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盛世医妃之农家俏娘子 第14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LOLI控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盛世医妃之农家俏娘子 第14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LOLI控

时间:2021-04-08 11:52:38来源:阅文集团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小说 GAY吧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小说完结版 连载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季芩川状态:已完结

光环人物是小娘子,相公的网络创作《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此文是季芩川笔下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朴实无华故事新颖,绝对是不容错过的优质辣文,主要章节节选 “打死你这个嘴贱的狗杂碎!”张梓芯一边抡起竹篮砸过去,一边气急败坏地咒骂道:“你爹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姑奶奶今天越俎代庖,教你怎么做人!”“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阿庆摸了一把额头,看着手上的血迹,登时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 免费试读

“打死你这个嘴贱的狗杂碎!”张梓芯一边抡起竹篮砸过去,一边气急败坏地咒骂道:“你爹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姑奶奶今天越俎代庖,教你怎么做人!”

“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阿庆摸了一把额头,看着手上的血迹,登时红了眼,抡起拳头向张梓芯挥舞过去。

张梓芯敏捷地弯腰躲开,就势一个扫堂腿,阿庆痛呼一声扑倒在地。

众人立刻哄堂大笑,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来。

张梓芯抡起竹篮凑过去,刻意对着阿庆的两腮砸了过去,方才解气地说:“再敢辱骂我家相公,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保证打得你爹娘认不出!”

阿庆被打得头冒金星,头昏脑胀,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水。一颗大黄牙出现在眼前,他面色骤变,含糊不清地说:“我的牙,你,你……”

掉落的正是他的大门牙,张嘴说话就感觉到漏风,气得他翻了翻白眼,厥了过去。

“打死人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立刻引起了恐慌。

“这小娘子好生狠毒,只不过说了她家相公几句又不会死人,她竟下这么狠的毒手!”

“就是啊,这阿庆就是嘴巴叼了点,其实还是挺勤快的小伙子。”

……

面对铺子里指指点点的人,张梓芯哼了哼,不客气地回敬说:“说几句不会死人,那我骂你相公是吃软饭的小白脸,靠着你做皮肉生意过活,也不会死人,你是不是要赔着笑脸,感谢我呢?”

那一开始说话的妇人登时脸红脖子粗,挽起了袖子,冲开人群,向张梓芯扑过去,急吼吼地说:“该死的贱人!竟敢往老娘身上泼污水,老娘非撕了你不可!”

张梓芯轻巧地避开,那妇人扑了个空,险些步了阿庆的后尘,与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

“怎么,这位大婶恼羞成怒了吗?”张梓芯看了一眼藏在内室珠帘后面的藏青色衣角,眸光一闪,冷冷地说:“将心比心,大婶被我一番羞辱尚且恨不得撕碎了我,那阿庆无缘无故对我相公辱骂,我难道不该给他点教训?”

众人停止了议论和指指点点,多数的人都面红耳赤,羞愧地不敢和张梓芯对视。

“何况我这么弱小的女子,如何能将阿庆这样青壮年打死?无非是他被我在诸位面前打了感觉没有颜面,气晕了而已。”张梓芯厚着脸皮把自己脱开,哼了哼,拎着竹篮返回到季子墨身边。

季子墨适才一瞬间也有点膛目结舌,似乎想不到张梓芯会有这么彪悍的举动。不过很快的他便释然了,他家小娘子维护他,这是莫大的荣幸。

“咳咳,发生什么事了?”就在众人被张梓芯唬住的时候,藏在内室珠帘后的藏青色衣角的主人撩开珠帘,一副茫然的走出来。

张梓芯心底冷笑,看了这么久的戏,这会儿才出来,还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只第一印象,张梓芯就断定此人不是个善茬。

“阿庆!”出来的人便是鲁记木作坊的掌柜的鲁四海,他看了一眼厥过去的阿庆,一脸的担忧,同时愤怒地说:“这是什么人下此毒手?”

“鲁掌柜的真那么担心你徒弟,应该赶紧地命人请大夫才是!”张梓芯不紧不慢地说,眼睛里的讽刺一览无遗。

众人看向鲁四海的眼神登时变了,有不少的客人甚至转身走出了铺子。

鲁四海利剑一样的目光瞪向张梓芯,只几秒钟,便移向旁边的季子墨,森冷地说:“季秀才,此事,你可有话说?”

“我鲁四海和季秀才打交道也不是三五天,我的为人,季秀才应该清楚吧?”不待季子墨回答,鲁四海又眸光一闪,耐人寻味地看了一眼季子墨手中的麻袋,凌厉地说。

“我家娘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季子墨宠溺地看了一眼张梓芯,抬眸,清冷地直视着鲁四海道。

“好,好得很!”鲁四海故意说那番话,就是威胁季子墨,他手中的竹制、藤制物什,能不能换到银子,全在他的一念之中。

季子墨为了家中的境况,必然会顺着他的意思,认下对他徒弟阿庆的毒手。

结果,这季子墨竟然出乎意料!

寒芒一闪而逝,鲁四海一脸的阴沉说:“来人,速去回春堂请郎中!”

“是,师傅!”一名刚从二楼下来的跑堂伙计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边应了一声,跑出了铺子。

鲁四海甩了甩袖子,冷冷地说:“不管我这个徒弟有什么过错,季秀才你的娘子的确是大庭广众之下伤了他。我作为他的师傅,自然要给他做主。”

“明明是你徒弟嘴巴不干不净,你这个做师傅的非但不知悔改,反而倒打一耙。我算是明白了何以他这么目中无人,逮住人就胡乱犬吠!”张梓芯面色一冷,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你——”鲁四海也是被张梓芯气到了,勃然大怒地说:“俗话说大狗还要看主人,你这小娘子伤了阿庆,便要给我鲁某人一个交代!”

“噢,怪不得会咬人的狗不叫呢。”张梓芯讥讽一笑,索性放下竹篮,一副淡定地样子道:“那咱们就见官吧!”

“噗——”还有几个看热闹的人没有离开,闻言立刻捂住嘴笑起来。

鲁四海青筋毕露,面色更加阴沉,冷冷地说:“我不和你耍嘴皮子!一会郎中过来看了阿庆的伤,自有青天大老爷给他做主!”

“恕我妇道人家不知道,鲁掌柜的难不成就是我们平原县的父母官?”张梓芯眸光一闪,一副傻乎乎地样子说:“适才鲁掌柜的说要给你徒弟做主,现在又说青天大老爷做主,呀,鲁掌柜的不会偏颇,故意判我有罪吧!”

“小娘子误解了,鲁掌柜的不是我们父母官,不过嘛,也差不多喽!”

“就是呀,咱们平原县的县丞大人,可是鲁掌柜的连襟呐!”

……

我去,不会这么倒霉吧?

张梓芯那番话是故意寒碜鲁四海,想不到竟然能得到这么个内幕!

“相公,都是我冲动连累你了。”张梓芯猛地转头,委屈内疚地看向季子墨说:“虽然说我相信咱们平原县县丞大人铁面无私,可是鲁掌柜的一副有恃无恐得样子,真心让我心里面犯嘀咕呀!”

“让一让,郎中来了!”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喊道。

一名白发老者背着药箱,挤开人群,蹲下身,麻利地给昏厥的阿庆检查起来。

“咦,竟然是回春堂的庄太医!”人群中有人识得郎中,立刻惊呼起来。

精彩点评

季芩川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古代言情文,但他却是古代言情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古代言情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季芩川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小娘子,相公)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