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向日葵小姐》向日葵小姐的店怎么样 Chapter 6 传闻中的一夜成名 向日葵小姐同人女

《向日葵小姐》向日葵小姐的店怎么样 Chapter 6 传闻中的一夜成名 向日葵小姐同人女

时间:2020-05-23 08:13:17来源:互联网

《向日葵小姐》淘宝向日葵小姐 同人女 向日葵小姐健全 连载

向日葵小姐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薇哂状态:已完结

《向日葵小姐》作者:薇哂,现代言情类型佳作,光环人物:安雪七,祝君,本网络故事精彩片段试读:1、第二天一早,安雪七迷迷糊糊地打开别墅大门,才一瞬间,她半梦游的状态就被眼前的景象打破,一下子愣在了门边:“这位小姐,请问你和观月是什么关系?”“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观月家里?是和他一起过夜吗?”“

《向日葵小姐》 免费试读

1、

第二天一早,安雪七迷迷糊糊地打开别墅大门,才一瞬间,她半梦游的状态就被眼前的景象打破,一下子愣在了门边:

“这位小姐,请问你和观月是什么关系?”

“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观月家里?是和他一起过夜吗?”

“……我是CXTV《舞林高手》节目的策划,我们能单独聊聊吗?”

“……我是××文化公司的主编,我们想请你写本自传,题目我们都已经想好了,你看叫《极致诱惑:我和井观月不得不说的故事》怎么样……喂,后面的别挤啊!”

……

百来号形形色色的人把并不宽敞的大门挤得水泄不通,安雪七彻底SHOCK了,如果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的话,她觉得这就叫一夜成名。

那些人也不管她是不是回应,先拍照抢位置再说,搞得很像暴动。安雪七承认自己的腿有点软了,好在她的智商还没有软,她果断地摁了第二道门的开关,那道专门用来对付记者蹲门口搞突袭的第二道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合拢,将所有人隔在了外面。

轻飘飘地返回客厅时,井观月已经起床了,正无比闲适地坐在沙发上看早间的娱乐新闻,某八卦的电视台正在播他们的绯闻专题,井观月看得目不转睛,居然还有些愉悦的样子。

安雪七木木地在他旁边坐下,呆呆地看了会儿屏幕,忽然扭头,用手指戳了戳井观月:“喂,我貌似红了耶。”

“是已经红了。”

井观月头都懒得扭一下,继续盯着电视看。电视上正在回放他们走红地毯的镜头。

这时,安雪七才发现电视里那个自己胖了好多,和自己很不一样。她“呀”地尖叫了一声捂住了眼睛:“好丑好丑,那个人不是我。赶快换台,换台啦!”

见井观月丝毫没有换台的意思,她一把抓过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并舒了口气。

井观月忽然扭头,有些不满地看定她,懒洋洋地伸出手。

迫于此人的淫威,安雪七扁着嘴,十二万分不愿意地把遥控器放回他手中,继续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画面一闪,刚好是他们相视而笑的样子。井观月居然点了下头:“不错,你还蛮上镜的。”

“真的吗?”安雪七有些难以置信地将手分出一条小缝,瞟了一眼电视。听到井观月都夸自己了,她看了几眼后忽然觉得真有些顺眼了。电视里,她险些摔倒,井观月那么自然地将她拥入怀中,带着她往前走。看到这一幕,她下意识地去瞟井观月,几乎与此同时,井观月也正朝她看了过去。

安雪七仿佛都能听到空气中传来“砰”的视线碰撞声。

“啊,我要去做早点了!”安雪七非常心虚地从沙发上弹起来,靸拉上脱鞋窜进了厨房。

等到她的呼吸平静下来,她才幸福满满地热好三明治和煎蛋、豆奶端了出去。

客厅里,井观月正在讲电话。

“妈妈,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那只是公司的一个策略,既然是绯闻女友就一定不是真的了。”井观月语气有些不悦地说。

闻言,安雪七不是不失落的,但是失落只一瞬间就消失殆尽,因为她更喜欢往那些自己得到的东西上看。

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么,井观月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下来,还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谢谢你,不用给我带礼物了,去年的生日礼物都还没拆完呢。”

听到这里,安雪七才忽然惊觉,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呢!去年这时节,她已经将准备好的礼物寄给他了。

“我几乎要忘记,今天原来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

井观月刚挂掉电话,安雪七就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兴高采烈地说:“能和你在一起过生日,我几乎要……要弹冠相庆了哦!”

