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txt下载 第45章 争西王府设春宴 府门前再起争执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蕾丝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txt下载 第45章 争西王府设春宴 府门前再起争执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蕾丝

时间:2021-04-06 11:32:11来源:阅文集团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免费 作者是金四十的小说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强受 连载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金四十状态:已完结

优质辣文《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是金四十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光环人物唐盛,刘绪畅,书中主线围绕:唐盛发现她下唇的伤口,颜色更殷红惹人注意,他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指只翘起食指,轻点她伤口处,微皱眉道:“咬破的?”这么明显的痕迹,一瞧便是她咬破的,而且他记着她有咬下唇的习惯。念稚脸颊绯红,目光闪烁,她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 免费试读

唐盛发现她下唇的伤口,颜色更殷红惹人注意,他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指只翘起食指,轻点她伤口处,微皱眉道:“咬破的?”

这么明显的痕迹,一瞧便是她咬破的,而且他记着她有咬下唇的习惯。

念稚脸颊绯红,目光闪烁,她本就心猿意马,他如此一主动,反而叫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微垂着头,极似犯了错的孩子。

唐盛的手指微冰凉,但所碰的唇处却似燃了火般灼热,念稚神识混沌,只听唐盛的声音放的极低极缓的说道:“念稚,原本这赐婚对我而言无关紧要,我终究生在帝王家,躲不开被支配的命运,可你却不知用了什么妖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让我觉得这赐婚极好,天底下没有比这再好,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也教教我可好?”

他声音低哑,透着诱人的磁性,这些话句句砸在念稚的心上,最后的那一句带着丝丝的乞求,穿过她的耳膜直达她内心深处,使得原本已柔软的心顿时化作一滩水,她微微抬眸,带着笑意回:“妖术么,自然是天机不可泄露”

唐盛眼角微翘,甚是满意她的回答,似乎从遇见她那刻起,她的言语、动作、神情,种种所有,都深得他欢心。

他静了静心神,轻声缓缓道:“我知你我相识尚短,你心里有疑虑,不妨,你总归会成为我的王妃,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你我可仍旧以朋友相处,你且观察我是否合你心意,不必心有压力”

唐生的话句句为自己考虑,念稚心中虽已知自己对他并非无情,但愈是此刻愈是应该沉着冷静,不能贸然接受其情谊。

念稚点点头表示同意,又用手肘推了推唐盛,低声说道:“走开”

唐盛含笑低眉问她:“什么事叫你把下唇都咬破”

念稚蹙额,总不能如实告诉他,是因为突然发觉自己对他动了心才会如此。

“是争西王的事”

唐盛脸色微变,站起身后退两步,语气和缓宽慰道:“此事你不必忧心,有我在”

念稚闻声抬眸道:“忧心到没有,只不过还需从长计议,不可贸然行事”

她直起身绕过唐盛的身旁,走到红木窗楹踏脚书桌边,抬手执笔在宣纸上写下几字。

唐盛走进查看,只见纸上洋洋洒洒几个字写着“贼人胆虚”

“如何令贼人胆虚?”

只见念稚梨涡浅笑,复又在纸上写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唐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而后了然的点点头:“此事交给我”

念稚忙摇头道:“不可,你若出现,恐此事不成,唐争并非善类,你若出现他必攀咬,我知你不喜朝政之事,此事你不必插手,而且那天,你最好不在畿中”

她出口声音轻柔,可他却好似胸前有异物般堵得慌,她方才直接说出“你不喜朝政之事”这几字时,他只觉得此生非她不可,畿中再无人能知他心意。

唐盛离京第五日,丞相府的门房送来争西王府春宴的邀请帖,念稚半靠在罗汉床边,玉笋般白皙纤细的手指轻捏着邀请帖,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争西王府在打什么算盘,念稚早已猜出大概,她若是不去,这场戏又如何能演的起来呢,既然唐争如此喜欢设局,那她并不介意为他添些颜色。

翌日,争西王府春宴,畿中贵族小姐公子都在受邀之列,都清楚争西王所结交之人必定都是朝中重臣或畿中达官,自然谁都不愿错过这等好机会,小姐们更是卯足了劲打扮自个,好教别人一眼便能注意到自己。

念稚上着银白小朵菊花青领对襟罩甲,下着象牙色马面裙,头梳垂环分肖髻,配云鬓凤簪,颈戴赤金璎珞圈,打扮得体却不出挑。

只一人前往争西王府,马车内念稚的手抚上颈部的缨络圈,食指轻轻的叩响,声音清脆刺耳。

争西王府门前已停数辆马车,念稚缓缓而下,脚尖方落地,便听脚步声走近。

“念稚”

“念稚姐,你可好些了?”

说话的是孙子玉和刘绪畅,他们两人来的稍早,问了接宾的仆人才知丞相府千金还未到。

念稚眉眼盈盈望着他们二人,浅笑回道:“好多了”

孙子玉回身站在她的身侧,面露忧色道:“身子若是不舒服,不必非得来,你向来不喜这种场合”

刘绪畅忙不迭的接过话道:“那可不是,正是念稚姐在府中憋闷许久,才应该出来透透气,见见人”

孙子玉怒目瞪着刘绪畅,不屑的回道:“你懂什么”

念稚正颇有滋味的观望他们两人斗嘴,忽而听见身后传来挑衅般的声音。

“哟,看来这毒药也不怎么样嘛,金大小姐还好端端的站在这呢”

只闻声音不必回头都知此人是何人,宋喜瑞和宋亦君两姐妹似乎特别喜欢与她们争锋相对。

孙子玉回身便要上前,吓得宋喜瑞连连后退两步,慌张的道:“你想干什么?这可是争西王府门前”

念稚瞧着她吓得犹如惊弓之鸟,便拉住子玉的手腕道:“算了”

这里总归是争西王府门口,不宜惹事。

子玉扭头愤然道:“不行,不给她点教训,她还以为本姑娘好欺负呢”

宋喜瑞躲在宋亦君的身后,清楚的看见金念稚脸上的犹豫之色,又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争西王府的匾额,瞬间恢复如常,装腔作势继续说道:“我说的不对么?那毒药要是有用,她还能站在这”

念稚虽拉住了孙子玉但却未拉住刘绪畅,只见刘绪畅一个箭步站到宋喜瑞和宋亦君的面前,阴着脸说道:“敢和念稚姐这么说话,道歉”

那毒药害的念稚姐险些丧命,本以为此生再也无法见到她,如今她可算好了,失而复得心里正欢喜着,可偏偏有人这么不长眼的撞上来。

宋亦君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瞧过男子,加之刘绪畅本就生的俊,一副粉面小生的模样,此刻她已全然不顾刘绪畅的脸色,笑呵呵的说道:“亦君见过刘公子”

宋喜瑞脸色有些讪讪,垂目看了一眼自己愚蠢的庶妹,她只觉得注视自己的那道目光锐利凶狠,不自然的吞咽了两下,略胆怯的说道:“凭什么?我又没说错”

念稚一个不留神,孙子玉便从她手中挣脱,也上前站在宋家姐们面前,双臂交叉在胸前,威风凛然的命令道:“道歉”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会想起唐盛,刘绪畅,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