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凤女王爷》凤女王爷什么剧情 第十一章 凤女王爷GC

《凤女王爷》凤女王爷什么剧情 第十一章 凤女王爷GC

时间:2020-05-23 14:45:09来源:阅文集团

《凤女王爷》凤女王爷有声小说在线听 忠犬攻 凤女王爷帝王攻 连载

凤女王爷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离子木状态:连载中

这次本人分享给各位网友们离子木原创新篇《凤女王爷》,天选人物是凤烨,林阮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两种毒的叠加?百里凤烨皱眉,脑海中快速的思索着……紫琉背后的组织是空锡楼,三年前,空锡楼前任楼主亦欢退位之后,便再不打理空锡楼事务,忆冰楼动用了全部的人力资源,也只能知道,空锡楼新任楼主是亦欢唯一的弟

《凤女王爷》 免费试读

两种毒的叠加?

百里凤烨皱眉,脑海中快速的思索着……

紫琉背后的组织是空锡楼,三年前,空锡楼前任楼主亦欢退位之后,便再不打理空锡楼事务,忆冰楼动用了全部的人力资源,也只能知道,空锡楼新任楼主是亦欢唯一的弟子。

至于那个弟子是男是女,是守皇、大夏、华褚,玉沉,四国之中哪国之人,年龄多少……这些,江湖上竟然半点口风也没有,便是强大如忆冰楼也查不出丝毫头绪,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势力将这一切都通通隐藏了起来!

不可否认,自新任楼主接管空锡楼后,原本在江湖中寂寂无名的空锡楼,三年之内竟一跃而成继媚杀阁之后的又一股新势力。

如今空锡楼已在江湖占有了一席之地,发展速度令人咂舌,但是,尽管空锡楼的规模扩了十倍有余,江湖中依然无法知晓它的总部设在哪里!

空锡楼的发展如同一剂火药,使得整个江湖都陷入了一种不服之下又带着敬畏的奇怪气氛中。

百里凤烨暗叹了一声,对空锡楼,百里凤烨所存戒心不小,打入内部将空锡楼的格局、人数调查清楚,这是百里凤烨一定要做,也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暗辰与蓝无风一直是百里凤烨手下得力的助手,蓝风已经接手了百里宣的事情,所以进入空锡楼这个任务,百里凤烨想让暗辰去办,然而……因为紫琉与暗辰同出一门的原因,百里凤烨知道,这件事……暗辰其实是不愿意去办的!

百里凤烨虽是忆冰楼主,与暗辰的关系是上下级,他若真对暗辰下了命令,那么……无论暗辰有多么不愿,他也必然会尽心尽力地调查下去,平日里,百里凤烨与暗辰的关系虽不见得有多亲密,可是,百里凤烨却依然不愿意以楼主的身份逼迫暗辰。

如今,夏樱与空锡楼的紫琉接触之后才中了毒,百里凤烨更是有一万个理由要去调查空锡楼。

忆冰楼人数众多,在江湖门派中,三百年来一直占着第一的位置,从来没有下滑过,忆冰楼中的能人异士不少,可是,如今北冥玉出世,围绕着北冥玉与玉石背后的秘密,忆冰楼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任务,在这个空档,除了暗辰以外,百里凤烨还真无法抽出人手。

轻叹了一口气,百里凤烨已下定主意要亲自到空锡楼中走一遭!

如空锡楼楼主一样,他百里凤烨,大夏将军之子会是忆冰楼的楼主!这第二身份,恐怕……江湖中知道的人也不会超过一百个。

收回神思,百里凤烨往夏樱手臂上看了一眼,只见那三点的色泽越发黑暗了。

别过眼睛,百里凤烨的拳头不由的一紧,凤目在红衣的映衬下显昨格外冷情。

不久之后,百里凤烨地目光移向木阮思,“凤烨去查查看,也许能知道第二种毒是什么。”

说完,红衣一扬,这便要离开……

林阮思冷声,“你站着。”

本欲离开的身影在听到这个医师的话后还是站住了,不解的看了林阮思一眼,“凤烨虽不晓医道,却也知对症下药,凤烨去查有什么不对吗?”

红衫拂过脸颊,百里凤烨素白的指尖扫过眉毛,比女子还要媚邪几分的脸,让林阮思不由的看呆了。

好一会之后,林际思才回过神来,绿衣轻扬,妩媚而笑,带了几分玩味的语气,道,“对症下药不错,但是……若你三个时辰不回来,靖安王爷这么多年苦练的武功可就要白费了。”

这一句话里面的分量有多重,夏乾与百里凤烨不会不知道。

生怕夏樱着凉,夏乾将龙袍脱下,往夏樱身上一盖,语气有些悲凉地说道,“樱为了习武,从小受了多少苦,朕不可能不知道!”说着,这位大夏帝王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若是樱的武功真的废了,对樱来说,那也许比让她死还要残忍。”

百里凤烨沉默着,只知道,如今夏樱是北冥玉的所得者,若她的武功废了,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夏樱必将活的十分辛苦。

重新回到床榻边,百里凤烨目光专注而认真,“要凤烨做些什么?”

“我虽无法替她解毒,但可以保证,一个月内,靖安王爷的毒能被完全压下去,至少在这三十天内,靖安王爷能如正常人一样生活。”林阮思一边说话,一边快速地往夏樱身上插着银针,“三十天之后,我若还无法替她解毒,那本姑娘地师傅可能就得从地底下生生气活了过来。”

林阮思将手伸到胸口,从里衣里面掏出一红包,打开之后,百里凤烨发现,那红包之中是一套银针,那银针尾脚雕着金色凤凰,凤凰下有一片羽毛,红的耀眼……

微微一楞,百里凤烨一眼便认出了那银针的来历!

