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第一百零八章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强受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第一百零八章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强受

时间:2020-06-30 08:02:35来源:阅文集团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侯门诰命 by红两巾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总受 连载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红两巾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的网文,是作者红两巾新写的古代言情新书,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啊!啊!啊……”凄惨的喊叫回荡在太和殿之内,温侯绝对不是那种残忍的人,所以,他嫌恶的转过身去。放心,杖毙这种如此残忍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十仗,只有十仗,虽然下下到肉,可依照这老头的体质是绝对能抗的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免费试读

“啊!啊!啊……”凄惨的喊叫回荡在太和殿之内,温侯绝对不是那种残忍的人,所以,他嫌恶的转过身去。放心,杖毙这种如此残忍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十仗,只有十仗,虽然下下到肉,可依照这老头的体质是绝对能抗的过去的。

惨叫声还在回荡,不多时,侍卫行刑完毕出去。温侯碰了碰那摊无力的肉体,“老先生如何,这感觉可还不错?”

“老夫,老夫乃进士出身,你这逆贼,休想让老夫屈服……”从那张布满汗水的老脸上说出这句话,此刻的黄翰林竟是有几分正义在里面,顺带着他狰狞的面孔都没那么可怕。

切……温侯还是很不屑。要真的这么有骨气刚才打你的时候怎么那么怂。“先生大义,本官佩服。来人啊,适才仗责还不够,再来十仗!”

话音刚落,黄翰林立马怂了,下意识的想要后退,牵动伤处就是一阵龇牙咧嘴。“你别过来啊,信不信老夫一头撞死!”说着,奋起残躯撞过去。

两个侍卫赶忙拉住他,虽然温侯不认为这老头有这个勇气,让他的血溅到大殿上多不好。

“你要是还不服,我可就不管恶心真的把你打死了……”一句话让以为温侯胆怯的黄翰林没了动作,温侯走前几步说道:“缉事厂督主温于修参见吾皇,甲胄在身不可行礼,吾皇见谅。”

陈彦允摆了摆手,“爱卿免礼,今日倒是有些意思,这些白丁无故擅闯皇城,朕正要调集兵马你就过来,甚合朕心!”

温侯傲然一笑,“启奏圣上,这些人胆大妄为,不如统统压入天牢,至于剩下的,流放?”

“这个……”陈彦允稍稍为难,但很快就答应下来。

一队侍卫进来就要把求饶的老头带走,这时,一旁的武将却是有人说话。

大夏是没什么文尊武卑的规矩的,但是那些武将大多存着自扫门前雪的念头鲜少插手政事,要是每个什么打仗的时候就基本是数着指头过日子,现在却为了些老头说话,稀奇。

徐国公活动一下,对着陈彦允半跪下去,“启奏圣上,这些人如此冒犯圣上岂是这样轻的惩罚就能解决,臣以为当判处死罪,无需秋后问斩,即日行刑!”

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徐国公一出手就是要命的事情,这下子那些老头可是吓得不轻,连求饶的事情都忘了,纷纷破口大骂徐国公这位老匹夫,恨不得生啖其肉,让徐国公府上绝后……

温侯和陈彦允眼神交流一下,两个人对现在的情况有些疑惑,但很快他们就得到共识,这些人死可以,但不能就这么死。

陈彦允出言阻拦,“国公且慢,这些人罪不至死,朕自继位一来都秉着仁慈宽厚的念头,万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就妄动刀兵,这样吧,先把他们关着,等什么时候大赦天下再把他们放出来。”

但徐国公却是铁了心不放人,死咬着忤逆的罪名就是要他们死刑,到最后陈彦允都有真怒才不情愿松口。这阵势,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些人被压下去这朝堂也就没什么意思,温侯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闭着眼假寐,也不知道多久过去,小黄门一声中气十足的退朝过后,陈彦允淡淡的说道:“温爱卿留下,朕有些事情想不通,想和爱卿聊一聊。”

温侯睁开眼,那些大臣已经走得差不多,跟着小黄门一路走去,陈彦允正在大明宫等他。

虽然在这个地方见客不合规矩,但这皇城都是他的,温侯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哎哟,让我见见大英雄,你还真的是厉害啊兄弟!”陈彦允换上常服,一见温侯就一惊一乍的吼起来,活脱脱一个见了偶像的狂热粉。

“少来,有话说有屁放。”温侯可不吃这一套,离着他远远的吼道。像是他么不要脸的时候,肯定有事吩咐下来。

不过他今日可是猜错了,陈彦允大笑着说了自己的敬佩。“你小子到底是不简单,能为娘子做了这样的事情,不说别的,先受小弟一拜!”

