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花添锦上》画中有诗锦添花 第34章 夜深 花添锦上傲娇受

《花添锦上》画中有诗锦添花 第34章 夜深 花添锦上傲娇受

时间:2020-05-23 14:43:04来源:阅文集团

《花添锦上》花添锦上蜂采蜜的意思 章节目录 花添锦上cp 连载

花添锦上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绾清风状态:连载中

《花添锦上》是绾清风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主线曲折绵长,文笔一气呵成,非常耐看。许莲现在真的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众人眼前,再不济挖个地洞躲下去也好。也省得被这个没长脑子的宴大夫牵累!苏青渊既然已经派人去另请大夫,不就是已经开始怀疑宴大夫误诊吗?他的眼风频频往自己所在的方向扫,要是被苏

《花添锦上》 免费试读

许莲现在真的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众人眼前,再不济挖个地洞躲下去也好。也省得被这个没长脑子的宴大夫牵累!

苏青渊既然已经派人去另请大夫,不就是已经开始怀疑宴大夫误诊吗?他的眼风频频往自己所在的方向扫,要是被苏青渊看到,哪能不怀疑到自己身上!许莲心里将宴大夫以及那个多嘴的丫鬟红萼骂了个遍,一边瞪着眼睛朝宴大夫使眼色。

“母亲您怎么老是冲宴大夫瞪眼睛啊,是不是眼睛不舒服?”苏七充满困惑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见。

许莲的神情稍有一瞬的凝滞,很快又恢复如常,“母亲是在看小七的伤口呢。”

苏七眨眨眼,并不打算同许莲在这个话题上争论,反而将目光移到了一直不曾开口的碧桃身上。碧桃的面色早已不复往日的红润,身子也如同个筛糠般抖个不停,小脸皱得不成样子。

“碧桃,究竟是怎么回事?”问话之人却是苏青渊,碧桃是他亲自过目后再放到苏七院里的丫头,所以他对碧桃的模样还有几分印象。

碧桃的膝盖的比身子抖得更加厉害,晃了几下终于承受不住般直直朝苏青渊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老爷,碧桃自从进入清风居后一直对大小姐忠心耿耿,碧桃没有害大小姐,没有……”

“你胡说!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往小姐的洗澡水里放了药,那装药的黄纸现在还在你的身上!小姐就是因为碰了掺药的水才会受伤的,你还敢在这狡辩!”红萼越说越气,若不是有翠萝拦着她真怀疑自己会冲上去撕了碧桃的嘴。枉她还以为碧桃是个心善的,没想到她居然这般厚颜无耻,做了坏事还嘴硬不肯承认。

苏七抬头望了望天,一轮薄月不知何时躲进了云层里,零星几点星光也被暗黑浓重的黑云追得左闪右避,很快没了踪影。

今夜,注定是个不平之夜。

“碧桃,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在我的水里下药?”苏七忽然开口,霎时除了碧桃低且隐忍的抽泣声,再无其他声响。

“小姐待我不薄,我……我怎么可能害小姐呢?那个,那个粉末没有问题的,是知书给我,说……是她家祖传的方子,用在水里,可以让人的肌肤变得白嫩康健,也有助于安眠。奴婢自从入了清风居,一直蒙小姐照顾,小姐是奴婢见过最好的主子,奴婢想报答小姐,奴婢真的没有害小姐……”越说到后边,碧桃的声音便越哽咽,眼中的泪也更汹涌,说到最后,就像是有人生生掐住她的喉咙般,再也说不下去了。

‘啪’的一声,碧桃整个人忽然被一个巴掌打得直接扑倒在地,一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这一幕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当然,不包括那个扇巴掌的人。

“好个贱婢,想替自己开脱也不找个好些的借口,你这番话漏洞百出,你当老爷夫人和小姐是好糊弄的吗?”蒋妈妈甩了甩适才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疼的手腕,狠狠剜了趴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的碧桃一眼,又换了一副神情转而对苏青渊道:“老奴早就听说这个碧桃私下里是个不安分的,还没来得及向老爷禀告就发生了这档子事,还请老爷责罚。”

在这期间,碧桃挣扎着爬起身来想说话,又被蒋妈妈一个巴掌扇得倒了下去。

翠萝红萼看得都有些不忍心,到底是在一个院里生活过这么久的丫鬟,虽说她们无法接受碧桃下药害苏七,可见着碧桃被打得两边脸都肿不成样子,又止不住有些心疼。

许莲是苏家的当家主母,身为许莲乳母兼心腹的蒋妈妈在苏府后宅中的职权自然低不了,她说这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当之处。

苏青渊摆摆手,示意蒋妈妈不必再说了,“这事儿说起来还是我的不是,是我没有给小七挑好丫鬟,让小七受了委屈。小七你放心,爹一定替你寻几个更好的丫鬟,你的伤,爹一定请最好的大夫替你治好!”

苏青渊一脸愧色的说着,倒把一旁站着的许莲看得脸都绿了。

“爹替小七调的丫鬟都很好,小七很喜欢,还有,小七的伤其实不怎么痛的,只是,小七的伤若不是烫伤,母亲的烫伤小七便用不上了,可惜了母亲的一番心意。”苏七蹙着眉头咬着下唇,神情有些委屈。

她这么一说,倒是又把矛头引到了许莲身上。

察觉到苏青渊打量的目光,许莲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她清楚若是自己此刻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异常,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因此许莲默默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便用惯常的表情望向苏青渊,眼神坦荡自然。

她是庶女出身,在深不见底的后宅中生存了数十年,早已对如何伪装自己的情绪熟稔于心。如若不然,也就不会博得一个温婉贤淑、宽和大方的名声了。

苏青渊只是淡淡瞥了许莲一眼,随后便将所有目光都落到了苏七的身上。他的女儿啊,若是疏影知道自己的女儿受了伤,还不知会心疼成什么模样呢!苏青渊慢慢扶着苏七的发,用低得只要自己一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我答应过你会照顾好咱们的女儿,不然她受半分委屈,你放心,我一定会谨守承诺,不让你费心挂牵。”

许莲只是看一眼便看明白了苏青渊的表情,又是这幅表情,他又想起那个短命鬼了!许莲深长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一丝尖锐的疼痛霎时传遍全身,也正是这丝痛楚让她清醒。那个短命鬼已经死了,她即便再恨她也无济于事,唯独眼前这个八岁的小丫头,就在她的眼前,她有好多种法子可以对付她!

别急,日子还长呢……许莲在心底这般说着,面上的笑意愈发的深。

苏青渊着人请来的大夫很快赶到了,替苏七诊了脉查看了伤口,大夫一口断定苏七的伤是药物造成而非烫伤,而在碧桃身上搜出的黄纸也被断定其上残留着致苏七受伤的药粉。

碧桃早被蒋妈妈打得话都有些说不全了,只知道扯着苏七的裙角,泪眼汪汪的望着苏七,沾着血丝的唇一开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苏七忍不住凑近了些,才勉强听清了碧桃口中所说的话语。

“大小姐,信我,信我……”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花添锦上》,会想起碧桃,许莲,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