“拜托!”正在喝茶的井观月差点被呛住,“什么叫弹冠相庆?你会不会用成语?”

“难道不是这个词吗?那就是普天同庆?”

“普天同庆?还不至于。”井观月轻轻摇了摇头。

“那今天岂不是会很热闹?”

先前的疲倦和阴霾顿时被扫空,她实在太兴奋了,能够和井观月一起过生日。

“为什么会热闹?”井观月一脸不解地问。

“因为是你的生日啊,你的FANS还有媒体都会很关注,你的朋友和家人都会陪你过生日,难道不是这样吗?”

“没有。”井观月侧过脸,不去看她,语气骤然冷漠,“我没有朋友。”

安雪七顿时被她的回答弄得手足无措:“很奇怪耶,人怎么可能没有朋友?哪怕鲁宾逊也会有个星期五陪伴……”

井观月有些不耐烦地起身:“如果没事做,你可以去园子里面浇浇花!”

“怎么可能没事做?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要帮你办得有声有色!”刚才还很颓唐的安雪七顿时雀跃起来。

“呵!”井观月笑了一声,“你的那点IQ又能做些什么?”

“喂,你‘呵’什么啊?我IQ又怎么了?你这家伙还真是怪癖得很!”安雪七有些气恼地说,过了好一会儿才嘟着嘴巴说,“化妆舞会怎么样啊?”

井观月倒了杯咖啡:“你打算请谁?”

“你影迷会的几个头头啊,她们如果能和你过生日,一定高兴死了。”

“她们高兴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冷漠无情?她们很爱你,你起码要对她们好一点,不是吗?其他明星对自己的FANS都很好的。”

悠然地喝了口香浓的咖啡,他的眼中满是不小心溢出来的快乐。

化妆舞会,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从来都没人专门为他策划过一次生日晚会呢。

2、

换上宽松的衣服,戴上自己的IPOD,走在地铁三号线的大厅里,安雪七很久都没觉得如此舒服自在过。

走到约定的地方,她一边开合着手表盖一边等她约的人。

为了办好井观月的生日晚会,她特地约了两帮人,一帮是她所在的舞蹈队“圣舞门”的主力,一帮是井观月影迷会的头头。由于她之前为很多朋友策划过生日晚会,所以她对搞这些活动非常驾轻就熟。加上“圣舞门”的队员经常配合她表演,道具,脚本都是现成的,甚至都不需要排演。想到这些,安雪七胸有成竹地笑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怎样给观月送一份特别的礼物了,因为……这将会是她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

正当安雪七冥神苦想生日礼物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从她耳边掠过,将她的耳机线扯下。安雪七惊讶地回头一看,一个高个子短发男生将那个耳机塞进了自己的耳中,顺带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门主大人,来这么早?”

安雪七瞄了眼四周,确定没有人看她,她才摘掉宽大的太阳镜:“宁次,其他人呢?”

这时,一个穿着桃红吊带,身材火辣的女孩非常不悦地拍了下安雪七的肩膀:“我不是人吗?头条女王!”