陈彦允似乎当真的,在温侯反应前一下子拜倒,还真的给温侯行了一礼。

“你干嘛!我最近要陪着清霜,有什么脏活累活你自己去,休想骗我过去!”温侯结实吓了一跳,好半天才让陈彦允解释清楚。

他也不是别的,就是羡慕。他很久之前就有了自己的皇后,两个人感情如胶似漆也是没的说,但他被路焘欺压的时候也是皇帝,皇宫内部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触碰他的棱角。

等到了成长起来的时候就更是凄惨,整日里有什么空闲也不可能出现危险,他就是想在皇后面前露些威风都没个刺客配合,他是真的羡慕温侯……

“你的点子怎么就这么顺!”说道气处,陈彦允恨恨的拍着大腿。“那么多不长眼的就是能出现在你面前,你说说,两个人回去之后又多了多少恩爱!”

“……”温侯得意的看了一眼陈彦允,说的话的确让他一阵暗爽,不过他面上不会表现多少。万一真的刺激到陈彦允给一个太麻烦的事情可就弄巧成拙了。

一阵闲聊过去,两个人自然要谈正事。

“查到今天的事情是谁搞出来的吗?”温侯淡淡的说道,一旁的陈彦允很脆的摇头。

事出突然,他们两个人的人手加起来都没有点风声,幸亏只是些不成气候的人,若是换了早有准备的怕是后果未知呢……

两个人突然笑了。

没办法,他们的实力发展的太过顺利,只要不是周边的几个国家一起发动战争,或者来一次千年不遇的旱涝天灾,他们都能安然处理。这不是夸张,算上新招收的那些孤儿,两个人手下的飞禽走兽在各个衙门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说句不客气的话,只要他们想,就是知道那位大臣昨日里吃的饭是什么都不是问题。

“可惜是些不成器的,要是来点上档次的还能活动活动……”笑完了,陈彦允有些可惜。正如他说的那样,两个人要是一直这样下去,难免会因没有对手的空虚而产生种种不该有的情绪。

若不趁着精气神还足的时候找点乐子,说不定他们也会变成路焘那样的人呢……

这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温侯笑笑对他说道:“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嫌弃现在的生活太平静,想让你夫人找点乐子还不简单,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陈彦允的表情变了,无聊逐渐成了惊讶,诧异的看着温侯眼神里又充满了崇拜,“你厉害,要不这皇帝你来做吧,明显你比我合适啊……”

温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你开什么玩笑,忘了我当初和你说过什么话了,信不信我分分钟带娘子归隐把这堆烂摊子丢给你!”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陈彦允立马服软,他可比温侯随意太多,要是真的让他一个人处理这么多的事情,怕是他只能把路焘请回来执掌政事……

对啊,路焘……

陈彦允一拍脑袋,他怎么能把这个人忘了!

和温侯耳语几句,两个人面色齐齐变了,一阵无良的笑声在大殿内回荡,倒是把附近候着的小黄门吓了一跳,陛下和督主这是怎么了?

很快的,两个身影坐着马车出了皇宫,这可不是什么微服私访,陈彦允很直白的宣称是对外的巡游,虽然目的地只有一个。

没错,三杯阁。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两个人都有了这样的成就,怎么能把他老人家忘了。

路相爷被困在这里已经有段时日,虽然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人念着他老人家的恩情,不过在一条条人命的堆叠下终于认清现实,很快的,这里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所以,在如此盛大的车队到来的时候,门口守着的老王吓了一跳,莫不是那些余孽又来了吧……

看见上面的皇旗后,老王赶忙跪倒在地,说着参见陛下的话,直到来人走远了才敢起身,圣上倒是听着和蔼,可旁边的那个太吓人了……

让诸多侍卫在下面候着,温侯二人对视一眼,笑着进了内堂。

“来人啊,都到哪里去了!”还没进去就听见他的怒吼,温侯眉头一皱,可陈彦允却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子,从旁处寻了两件衣服过来,他们就成了现成的家丁。

“人都到哪里去了!还不出来小心老夫禀告圣上杖毙你们!”里面的怒吼声越来越大,那位老相爷还提出了杖毙的法子,也不知道是真的怒吼还是装模作样……

一杯茶被摔到桌子上,老相爷怒由心生,当下就要给这个不识相东西一巴掌。

他忘了自己早就不是前些年那个戎马多年的能臣,发福的手在空中就被拦住,一个让他感到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这才多久不见,怎的相爷的怒火就到了这个地步,要不要小的给你去去火啊……”

精彩点评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这本小说写了九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红两巾)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红两巾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