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大仙帮我来种田》大仙嫁来种田 第二章 思 大仙帮我来种田蕾丝

《大仙帮我来种田》大仙嫁来种田 第二章 思 大仙帮我来种田蕾丝

时间:2020-05-23 07:54:34来源:阅文集团

《大仙帮我来种田》仙家大仙来种田 YD 大仙帮我来种田YAOI 连载

大仙帮我来种田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流水萤火状态:连载中

畅销创作《大仙帮我来种田》由流水萤火最新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线中的主角是刘盈,古萧,内容波澜起伏,书单必备。精彩片段预览:现今的皇帝有三子,大皇子为贵妃所出,二皇子贤妃所出,两人具都17岁,三皇子为薛贵人所出,现在才3岁。刘盈来此的原因还真和这皇子们有脱不开的关系。今年七月初,皇帝突然下旨选秀,要为两位皇子选妃,凡是有功

《大仙帮我来种田》 免费试读

现今的皇帝有三子,大皇子为贵妃所出,二皇子贤妃所出,两人具都17岁,三皇子为薛贵人所出,现在才3岁。

刘盈来此的原因还真和这皇子们有脱不开的关系。

今年七月初,皇帝突然下旨选秀,要为两位皇子选妃,凡是有功名的人家,女儿年满十三,且尚未婚配的,均可参选。

这一下整个大周都沸腾了。

流府也沸腾了。流家三子,只有这三房两个女儿,正好十三,十四的年纪,均可参选。

但三房主母却坐不住了,自己女儿虽生的不错,也算是美女一个,可是跟流萤相比……那流萤虽胆小懦弱,但长得随了母亲,生的那叫一个美,如果跟自己女儿一同参选,那后果……

于是,在流萤跟随流府女眷去城外进香的路上,她的车惊了马,赵老夫人赶紧让自己的车夫前去相帮,把马拉住,稳住车,可巧,车夫正走过流萤车边,流萤自车内摔出,车夫紧张之下,伸手接住了流萤,众目睽睽之下抱在了怀里。

此时的流萤,在车内磕破了后脑,只看了一眼就晕死了过去。

之后醒来的就是她刘盈了。

刘盈醒来后只是觉得头很疼,有许多人在进进出出的忙乱着,还有人在耳边嘀嘀咕咕的。想知道怎么回事,却睁不开眼,一阵头疼就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就很安静了,就只听见一些女声小声的议论着什么白绫,家庙,老夫人,三爷,吵架的。还没彻底醒来就又头疼的晕了过去。

最后醒来,已经是七天后了,此时刘盈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在半梦半醒间,已经看懂了流萤小姑娘的一生。

这小姑娘和她的母亲一样都是宅斗的牺牲品啊!

醒来后,还没来得及考虑怎么蒙混过关,就被赵老夫人通知:将她许配给抱住她得那个车夫,流府的下人,古二蛋。

第二天就拜堂成亲。

古二蛋本来是被关在柴房的,当时情况紧急,伸手接住大小姐是他本能反应,事后他也知道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做就是毁了大小姐的闺誉。当时在马车里的丫鬟婆子,回来后就被三爷打了板子发卖了出去,只是不知道怎么处置自己。

直到被拉来拜堂,古二蛋都有点不相信,有点晕,这样的好事落到自己头上了,还了卖身契,还给落了户籍,落户籍时,账房的穆先生给他说“二蛋”,这个名字太不雅,小名还行,户籍上得有个像样的,于是就给取了个“萧”字。

古二蛋当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从卖身进府,他就在马房干活,为人老实,不知道贿赂管事的,到这么大了,也还是在马房,只是以前是喂马,洗马,现在是赶马车。

在这府里也有那么几个说的来到,都是不得志,干粗活累活的。只有账房的穆先生,小时,给先生洗马,颇得先生眼缘,教得识了几个字,又帮着给管事说着学会了赶车。给主子们赶车,时常出府,长了见识,有了自己的小打算,寻思着等过几年了,攒够了赎身银子,赎身出府,再买辆车,给人赶车挣个钱就能养活自己,也就知足了,如果运气好,再娶个媳妇,那就更圆满了。

可是没想到有这样的意外,这般的福运。

只有穆先生,看着他叹气,叮嘱他切要遵守本分,不得妄想。

妄想,妄想什么?跟大小姐洞房花烛吗?晕晕乎乎似牵线木偶般跟大小姐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全了礼数,还没等明白过来就被婆子领着去了客房,告诉他今夜在这里安歇,他可以回到以前的下人房收拾自己的东西,因为第二天就要离开伯府。

这是刘盈醒来后的第三天,这三天里,只是匆匆见过赵老夫人一面,就是下成亲通知书那次,其他时间都是这些下人们,这些丫鬟婆子都是新来的,刘盈不熟,原来的流萤也不熟。

早晨,才梳洗完,还没吃早饭,就来了一个人,一个可以决定刘盈命运的人,流萤的爹:流文宇。

流文宇三十多岁,没有留胡子,目测有一米八左右,穿着一身儒衫,皮肤保养得极好,脸似刀削般有型,这都不能算中年美大叔,看上去就像个成熟沉稳的青年人,俊美的小伙子。

流文宇看着刘盈,直看的刘盈低下头不再打量他,才坐下。

“今天你就要跟古萧离开伯府了……”

“什么?”

“古萧,你的新婚夫婿,就是那天接住你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在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伯府米虫下去吗?我似乎都已经认命了啊,宅斗牺牲就牺牲吧,牺牲了也是悠闲的米虫啊,这些古人不知惜福,总是宅斗,没来的费脑子。听这意思,我这是梦想破灭了吗?

刘盈又晕乎了,这美男子说了什么,她没注意,只想着自己不能做米虫了,好伤心。

流文宇见女儿一副恹恹伤心的样子,不免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本来,流家女儿出嫁公中会有六百两的陪嫁,但是你的情况特殊,也是防止有人效仿,公中就不给你嫁妆了。”

“啥?”

谈到钱,奥,不,谈到银子,刘盈从悲伤中清醒了过来。

“我这里有一千两银票,你收好,留作防身用吧。”

“呼——”还好。

“你母亲……是环月族人,生活在月环山上,还有族人,此去,如若……去你母亲族人生活之地也好。”

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镯子,非金非玉的,看上去似乎是蓝色,很是普通。

“这是你母亲随我来京城时,戴的唯一饰物,留给你吧。你与你母亲……都……都不适合生活在这伯府里,……古萧,为人……善良,你……如此也好。”

听着流文宇断断续续的话,刘盈觉得,好像很悲伤,发自心底的那种悲伤,流文宇似乎是爱他的妻子的。就着这份悲伤,眼泪竟是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

“你收拾几件随身衣物吧,早饭后就走,我……就不再送你了。”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刘盈,古萧)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流水萤火)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