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炮灰奋斗记》穿越之炮灰奋斗记 076章 被抢夺的人生(二) 炮灰奋斗记平胸小受文

《炮灰奋斗记》穿越之炮灰奋斗记 076章 被抢夺的人生(二) 炮灰奋斗记平胸小受文

时间:2021-04-08 08:51:25来源:阅文集团

《炮灰奋斗记》女配修仙炮灰奋斗记 BL 炮灰奋斗记玄幻言情小说 连载

炮灰奋斗记

类型:玄幻言情作者:云洛裟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炮灰奋斗记》的佳作,是作者云洛裟新出的玄幻言情网络创作,网文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原本以为会需要大家去送刘颜元,颜元还给她准备了礼物,没想到那一对夫妻却走得十分的匆忙,当即办好了手续,给孤儿院留下了一笔钱,他们便离开了,颜元当时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想到刘颜元将来会有很好的人生,她也为

《炮灰奋斗记》 免费试读

原本以为会需要大家去送刘颜元,颜元还给她准备了礼物,没想到那一对夫妻却走得十分的匆忙,当即办好了手续,给孤儿院留下了一笔钱,他们便离开了,颜元当时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想到刘颜元将来会有很好的人生,她也为她高兴。

善良的姑娘依然在孤儿院里生活,她凭着优越的成绩考上了全省最的初中,就读最好的高中,更在高考时考上了全国最顶尖的大学,在她以为她的人生将因她的努力而变得不一样的时候,却被告知她的高考成绩被人顶替了!

颜元跑到学校去,学校老师却对着她直摇头,让她不要去查这件事儿,颜元不肯,孤儿院里却被丢了一笔钱,说是买下她的高考成绩。

颜元顺着线索去查,竟查到顶替她的人就是当初的刘颜元,颜元愤怒的,想要去问个清楚,可她还没靠近刘颜元,却被人打了一顿扔到了孤儿院,并且被人警告,这件事儿如果她再敢去闹的话,他们弄死她。

原主自小的身体就不好,被他们这么一打,当夜发起了高烧,若不是孤儿院的院长们一直照顾着她,只怕她就死了。

如此九死一生,原主就是想闹,孤儿院的院长们也怕她真的没命了拉住她。原主没办法,咬了咬了,她选择了弃学,开始自己做生意,她做着最苦最累的活,硬生生地把生意做了起来,开了几家连锁的火锅,成了一个小有名气儿的美女老板。

也在这个时候,原主碰到了生命中的劫,一个叫卓飞的男人,他一个装修公司的老总,比原主大了三岁,也算是事业有成,两人初见相互就有好感,很快确定了关系,甚至在一年后谈婚论嫁,就在原主满怀欢喜等着结婚时,却不想捉奸在床。

那一双赤裸的男女就躺在原主精心所选的婚床上,原主看得几欲作呕,原主是个骄傲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自是要跟卓飞分手的,可卓飞却口口声声喊着他是被人设计,他没想要跟那个女人发生关系,真的没有。

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竟然又是刘颜元。原主心中的愤怒无法言语,但一个已经背叛她的男人,她不会再回头。却在此时,原主的餐饮连锁接二连三的发生了食品问题,原主焦头烂额的,连锁店不但被封,原主更是负债累累。

到这个份儿上,原主哪里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人了,再让人一查,竟然是刘颜元。如天之骄女的刘颜元在原主被人追债落魄时出现在原主的面前,轻蔑之极地道:“你算是什么,竟然敢跟我抢卓飞,让你的店关门负债只是一个警惕,如果你再不离开卓飞,你可以试试。”

原主心中的愤怒和怨恨根本无法言语,卓飞那个背叛了她的男人,她早就不要了,就算她的店破产了,那个男人想要帮她,她都没点过头,刘颜元凭什么说她缠着那个渣男?