“什么……什么头条女王?”安雪七心虚地问。

“今天娱乐版的头条哪个不是你和那个‘冰块脸’井观月?看不出来,还没到一个月你就真把他吃干抹净了。”女孩慢条斯理地说。

一边的宁次夸张地上下打量安雪七一圈:“门主大人,才一个月不见,你变漂亮了很多。要不我甩了雅媛追你吧,要是抢了井观月的女朋友,我没准会一夜成名,就不用等明年参加选秀了。”

他话音还没落,那个穿桃红吊带的女孩啪地拍了一下他后脑勺:“天还没黑,你就做梦了?!想甩我,你就准备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吧。”

教训完宁次,雅媛没好气地在安雪七身后的椅子上坐下,她很敏锐地发现雪七的状态不好:“雪七,说真的,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的脸色真难看!”

“只是没有睡好。RAY呢?”安雪七淡淡地笑了笑,空着肚子在烈日下跑了一个下午,胃部一直隐隐作痛,换作谁,脸色都不会太好看。

“RAY已经到了,他的车都在外面等着呢,等人齐了就可以出发了。”

这时,人群中出现一群穿着统一着装的女孩,大约是看到了安雪七,她们立刻尖叫着跑了过来。

她们全是井观月影迷会的头头,这次能见到近距离见到井观月,无不欢欣鼓舞。领头的混血女孩SAYA打了个响指,得意地对安雪七说:“我们影迷会最有才华的六人组都来了,到时一定会给观月一个惊喜的。”

很快,其余的人带着道具的人也都陆续到达了聚会地点。

安雪七点了点人数,挥一挥手说:“走吧,RAY不喜欢等人。”

地铁口,三辆加长林肯齐刷刷地停在停车场里,路人好奇地望车里张望。其中一辆车里坐着一个穿白色衬衣的俊美少年,少年有些不耐地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放在车窗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打着,似在等人。

良久,一群唧唧喳喳的女孩从地铁口涌了出来。他侧脸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打头的安雪七。

“嗨!”他皱起眉头冲那边叫了声,“澈的女人!”

刚出地铁口,安雪七就听见有人在嚣张地冲她叫唤。她特别不喜欢这个称呼,所以假装没有听到,一边和那些女孩说话一边随宁次往前走。

见安雪七没有回答,RAY不悦地打开车门,径直往她们那边走过去。

本来那群女孩还在讨论晚会的细节,结果某位眼尖的女生看到有帅哥走来,非常不争气地当街尖叫起来。据说女生都有一种在瞬间发现方圆二十米内的任何帅哥的能力,随着这声尖叫的发出,其余女孩很敏锐地顺着那个女孩的眼神找到RAY。

“哇!是RAY啊!”

于是,一脸不悦正打算找安雪七麻烦的RAY顿时被那群尖叫着冲向他的女生吓得愣住了。

宁次有些恼火地看着原先围在他身边的女孩争先恐后地往RAY那边涌去时,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女人还真是势利!”

雅媛冷笑了声:“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完,雅媛就收回视线,打量着RAY:“说真的,从没见过有人可以把白色衬衣穿得这么好看,简直就是个天神哦。”

“穿白衣服的就是天神吗?一群花痴!”

宁次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觉得它似乎有些不顺眼了。

安雪七看得好笑:“我说宁次,你里面那件背心看上去很酷。”

“是吗?”宁次小有些得意地说,“上次去日本时在银座买的,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呢。”

他一边说一边以最快地速度将身上那件看上去很糟糕的白衬衣脱掉,塞进包中。

RAY在那些女孩的包围下显得有些气恼,但事关风度,他只好在那些女生中巧妙躲闪,不让她们碰到自己。很快,RAY的耐性就被这群女生磨得精光,他黑着一张脸朝抱着手看热闹的安雪七叫道:“喂!安雪七,你愣在那里干什么?”

见把他整得差不多了,安雪七才走过去,将他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RAY气咻咻地打开车门,冲她说:“你,坐我旁边。”

“你们坐在后面,听我把规则说一下。今天的化妆舞会主题就是COSPLAY,你们要扮成观月最喜欢的动漫中的人物,给观月一个惊喜。你们可以在宁次那里领服装道具还有剧本。要注意的是,千万不可以像刚才那样一见到偶像就围上去,语无伦次,这样会激怒他。我到时会安排大家一起吃蛋糕,到时候你们有时间和他像朋友一样聊天。明白了吗?”

