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花添锦上》画中有诗锦添花 第16章 救命 花添锦上小白文

《花添锦上》画中有诗锦添花 第16章 救命 花添锦上小白文

时间:2020-05-23 14:18:21来源:阅文集团

《花添锦上》花添锦上蜂采蜜的意思 章节目录 花添锦上cp 连载

花添锦上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绾清风状态:连载中

《花添锦上》由网络作家绾清风所著,终于迎来了韵味无穷的大结局,苏青渊,苏芳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坐落于益州西南方向的福昌驿站,是益州最大的驿站,除却官家人员、外邦使者,寻常的老百姓是无缘得进的。苏青渊能进入其中,还得多亏他有一个‘江南首富’名号,加之他在益州广交朋友,进入驿站内便不成难事。“老爷

《花添锦上》 免费试读

坐落于益州西南方向的福昌驿站,是益州最大的驿站,除却官家人员、外邦使者,寻常的老百姓是无缘得进的。苏青渊能进入其中,还得多亏他有一个‘江南首富’名号,加之他在益州广交朋友,进入驿站内便不成难事。

“老爷,咱们就快到了。”苏明晖掀开车帘朝外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苏青渊应了一声,继续捧着一本书读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一柄闪着寒芒的长剑刺破宝蓝色的车帘,直逼苏青渊要害部位!刀过处,布屑横飞。幸得苏明晖及时反应过来才挡下那把攻势凌厉的长剑,可这一下也将苏青渊逼得连退数步,最终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车内。

苏明晖使出功夫同车外的持剑人缠斗起来,透过车帘的缝隙,苏青渊看清此次攻击他的人是一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而车外随行的几名苏家护卫皆倒地不起,没了声息。

可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未等苏青渊喘口气,又有几名黑衣人如鬼魅般从四面八方闪了出来!纵然苏明晖功夫不弱,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眼看就要被一把利剑刺穿胸口时,一粒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细小石子挡下了那势头凶猛的一剑,于刀口下救下苏明晖。

黑衣人的动作有了片刻的迟疑,躲在暗处的江铁生抓住机会,趁其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时猛然跃出,身形快若闪电,手中的利刃直取一众黑衣人们的脖颈。身为让官府头疼多年的人物,对付几个收钱办事的杀手对江铁生来说算不上什么棘手的大事,不过半盏茶的时间,黑衣人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苏青渊并非没有见过大场面,可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惊得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多谢壮士救命之恩,敢问这位壮士……尊姓大名?”苏青渊勉强定了定心神,由苏明晖扶着下了马车行至江铁生身前对着他鞠了一躬。

江铁生却并未立即回话,而是皱着眉头走到一个还未断气的黑衣人身前,厉声喝道:“说,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好汉饶命,我说,我说,是金老板……金满……”不知是因为伤得太重还是被江铁生凶神恶煞的模样吓的,那黑衣人话未说完便断了气。

江铁生忍不住在心里啐了一口,到底是小地方的杀手,半分气节也没有!他都还没来得及使出点手段逼问这人就急着招了,着实是无趣……

“这次壮士舍身相救,不知该如何感谢――”苏青渊继续诚心致谢,却被江铁生一个大力拍肩的动作截断了未出口的话语。

苏青渊也回以一个爽朗的笑容,“想来壮士是真性情之人,做善事不愿留名。可你救下苏某与侍从性命,这等大恩大德若是不报,岂不是让苏某心怀有愧?”

