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小说 第八十四章 春风拂柳来 秋杀暗然起(第二更) 深山中的修道者耽美狼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小说 第八十四章 春风拂柳来 秋杀暗然起(第二更) 深山中的修道者耽美狼

时间:2020-06-30 16:42:45来源:阅文集团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txt 腹黑攻 深山中的修道者SM 连载

深山中的修道者

类型:都市作者:一世风流才子状态:连载中

优质新书《深山中的修道者》是一世风流才子撰写的一本都市类作品,情节中的主人翁是柳青,王承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非常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春风吹柳岸,花鸟迷人眼。翡翠河上,来往舟船如梭,山歌徜徉其间。河上,有一丈竹筏。船头,船夫撑杆荡水,船尾,四人站行。两男两女,一对中年,一对年轻。中年人脸型方正,厚眉高鼻,隐带厚重气质,有一片风骨。旁

《深山中的修道者》 免费试读

春风吹柳岸,花鸟迷人眼。

翡翠河上,来往舟船如梭,山歌徜徉其间。

河上,有一丈竹筏。

船头,船夫撑杆荡水,船尾,四人站行。

两男两女,一对中年,一对年轻。

中年人脸型方正,厚眉高鼻,隐带厚重气质,有一片风骨。

旁边站着的,身穿蓝色素袍,头扎发髻,是一位坤道(女道士)。

女冠五官和雅,面色温润,看起来四十岁年纪,站在那里,透着一片平和。

而后面的那对年轻男女,男的剑眉星目,斯文气质;女的柳眉琼鼻点绛唇,自有出尘。

两位年轻男女不是别人,道门柳如是,儒门王承风。

而那位中年男人是王承风的父亲王齐家,而他旁边的女冠,则是未曾见过的柳如是师父,柳青。

两家一个道门中人,一个儒门之士,早先在俗世里修行,结识了缘分,有了数十年交情。

灵气初在名山大川复苏后,柳如是的师傅便带着徒弟进了十万大山修行。

逢着今天三月三,两家约了一起来赏花踏青,看大山里各民族的风土人情。

王齐家和柳青并排站在船头,看着青山水秀,鸟语花香。

“青妹,咱们有多少年没一起出来看这山水了?”

王齐家看着岸边秀丽景色,脸带恍惚,似想起了什么经年往事。

“快二十年了吧。”

女冠柳青眉梢微动,随后淡淡地说道。

“当初要不是因为我执迷于政治,也不知如今咱们家是何光景。”

王齐家感叹了一声,脸上隐约有点苦涩。

他这话,表示着两人曾经有一段往事。

王齐家和柳青本来是一对夫妻,年轻时结了秦晋之好。年轻时的王齐家,在过去那段岁月里有才有名,颇露峥嵘,而年轻时的柳青是大家闺秀,才子配佳人,两人走到了一起。

后来王齐家从一介书生走上了政治舞台,一心想施展儒家“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但他当初年少气盛,顾了大家,没顾小家,做了许多让妻子柳青寒心的事,争执渐渐就多了,家里变得鸡飞狗跳。

妻子柳青也是个内里性子要强的人,一气出家成了女冠,当初在官场上春风得意的王齐家性子也刚,没劝。

就这样,年少时的夫妻争执吵闹,渐渐变成了如今模样。

两个人并未离婚,但却已不复当初少男少女般的心思。

后来,王齐家在官场上撞了南墙,心灰意冷,带着儿子王承风在老家落了居。他对妻子柳青心怀歉意,却随着数十年过去,越来越难张口。

他记得年轻的时候,两个人也曾热恋,也在十万大山的这片春光里,浓情蜜意过。

如今往事如烟,妻子已经变成了女冠,立在身旁,却再无当初的心意。

满山春色勾起往事,难免有几分惆怅难挡。

他说了这句,柳青眸子里闪了闪,却并未答话。

王齐家默了默然,忽笑了起来。

转头看着儿子王承风和柳如是,对旁边的柳青笑道:“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把你的乖徒弟放手,让你儿子早点娶她进王家门,承风都二十九了。”

两人曾是夫妻,王承风当然也是柳青的儿子。

“王叔,说什么呢。”

柳如是淡然脱俗的脸上,听了王齐家的打趣,难得有些羞急。

王承风在旁边,也似被自己老爹说的有些不自然。

有些事,看破不说破。

王齐家看了两人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

柳青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徒弟,眉梢也露出些许笑意。

…………….