上车前,安雪七严肃地将规则说明清楚。

那些女孩连忙点头答应,毕竟能和偶像一起过生日已经很让她们满足了。

关上车门,一直冷面无语的RAY看了眼身侧的安雪七:“雪七,作为你和澈最好的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这样做会让澈很伤心。”

猛地听到澈的名字,安雪七的眼中滑过一丝黯然和伤感。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神地说:“就让我自私一次吧。”

是的,就让她自私一次吧。她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今天是一个最好的表白的机会,无论结果是什么,她都会坦然接受。至少,她一直在为她的爱努力。

3、

井观月一个人在房间里听音乐写文章直到黄昏,CD已经轮了好几圈了,是他最心爱的SENS。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下午他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好像缺了点什么。

他抬腕看了看手表,下意识地下楼在每个屋子里找安雪七。她已经出去六七个小时了,在这六七个小时的空当里,他不但没有获得他意想中的安宁,反倒更加烦躁不安起来。他觉得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发呆,打开电视,换了一圈台,最后情不自禁定格的却是她喜欢看的那个频道。等他反应过来,他如触电般关掉了电视。

这种想法让他忽然觉得很手足无措,他强迫自己收回思绪。

客厅的桌子上放着安雪七刚派人送来的大蛋糕,旁边放着两大袋从邮局送来的礼物。

他默默坐在沙发上,一件一件地拆那些礼物。如果这些都是爱的话,他已经有很多很多人爱他了,可他为什么还是觉得孤独呢?

放下手中正在拆的礼物,他觉得一直这样拆下去会显得比较没心没肺。

掏出手机看了眼,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他不满地皱了皱眉头:“说了只请一下午的假,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

一念及此,他又有些烦闷起身,在空旷的客厅里面无神地游走。

那边的冰箱上贴着她早上的便利贴,叮嘱他一定要喝冰箱里面的药汤。

这边的花瓶里是那天她为他折的那枝荼蘼,如今已经有些枯萎了。

阳台那边,她上午晾出去的衣服随着风轻轻飘舞着,隐隐散发着柠檬的香气。

……

这个屋子里,居然到处都是她的影子。

这些影子在重重叠叠,仿佛构成了一个真实的她。而她应该就在某个角落忙碌着,为他们的三餐,为他们的生活忙碌着。

就是这样的感觉,那么平淡,那么闲适,却又那么温馨,让人想起一味地沉溺下去。

拨了她的号码,却迟迟按不下那个接通键:到底用什么理由让她回来呢?

犹豫了一下,他有些烦躁地将手机扔到一边,从冰箱里面拿了一个大桶的冰激凌,踱进院子中。

大口吃了几勺冰激凌后,他的感觉才稍微好了一点。

这时,大门外终于传来了汽车路过的声音。

他往外张望了一下,见计程车确实停在自家门口,他反倒转身回到客厅,打开电视装作专心看节目的样子。

“我回来了!”

安雪七拎着五六个大塑料袋,笑逐颜开地走进客厅,一张脸被太阳晒得冒出了健康的红晕。

见井观月并不理她,她先把东西放进厨房,洗了手再才返回客厅。

“喂,我回来了。”

安雪七不明白这个情绪化的家伙为什么这么一副冰冷的样子,早上出去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

“你还知道回来吗?都快六点了!”

井观月故作漠然地将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收回来,冷眼看着她质问。

“哦,今天是你的生日嘛,我要去买点东西回来帮你庆祝啊。”精明如安雪七一下就抓住了他语气中的情绪,他质问的语气好像那种等老公回家等到内伤的怨妇。于是,她腆着脸在他身边坐下,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神秘兮兮地说,“我的耳朵热了一个下午,看来有人一直在想我哦。不会是……不会是你吧?”