再一次遇到卓飞,原主气得狠煽了他几个耳光,头也不回地离开,却不料当夜竟被人入室抢劫推着坠楼而死。

原主这般枉死,自是不甘之极,她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抢回原来属于她的一切,更要让那叫刘颜元的女人尝尝她所经历过的痛苦。

颜元接收了原主全部的记忆,能感受到原主的悲痛和恨意。而这会儿颜元正是处于高考成绩被刘颜元顶替,还让刘颜元叫人打了一顿那会儿。

对于那位刘颜元,只看原主的记忆,不偏不倚,那样那个抢夺了别人的成绩的人,都是让人极其不喜的,原主的愿望,颜元合上了眼,定是要完成的。

颜元默默运行北冥神功的心法,眼下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运功打坐了一夜,颜元能感觉到身体的基本恢复,原主曾经在后来查过被刘颜元收养的那户人家,那家竟出自于京都,帮她查的人只提醒她不好与这家为敌,别的一丝消息都没露过给原主。

原主倒也没为难别人,只要了一个地址,眼下吧,颜元可是想往那家里闹上一场。

越是大户人家就越是要脸,颜元衡量着自己现在的功力,配上凌波微步的话,虽然比不上上辈子,但要逃的话,她还是能逃的。

打定了主意,颜元穿上了衣服,把枕头底下的支票也带上,那可是刘颜元给孤儿院送来的作为买下她的成绩的钱呐,拿着甩回去给她,原主想必也开心。准备好了要往外去,在门口遇上了院长,院长关心地询问,“颜元你身体还没好,这是要去哪儿?”

“院长,我有事儿出去下,很快就回来!”颜元拿定了主意,可这话当然是不能告诉院长的,交代这么一句,便越过院长离开了孤儿院,往刘颜元的养父母家去。

刘颜元那养父母家确实不一般,就是小区的入口都有警卫把守,当初原主曾经听说过,这一片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地位非同一般。

颜元直接跃上了树顶,再那么轻轻降落,自然是过了小区的守卫,进了小区,没想到还有一波又一波的警卫巡逻,颜元发现得极时,立刻就躲到了花丛里,这才没让他们发现。

练了北冥神功的耳朵很是灵敏,感觉到一阵重物从上而落,颜元一个跃起将那物给接住,这才发现竟然是个男人,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颜元立刻提着人闪开了,“彭”的一声,刚刚颜元所在的位置上的花盆竟被枪击了个粉碎。

颜元打了个机灵,这不可是先前那重兵器的时候了啊,这是二十一世纪,高科技发达的时代,一个不小心,她可是要没命的。

“不对!”颜元突然捡上地上的石子,直接往刚刚枪射而来的地方掷去,便听着一声惨叫,颜元身形一闪,将那倒地的黑衣人正脸一拳过去,可是把人给打昏了。

而刚刚被她救了的男人走了过来,“小姑娘是哪里人?身手不错啊。”

颜元把那黑衣男人给捆了,这会儿功夫才抬头看了自己救的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军人,一身的绿装,可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别人他的身份。不过颜元是不懂军人的品阶的,看那人肩膀上的几颗星,应该也不低吧。

心里的念头转了几圈,半天没听到颜元的回答,刚刚往鬼门关里转了几圈的人笑了笑,“我看小姑娘面生得很,应该不是小区里的人。”

“我不是,我是偷溜进来的,把一户姓颜的人家。我刚刚救了你一命,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她要是一个人往那颜家里一进,那可是明显要动手的意思,这位军人倒是应该能帮她点小忙吧。

“团长!”说话这会儿的功夫,跑来了几个士兵,“团长您怎么样了?”

三两下的那人便被人包围住了,那人道:“我福大命大,眼下要给摔死了,可得多亏了这小姑娘救了我,杀手在那儿,你们把人给带回去,我跟这小姑娘往颜家走一趟。”

那人很是利落地把话交代了,让人把杀手押回去,便是很愿意地帮颜元那么个忙啊。

“可团长,万一再有别的杀手……”他那底下的人如何能在这已经出过事儿的当口再让他到处乱走啊,这不是赶紧的劝着。那人摆手道:“不怕,这不是有位身手了得的小姑娘在!”

颜元无言以对,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倒是很相信她啊!

因那人的坚持,底下的人又不敢跟他硬着来,那人往颜元面前站了道:“走,我们去颜家。”

“你知道颜家在哪儿?”颜元问,那人笑道:“放心,我们这小区啊就只有那么一户姓颜的人家,不会给你带错的,跟我走吧!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找颜家是要做什么?”

