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许你行路不孤单》许你行路不孤单txt 第134章 作天作地 许你行路不孤单801

《许你行路不孤单》许你行路不孤单txt 第134章 作天作地 许你行路不孤单801

时间:2020-05-23 07:56:13来源:阅文集团

《许你行路不孤单》许你行路不孤单笔趣阁 XXOO 许你行路不孤单妖孽受 连载

许你行路不孤单

类型:浪漫青春作者:林枫晓状态:连载中

经典作品《许你行路不孤单》由林枫晓原创的浪漫青春类型的新篇,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刘敬平,程嘉树,剧情百看不厌,感觉不错。精彩片段预览:薄暮时分,刘敬平回到了学校,恰好萧静雪她们还没吃饭,他就约三名女生在学校附近吃火锅。清雾缭绕中,方若璇看着他说:“你好像有心事。”“我和程嘉树在一起兼职了。”萧静雪夹着的虾丸掉进了蘸料里:“什么?敬平

《许你行路不孤单》 免费试读

薄暮时分,刘敬平回到了学校,恰好萧静雪她们还没吃饭,他就约三名女生在学校附近吃火锅。清雾缭绕中,方若璇看着他说:

“你好像有心事。”

“我和程嘉树在一起兼职了。”

萧静雪夹着的虾丸掉进了蘸料里:

“什么?敬平哥,我给你发的兼职信息你都不要,偏偏要做嘉树的那个项目?”

“他做得,我为什么做不得?”刘敬平一脸郁气。

“嘉树跟我吐槽过好几次了,说他后悔接这个项目啦,还说它进度慢,拖拖拉拉,项目经理和产品经理的脑子里都可以养鱼,搞得整个组效率很低……现在他骑虎难下,可那些进坑的人已经进了,出不来了,你竟然主动跳进去……”

“静雪,你说这么多没用,”方若璇嗤笑,“你看他那样儿,像是为了项目才进去的吗?明摆着是为了某人呀。他打着做兼职的旗号搞基,醉翁之意不在酒——”

“刘公子就喜欢声东击西,他还借着玩游戏的名义泡妹子呢!”凌江笙插进一句,萧静雪和她一同暧昧地笑了笑。

“泡什么妹子?”方若璇的脸被水蒸气熏得通红,“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刘敬平,你想泡妹子就走直线嘛,走曲线万一绕不回来怎么办?你又带哪个妹子开黑啦?”

“我只带过一个,”刘敬平凝眸看她,“今生只带一个。”

方若璇躲避着他的视线,给他夹了菜:

“吃你的吧,快把嘴堵上。”

刘敬平低头吃了她夹来的菜,却没堵住嘴:

“我就是为了程嘉树才进的坑,想早点跟他讲和,可现在情况更糟了……”

他把今天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萧静雪听罢,紧紧地拧起秀眉:

“敬平哥,你怎么能说那些话?你们知道当年嘉树为什么要从文科转到理科吗?”

方若璇和凌江笙摇摇头,刘敬平好像想到了什么,懊悔地将手盖在额头上。

“你们还记得我提过一个叫石恒诺的人吗?”

“哦!”方若璇把筷子拍在装麻酱的小碗上,“就那个特鸡贼的小人?他不是东西,他爸也不是东西,用卑鄙的手段打击报复算什么本事……”

她说着说着,就白了刘敬平一眼:

“刘老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吓唬程嘉树干嘛?”

“我那是话赶话,”刘敬平内疚地说,“生气的时候,什么话到了嘴边都吐出去了,完全没想到后果嘛。”

“你这么欠揍,怎么活到今天的?”方若璇接着怼他,“你老欺负程嘉树干什么?他哪里对不住你了?你的做法和那个姓石的很像啊!”

“刘敬平,你这就过分了,”凌江笙愤慨地说,“朋友之间闹点别扭,你非要扩大成阶级矛盾……”

“什么阶级矛盾啊?至于说得那么严重么?”刘敬平微微鼓起嘴。

“我看算,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你不要用几句话掩盖过去。拿失业吓唬人,你就是个黑心的资本家!我们现在发动整个宿舍批判你!”方若璇手叉着腰控诉道。

刘敬平装出一副惨相:

“你们可别上纲上线啊!我就那么一说,还能真做啊?放狠话谁不会?吹牛逼又不违法……说归说,做归做,我说我要上天,就真能上天啊?”

“你这种在法律上,叫‘犯意表示’,而且你心里没准真就这么想,哪天觉得不高兴了也可能真做出来。”凌江笙瞪着他。

“我有那么坏吗?”刘敬平眼睛微红。

“切,谁知道。”方若璇和凌江笙一齐撇过头去。

“我记得上次他黑了酒店,他倒没事儿了,他爸把一个部门经理给开了,”方若璇带着义愤举证道,“说开除就给人家开除了,草菅人命啊!有其父必有其子——”

“喂,你不能这么黑我,还有我爸,”刘敬平急忙解释说,“你们又不晓得具体情况,信口胡诌,我算是明白键盘侠、喷子们都怎么来的了!先不论那个经理的为人如何,能力如何,适不适合他所在的岗位,我家酒店辞退了他,一点儿都没计较由于他工作不到位带来的损失,该给的补偿金一分没少,合理合法,还有什么好喷的?”

“行,我们不懂管理之道,不能乱讲,”凌江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可程嘉树招你惹你了,你那样恐吓他?”