那套锦凤华针,是铸器大家鬼母生前用自已亲生儿子的骨头做的!

相传,鬼母之子死时,悲痛欲绝的鬼母为了不让后人再经历如自己一般的丧子之痛,花了四十年的时间铸出这套银针,古时,知道银针法门的医师能凭着锦凤银针让人死而复活,只是……随着时间地推移,锦凤华针的法门逐渐遗失,死而复生变成了一种神话,然而……便是将锦凤锦针当做一般银针来使用,效果也比普通银针出色几百倍。

江湖之中,高价寻找银针的收藏家,比比皆是,却不料,这套银针的主人竟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丫头!

泛着银白光泽的银针,如无数火光在眼前飞过,那种速度与流星相比,竟半分不落,百里凤烨看的仔细,虽快,但林阮思的每一针都能准确地刺**道中!

插入夏樱Xue道中的锦凤华针针尾上的金色凤凰不断地变暗,最终全黑了,一只只乌凤,似是在将夏樱体内的毒全部吸出来了一样。

不到片刻,银针便全变成了青黑色,拨出之后,Xue道里流出的血,红的不似正常颜色,看着,便让人胆寒。

施针过程不过几秒钟而已,然而……林阮思额际的汗水却如暴雨一样,落个不停。

又施了几针后,林阮思才吩咐起来,指着梅月,道,“你回王府,将皇上曾经赐给靖安王爷的吐番贡品——呈雪夜明珠带来。”

“唉!”答了一声,梅月转头便跑。

见梅月走后,林阮思才看向夏乾,“你若不想你妹妹死,便去找什么贵妃,什么答应,什么嫔妾,把你赐给她们美容的天山雪莲全部要回来,数量越多越好。”

天山雪莲是药中**,但在皇宫中,却被看得没那么珍贵了,夏乾武艺虽不及夏樱,但多少能够强身健体,故而很少生病。天山雪莲这种**药材放在太医库中,也没人敢用,久而久之,竟然闲罢了下来,后来,不知是哪个宠妃得知了此事,便向夏乾讨要雪莲。

有一必有二,继那位宠妃后,皇宫中所存的八株雪莲都被夏乾其它的宠妃讨要了,如今夏樱需要天山雪莲急用,这种向妃子讨还之事,当然只有皇帝出面才能要得到了,夏乾也不推辞,“朕很快便回。”

说音未落,夏乾的身影早已经冲出了太医院,连龙袍也还来不及穿上。

见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夏樱与林阮思,百里凤烨这才开口,“凤烨能为她做些什么?”

林阮思妖媚一笑,“你能为靖安王爷做的最多,也最重要,但我怕……你未必乐意。”

百里凤烨凤目一眯,笑容中带了几分可笑,好似听到最无聊的笑话一般,唇角满是嘲讽,“你且说来听听。”

“渡气。”林阮思扯起碧绿色的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收起了最后一根银针,“用特殊的方法,向靖安王爷体内输入内力,待将天山雪莲的药汁完全送到她血管内之后,我再想办法让你的内力回到体内。”

百里凤烨的红袍在夏樱脸上轻轻一扶,眼里满是爱意,“什么时候开始?”

“哼。”娇笑了一声,林阮思看着百里凤烨,纤细的指头指着百里凤烨的心口,“急什么,本姑娘还没说完呢。”

“噢!”百里凤烨的表情露出一丝疑惑,“还有什么是凤烨不知道的吗?”

深吸了一口气,林阮思将夏樱的手臂塞入龙袍中,继续说道,“渡气之后,你的内力里将会积攒起不少的毒素。”

“那么……凤烨会如何?”

听百里凤烨如此问话,林阮思唇角一勾,带了些许讽刺,果然……还是怕了!

“内力积了毒素后,三个月内,你的内力将只剩下一成,一日也只能运功一次,否则……轻则六脏俱损,重则……从此只能成为废人一个,再也碰不得武学,老年也将多受病痛折磨。”

“三个月?”百里凤烨素白的手轻轻地点着下巴,“还好,虽然会有不少麻烦,但凤烨能应付得来,这三个月内,夏樱不会出事。”

林阮思一惊,这才反应过来,百里凤烨刚才的确是怕了,但不是为自已而怕,而是担心失了内力之后无法保护夏樱?

若说林阮思心里没有震惊与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林阮思看着那一抹红衣,突然觉得……这世上最幸运的事,怕就是得到眼前这个男子的爱了。

能得到丈夫与哥哥如此疼爱,靖安王爷应该知足了,若她林阮思拥有亲人与爱人,并且他们对自已能如夏乾与百里凤烨对夏樱那样,那么……无论要自已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她林阮思绝对会对些苦楚甘之如饴。

“等皇上将雪莲拿来便可以开始了,你先准备一下。”说着,林阮思递给百里凤烨一颗药丸,“此药虽能让你顺利渡气,但是……药丸本身也是有毒的。”

没有一丝犹豫,百里凤烨红衫掩唇,将那药丸整颗含入了口中。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离子木的评价,说《凤女王爷》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凤女王爷》的小说来。作为离子木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离子木再也没有写出和《凤女王爷》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离子木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