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盛宠医妃农家俏娘子 第49章 第一批樱桃酒成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主角是玉芬,钱玉莹的小说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盛宠医妃农家俏娘子 第49章 第一批樱桃酒成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主角是玉芬,钱玉莹的小说

时间:2021-04-08 12:25:15来源:阅文集团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小说 GAY吧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小说完结版 连载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季芩川状态:已完结

畅销作品《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由季芩川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玉芬,钱玉莹,剧情余音绕梁,比较不错。主要章节节选:季子墨这个时候也已经走过来,蹲下身扶起了张梓芯,面色寒冷地看着钱玉莹说:“你对芯妹做了什么自己清楚!”语毕,拉着张梓芯走回旁边的小泥路。张梓芯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走回去背起了自己的竹筐,与季子墨相携往

《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 免费试读

季子墨这个时候也已经走过来,蹲下身扶起了张梓芯,面色寒冷地看着钱玉莹说:“你对芯妹做了什么自己清楚!”语毕,拉着张梓芯走回旁边的小泥路。

张梓芯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走回去背起了自己的竹筐,与季子墨相携往季家走去。

钱玉莹这临时起意的算计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看着那几个小娘子不善鄙夷的眼神,还有远处那二人相得益彰、渐行渐远的身影,一瞬间竟悲从心来。

自这一日后,张梓芯调整了樱桃酒和桑葚酒的配方,准备酿造的时候加入柠檬进去。

虽然家中的银钱来自于季子墨那一手编织手艺,但是编制这门手艺简单,只要是懂行之人看了成品,多会琢磨出编织手法。

原本季子墨和张梓芯也没打算用这编制家具做长远赚钱的法子,按照张梓芯的意思,每个月季子墨抽几天把新的家具编织手法教会玉芬婶子他们,也由他们编制杨记每个月十套的家具。

张梓芯又花钱,请里正刘从旺出面,寻老实地妇人们帮着张梓芯采摘樱桃和桑葚。

庄宗泽期间又来了两次,季子墨的腿疾已经痊愈,只是还不能长时间走路,必须要再将养一段时日。

张梓芯很是开心,便劝季子墨拿着关元勇给的推荐信,让他去平原书院继续读书。

季子墨这一次没有推辞,帮着张梓芯将家里头的活计做完,便拿着张梓芯给他缝制的简易单肩布包,坐上牛车往平原书院求学去了。

家里头只剩下了张梓芯和傻娘以及小姑子,因地窖中没了空地,所有的大坛子全部被酿了酒,张梓芯一时之间也没了事情,便整日里陪着傻娘一起照看小姑子。

日子就这么晃悠悠地流逝,直到杨记的伙计铁球再次登门,给张梓芯送了一千五百两银票,并几盒点心。

张梓芯激动地把银票收起来,自有巴山叔帮着铁球一起将和另外两名学徒将十套家具搬上了两辆牛车,并用牛皮筋将其拴紧。

那两名学徒正是上个月说好的,要过来学这十套家具编织手法的学徒。

张梓芯自然不会在这件事情推脱,季子墨临去书院的时候,也和她商量好了如何应对。

玉芬婶子四个人编的都很好,乡下人实诚有耐心,两个学徒不大一会就把要领掌握,和铁球一起告辞离开。

“叔、婶子们,快些吃饭吧。”张梓芯将做好的饭菜摆上了堂屋的桌子,出来招呼四个人说。

这一次铁球来得时候,一并给了张梓芯另外一张图纸。上面画着另外十种家具,好在季子墨有先见之明,离开之前便教会了巴山叔、莲花婶四人其余家具的编织手法。

这一个月四个人编制了不下五十套的家具,足够应付接下来半年的杨记供货。

但是张梓芯深知这个赚钱的法子半年之后,怕就没了这么大的收益。届时没了新花样,便只能每个月领取杨记那两成的利钱。

不过一想到杨记闻名整个康朝,估计销售门路宽广,但是两成的利钱,应该也不是小数目。

主要到时候不需要自家供货,只是将这门手艺交出去,说起来也比较便捷省事。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客气。”玉芬婶子笑着道:“不知不觉这一个月呀,我们每个人都在你这拿了二两银子有余,都顶得上在富贵人家上工半年了!”

“婶子可别这么说,这些可都是叔、婶子们凭着自己劳动所得。”张梓芯笑着道,一边帮四个人将米饭盛上。

“叔、婶子们慢吃,我去西屋给娘送饭。”张梓芯也不打搅四人,而是出了堂屋,进了庖房拎着食盒,将单独留出来的饭菜提着去了西屋。

莲花婶四人看着张梓芯出去后,互相看了一眼,点头说:“想不到这一个月光景,在墨哥儿家里头每天吃一顿饭都成了盼头。”

王氏呵呵笑着说:“可不是?就是我们家里头,也没有包吃每天都给蒸的大米饭或者白面馒头呐!”

“这孩子实诚啊!”玉芬婶子再次感叹一声,禁不住又想到晚上和刘从旺谈话的时候,他总是感叹着季三爹家里头怕是要兴起了。

尤其是对芯丫头酿的酒,更是给了很大的期待。

巴山叔是个老实憨厚的,见三个妇道人家谈话,便埋头吃饭。

因着是乡下人家,倒是没什么讲究,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西屋里头,张梓芯喂了晴姐儿喝了奶粉,看着她坐在自己专门定做的木质小床里玩儿的欢乐,便坐下来,和傻娘一起吃饭。

“子墨这几天要放塾假了吧?”傻娘这一个多月和张梓芯更熟悉了,话也多起来。

“嗯,墨哥因为是中途进书院,所以这会儿只能算走读生,十天便可以回家沐休两日。”张梓芯一边回话,一边将傻娘爱吃的红烧排骨端到她面前,自己则吃着宫爆鸡丁有滋有味。

“记得那些小酒坛子要早点收进地窖中,夏日多雨,说下就下。”傻娘点点头,不忘提醒张梓芯。

“知道啦,娘。”张梓芯答应一声,她肯定不能忘啊,那么多小坛子她清洗的时候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就等这两天樱桃酒成,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转眼间三天过去,这一天是张梓芯第一批酿造的樱桃酒成的日子,也是季子墨塾假。

头天晚上季子墨连夜从镇上雇牛车回来,一大早又早早地起床,帮着张梓芯将酿造好的樱桃酒分装进小坛子。

张梓芯眼看着第一批樱桃酒,浅粉色,非常的漂亮。

“哎真可惜!”忍不住感叹着出声,张梓芯凑过去小啜饮一口,立刻砸吧着嘴吧说:“好喝,墨哥,你也喝点尝尝。”

季子墨看着她那一脸惋惜的样子,还以为这樱桃酒不尽人意,但是又听到她说味道不错,他就迷惑了,何以说可惜?

接过张梓芯手中的瓷杯,喝了一口,季子墨眸光一亮赞叹地说:“这红果酒散发着果香,而且味甘、甜醇,老人孩子我看也饮得!只是为何,芯妹要叹可惜?”

“墨哥感觉这樱桃酒颜色如何?”张梓芯闻言指着瓷杯里,浅红色,颜色如少女脸颊上红晕般炫目的颜色问。

精彩点评

六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农家俏酒妃:娘子,为夫敬你》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季芩川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