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1007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八十二章 先梦后道 飞鸟与鱼 深山中的修道者章节目录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1007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八十二章 先梦后道 飞鸟与鱼 深山中的修道者章节目录

时间:2020-06-30 16:50:19来源:阅文集团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txt 腹黑攻 深山中的修道者SM 连载

深山中的修道者

类型:都市作者:一世风流才子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深山中的修道者》是一世风流才子创作的一本都市类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线人物是王田,江小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一气呵成,推荐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啊”夜深人静,东厢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叫。床上,常中突然从睡梦中惊坐起,眼睛里的涣散转为莫名的惊恐。“大哥,你大半夜吵吵啥呢,都被你弄醒了。”旁边,王田被声音吵醒,眼睛困惑地睁开一条细缝,不满地嘟囔了

《深山中的修道者》 免费试读

“啊”

夜深人静,东厢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叫。

床上,常中突然从睡梦中惊坐起,眼睛里的涣散转为莫名的惊恐。

“大哥,你大半夜吵吵啥呢,都被你弄醒了。”

旁边,王田被声音吵醒,眼睛困惑地睁开一条细缝,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黑暗中,常中听到王田的声音,浑身忽打了一个激灵,脚下意识地往旁边狠狠一踹。

他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梦中的“女人”的脸赫然是王田这哥们的。

实在太特么吓人了,开头的香艳,却在最后给人当头一棒。

吓得他从梦中惊醒,心有余悸,浑身泛着鸡皮疙瘩。

那画面太美,实在不堪回想。

“哎哟”

王田被常中踢下了床,惊了一声,浑身睡意立马消散。

“常中,你特么有病啊。”

被人莫名奇妙踢下去,搞得王田心头火起。

常中嘴巴嗫嚅了一下,自知理亏,但这不好解释啊。

总不能说,哥们,我做了个春梦,结果梦见了你?

………………

西崖边,泥丸里,白色雾气中那面镜面梦境已然消散。

对方梦醒了,自然就消逝了。

江小白坐于泥丸,脸上笑意微浓。

他刚才不声不响地对常中的梦做了个“恶作剧”。

多少有些恶趣味,不似他平常的性格。

只不过,他第一次感应外人的梦境,心有所感,验证些手段而已。

而且,其中多少夹杂着一报还一报的小心思。

之前聊天的时候,人家问他知不知道什么叫爱情文艺动作片。

他摇头不知。

结果对方贼笑兮兮地给他看了一段视频,闹得他颇有些无语。

他知道了他们口中的爱情文艺动作,就是男女间赤条条的房事。

与他之前在除夕夜里与老道神游,观红尘万相,亲眼所见的那对新婚小夫妻差不多。

不对,要更赤tiao火热些。

尽管如此,江小白看了那所谓的爱情文艺动作,瞧见画面中男女房事的大胆,依旧不习惯,有些呆怔。

而对方二人见了他的模样,笑的前仰后止,打趣个不停。

江小白当时并没不愉,对方二人便是那份心性,多是打趣的心思,并没恶意。

他又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迂腐之人。

只是他刚才察觉到对方一人在做春梦,见了如此,也顺道动了些玩笑心思。

江小白的性格在外人眼里颇有些一板一眼,不爱玩笑,但也不尽然。

其中,学道中作乐,不失为修行中游戏人间的乐趣。

而之所以,江小白能于泥丸观他人梦境,并加以干涉,其实就是阳神成,心眼开后,他修行的《梦道长生》一只脚跨入“道梦”层次。

入先天,便初窥大道一斑,心眼开,神念所达之处,常人的梦境他能有所觉察,并能查探,加以干涉。

《梦道长生》中记载的四重境界,入梦、观梦、觉梦、道梦。

前三重境界虽分为三,但其实就是进入道梦的一个前提条件,比较容易;而道梦虽只分为一个境界,但其中所包含的东西,就算穷极一生,也难以窥见其中二三。

道梦,道梦,其中梦是先决,道是主意,在梦中悟道,修道。

而大道无形,何止万千,所以当初著这本《梦道长生》的高人才感叹“哀乎!大道浩渺,岂能一梦观之,罢了!”

