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五十章 若琳的梦(二) 我变成了不死族H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五十章 若琳的梦(二) 我变成了不死族H

时间:2020-06-30 11:16:47来源:阅文集团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XXOO 我变成了不死族下克上 连载

我变成了不死族

类型:奇幻作者:李烂树状态:连载中

主人公叫光荣,向若琳的小说是《我变成了不死族》,它是作者李烂树创作的一本奇幻小说,精彩片段预览:“哈?”埃里克撇着嘴,有些惊讶。若琳跪在地上,抿着嘴,表情倔强。埃里克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姣好的身姿裹在绒毛大氅里面,头发凌乱,却更显出几分凌乱的诱惑。知性典雅的面容,偏偏有几分冷硬的倔强,更加显出别样

《我变成了不死族》 免费试读

“哈?”

埃里克撇着嘴,有些惊讶。

若琳跪在地上,抿着嘴,表情倔强。

埃里克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姣好的身姿裹在绒毛大氅里面,头发凌乱,却更显出几分凌乱的诱惑。知性典雅的面容,偏偏有几分冷硬的倔强,更加显出别样的美感。

埃里克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你长得是很好看……可是我是军人,不是商人、贵族、随便什么东西。女人……不是随便说收就能收的。”

“大人您误会了!”

若琳直视着埃里克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想要加入光荣帝国的军队,为大人效力!”

“哈?”埃里克挑着眉毛,有几分惊讶地说道,“你想参军?”

若琳抿着嘴唇,坚定地点了点头。

埃里克轻笑了一声。他伸手去拿木桌上的一本手札,一边翻看着,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若琳……父亲是一位光荣帝国的贵族,母亲是一位精灵……没错吧?”

若琳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要害怕。”埃里克看了她一眼,哼笑了一声,“既然驻扎在你们村子,总要提前调查调查。”

“你并不是爱情的结晶。准确的说,你的母亲是一位女奴,被你父亲从黑市买卖而来。你的诞生本该是不可能的事,人类和精灵诞下后代……这种事,整个大陆、几百年来也只不过寥寥几例。”

“生下你后不久,你的母亲就去世了。而你的父亲……也在一次精灵族的反扑行动中,被精灵战士枭首示众。”

“作为怀有精灵血脉的后人,你被带回了精灵族隐居的村落。可是不过一两年之后……年仅七八岁的你就从村子里面逃了出来,跑到了离大雪山不远的……这里。”

埃里克指了指自己的身下,缓缓地说道:“在这座村子里,你度过了七八年的时间。起初由一位年老的学者收养,那位儒雅的老绅士待你不错。学者死后,你被学者的后人骚扰,索性搬了出来,在村子角落的一座荒屋里独居……这大概是几个月以前的事。”

“以上……我说的可有错?”

若琳抿着嘴唇,摇了摇头。

“你既不是这个村子的原住民,又没有了靠山,孤身一人,没有力量傍身,还长得这么漂亮……”埃里克端详着若琳,轻轻地摇了摇头,“继续留在这个村子里,也只会像今天这样,沦落到一个悲惨的下场……也难怪你会想要参军。”

若琳低着头,沉默不语。

“可是……我的队伍也不是难民营。”埃里克摇了摇头,不冷不热地说道,“我可以带你去最近的大城市,把你丢给当地的圣光教会,做个修女什么的……也许更适合你。”

若琳猛地抬起了头。她双手握拳,死死地盯着埃里克,双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希冀。

“或者你告诉我……”埃里克倚着木桌,身子微微向后仰去,双眼微眯,“你的才能。”

“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允许一个半精灵的女人参加我的队伍?”

“你可以回到精灵族的隐居地,可以去圣光教会做一个修女。离开这个蛮荒、偏僻的村子,去往一个文明的聚集地,你甚至有可能嫁给一个家境丰饶的贵族。”

埃里克直视着若琳的双眼,认真地问道:“告诉我,你选择血与火的原因。”

若琳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认真地说道:“我想要……把力量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您也许不知道,对于精灵族来说……‘半精灵’就是一种耻辱的证明。他们曾经统治过这个大陆,后来又被人类从王座上赶了下来……他们瞧不起人类,也绝不会允许自己的族人和人类诞下后代。”

“更何况,我的母亲还是……”

“所以,我在精灵族的隐居地,过得未必会比现在更好。我的童年……蒙受了比现在更严重的屈辱和羞耻,所以我才从那里逃了出来。”

若琳缓缓地说着,又轻轻摇了摇头:“做修女,当一个艺伎,或是去嫁给一个贵族……都不过是借着这份美貌,做一个花瓶罢了。”

若琳抬起下巴,迎着埃里克的目光,认真地说道:“大人,我经受过足够多的苦难与耻辱,它们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只有真正握在手中的力量,才能够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而别人给予的仁慈……都只不过是虚假的幻影!”

“哦?”埃里克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你想要守护的东西,是什么?”

“尊严。”若琳昂着头,严肃地答道,“骄傲,以及掌控命运的自由。”

“不错。”埃里克点了点头,轻笑着说道,“你的命运从未对你负过责,它待你不公……你却反过来认为自己应该为它负责吗?”

