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九章 无法审判的罪 我变成了不死族by李烂树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第九章 无法审判的罪 我变成了不死族by李烂树

时间:2020-06-30 11:20:10来源:阅文集团

《我变成了不死族》我是不死族 XXOO 我变成了不死族下克上 连载

我变成了不死族

类型:奇幻作者:李烂树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变成了不死族》的创作,是作者李烂树撰写的奇幻网文,网络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小小的酒馆里,最终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酒馆老板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崩坏,像是一个年久失修的泥偶。他已经无法站立在地上,而是倒在了女人的怀中。女人跪坐在地板上,怀里抱着她心爱的男人,下巴搁在男人的额头,双

《我变成了不死族》 免费试读

小小的酒馆里,最终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

酒馆老板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崩坏,像是一个年久失修的泥偶。他已经无法站立在地上,而是倒在了女人的怀中。女人跪坐在地板上,怀里抱着她心爱的男人,下巴搁在男人的额头,双臂紧紧地搂着男人渐渐消散的身躯。

两人的心中,已经再无其他,只有彼此。在这漫长生命的最后一刻,所有的过往、经历、怨与恨,都不再重要。两人紧紧地依偎着,似乎要让对方和自己融为一体。

那也许就是爱的巅峰体验了,作为两个不同的灵魂,却恍惚间可以消除边界,融为一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男人呢喃着,似乎仍有不甘。

女人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尽管她的手掌已经腐朽崩坏,朽烂的手骨剥离出肌肤。但是男人似乎依旧感到了温暖,用自己的脸颊应和着女人的爱抚。

“都结束了……亲爱的,都结束了。”

“他们骗我……”男人低声说着,声音中含着歉意,“对不起,亲爱的……没能拯救你……”

“已经够了,亲爱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已经够了。”

法术尽管没能重塑她的肉体,却还是固定住了她的灵魂。女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清明。她轻轻地说道:“能够和你死在一起,我已经满足了……”

“亲爱的……”男人颇有些动容。他扬起了脸颊,想要去亲吻女人的唇瓣。女人却微微偏过了头去,躲过了男人的亲吻。

“不……不要看我。”女人的声音哽咽了,“至少在死亡之前,我希望我在你的眼中是美丽的样子……”

“你永远是美丽的!我的爱人!”男人有些激动,想要挣脱女人的手臂。女人却牢牢地抱着他的脑袋,不允许他转过头来。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的心中永远是最美的!因为你的灵魂不会改变,你的心不会改变……”

望着僵持在一起的那对恋人,苏维尔轻轻叹了口气。

他先是看了仍留在屋内的纳斯和缇娜一眼,似乎有些顾忌。但最终还是下了决心。他缓缓地走到那对恋人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深绿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燃起。

火线飘飞,缠上了女人的身体。火焰扫过的地方,奇迹一般,女人的肌肤还原成了最初的模样。伤口慢慢愈合,烂肉逐渐消散,崩坏裂解的肉体,缓缓地恢复了青春、美好的模样。

火焰拂过女人的面颊,那张高度腐烂的、恐怖的面颊,渐渐地变成了一张小家碧玉、温婉动人的白皙面庞。

女人身穿白色长裙,身上干干净净,再也看不出一丝腐尸的痕迹。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手掌,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颊。

没有脓水,没有腐肉,有的只是紧致娇嫩的肌肤。

“这……这是……”

女人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苏维尔。

苏维尔轻轻点了点头,左手虚空一捏,一片薄薄的冰晶凭空诞生。

苏维尔把冰晶递到了女人的手里。

女人颤抖着双手,接了过来,似乎有些不敢去看。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咬着下唇望了过去。

镜片里面,是一张精致而动人的清秀面容。

“啪。”

冰晶摔落在了地上,裂成了碎片。

男人猛地回过头来。

映入他眼帘的,是十几年来魂牵梦绕的,他放弃一切、背上所有罪孽,也要去挽留的女人。

海面上的阿佛洛狄忒,水边的阿狄丽娜,梦中的希波吕忒。

他的爱人。

“你……你……”

男人颤抖着双手,捧住了女人的面颊。

“亲爱的……”

女人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澈的泪水。

两人紧紧地相拥,吻在了一起。

一切的罪孽,一切的怨恨,一切的因果,都化成了此刻这深深的一吻。

“神明会公正地审判一切。”

苏维尔站在一旁,低垂着眼皮,轻声自言自语道。

“如果真的有神明存在……”

“我无法论断你们的罪孽,没有人可以宽恕你们。但至少,在迈向死亡之前,我愿给予你们一个完整的梦。”

“被诅咒的恋人……”

两个人紧紧地拥吻着,忘记了时间,也跨越了死亡。男人的身躯像泥偶一样逐渐崩裂,而随着他渐渐迈向死亡,苏维尔的眼中,女人的灵魂也在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良久,唇分。

抱着自己心爱的妻子,男人抬起了头,望向了一旁的苏维尔。

他冲苏维尔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感谢您的仁慈……先生。”

苏维尔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

男人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献祭整个镇子,把不死族转换成人类……”

“教给我这个法术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他们似乎在进行某种实验,并且志愿者并不只有我一个人。”

苏维尔眉头一皱。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可以阻止他们。”

男人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生与死的伦理不该被跨跃……也许您可以阻止更多的悲剧。”

苏维尔点了点头,追问道:“关于他们两个,还有更多的情报吗?”

