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五十六章 威德尔的梦(二) 我变成了不死族主角是苏维尔,吉娅的小说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五十六章 威德尔的梦(二) 我变成了不死族主角是苏维尔,吉娅的小说

时间:2020-06-30 11:27:56来源:阅文集团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XXOO 我变成了不死族下克上 连载

我变成了不死族

类型:奇幻作者:李烂树状态:连载中

独家作品《我变成了不死族》是李烂树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网文,本故事的主要角色苏维尔,吉娅,精彩片段试读:“这实在是太……”苏维尔看着身侧这两只庞大到难以形容的机械魔偶,每一只魔偶的身上,都蕴含着无数个复杂的机械。每一条血管,每一个脏器,都是由无数的机械搭建而成。人类的毛细血管如果全部抽出来,铺成一条线,

《我变成了不死族》 免费试读

“这实在是太……”

苏维尔看着身侧这两只庞大到难以形容的机械魔偶,每一只魔偶的身上,都蕴含着无数个复杂的机械。每一条血管,每一个脏器,都是由无数的机械搭建而成。

人类的毛细血管如果全部抽出来,铺成一条线,足足有九万多千米,可以绕地球两圈。而这样巨大的机械魔偶,它们身上的每一处细节都是由吉娅亲手设计、打造。这究竟该是怎样庞大的一个工程?

相较之下,那些巨大的城市建筑,竟然显得就像是休闲时随手涂鸦的作品了。

两人沿着栈道继续向前走着。吉娅似乎嫌步行太慢,索性一挥手,直接把整条栈道变成了传送带,托着吉娅和苏维尔二人,快速地向前走去。

栈道的另一头,是一面巨大的岩壁。岩壁上有着一面颇为巨大的木门。吉娅领着苏维尔在木门前面站定,伸手将其推开。

木门后面,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长长的通路,延伸向晦暗难明的黑暗。在通路的两侧,分别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奇特机械。有的像是人的脏器,比如心脏、肺脏之类,有的则像是人类的关节。甚至还有一个,粗略看上去,俨然就是人类的大脑。

“这些都是试作品。”吉娅领着苏维尔,一边走着,一边介绍到,“你可以理解成一些设计图之类的东西。现在这里实验好了,再在魔偶的身上改装。”

“人类的身体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如何让各个部位协调运转,更重要的是,如何用机械来实现这一切,真的是比登天还难的难题。”

“所以……你们最后没有成功?”苏维尔试探着问道。

吉娅摇了摇头:“没有。刚刚你看到的,已经是最终形态了。老师精神失常之后,我也没有心思再去完成那两只魔偶。”

“呼……还好。”苏维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无奈地笑道,“如果你们成功了……我恐怕就要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了。”

吉娅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明白,“世界观”是个什么东西。

是了,这个追随着自己的老师来到梦境世界,以梦为真实、只热爱实验和创造的疯狂少女,又怎么可能拥有一个普普通通的“世界观”呢。

苏维尔摇了摇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

“不仅仅是人类肉体的协调。”吉娅继续说道,一聊起这些事,她似乎就有说不完的话,“更重要的是意识。灵魂和思维。”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两个会动的模型那么简单。我想要的,是在梦境世界里彻底还原老师的妻子和儿子。这样一来……也许就能满足老师内心的空洞。”

说着,吉娅摇了摇头,表情似乎变得有些黯淡。

两个人沿着宫殿前方的道路走了一阵,最终来到了宫殿大门前。

整座宫殿好似苏维尔前世古希腊的神庙,有着高大的石柱和雄伟的石阶。没有门,穿过石柱,就可以走进宫殿内部。

两人登上了石阶,走进了宫殿。

在宫殿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王座。

王座的台基大约有十几米高,长长的台阶上铺着红毯。一个人影就端坐在王座上面,斜倚着身子,手掌握拳,撑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正在入睡。

苏维尔细细看去,正是术士威德尔。

他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想要吐槽很久了……你们两个人的审美,真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古怪。”

吉娅轻哼了一声,似乎对苏维尔的吐槽有些不满。

“老师精神失常之后,时常会入梦。”

