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小说 第三十章 修道者也是人 也会粗鲁 深山中的修道者紧缚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小说 第三十章 修道者也是人 也会粗鲁 深山中的修道者紧缚

时间:2020-06-30 16:51:14来源:阅文集团

《深山中的修道者》深山中的修道者txt 腹黑攻 深山中的修道者SM 连载

深山中的修道者

类型:都市作者:一世风流才子状态:连载中

这次给书虫们讲下一世风流才子笔下的都市网络小说《深山中的修道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江小白,王文生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午时,梅林内,草庐外,有三人。江小白抱拳而立,对老道行了一礼。“老爷子,那我便和初音走了。”初音双手紧箍着师父哥哥的脖子,伏在他背上,脸蛋微红。“师爷爷,有时间初音来看您。”初音脸蛋还飞着红霞,乖巧地

《深山中的修道者》 免费试读

午时,梅林内,草庐外,有三人。

江小白抱拳而立,对老道行了一礼。

“老爷子,那我便和初音走了。”

初音双手紧箍着师父哥哥的脖子,伏在他背上,脸蛋微红。

“师爷爷,有时间初音来看您。”

初音脸蛋还飞着红霞,乖巧地对老道浅笑。

“哈哈,好。”

老道抚须畅笑,手往不远处的梅花枝头一招,一朵傲雪霜白徐徐飞来,落在了初音的头上。

“老道没什么送你,便送你一朵梅花。寒中傲雪,衬在你身上,却是极妙。”

初音没看到梅花飞来,只感觉头上多了东西,一摸发梢,摘下来一看,还真是一朵梅花。

顿觉奇异,诧异地笑着问老道:

“师爷爷,你还会魔术不成,怎么凭空在我头上变出了一朵梅花。”

“呵呵,你以后便会知道。”

老道眉眼眯着,呵呵笑道。

“谢谢师爷爷,初音很喜欢。”

像个小女孩,初音笑着,把梅花又插在了发梢上,眉眼儿弯成了月牙。

“走吧!”

老道老神自在地挥了挥手。

江小白点了点头,便背着初音离开。

出了梅林,到了悬崖边。

悬崖下传来清脆的鹤鸣声,老黑夫妇在峡谷中盘旋飞翔,玩耍地起兴。

那条木藤在风中晃悠着。

初音在江小白的背上,看了看四周都是空旷的悬崖,哪里有路。

又看了看前面晃荡在悬崖的木藤,顿觉奇怪。

她脑子聪慧,想到了什么,顿时面色一惊,灵性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相信,便忍不住在江小白耳根子旁诧道:

“师傅哥哥,我们不会走这条木藤子过去吧?”

说话的气流吹在江小白的耳根子上,让他觉得有些痒,还有些从未有过的异样。

“不用担心,我走了很多年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淡淡道。

说着,脚下一点,就往木藤上跳去。

“啊!”

初音吓得一声惊呼,闭上了眼,抱着师父江小白的脖子更紧了。

藤上,江小白落稳,感觉脖子上的那股劲,之前拜师后板着的脸,也忍不住莞尔笑了笑。

他也不管,便随着木藤的晃动,慢慢踱步过崖。

这回,他步伐不似来时那么急,又有些闲庭散步的悠然来。

而这时他背上的初音,感受着那种摇晃,更是吓的眼睛闭的更紧了,不敢睁开,心扑通扑通的跳。

这时,鹤鸣长空,一对黑颈鹤从悬崖下冲天而起,张着优雅的身姿,围着木藤渡崖上的两人盘旋起来,还不时叫上两声。

老黑夫妇对江小白一直这么亲近。

背上,初音见半晌没什么事,又听耳边清晰的鹤鸣,眸子试探着小心地睁开。

便见晴空鹤唳,漫山涂白,顿觉心中旷然,眸子里升起一分惊叹。

两只大鹤在身边盘旋飞翔,优雅仙姿,远处山下,漫山涂白,高处风景,美极了。

真是人间仙境,一时倒也忘了害怕。

就在她走神之间,江小白已然驼着她过了悬崖。

“师傅哥哥,你和师爷爷是世间神仙么?”

初音不傻,很多事都藏在心里,只是不说,这时候,从仙境景色中恍然,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江小白顿了顿身子,忽一笑,道:

“神仙难求,只求自在。”

说完,继续背着她赶下山的路。

初音空灵的眸子若有所思,半晌后嫣然一笑,静静地趴在江小白的背上,不说话了。

.................

梧桐山,江小白家。

初音那个沉静、不爱说话的母亲正在低声啜泣,其他人安慰着。

而王文生则衣裳、头发凌乱、沾着雪泥,呆坐在堂屋里,神色颓败,目露悲沉,哪还有成功企业家的模样。

“要是初音有什么三长两短,定饶不了那个小子。”

大哥王文强不知是为了安慰王文生夫妇,还是真心这么想的。

“小丫头,你哥到底去了哪里,要是出了差错,你哥也跑不掉。”

江小白背着初音消失了几个小时,熊孩子的妈妈早已不耐,面色不好看地冲着江小鹿喊道。

有气没处撒,找不到大人,找起了小孩,端是恶女人。

“我也不知道我哥哥去了哪里。”

哥哥不知去了哪里,不在,看着一群大人面色不怎么良善,小丫头忍不住委屈,瘪了瘪嘴巴,大眼睛里有了泪意。

“汪..”