“……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井观月被戳穿了心中隐秘,恼羞成怒地说,“买了些什么东西,需要这么久?”

“东西多了去了,一时间都说不清楚,哎,我快累死了……”

换上拖鞋,安雪七懒懒地坐到井观月身边,很理所当然地拿过遥控器,换到一个正在播偶像剧的频道。

井观月看她半天没有表示,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那礼物呢?”

“什么礼物啊?”安雪七一副迷惑的样子。

“你……”井观月顿时气堵。

“哦,你是说生日礼物吗?你这里堆满了礼物,怎么会少我那一份啊?所以我就把钱省下来了。”安雪七看着桌上的蛋糕和礼物,片刻后才做理解状。

井观月冷冷看了她一眼,过了很久才说:“你!穿成这个样子,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赶快去洗澡换衣服,然后给我做晚饭!”

说完,他一把夺过遥控器,接着目不转睛地看他的《电影之旅》。

安雪七在心里暗暗好笑,“哦”了一声,拖着懒散的步子走进了浴室。

井观月用余光瞄着她,确定她走进了浴室后,立刻起身跑进厨房,打开那些塑料袋,检查了一圈后,有些失望有些气愤了合上那些袋子:“居然真的什么礼物都没给我买!”

愤愤回到客厅,郁结了一天的怨气让他简直想把那家伙从浴室里拎出来狠骂一顿。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那间浴室的门才伴着些沐浴露的香味打开。

“今天晚餐想吃什么?”

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安雪七一边笑吟吟地问,样子新鲜得像棵刚从大棚里拿出来的小白菜。

“随便!”井观月没好气地说。

“有蛋糕吃似乎就不要吃别的了,那就吃蛋糕吧。”

“我——不——吃!”井观月觉得一切都很不顺心。

“唔,你今天的火气很大哦,我得赶快去给你煮清火的汤,要不我做碗面条给你吃吧?”安雪七瞪大了眼睛,凑到他面前说。

“还不快去!”

说到面条,他还真是饿了,冰箱里面的零食都被她当作垃圾清进自己的房间了。

“哦,遵命……不过,我想你到厨房帮帮我。”

“我为什么要帮你下厨房?”

“这是传统,我煮的是长寿面,一定要寿星本人亲自盛起来才能得到福泽。”

“是吗?我怎么没听过这种传统呢?”

将信将疑间,他已经被安雪七这只小狐狸拉进了厨房。

嗯,园子的门并没有关上,他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今天的晚会。

4、

井观月在厨房里走了一场秀,姿态优雅地帮忙递了半个小时作料后,他终于得到了解脱。

“做一碗面条而已,需要这么久吗?”

看着桌上那碗摆上熟鹌鹑蛋、尤菜心和香菇的面条,井观月不免好奇地问。

“这是长寿面嘛,很讲究的,要是再考究点,需要足足准备一天呢!趁热,赶快吃吧!”

安雪七眼中跳跃着快要漫溢出来的幸福,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亲自做一碗长寿面给井观月吃。

“别犹豫了,赶快吃嘛。”

见他还不动,安雪七连忙把筷子递了过去。

“看样子,你比我还要急,要为我代劳吗?”接过筷子,井观月觉得今天的安雪七有些好笑,说着,他夹了一筷子面条,送进口中。不知道为什么,这原本是极普通的面条,极普通的材料,可偏偏让他吃出一种别样的味道。于是,他放下筷子,静静地看着她问:“原来,长寿面是这个味道?”

安雪七正看他看得入神,没想到他会忽然抬起头来看她,不禁有些脸红:“是啊,难道你以前没吃过吗?”

“很好吃,谢谢你。”他淡淡地说。

从小到大,他的生日过得都如出一辙。关键词总离不开国外旅游,豪华宾馆,昂贵蛋糕,而他的礼物也都是同龄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然而,从未有人给他煮过长寿面。

“做这个面条很有讲究,本来一碗就是一根,但我可拉不出一根那么长的面条。”

安雪七笑嘻嘻地说,随便还拿手比画了一下。

“为什么不多煮一点,你不饿吗?”