所以,如今刚入先天的江小白,修炼这《梦道长生》,堪堪一脚进入了“道梦”层次,却也只是沾了边边角而已。

道梦,追求的终究是道。

…………

次日,天光大亮。

东方晨光微醺,山间鸟兽啼鸣,院子里的桃花招惹了不少蜂蝶。

后院里,传来了清冽的米香。

厨房里,江小白正拿着一个吹火筒,另一只手往土灶里添火加柴。

锅里,清汤白水,饱满白润的米粒浮沉,煮的是一锅清粥。

此时,东厢房里,王田起床穿衣。

刚才主人江小白叫了门。

“常中,得起了,等会还要集合出发呢。”

他喊了两声。

却见床上的常中还没睡醒,不想起来的样子。

王田见状,便用手去摇他。

常中立马像受了惊的兔子,把王田的手拨开,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身体,神色惊惶,哪有困意。

怎么说呢,常中坐床上,捂着被子的模样,像个受惊的小姑娘家。

“卧槽,常中你吃错药了吧。”

王田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此时的常中,怎么看怎么别扭。

却不知,昨天的“噩梦”让常中太过难忘,一种神经质的下意识反应。

此时意识从困眠中清醒过来的常中,心里别提多憋屈了,一脸憋尿的表情。

怎么TM就做了这么狠的一个梦!

“我是直的不是弯的。”

他心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十多分钟后,江小白家到了早餐时间。

清粥伴着咸菜,清淡又不失风味。

腌萝卜,咬着咯嘣脆;酸豆角,酸辣伴着清粥正好入口,还有山里野菜腌制的咸菜,带着山里春夏秋冬的味道。

常中和王田两位大学生吃的津津有味,忍不住夸上了江小白,竖拇指。

这一手咸菜,就是一流,不是城里能吃得到的。

看着陈老家的两位大学生客人吃清粥咸菜的尽兴,江小白倒也算尽了地主之谊。

不过,饭桌上,常中与王田之间好像不似昨日般那番交口谈话,相互间的话少了很多。

王田找常中扯,但对方似乎聊天兴致很弱,弄的王田郁闷,心想这哥们咋回事,从昨晚就不正常了。

桌上,江小白始终不做声,低头吃粥。

…………

吃完早饭后,王田和常中就向江小白告谢,下山去赶大部队的汇合。

今天三月三,是大山里许多民族的传统节日,将会是一副极热闹的场景。

他们这些学生就是为了赶这趟热闹才来的。

王田和常中下了山后,和校部门的人汇合。

村里的早饭时间都差不多一个点,都是为了赶农忙的习惯,所以一队九个人在简单休整后,便在本地人陈渊的带领下,坐上了陈家自家的船。

而早上这个时候,翡翠河上已经是人船往来了,热闹的紧。

三月三,好春光,呼喝往来爬东山。

陈渊驾船,一行人就在兴奋热烈的气氛中,看着青山绿水,闻着鸟语花香,出发了。

某处翡翠河面,一只青色飞鸟抓着一条毛虫,掠过青绿河面。

“li..li”

几声清脆鸟鸣在飞鸟口中悦耳而出。

不一会儿,一条赤色锦鲤从湖面下跃出。

青色飞鸟叫的更清脆了,似欢快。

爪上的毛毛虫落下,飘在湖面上。

赤色锦鲤鱼嘴一张,将毛虫吞进了肚子。

青色飞鸟飞快围着水面盘旋欢叫,赤色锦鲤则在湖面上摆尾仰头,吐着泡泡。

飞鸟与鱼,鸟鸣鱼应,像是一对默契许久的朋友!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一世风流才子的评价,说《深山中的修道者》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深山中的修道者》的小说来。作为一世风流才子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一世风流才子再也没有写出和《深山中的修道者》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一世风流才子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