“大人。”若琳认真地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有控制自己人生的权力。就算命运剥夺这样的权力,我们也应该有掌控自己人生的追求。”

“你说的很好。”埃里克赞许地点了点头,“我已经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那么……你有什么天赋吗?我听法师们说,精灵族是受主神眷顾的种族,他们拥有着人类难以企及的天赋。那么作为他们的后人……你是否有什么超凡的天赋呢?”

若琳摇了摇头:“大人,那只不过是遥远的传说。自从四大主神之二的生命主神和海洋主神相继陨落,这个所谓‘受神明眷顾的种族’就已经是世界的孤儿。他们和人类一样,除了累赘一样的精致相貌,和毫无用处的艺术天赋,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说罢,若琳微微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对我的射击才能有些自信。但这不是精灵族的天赋传承,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小自负。”

“哦?”埃里克颇有兴趣地挑起了眉峰,“你摸过枪?”

若琳摇了摇头。

“哈。”埃里克轻笑了一声,“这倒有点意思。”说罢,他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丢到了若琳的脚边。

“捡起它。”埃里克说道,“然后走到……那边的门口。”

若琳握住了脚边的手枪。枪身通体银白,握柄厚重,枪管颇为粗大,看上去颇有几分凶悍之气。

若琳听话地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

埃里克把身子向后仰去,看着若琳,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第一次握枪,我也不多要求。站在那个位置向我开枪,能打中脑袋,我就算你过关。”

“就这么……向您开枪吗?”若琳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我如果真的打中了您……”

“如果你真的打中了我,我就让你加入我的队伍。”埃里克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若琳,你得学会一个原则,如果你将来成为了军人的话——要懂得服从命令,少发问,多执行。”

若琳愣了愣神,点了点头。

“开枪吧。”埃里克大大咧咧地坐在原地,“打得中我,我就把你留下。”

若琳双手握住了枪柄,她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哦?”

埃里克挑了挑眉毛,“有点意思。”

“我已经开始欣赏你的骄傲了,女人……”

若琳闭着双眼,抬起手臂,双手举枪,扣下了扳机。

“砰!”

巨大的后坐力震得若琳双手发麻,她甚至有些握不住枪柄,手腕开始不停地颤抖。

若琳睁开了双眼。

只见不远处,埃里克大大咧咧地坐在原地,冲着她咧嘴一笑。

他的两排牙齿正中,正夹着一颗银黑色的子弹。子弹弹身还兀自冒着青烟。

“噗!”埃里克把口中的子弹吐到一边,笑着说道,“你不错,我要了!”

“大人!”若琳面露喜色,惊喜地看着埃里克。

埃里克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可不会因为你长得好看,就特别优待。你要从排头兵做起,跟着我们一起,和亡灵天灾厮杀,和混沌军势作战,封印祸乱的缝隙,调查铁石联盟的疯狂法师……这些可都是掉脑袋的活儿。”

“我不怕!”若琳两腿并拢,站得笔挺,大声说道。她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大人您……不介意我的身份吗?我毕竟不是……”

埃里克哈哈一笑,拍着自己的大腿:“若琳,你知道什么叫做‘霸道’吗?”

“‘霸道’……?”若琳念着这个有些拗口的单词,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来自东方联盟的词汇。”埃里克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衣角上的尘土,朝着若琳的方向走了过来,“与‘王道’相对,作为对某些领导者的形容。”

“轻仁义,重结果,杀伐果决,横行无忌。”

埃里克站在若琳的身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想成为那样的人。”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除非他们可能会影响我的前路。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的手下……只要你有才能,只要你忠于我。”

“为了达成我的目的,不管是精灵、妖怪,还是邪物、恶魔,哪怕是不死族,我也会用我自己的双眼,去做出判断。”

埃里克用食指和中指分别指着自己的两颗眼珠,把脸凑得离若琳近了些,表情变得严肃而庄重:“你愿意追随我,践行这样的霸道吗,士兵?!”

“报告长官!”若琳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大声说道,“我愿意追随您,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埃里克摇了摇头,拍了拍若琳的肩膀:“不……是直到这个世界的尽头。”

说罢,他从若琳的身边走过,笑着对若琳说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几个同伴,以后你们可能会成为很好的拍档。然后叫军队里的女官叫你去洗个澡、换身精神点的衣服。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饭,军营里的厨子手艺不错,烤的肉啊,外焦里嫩,卷饼吃是最好……”

说着,埃里克突然站住了。他扭过头来看向若琳,只见她背对自己,一动也不动。

“怎么了,士兵?”埃里克皱眉道,“跟我来啊?”

若琳轻轻摇了摇头。她转过身来,看向了埃里克,一脸坚毅。

“我是曾经宣誓追随于您……但是,不是现在的您。”

若琳沉声说道,“我要回到现实世界里去……追随那个真实存在的‘霸者’,而不是沉浸在梦境里面……追随一个自己的幻梦!”

精彩点评

一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我变成了不死族》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奇幻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李烂树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