男人摇了摇头:“我只能告诉你,那男的个子高些,瘦得皮包骨头;女孩的脸上戴着一副面纱。”

“而且,他们似乎还有着更多的同伴……”

“同伴吗……”苏维尔心头一紧。

“关于别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男人轻声说道,“现在……可以让我和我的妻子单独呆一会儿吗?”

苏维尔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男人和女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屋顶由于打斗,破了一个大洞,月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一片银白。

……

苏维尔坐在一片倾塌的端墙上,眉头紧皱,思索着什么。

小骷髅端坐在他身下的墙角。

“酡颜……白骨……”

不远处,那座小酒馆已经完全被火海笼罩。尸潮退去,佣兵们呼喝着搜寻着生还者。整个镇子已经化为了废墟。

“把不死族变回人类……”

苏维尔的指甲紧紧地掐进了肉里,然而他丝毫没有察觉。

酒馆老板所说的“一男一女”两个人,显然就是和苏维尔等人战斗过的新骨和酡颜。酡颜并未显露身手,但新骨,显然并非人类。

而他们似乎隶属于某个更大的组织,在这组织下面,还有更多类似非人的存在。

种种线索纠缠在一起,令苏维尔如坠迷雾。

“他们知道我的名字。并且称呼我……人柱。”

“在死神的记忆中,这个词汇属于远古用语,比千年血战还要远上数个时代。”

“它的意思是……祭品。”

“该死……”

苏维尔握紧了双拳。

“我是……祭品么。”

“他们知道我不死族的身份,也知道我从荒芜之地而来……是谁告诉他们这个情报?胡德,洛伦,还是安娜?”

苏维尔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那道紫色的妙曼身影。

“是她吗……是她隶属的那个神秘组织吗?”

“不……感觉不是。虽然只是单纯的直觉……”

“把不死族变回人类的法术……这样的法术真的存在吗。献祭掉一整个镇子的人……”

“他们会在这片土地上制造更多的死亡。他们究竟想做什么,复刻一个‘天灾’吗?”

“血怒男爵的秘密,是否和这群人有关?……”

无数条线索,无数个信息在苏维尔的脑海中徘徊。它们纠缠在一起,就像一团解不开的麻绳,又像是一团浓浓的迷雾。偏偏这个谜团还与苏维尔休戚相关。

人柱……不死族……变回人类。

这对于渴望自由的苏维尔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威胁,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这时,纳斯朝着断墙上的苏维尔走来。

“啪。”

一分手札被纳斯丢了过来,苏维尔伸手接住。

“这是我们从废墟里面翻出来的,酒馆老板的笔记本。”

纳斯站在端墙下面,望着苏维尔,沉声说道,“里面有关于这次计划的一切。不过……大都和他所说的相同,没有更多新的消息。”

“教给他这个法术的……就是和我们作战的那两个人没错。”

苏维尔翻看着这本手札,里面详细记载了酒馆老板和新骨、酡颜两人的相遇,也详细地描绘了两个人的外貌和举止。

“没有别的了吗。”

苏维尔把手札丢了回去,出声问道。

纳斯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有。”

“我们找到了一些烧毁的信件,其中几封来自于崖山城的威德尔术士。尽管信件是用暗语写成,而且还被烧毁了大半部分……但是我们的法师还是破译出了一些线索。”

“两个人的交流中……频繁地出现了‘不死族’、‘死灵法术’等词汇。”

苏维尔眉头一皱。

“我们怀疑那个威德尔术士和今夜的事件有关。”纳斯沉声说道。

“……很有可能。”苏维尔点了点头,从断墙上跳了下来。

“你要去崖山城吗?”纳斯出声问道。

苏维尔从纳斯的身边擦肩而过,小骷髅跟在他的身后。

“不一起吗?”纳斯继续追问道,“我们也正要去崖山城,拜访当地的贵族。”

苏维尔微微侧过头来,看了纳斯一眼,终于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穿着黑袍的两道人影,在即将破晓的暗蓝色夜空下,渐行渐远。

缇娜走到了纳斯的身边,忙碌了一整夜的她显得有些狼狈。

“还是找不到团长的踪迹吗?”纳斯低声问道。

缇娜摇了摇头,神情有些黯淡:“聚会的贵族们全都死光了……但是没有找到团长的尸体。”

“乐观点……也许团长趁乱跑掉了,也说不定。”纳斯轻声宽慰道,“如果是那样,他早晚会回来找我们的。”

缇娜点了点头。她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欲言又止地问道:“他……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纳斯望向了苏维尔远去的方向,没有说话。

“你应该看得出来吧?那团绿火。”缇娜急道,“他召唤出的那团绿火。”

“那是邪能……是混沌邪能,和天灾一样邪恶的宇宙邪力……”

“我知道。”纳斯打断了缇娜的质问,摇了摇头,“那家伙……不是坏人。”

“他来自于铁石联盟!他沟通了邪能之海,可以使用宇宙邪力!”缇娜摇头道,“你凭什么说他不是坏人?”

纳斯轻轻一笑,指了指自己的额角:

“直觉。”

“狼牙的直觉。”

精彩点评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我变成了不死族》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奇幻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李烂树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