“我都说了是话赶话……”刘敬平分辩道。

萧静雪满面忧虑地开了口:

“敬平哥,我相信你只是图一时痛快,可是你总这么伤人,自己真的快乐吗?我原来只听过从理科转到文科的,他们稍微努努力也能跟得上学习进度。但从文科转到理科还能跟上、还能学好的人,嘉树是我所知的人里面的第一个,在我看来,他创造了一个奇迹。我能想见,那时候的他,几乎是绝望的,强行扭转了人生走向,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他说他最讨厌忍让,以为掌握了技术就不再受制于人。你无意中说的话,看起来没什么,却在一定程度上毁灭了他的信念。你不知道他心底最深的恐惧是什么,他被人报复,他爸爸失业,是他少年时代留下的心理创伤,如今你把他的疮疤残忍地揭开,还撒了一把盐……”

刘敬平耷拉着脑袋,沉默不语。

“嘉树心里一直有一种狂热的技术崇拜,”萧静雪继续说,“他希望学习技术能够让自己变得不可代替,从此摆脱失业的恐惧。他向往技术带给他的自信和自由,上了大学之后,他学会了用代码实现他想要的东西,从中得到快乐和成就感,他还想通过技术来获得作为人的尊严。我悄悄告诉你们,嘉树非常佩服钱学森这类人,那样一个独一无二的头脑,那样一颗赤子之心……这类神一般的人物是他仰望的偶像,他崇拜得不行,或许暗地里渴盼自己也成为那种人呢。这当然是更高层次的追求,往低了说,他也追求现实的满足,希望技术可以给他带来金钱,还有别人的认可和尊敬。当时他填报志愿,选了计算机确实是因为听说这个专业挣钱多,但他学起来以后就越来越喜欢了,这种喜欢已经超越了赚钱的最初目的。从现实层面来讲,他拼命学习,就为了将来有一天他不必卑微地乞求一份工作,他想让别人抢着要他,他来选择,而不是被人选择。敬平哥,你今天的话,勾起了他最害怕触及的经历,你真的有点冷酷,不通人情。难道你内心里就没有不可触碰的地方吗?就没有最伤痛的记忆吗?我敢打赌,嘉树知道了一定会保护你不再受到二次伤害的,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你就这么欺负老实人?”

刘敬平想起不久前自己那场昏天黑地的痛哭,想起了程嘉树递来的纸巾,想起他为自己擦泪并安慰自己,想起他询问时善解人意的欲言又止。水汽氤氲中他的眼眶湿润了,耳边响起方若璇的声音:

“快别闹了,你这样作天作地,迟早要把这么好的朋友作没了的。程嘉树的心也快叫你伤透了,等他彻底死心,你们的感情就再也没法挽回了!”

“别说了,”刘敬平吸了一下鼻子,“我又干了一件蠢事。”

从火锅店里出来,刘敬平说他要静一静,就骑上车先走了。萧静雪不放心,回宿舍洗了个澡,就跑到清华找程嘉树。程嘉树见到她,没说什么,温柔地牵起她的手,两人散步到了荷塘边。

“你怪我吗?”萧静雪望着月光下冷寂的荷塘,感觉自己的话音抛落在虚空里。

程嘉树从她身后抱住她,给了她暖暖的坚实的怀抱:

“怪你什么啊?”

“是我走漏了消息,把那家公司的名字告诉了敬平哥。”

“小笨蛋,你又不会藏心眼儿,当然算不过他,”程嘉树眼里满是宠爱,“他猴精猴精的,来套你的话,太可恶了。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从来没想过让你保守秘密呀。你问我的时候,他已经和我疏远了,我以为他不会再惦记这事……”

“嘉树,他今天说的并不是真心话,你别难受了。”

搁在她头顶的下巴僵硬了些许,她听着周围轻幽的虫鸣,那一阵阵潮湿的声响飘在空中,恍若程嘉树的呼吸。

“我也该清醒了,”他沉静地说,“刘敬平,他与石恒诺,又有什么不同?我们终究是没办法做朋友的。是我痴心妄想,以为他不同于石恒诺,还傻乎乎地幻想我和他可以跨越阶层的限制,彼此交出真心……都是我的错,我太轻信了。”

“嘉树,”萧静雪仰头,“他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不用安慰我啦,小傻瓜。”程嘉树揉着她的头发,“断了念头也好,所谓希望,就是折磨人的东西。无欲则刚,古人说得太对了。我刚才说错了,刘敬平还是和我几年前遇到的李一强、石恒诺这些人有点不一样的,那两个人报复我,是因为我惹了他们,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只要我知趣,远离他们就成了。但我从来没见过刘敬平这样的,我既没主动招惹他,又没故意挡他的路,他非要和我过不去……”

“他和你一起搞项目,今后你怎么面对他啊?”

“静雪,别担心,我再忍一忍,什么都顺着他,不跟他吵,他还能怎么样?等干完了这个,我趁早离他远点,以后我再找兼职,你可千万别说漏了!”

“嗯嗯,下次你不要告诉我在哪儿——”

“那怎么行,”程嘉树委屈巴巴地撒着娇,“你不想陪我了吗?不愿意做我的鼓励师了吗?”

萧静雪转过身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真想变成你的电脑,能天天伴随着你。”

“不好,我以后肯定会换电脑的,但绝对不能把你换掉。”

“那当然,你敢呢!”

月亮升到了半空,瞥见树下正在缠绵热吻的一对人儿,它就害羞地躲到枝梢后面偷窥着。微风习习,水面泛起了层层涟漪。

精彩点评

林枫晓算是浪漫青春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许你行路不孤单》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刘敬平,程嘉树)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浪漫青春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