吉娅站在王座的台阶底下,仰着头,看着王座上的威德尔,呢喃着说道,“你知道的,梦境只有三层而已。在第三层梦境里面继续做梦,不会去往更深层次的梦中梦,只不过是……纠缠于自己的梦魇而已。”

“在最深层次的第三层梦境里面,做梦,就意味着被异梦虫的力量吞噬……直到彻底昏睡,变成异梦虫的傀儡。”

吉娅的表情有些黯淡:“在你刚刚进入到第三层梦境的时候,老师还曾经对你发起过攻击。可是现在……他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梦境中去了。”

“再这样下去,变成异梦虫的傀儡……也只是迟早的事。”

说罢,吉娅看向了苏维尔,目光中带着几分希冀:“去吧,去终结掉他。”

“去终结掉这一切……这一场漫长的梦境。”

“我能做的,也只是把你带到老师的面前。真正可以救赎他的……只有你自己啊。”

苏维尔点了点头,表情严肃,朝着王座上方迈步走去。

威德尔的相貌,和苏维尔在梦境中见到的没有任何区别。有几分落魄,有几分苍老,是一个很普通的中老年男子的形象,没有什么智慧的气质,也没有什么独特的魅力。他就这样歪着头躺在那里,似乎正在熟睡。

难以想象,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召唤了异梦虫,开启了这场漫长的梦境,开启了这光怪陆离的一切。

苏维尔在威德尔的身前站定。他朝着威德尔伸出了手掌,掌心处,白雾弥漫。

“那么——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苏维尔轻声说着,表情严肃而庄重。

……

“所以这幅画是来自于诸神的时代?”

“准确的说,应该是来自于诸神黄昏。这画上的寓言故事在历史上有所记载……”

苏维尔感觉到一阵恍惚。

他晃了晃脑袋,站稳了身子。

“我……在哪儿?”

一阵模糊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和任何一次进入梦境都不相同,这一次,苏维尔感觉到的不是沉浸入水缸中的窒息感,也不是强烈的失重感,或不真实感。

这一次,苏维尔感觉到了一阵……遗忘。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做什么?”

这些困扰萦绕于苏维尔的心头,而答案,就像是被风沙遮掩住的石碑。

苏维尔皱着眉头,细细地思考着,擦拭着蒙在碑文上的层层砂砾。

“所以这幅画上的女人是个神明?”

查泰莱伯爵站在一副油画的前方,问他身边的一个老学究道。

那老学究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油画,点头道:“没错,是死亡主神的属神,神职是预言和……梦境。”

“梦境……”苏维尔悚然一惊,大脑开始逐渐变得清醒了起来。

“是了,我正在做梦……”

“这里是……威德尔的梦境?”

他抬眼向着前方看去。

只见一幅油画的前方,熙熙攘攘围着大约十几个人。查泰莱伯爵和一名老学究站在最中心的位置,而威德尔挤在人群的最外围,踮着脚,努力地观望着那幅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幅油画。

“大师,诸神时代……是什么时候?”

围观的众人中,有一人举着手,出声问道。

老学究白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无知颇为不屑。老人摇头晃脑地说道:“那是比奥术帝国还要早一个纪元的时代,在黑暗时代之后,魔法时代之前。”

“那时候的人们信仰诸神,而诸神则回报人类以庇护。那是一个和平的黄金时代。”

“可惜,也许是和人类相处太久,诸神竟然沾染上了人类的种种恶习,糜烂、淫乱、阴谋、厮杀……于是死亡主神耶格大为震怒,剥夺了众神的神格,强迫众神跌落地面,宣称要众神于地面行走,在人间重拾为神的圣洁之心。”

“这就是画面上的故事所发生的那个时代——诸神动乱的纪元。”

老学究摇头晃脑,娓娓道来:“这画里的女人,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执掌梦境与预言权柄的女神。她是古神耶格的侍女,也是死亡神系里一位强力的神明。”

“传说当她行走于人间时,于某座城市中偶遇了一位恸哭的少年。少年向她控诉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位商人,终日忙碌,对他的妻子和儿子反倒十分冷落。”

“梦境女神于是找到了那位商人,于梦中向他质问。谁知那商人反倒振振有词,反驳说,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女神十分气愤,决心要拆穿商人虚伪的面具。她于是扮作了一位商人,向这位商人兜售自己的商品。”