而在另一边,热闹的翡翠河上,同样有一“王家人”出来踏青。

正是鬼谷子一脉的后人。

老爷子王道、孙女王玲香,以及门生王纵云三人。

那个被割了鼻子的中年人不在。

难得好节气,他们就跟着那些热闹的游客,一起游山玩水。

………….

而在大山里的某一处民族村寨,一个面色阴桀,相貌丑陋的中年男人,出了门,脸上带着喜色。

他看着村寨里来往如许的游客,脸上露着邪邪的笑意。

“人真多,正好试试新学的玩意,真是让人期待。”

在他的眼睛里,露着yin邪的光芒。

……………

三月三的大山,实在热闹的紧。

壮族大型村寨有三月三歌会节,一个较大的歌圩,方圆几十里的壮族男女青年都前来参加,人山人海,歌声此起彼伏,煞是热闹。人们到歌圩场上赛歌、赏歌;男女青年通过对歌,如果双方情投意合,女子就抛着手上的绣球,以为定情。

侗家村寨三月三的清晨,姑娘们精心打扮后,提上精巧的竹篮,到菜园采来满监葱蒜,在泉边用水洗净。她们排成一字长龙,站在水边小路上,羞涩地挥动篮子,悄悄地向山坡上张望,等待情郎讨取。此时山坡上早已站满了人,里边有姑娘的家人,要看看到底是哪家后生讨走了篮子。

而一群穿着整洁青布对襟上衣的小伙子,在人们善意的哄笑中,一个跟一个地走上水边小路。这时,小伙子们当众向意中人讨篮,得到者会迎来一阵“噢噢“的赞叹声,小伙子可与姑娘悄声约定还篮时间。讨不到篮子的小伙子会招来围观者“嘘嘘“的嘲讽声,而后在寨旁山坡上对歌,以歌声继续寻觅知音。

其他少数民族村寨,也多是热闹的民族活动。

而城里来的众多游客,则坐着小舟,流连于翡翠河岸的民族村寨里,纵情体验不同的少数民族风情,很是惬意。

似乎整片大山都是一片歌舞沸腾声。

而时间就这样,在热闹的一天中渐渐到了黄昏。

夕阳西斜,渔舟唱晚。

但大山里的热闹依旧继续。

白龙雪SD边山脚下,是一个大型的旅游景点。

黄昏时,这里将举行一个盛大的多民族庙会,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

而在所有人赏游春风,欢乐喜庆的日子里,白龙雪山千米高的山腰处,却是一片肃杀冷凝气氛。

一片山谷密林,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并排分散,往前面行进,气氛肃杀。

最前面,一个风尘仆仆的道士手中托着一个罗盘,紧紧盯着,脸色凝重。

“在那边。”

罗盘指了一个方向。

道士吴法步伐一顿,往密林另一个方向前进。

这些人正是追绞金红女尸的那一批人。

半个月已过去,金红女尸自从逃窜进山林后,绞杀行动就很难进行。

要不是女尸在几个村落吸了人血,这一队人根本就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而在与女尸周旋的这些天,天师道道士吴法舟车劳顿之余,也越来越灵活运用天师道中记载的驱邪术,将之一一实践,并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有了道经所记载的僵尸,便有了可以实践应证的对敌之法,道士吴法在实践中也在慢慢增长道行、

一队人马在罗盘的指引下,来到了一片盆地密林。

这片密林很安静,完全不像外面山林春天万物复苏的样子。

吴法明显感觉到了,却不知什么原因,只能更提神小心了。

渐渐的,随着进入密林更深,头上的林子更高了,夕阳金光都慢慢消失,林子里变得有些阴暗起来。

而且,更让吴法和士兵们觉得怪异的是,林子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兽骨。

有的上面爬满了蛆虫,蚊蝇;有的白骨上沾着猩红血肉,很是新鲜…..

这些越来越随处可见的兽骨,还有林中的寂静,让吴法和士兵们心头渐渐升起一抹不安的感觉。

慢慢的,他们见到了前方林子满是一团白雾。

而吴法手中的罗盘突然毫无规则地转动,失灵了。

他脸色微变!

(第二更2700字送到,有人说我水,有可能是我铺垫太多了,并不是刻意的,希望自己能够进步,多谢建议。)

精彩点评

一世风流才子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都市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一世风流才子自传意味的《深山中的修道者》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