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帝君盛宠腹黑小毒后txt下载 第十章:孺子不可教也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男妃文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帝君盛宠腹黑小毒后txt下载 第十章:孺子不可教也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男妃文

时间:2021-04-06 11:35:23来源:阅文集团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TXT下载 完整版免费阅读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同人志 连载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顾轻狂状态:已完结

传奇人物叫连锦,连沁的网络小说是《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它是作者顾轻狂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主要讲的是:因在军中练习,总免不了摸爬滚打,男装更是爽利。连锦平静的吐露道:“太子召我进宫练剑,自然是要穿得舒适些,若是着女装,难免绊手绊脚。”沈淑莲面上的嫌弃之色丝毫不加掩饰,“罢了罢了,董月容教出来的姑娘,难

《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 免费试读

因在军中练习,总免不了摸爬滚打,男装更是爽利。

连锦平静的吐露道:“太子召我进宫练剑,自然是要穿得舒适些,若是着女装,难免绊手绊脚。”

沈淑莲面上的嫌弃之色丝毫不加掩饰,“罢了罢了,董月容教出来的姑娘,难免不像姑娘家。你娘不在了,我便替她教导你,不是自己的,便不要肖想,免得到头来落得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连锦作不解状,天真道:“夫人何出此言?”

沈淑莲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垂了眼帘道:“孺子不可教也。下午你与沁如同去,太傅大人见沁如冰雪聪明,听闻你要入宫,特意邀了她一同。记得,谨言慎行,莫丢了将军的脸。”

连锦心中一亮,原是如此。她早知连沁如不会甘心留下她与太子独处的机会,动作倒是快,借着太傅的手将自己也带进了宫。

她微微一笑,道:“连锦记得了,这便回去将这一身衣物换了。”

她常年在军中,沈淑莲早已将她当作一个粗人。此刻见她这般答非所问,反倒微微放下心来,嗯了一声,嘱丫鬟送客了。

连锦跨出院门,心道:看来,下午便要不太平了。

连锦所谓的换身衣裳,不过是将粗布换成了锦衣。依旧是一身黑,领口袖边处却以银线勾勒出细密云纹。这是那日从裁缝铺买来之后,素素亲手替她绣的。

素素天生便有一双巧手,经过这么多日的相处,连锦竟是对她越来越有兴趣。她虽胆小,但手极巧,做得一手好女工,烧菜功夫又极佳,每每让她停不下筷子。

进宫的马车早已候在了门外,明黄色的轿子,其上绣着大朵牡丹,一如太子给人的印象,嚣张而引人注目。

连沁如站在轿子旁,见连锦来了,为难道:“妹妹,太子殿下只派了一顶轿子,这么热的天,两人挤在一处难免……”

连锦面上却不动声色,只豪爽道:“无妨,我是粗人,骑马即可。”

连沁如对于她今日装扮,显然是十分满意的。连锦着女装时与自己样貌相似,虽她永不会承认落败于这个庶女,但不可否认,她有些不安。眼下她这一身男装打扮,额上更是配了条深紫色的抹额,不施粉黛,活脱脱便是个男子,哪里还能与自己媲美?

她在心中冷哼道,哼,果真是粗人。面上却是笑吟吟地,在一旁丫鬟的搀扶下,踩着脚踏上了轿子,动作极尽优雅。

待府中仆人将她的枣红色马儿牵来,她长腿一跨,稳稳坐于马上,对一旁的公公谦和道:“公公,走吧。”

那小太监张公公是东宫中人,今日奉命来此接将军府的两位小姐入宫的,他是小角色,没什么地位,但这位二小姐为人谦和,对他这个下人也彬彬有礼,而相较之下,轿中那位却连正眼看过他都不曾。他抬头看了看毒辣的日头,眼神不自觉地又飘到了若无其事骑在马上的二小姐身上,心中不免生出几分好感。

行至宣宏门外,侍卫见了这明黄色的轿子,虽知是东宫中人,但也要例行检查一番。张公公笑呵呵掏出腰间令牌,那几个侍卫这才放行。

入了宣宏门,便是广阔的北广场。地面以大青砖整齐铺就,遥遥望过去,能看见皇宫内鳞次栉比的房屋。

连锦牵着马跟在张公公身后一步步往前,忽然有些恍惚。

宣宏门是皇宫的北门,前世,她便是拿着从连胜那里偷来的兵符,带着五万精兵,自此门入宫,血洗了皇宫。

青砖缝隙之内,仿佛还能闻及血腥味。她微微抬起脸,日光灼热,直直照在脸上,很真实的触感。她将心思悉数收回来,跟在张公公身后,走上了通往东宫的路。

到达东宫时,离未时还有些时候。

张公公将两位连家姑娘请到了一处厅外等候,道:“烦请两位在此稍候片刻,容小的前去通禀一声。”

连锦微笑着点点头,两手垂在身侧,整个人站得笔挺。因入宫不得佩戴兵器,她便索性将剑留在了家中。

如此站了片刻,那张公公却还没有来,日头实在是毒,虽两人站在阴影处,仍免不了出了一层薄汗。

连锦早已习惯了风吹日晒,自然不觉得什么,但连沁如自小被娇养在家中,夏日冰盆冬暖炉,何时受过这样的苦?不免有些心浮气躁,但见连锦不动声色,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又站了片刻,才见那小太监缓缓走来,站定了,道:“太子殿下有请。”

连沁如今日特意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方才出了些汗,脸上有些粘腻难受,又碍于没有铜镜,只好小心翼翼地用丝帕擦,又不敢用力,怕弄花了妆。见这小太监这般气定神闲,心中已认定了是他办事不力,默默在心中记了一笔,勉强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跟在后头往主殿去了。

连锦却仍是气定神闲,这张公公等在将军府外时,态度可谓好,如今却让她们二人在此等候多时,来时仍不紧不慢,显见得是经人吩咐。在这东宫之中,除了太子,还能有何人能指使?如此一来,太子若不是恶趣味,便是有意考验二人了。

她眼角余光扫到连沁如面上凝结的冷意,转过眼来,心中冷冷一笑,此时的连沁如,城府显然还不够深。

越过主殿朱红色的大门,便见殿内空旷,太子与太傅相对而坐,或许是才授完课,听到动静,抬头看过来,立刻扔了手中的笔,引得太傅唇边的胡子动了动。

按照前世的记忆,连锦此时尚未见过太傅,因此刻意落后一步,跟着连沁如拜下身去,待太子免了二人的礼,便听到连沁如甜甜喊了声:“外公!”

沈秀荣对这个外孙女是极为宠溺的,或许是因为家中仅有两个臭小子,因此对女儿家生出了百般疼爱之心。连锦做出微微错愕的样子,愣在当场,不知如何反应。

精彩点评

顾轻狂的《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