说的笑话有多不好笑,你都得尴尬配合。

“好,那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牛头的身边,那种淡灰色,带着鬼气的迷雾又一次显露出来。

“傍哥您慢走!”黄崖点头哈腰送别。

“对了,大黄,我想了想,觉得你说的那个一次戴两个鼻环的提议挺不错的。”迷雾之中,身影变淡的牛头留下了这么一句。

“小弟这就着手准备给傍哥打上一只!您老带起来,保管那些小女鬼们见了,都笑得合不拢腿!”黄崖毕恭毕敬喊道。

等到牛头的身影完全消失。

黄崖往地上狠狠地啐上一口:“我打你奶奶!”

该死的瘟牛,还二八分。

等神仙魄的阴卵炼成,老子立马就独吞!

吃下一整颗凤凰阴卵以后,这牛头又哪里还会是自己的对手?

另一边。

正在回地府的牛头:“黄皮子,等你阴卵炼成那一天,爷爷就把你送到枉死城,凤凰阴卵……嘿嘿,一成你也别想吃到。”

……

高老庄。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天。

而商阳则是差不多在猪刚鬣夫妇面前,阴魂不散地晃悠了三天。

而猪刚鬣,虽然是时常出去鬼混不见踪影,但也还是察觉到了商阳对他老婆不正当的过分关注。

“商阳兄弟,你这些天为什么老看着我娘子?”这天,猪刚鬣终于是忍受不住,面带不悦地拉着商阳进行男人的谈话。

“因为,好吃不过饺子……”

“啥?”

“没啥……”商阳闭了嘴。

下一句“好玩不过嫂子”讲出来,估计猪刚鬣四十米长的钉耙就该磕自己脑门上了。

不过猪刚鬣发了问,商阳却又不能直接对他讲高翠兰的问题。

你娘们不是个人。

这话讲出来,哪个大老爷们受得了?

“猪哥,我学过看面相,盯着猪嫂的脸看,是因为我觉得从面相上看,猪嫂好像有什么隐疾啊……”商阳眉头轻锁,显出担心的样子来。

“我看你才有什么隐疾!”猪刚鬣没好气地瞪了商阳一眼,“滚滚滚,滚出去。不要老在我面前晃,老猪看着头疼。”

“那,小弟剪辑去了!”

猪刚鬣已经开始轰人,商阳也没多留,麻利地就从猪刚鬣面前消失不见。

三天的观察,商阳无非就是更加确信了高翠兰脸上的表情有着相同的模板。

但除此以外,别无他获。

可能,这个事件的突破点,并不在高翠兰的身上。

等商阳前脚刚走,一旁的高才后脚凑到了猪刚鬣的身前。

“姑爷,外面,高巧巧小姐在等你。”高才的声音,压得比较低。

以前这种事情,通风报信的,也是高才。主仆二人都是得心应手,心领神会。

“高巧巧?”猪刚鬣听到这个名字,眼睛都快瞪圆了。

忙不迭就打理一下仪表,出了高府的门。

这一幕要是让商阳看见,肯定又要感叹个猪生活还是不检点……

再说商阳。

商阳从猪刚鬣那里回来,径直回了房间,往床上那么一瘫。

“瓶颈啊……”商阳感叹。

这三天时间里面,自己观察高翠兰毫无进展。

凌虚子早出晚归,但也是连黄崖的一根毛都没带回来。

两件事情,都得不到进展,这让商阳有一些头疼。

“得从别人哪里入手……如果高翠兰就是戏偶的话,我得找到谁才是幕后的‘表演家’……”

商阳躺在床上,认真思考着高老庄里面破局的关键究竟在哪。

其实这三天的一无所获,让商阳都产生了一点动摇,他开始疑惑是否真的存在着一个“牵丝戏偶”的局在等待着自己破解?

这样东想西想着,商阳在床上深深地睡了过去……

这三天以来,商阳有些过于勉强自己,说起来,他真的有些累了。

商阳是被高才叫醒的。

“商公子!我来给你送晚饭!”高才在外面这样叫门。

在高老庄这段时间里面,如果商阳在府里的话,饭食从来都是高才端到房里来的。

“进来吧。”

吱呀。

门被推开。

高才端了个食盘进来。

食盘上面,是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那位道长在哪?这里还有为他准备的另一碗。”高才端出一碗放在了桌上。

“凌虚子啊,他今晚估计又是很迟回来。”商阳看着高才,随口这么回着,“道士嘛,明天都要忙着惩恶扬善,拯救世界的。”

“公子慢点吃,小心烫。”高才这样说着,目光闪动着看向地面,也没接商阳的话,端着食盘离开。

“真少见,晚饭是面条啊……”商阳瞥了桌子上的面条一眼。

不能吃,不能吃,高府的面条,吃了屁股疼。

嗯……是上茅房上到屁股疼。

商阳可没忘了,上一次被猪刚鬣的面条支配的恐惧。

一朝被蛇咬,十年帕金森。

万一,这碗面条,是猪哥对自己之前拆穿他谎言,外加“好吃不如饺子”的报复呢?

商阳从床上站起,看着那碗面。

在确认高才已经离开之后,才把面端起来,径直走向了茅房……

一般情况下,商阳是不愿意浪费粮食的。

真正趋势他把这碗面倒掉的原因,倒不是害怕里面又被猪刚鬣下了泻药。

而是高才的眼神。

高才在和自己对话的时候,没有看向自己,反而是把眼神投向地面。

用微表情分析术来看,这是羞愧的表现。

这碗面,很可能有问题。

精彩点评

唱歌的木猪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仙侠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唱歌的木猪自传意味的《西游之影视大亨》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