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txt下载 第22章 念稚再入宫面圣 得知盛南王何许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cj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txt下载 第22章 念稚再入宫面圣 得知盛南王何许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cj

时间:2021-04-06 11:44:36来源:阅文集团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免费 作者是金四十的小说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强受 连载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金四十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的网络小说,是作者金四十墨下的古代言情故事,网文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金念稚听他这样说,只觉得方才还隐约发烫的脸颊已经变得滚烫起来,连忙说:“才没有,是吓得,天色已晚,公子早回,念稚也要去休息了”她说罢便匆匆的走出南小园,一路疾步走回小陶然,好像身后有人禽猛兽在追她一般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 免费试读

金念稚听他这样说,只觉得方才还隐约发烫的脸颊已经变得滚烫起来,连忙说:“才没有,是吓得,天色已晚,公子早回,念稚也要去休息了”

她说罢便匆匆的走出南小园,一路疾步走回小陶然,好像身后有人禽猛兽在追她一般。

原本心中的沉闷感,被这么一折腾,好像烟消云散许多,她平躺在床上,窗外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撒进屋内,床顶上流苏穗子在黑暗之中轻轻摆动,四周寂静一片,偶尔会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似乎像极了方才在南小园的景色,金念稚叹了口气,翻过身,面向床内,不再去想方才发生的事,夜色逐渐的浓重,直到她沉沉的陷入睡眠。

两天后,念稚独自奉命入宫探望沈夏扬,她方进靖和宫便察觉出此番与上次的气氛截然不同,引路的宫女进了屋内许久才出来宣她进入,门外还站着一位十分老成的公公,那公公偏着头,面带微笑的端详了念稚片刻,后又弓着身子走上前来,手中的拂尘朝着右手臂一甩,白色的兽鬃毛扫过一个椭圆形的弧度,利落的搭在公公的身右侧,他弯腰道:“奴才见过金大小姐”

念稚脑筋一转,脸上微微浅笑道:“公公不必客气,念稚不过是个毛头丫头罢了,可不敢受公公的礼”

说罢便行万福礼回敬,虽然太监在古代宫中都是阉人,但是其地位却不低,而眼前这位身着枣红色宫装的公公绝对是皇帝身边最得力的人,若是最会体察皇帝心意,能够在皇帝面前吹耳旁风的,恐怕后宫娘娘都不及此人。

公公见念稚如此懂事规矩,心里也对这位丞相府的大小姐心生出几分好感来,脸上笑晏晏的说道:“金大小姐客气,你是主子,奴才理应行礼,何来受不得一说,平日里便听皇上提起过,说许配给盛南王殿下的千金是位绝妙佳人,老奴今日一瞧,金大小姐果然并非胭脂俗粉类,不得不叫人眼前一亮,心生欢喜”

此话之中,真情几分,客套几分,一听便知,也就无须太过认真,念稚言笑自如道:“公公客气,念稚哪里有您说的如此优秀”

此事宫女从屋内走出来,对着两人行了万福礼道:“金小姐,皇上请您进去”

金念稚的眸子微微紧缩,若是知道今日会在此碰见皇帝,她就换个时辰再来,想起上次表姐说起,皇上已经许久不来靖和宫探望她,今儿个她如此打搅表姐的好事,想起沈夏扬那张略显委屈无奈的面容,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念稚方一进门,便听见里面传来的笑声,是沈夏扬的笑声,饱含着女子的久盼君归来的喜悦,还透着一股她独有的娇柔之感,果然缓解后宫女子深宫寂寞之人,只有眼前这位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

宫女低着头小声回禀着:“皇上,娘娘,金大小姐来了”

两人收敛嘴角,眼眸中仍旧含着方才的笑意朝着下方望去。

“见过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福,娘娘万福”

“免礼”皇上的视线看着垂着头的金念稚,听说她格外排斥与唐盛的婚约,这些风言风语早就或多或少的传入自己的耳朵里,如今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会嫌弃自己的亲弟弟。

万福礼毕,金念稚直起身,目光盯着前方地面的织金暗红地毯,神色从容,并未因见到九五之尊而略显慌张。

一身月青色蹙金疏绣绡纱宫装,佩戴着坠珍珠流苏金玉步摇簪,金丝镶红宝石耳坠,繁花累累镶红宝银项圈,乍一望去,好似天女下凡间般,清新秀气不失娇美。

“丞相好福气,竟能得如此千金”皇上如是说,可心中却讶异非常,早已听人说起她平凡不奇,一见只觉得眼前一亮,心中暗暗想着:如此女子,许配给五弟正合适。

念稚再次屈身:“多谢皇上夸赞”

沈夏扬在一旁说道:“妹妹别站着了,快坐,陛下今日特赏了西域供奉的果茶,可要好好尝尝”

“谢皇上、娘娘恩赐”

她落座抬眸看向沈夏扬,满面春风,一双凤眼欲语还休,比起前几日的那一面,好似换了个人般,古代帝王的恩宠,对于宫中的女人来说,如同命根子的存在,是她们赖以生存的根本,得宠便是自身的荣耀和母家的尊荣,失宠却代表着深宫中的形单影只,家族被排挤和没落,也难怪会出现各种勾心斗角的场面。

宫女奉茶,念稚端起茶盏在嘴边抿了一口,果茶清香,酸甜可口。

皇上侧头望着身边的皇后,深邃的目光看着沈夏扬娇美的面容,语气和缓的说道:“如今看来,你们表姐妹倒有几分想象”

沈夏扬垂目含羞:“陛下说的是,说起来念稚也是与臣妾最亲近的妹妹”

皇上龙威四方,坐在下方的念稚已感觉到他身上气势逼人,有种不言而惧的震慑力,看不出他脸上有何表情。

沈夏扬这句话倒是使得念稚心中惊了惊,她最亲近的妹妹,不应该是如今沈家的二小姐么?

皇上爽朗的连笑两声,目光看了一眼下方的金念稚,复又问沈夏扬:“那皇后觉得朕的五弟能否配得上?”

金念稚的手不自觉的收紧,面不露色,皇帝是有意谈起赐婚一事,她虽心中打着鼓,但决不能在此刻失仪,冷静的继续听着他们谈话。

沈夏扬略迟疑一下,目光朝着念稚的身上瞟了两眼,轻笑道:“自然是郎才女貌,很是相配”

皇上的笑意忽的收敛起来,目露威严的望着下方的金念稚,语气也不似方才那么缓和,不怒自威的问:“听说金大小姐很不满意,甚是在府中长跪不起,可确有其事?”

金念稚瞳眸紧缩,帝王的情绪还真是难以琢磨,不过丞相府将此事做的如此严密,可皇上仍旧有所猜疑,可见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必定是有人透露此消息给他,爪牙之多,可见一斑。

沈夏扬登时有些慌乱,皇上如此说的用意显而易见,若是念稚不能回答妥当,怕是难逃责罚,她故作冷静的抢先说道:“怎么会呢?念稚感恩皇上的恩德,只是她从小体弱多病,一年总要病上几回,听说这次染了风寒,盛南王还亲自去探望,可见他们二人相处甚好”

沈夏扬嗓音似涓涓流水般清洗悦耳,皇上的脸色也缓缓恢复如常,满意的点头:“唐盛年少气盛,不喜拘束,但唐家儿女都不是平庸之辈,金小姐对此应该放心才是”

如今的皇上名唐明,与唐盛同是一母所出,他仅有这么一个亲弟弟,自然多谢偏爱,沈夏扬连连点头:“陛下说的极是”

精彩点评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沈夏扬,小姐)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金四十)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