“商人嘛,无非就是倒买倒卖。女神靠着用极低的价格,向商人兜售了许多利润极高的产品。千里之外,东方的绸缎和陶瓷,或是异界的金属和矿物……靠着与女神的交易,商人身价暴涨,家财万贯。”

“谁知道,他竟然还不满足。女神于是说道,‘如果你愿意献上你妻子和儿子的心脏,我就可以交易给你一桶永远取之不尽的黄金’。那商人简直鬼迷了心窍,居然真的杀了自己的妻儿,将两颗心脏奉给了梦境女神。”

“哈,愚蠢的商人。”老学究摇了摇头,嘲讽地笑道,“女神把黄金摔在了地上,金币都变成了泥土。她讥讽地斥责了商人的虚伪,扬长而去。商人最终守着万贯家财,在自己的藏宝库里上吊自杀。”

“这画里面寓言故事,就是这样的一则故事了。”

老学究指着那幅油画,慢悠悠地说道。

同样的故事,苏维尔听克里夫讲过一遍。他向着那幅画细细看去,只见索伊站在一棵树下,怀中抱着一桶沉甸甸的金币。那树的树叶一半繁茂、一半枯萎。一个男人跪在索伊的面前,亲吻着女人足下的土地。他的双手高高地举着一个托盘,托盘中赫然是两颗血淋淋的心脏。

“妻子和孩子的心脏,换取一桶取之不竭的金币。”

苏维尔打量着那幅油画,呢喃着说道,“用以揭穿所谓‘努力工作,是为了照顾妻儿’的谎言。”

“真是邪神作风……”苏维尔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人群的外围,威德尔踮着脚,认真地观赏着那幅油画。更准确地说,是认真地做出一副自己“正在观赏”的模样。实际从他游离的目光可以看出,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油画上。

场景突然开始变幻。

人群散去,油画也变得模糊。威德尔独自一人坐在木桌旁,看着桌子上零零散散的零件,不停地挠着自己的头。

“该死……怎么会这样。”

威德尔在一副设计图上涂涂改改,表情苦恼至极,“怎么会失败呢?”

“害得我在伯爵大人面前出了那样大的丑……下个月的经费肯定会被削减的!该死……”

这时,一个小男孩探头探脑地从木门旁望向了屋内。

威德尔似乎看见了小男孩。他冲着男孩招了招手,挤出了一个貌似亲切的笑容:“来,儿子,过来让爸爸抱抱。”

男孩非但没有马上扑过来,反倒是往后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父亲。

威德尔愣了愣神。

“啊……快来吧,孩子。”威德尔尴尬地笑了笑,摇头道,“刚才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该凶你的。”

“乖,快过来,爸爸需要你的支持。”

小男孩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稍显不情愿地朝着威德尔走了过来。

威德尔伸手搂过了小男孩,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他叹了口气,轻声问道:“宝贝儿……你怕爸爸吗?”

小男孩先是快速地摇了摇头,却又迟疑了一下,最后用很小的幅度轻轻点了点头。

威德尔轻轻叹了口气:“是因为爸爸总是凶你,对吗?”

小男孩又是迟疑了一下,似乎在判断父亲现在的心情。最终,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爸爸……工作的时候,总是会很可怕。”小男孩仰着脑袋,澄澈而纯净的眸子看着威德尔的双眼,怯生生地说道。

威德尔愣了愣神,无奈地笑道:“乖孩子……那是因为爸爸在工作中总是会遇到很多麻烦……一有麻烦,爸爸就会很烦躁啊。”

“那……那爸爸不要工作,不要烦躁,好不好?”小男孩抿着嘴唇,小声地说道。

“傻孩子。”威德尔轻笑了一声,“不工作,哪里有钱,哪里能养得起你和妈妈呀?”

“孩子,你要记住。爸爸之所以努力工作,完全是为了你和妈妈……为了这个家啊。”

威德尔搂着小男孩,低声呢喃着,似乎是在对小男孩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苏维尔漂浮在威德尔的身后,看着他那有些佝偻的背影,耳朵里听着他那有些熟悉的说辞,不由得微微眯了眯双眼。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我变成了不死族》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李烂树)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