“那怎么可以,这个只能给寿星吃。我不饿,我在外面吃东西了。”安雪七连连摇头,“呃,我去外面院子里吹下自然风,你要没事等会也出来嘛。”

井观月点了点头,看了眼窗户外。外面,幽黑冰蓝的天幕已经张开了她宽大的衣袂。

安雪七笑吟吟地起身,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片西瓜,一边吃一边往外面走:“以前在院子里面纳凉的时候,大家必定是要吃西瓜的!”

吃西瓜纳凉?她说的很多事物,他都没有体会过。如今想想,炎热烦闷一天后,一家人在院子里面吹着自然风,吃着西瓜,那是多么凡俗而快乐的事情啊?

井观月安静地将整碗面条吃掉,尽管已经很饱,他还是把碗里的汤也喝了下去。

在饭厅里出了一会儿神,他起身朝门外走去。

一出门,他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院子里点上了无数蜡烛!

那些蜡烛错落有致地点在台阶上,花树下,石桌上,星星点点,摇曳不定,这些细弱温柔的光线在整个院子的上空织出了一片迷蒙的昏黄,恍然是梦幻中的童话王国。

在这样的梦幻中,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院子里四面八方都响起了一阵清脆空灵的旋律。

“朽木白哉在此祝君生日快乐。”

前方,一个模糊但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井观月面前。

那个——黑色的死霸装和白色羽织,犀利冰冷的斩魄刀千本樱,飘逸俊秀的身形,刀锋般的嘴唇,冷漠苍凉的目光。

那不是他一直喜欢的朽木白哉吗?

“夜神月在此祝君生日快乐。”

“风鸟院花月在此祝君生日快乐。”

“神谷薰在此祝君生日快乐。”

“……”

接踵而来的,都是他挚爱的那些动漫中的人物。

朽木白哉、夜神月、花月、薰……这些难道是一场华丽的幻觉?可是,眼前的每一个人,那熟悉的装束,熟悉容颜,已经不再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仰望。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巨响,流星般璀璨的烟花顿时绽放于半空,门外,一辆燃满花火的推车也在漫天的缤纷中出场。

“井观月,生日快乐。”

换了白色长裙的安雪七,将那辆小车推至他跟前,捧出里面的蛋糕,温柔地向他祝福。

“你……”他一时失了语。

这一切,根本就是一场失了语的慨叹。

“我精心布置的这一切还不错吧?”

“可是……这好像是电影里面哄女孩子的招数吧?”

虽然嘴硬,但一丝连井观月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还是浮上了嘴角。

“切蛋糕吧,我一个下午到现在没有吃东西,早就等不及了哦。”安雪七暗暗比了一个V字手势,端起盘子递到井观月面前,“我要那块写着月字的!”

井观月一怔,还是欣然接过刀,小心翼翼地切下那块带有月字的蛋糕,放进了她的盘子中。

“唔,口感好好,上面的杏仁果酱好美味哦!”大爱甜食的安雪七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咬了一大口,浓腻的果酱瞬间沿着味蕾蔓延。

良辰、美景、美食、井观月……一切完美得好像梦境。

安雪七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无比英明。

“嗳,安雪七。”就在这时,正在专心切蛋糕的井观月忽然发现了状况,放下手中的刀。

“唔……怎么了?”