呆在小丫头旁的大黄冲着熊孩子的妈妈龇牙咧嘴,弓背炸毛。

“得,小毛丫头还哭上了,死狗,你叫什么叫。”

熊孩子的妈妈不怎么在意,撇了撇嘴。

“够了!”

王文生喉咙里嘶哑了一句。

熊孩子的妈妈脸色一滞,胖子王大治连忙拉了他妈,小眼睛示意不要让她多话,

气氛阴沉地要拧出水来。

过了一会,院子进来了人影,江小白背着初音赶了回来。

一进来,便见了这气氛,到不讶然,只是见小丫头眼睛里有泪意,顿时面色沉了下来。

他修道一向讲究心平气和,少有怒时,但妹妹江小鹿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怒。

他背着初音走进了堂屋,把初音放下,赶紧把小丫头抱了起来。

“哥哥。”

小丫头一向是小霸王,但没了哥哥就没了底气,所以刚才委屈,见了江小白回来,就泪眼婆娑起来。

“乖,不哭,跟哥哥说,谁欺负了你。”

江小白擦了擦小丫头的眼睛,温和宽慰,转而眼神变得凌厉,扫了一眼王家人。

小丫头指了指熊孩子的妈妈,又指了指她丈夫王文强。

王家人还没来得及惊奇生生站在那儿,腿竟好了的初音,就见江小白走到了熊孩子妈妈和王文强面前。

“啪”“啪”

江小白伸手生生掌掴了王文强夫妇两人一人一耳光。

两人在懵逼中,脸迅速红肿了起来,生生留了五指印。

“你..敢打我!”

熊孩子的妈妈捂脸呆愣之后,立马抓狂起来,要疯!

“滚!”

江小白对这一家人淡淡道,却带着一丝冷意。

“小子,你他娘的什么意思?”

王文强这大胖子被扇了一巴掌,胖脸大火,要动手。

“大白!”

江小白只是朝后院轻轻招呼一声。

“喵呜”

一声低吼,大白本在酣睡,听到声音从后院窜了出来,随后幽绿色的眸子盯着王文强一家人,带着山野的凶性。

马上,王文强一家人脸色大变。

“还不滚吗?”

江小白淡漠地扫了王文强夫妇一眼。

夫妇两人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看,愤怒中又惊恐。

“走啊!”

胖子王大治根本就没什么胆色,碰上大佬就得软,拉着爸妈和弟弟赶紧逃离。

等王文强一家像丧家之犬离开后,王文生夫妇愣是没反应过来,因为他们的眼睛都盯在自己的女儿初音身上。

江小白抱着已经好了的小丫头,坐了下来,神色淡漠看了王文生一眼,又问小丫头:

“他欺负你没有?”

尽管与王文生一家有因缘在身,但他护犊子,也要问上一遍。

小丫头摇了摇头,“这大叔叔没让她们欺负我。”

小孩子的对错观很直接。

听言,江小白的脸色才缓和了不少。

王文生此时才反应了过来,虽有尴尬,但眼睛里满是神光,因为女儿初音不仅没事,看起来腿好像好了。

“小哥非常抱歉,这个....我女儿的腿?”

他面色尴尬又很是高兴,很矛盾,话都有些结舌。

“初音已无大碍,只是需要在我这修养几日。”

江小白心情不是多好,淡淡道。

“谢谢小哥,谢谢小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王文生一听,立马起身,连忙道谢,加上他此时身上的狼狈样,倒有几分滑稽。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江小白从与王文生的交道中,知道此人有礼有节,脾性不坏,又加上他对女儿的慈父之心,神色也温和了下来。

“你们这就回去吧,初音在我这疗养几日后我便送她离开。”

他挥了挥手。

王文生一愣,犹豫了下,道:“初音刚恢复,让她妈妈留在这照顾也好,怎么敢劳烦小哥。”

“是是是,小哥救了我女儿的命,感谢都来不及,怎么敢..”初音一向不说话的妈妈,喜极而泣地连话都说不清楚。

“爸,妈,你们回去吧,我差不多好了,我只在师..江大哥这待上几日就回去。”

初音说到半路,差点把师傅哥哥喊出来,立马改了口,笑的很开心,让父母别担心。

师父江小白来之前对她讲过,不要把她认他为师的事情说出去。

.........

半个小时后,院子外,西崖边,江小白和初音,站在流水雪地中,目送着初音的父母离开了桃花里。

待到看不到人影,初音突然转身对江小白伸出手,眉眼浅笑。

“师傅哥哥,接下来的日子请你指教,希望合作愉快!”

飞崖流水,青山涂白间,江小白神色微愣,初音笑的俏皮。

接下来,这相差不大几个月的师徒要开始“同居”的日子了!

(3000大章送上,第二更看你们催不催,不催我就放个假,今天头晕脑胀)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都市小说,作者(一世风流才子)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深山中的修道者》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江小白,王文生)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