“我叫颜元,要找那位颜家的小姐,我的高考成绩被那位颜家小姐顶替了,所以来找他们家要个说法。”颜元既然要人家帮忙,自然是不能瞒着人家的,可这出口的话啊,真不是闹着玩的,那人严肃地道:“小姑娘,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可莫要乱说。”

“像这样关系一生的大事,能乱说吗?我想凭你们的本事,只要一查,这件事是真是假的,谁都瞒不过,你说对吧。”颜元也是有经历的人了,这位团长要是想查什么,应该都能查得到,毕竟颜元所在的学校,班级,这可都假不了。

“小姑娘让我帮忙,莫不是想让我帮你讨回公道。”颜元一身的正气,目光也十分的纯净,而看颜元的衣着,不过是普通人家,刚刚那样的话,若不是真的,颜元绝不敢往小区里闹着要讨公道。所以颜元的话,此人已信了七成。但颜元并不是糊涂人家,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呢?这可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小区虽然大,熟路的人却很好找,这一处都是独立的别墅格局,颜元一路随来,目不斜视,倒叫人很是惊讶。“路团长怎么来了?”

颜家开门的人显然也认识那人,这称呼立刻随口叫了出来,那位路团长点头道:“你们家颜军长在吗?我有事想见见颜军长!”

一听这军衔,可是比这位路团长更高,难怪当初的原主让人查这一家却没人敢查。

“在的,在的,我们家小姐啊考上了京都第一大学,正好大家正给她庆祝呢。”开口的人嘴快的道了里头的情况,路团长却是听着皱了眉头,转头看了颜元一眼,“要改日吗?”

“是我顶替了别人吗?”颜元反问,既然敢拿着别人的辛苦大肆庆祝,被人当面揭穿的不正是罪有应得吗,颜元倒是觉得今天这日子选得可是真好。颜元就要往里面走,路团长却突然地拦住了颜元,“小姑娘,咱们还是改日再来。”

颜元止步,“你不打算帮我了是吗?”

路团长轻轻一叹道:“所谓打人莫打脸,眼下颜家既是有客,改日再来又何妨。”

回应路团长的是颜元直接越过了他往屋里去,路团长的脸色一沉,万没想到颜元一个小姑娘竟敢如此地无视于他,却只能跟着进去。屋里是真热闹,张灯结彩的,满屋子的人都围着一个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句又一句恭维的话不绝于耳。

“刘颜元!”明明颜元的声音不大,偏偏却盖过了在场的人的声音回荡在人的耳间。

“啊!”那被团团围住的小姑娘立刻回头答应,可反应过来时,脸上的笑容却是僵住了,再看到颜元,脸更黑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来找你啊!”颜元回答地十分的随意,“哦,对了,这是你给我的支票,还给你。顺便告诉你一声,我的成绩就是我的,你想要顶替,作梦。”

颜元将那支票甩到了刘颜元的脸上,她们之间隔的距离有些远,也不知颜元是怎么把那一张轻飘飘的支票甩了那么远的正好打在刘颜元的脸上。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刘颜元捉住支票大喝一声,颜元道:“我胡说八道,要不要查查我们的准考证,要不要调一下试卷送相关部门检查一下我们的字迹,要不要请我们各自的同学老师校长来问问,考上第一京都大学的到底是谁?”

一连串的要不要,直把刘颜元吓得倒退了几步,颜元目光一撇,可不看到了仇人,前几天打了原主的几个男孩。“几位还没忘了前几天的事儿吧,想来要是查监控还能查到,各位是怎么打的我的。”

“你,你哪里来的村姑,跑到颜家来胡说八道,快把她赶出去,赶出去。”这几个一看事情不对,却是要把颜元弄走,齐齐的上,想要故伎重演揍颜元一顿,颜元冷笑一声,送上门来找打的,可别怪她。颜元将那先伸来的手直接折断,再一个前踢,直把人踢趴倒地不起,再一个横扫,把那些要上前的人都打倒在地,只听着一片惨叫声,而颜元身影一动,人已在刘颜元的面前,提着个人便道:“跟我走!”

精彩点评

这本《炮灰奋斗记》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玄幻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云洛裟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