江铁生面上不显,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起来了,这苏家老爷嘴皮子可真能说啊。看着眼前的苏青渊,江铁生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出了苏七那张朱唇鲜艳眼如深潭的小脸。

正在兰香居学规矩的苏七忽然打了个喷嚏,身子就势朝前倒去,险些将身前的郭妈妈撞到在地。

郭妈妈两条墨黑的眉毛立刻便蹙起来了,“你这丫头,教了你多少遍了,怎么就是学不会?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

苏七抿着唇没有回话,两只眼睛红通通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委屈。

郭妈妈看着苏七这幅样子心头火气更重,抬手便想往苏七细嫩的胳膊上掐以泄心头之火,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苏七竟然抬手抓住了她欲施暴的手。苏七身子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力气却异常的大,郭妈妈骇然发现她的手竟挣不开苏七的桎梏。

“郭妈妈,不知你可曾听过一句话。”苏七微微眯着眼睛,辨不明情绪的目光从郭妈妈面上缓缓扫过。

郭妈妈被苏七看得有些不自在,按理说她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断没有被一个黄毛丫头的目光看得不自在的道理,可眼前这小妮子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她浑身上下透着不对劲!大小姐是这样,这丫头也是这样,难道现在的小姑娘都是这幅样子?

苏七凑在郭妈妈耳边,轻轻的道:“那句话叫,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话音未落,苏七便又恢复的那副委委屈屈的模样,握着郭妈***手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仿佛适才发生的一切只是郭妈***错觉。

“郭妈妈,姐姐。”娇娇软软的声音传来,苏七知是苏芳鸢来了。

这个时辰,相必苏芳鸢是来唤了郭妈妈随她去慈心堂给老夫人请安。苏家老夫人同寻常人家的老封君不太一样,这位老太太虽是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却是个不喜被规矩拘束的人。将管家权明里暗里的分派给许莲和昭姨娘后,苏老夫人便关起门过上了自己的日子,常年与青灯古佛相伴,免了儿孙后辈的日日问安,只消每月十五去她院里坐一坐便可。

没有生母照拂,又想要在许莲手底下过好日子的苏芳鸢,同苏老夫人打好关系便成了一件要紧事。

郭妈妈换上一脸笑意,诺诺应了一声,不再理会苏七,“带给老夫人的如意抹额、护膝老奴已经备好了,这就给小姐拿来。”

为了讨苏老夫人欢心苏芳鸢倒是费了不少心思,可前世的苏老夫人似乎并不吃她这一套。苏芳鸢刚回苏府那段时日她倒是待苏芳鸢如珠如宝的,年月越往后她对苏芳鸢的心思却渐渐淡了下来,甚至四处着人打听苏芳鸢被苏青渊接回苏府之前的事情。

最后,这位老太太死在一个冷冰冰的冬夜,死的时候两只眼睛瞪得极大,模样十分渗人。而前世的苏七并未见到她最后一面,苏老夫人死时,苏七已成了药商宋家的新妇。

“姐姐,我要先去祖母的院里请安,不能陪你了。听说祖母院里的芙蓉酥味道极好,这次正好带一点回来给姐姐尝尝。”苏芳鸢笑容甜美,却是只字不提带苏七一同去慈心堂。

之前的接风宴是如此,这次去慈心堂也是如此,苏七有些想不明白了,苏芳鸢拦着自己不让自己见到苏青渊和苏老夫人的举措这般明显,自己前世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苏七神色有些怏怏的,唯独在听到芙蓉酥饼时眸光亮了许多,“芳儿……哦不大小姐,待我总是这样好。”

苏芳鸢面上的笑意更深了些,俊秀的柳叶弯眉,配着灵光闪闪的眸子,笑起来的模样很是娇憨动人。靠在苏七耳侧,苏芳鸢柔声道:“以后若是没有外人,姐姐还是唤我芳儿吧,咱们是好姐妹,就该如此称呼。”

“好,好!”苏七眼里立刻酝起了一层水光,似乎是被苏芳鸢的话语感动到了,“芳儿,你就是我最亲的妹妹,我一定尽我所能对你好!”

苏七说得信誓旦旦,漂亮话谁不会说?苏芳鸢若真是她们之间的姐妹情,何不一开始就对她说出这番话?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绾清风)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苏青渊,苏芳)的肤色,主角(苏青渊,苏芳)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