一心一意享用美食的安雪七丝毫没察觉到自己正在出糗。

“嘴边有东西。”井观月看了眼四周,垂下头,凑近她小声提醒。

“什么?”一向精明的安雪七,智商在这样的氛围里直线降到偶像剧女主角的水平线上,含着一口松软的蛋糕,瞪大黑宝石般的眼睛看着井观月,纤长的睫毛还无辜地抖着。

“呵。”嘴角微一扬,井观月忽然抬手,轻轻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俊美绝伦的脸上泛起一圈细致的温柔,深黑的眼眸中凝起浓浓的温柔,井观月收起唇边的笑,拿过一旁雪白的餐巾,轻轻替她擦去嘴边的果酱。

井观月!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安雪七整个人僵住。

十年前的陈旧记忆如决堤潮水般涌来,那个午后,他就是带着这样的温柔神情出现在她阴霾的生活里的。她清晰地记得他逆着光芒走到她身边,蹲下,背起受伤的她时的全部细节,那是她第一次得到陌生人的爱,也是她第一次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好”这个概念。

嗫嚅着,她开口了:“观月,你还记得……”

就在这时,别墅外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

一道刺眼的白色亮光划破了周围浪漫静谧的氛围,聚焦在安雪七脸上。

安雪七的双眼被这道强光一照,下意识地紧紧闭上,井观月一把将安雪七拉到身后。

门外,一辆小卡车噶然停住。

车门打开,两个身穿制服男人抬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箱子走到门口。

“请问这里是井观月先生的寓所吗?”其中一个制服男露出标准的微笑,恭敬有礼地问。

“是的,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井观月松开安雪七,走近他们问。

“这个箱子里面的礼物是给您的,请您签收。”

安雪七盯着那个巨大的箱子,一种说不清的担忧没来由地漫上心头。她放下手中的刀叉,沿着台阶走了下来,在井观月背后站定:“这里面是什么?”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您打开就知道了。”

见井观月签完字,他们不再多话,微笑着告辞了。

略微迟疑,井观月解开了盒子上的丝绦。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箱子让他觉得很沉重。

或许,仅仅是来得不合时宜吧?里面,可能是一个惊喜呢。

如是安慰自己,井观月打开了盒子。

“Surprise!”

盒子打开的那一瞬,井观月眼前绽开一片缤纷。

漫天的花雨中,一张美丽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盒子里居然藏着一个女孩,而且是一个惊艳无比的女孩:高挑完美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头金棕色的卷发起伏有致地披在瘦削的肩膀上,精致无比的小脸配上SD娃娃般无辜的大眼睛,顿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观月,生日快乐。”

绽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露出她让她万分得意的一对酒窝,箱子中的美少女用微微发颤的声音祝福。

当井观月反应过来,一丝下意识的厌恶从眉梢眼角流露出来。

当然,对方还和以前一样自我感觉好到迟钝,她像公主那样优雅地翘起亮白如日光灯管的粉嫩小腿,脚下大块水晶镶嵌的高跟鞋夸张地闪着璀璨的光芒。就在大家失神的刹那,她整个人已经轻盈地跨出纸箱,自然地拥住了井观月。

“哇,靓女!”

宁次的眼睛顿时BlingBling起来。

“拜托,你这种饥不择食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廉价耶!”COS成不知火舞的雅媛撇了撇嘴,顺手送了他一记栗暴。

“观月,惊喜吗?我专门从丹麦赶回来为你过生日。”

女孩一边说一边神秘地伸出手,展开手,一颗光芒四射的水晶心出现在手心里,此时,它在灯光下流动着冷静超然的明晰与令人心动神怡的优雅。

“我想来想去,都没想到还有什么东西比我的‘心’更适合当作你的生日礼物……”

“诗雅薇。”井观月淡淡地开口,“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诗雅薇?

这个名字也太如雷贯耳了吧,凡是井观月的粉丝都知道,她是井观月的青梅,井观月是她的竹马,两个人百分百的登对。

一时间,气氛更加暧昧起来。

宁次小声在雅媛耳边嘀咕:“雅媛,如果我没记错,雪七貌似要在今天晚上向井观月告白……可怜的家伙,这么好的机会又要被错过了。”

“如果就这样认输,那她就不是安雪七了。等着看好戏吧,白痴。”

精彩点评

模仿《向日葵小姐》,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薇哂)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薇哂)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