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楚君墨攻略 第32章 哪里出了错? 冠宠嫡妃娘受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楚君墨攻略 第32章 哪里出了错? 冠宠嫡妃娘受

时间:2021-04-08 12:15:21来源:阅文集团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小说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冠宠嫡妃18禁 连载

冠宠嫡妃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北宸一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冠宠嫡妃》的新篇,是作者北宸一创作的古代言情新篇,网文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什么时候?其实沐小小也不知道,好好的太后为什么会打起遗梦楼的主意,难道是她哪里出了错?“以后都不会有遗梦楼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划破天际在嘈杂的人群中落了下来,清丽悦耳,犹如天籁之音,众人循声望去直接一

《冠宠嫡妃》 免费试读

什么时候?其实沐小小也不知道,好好的太后为什么会打起遗梦楼的主意,难道是她哪里出了错?

“以后都不会有遗梦楼了!”

一声清脆的声音划破天际在嘈杂的人群中落了下来,清丽悦耳,犹如天籁之音,众人循声望去直接一女子窈窕女子轻纱拂面,正从遗梦楼跨门而出,衣着款款,步伐优雅,即便一张脸被轻纱盖住也掩藏其身上那股出尘的气质,众人纷纷惊叹,这遗梦楼又出新秀了?如此气质定是风华绝代无疑。

顷刻间嘈杂声遁去,一双双眼睛直直的落在跨门而出的白映雪身上。

“以后都不会有遗梦楼是什么意思?”终于还是忍不住有人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

“为正清廉,承太后懿旨废除京城第一青楼遗梦楼,即日起,遗梦楼改为筑梦楼,不再是男人寻花问柳的地方了,筑梦楼内不留宿,不单独招待男子,只琴棋书画舞技欣赏,筑梦楼只在白天开业,晚上正式歇业,凡是有意向的,无论男女买票即可欣赏!”白映雪扫了一下人群娓娓道来。

语毕别说人群中有些人已经开始躁动了,唏嘘声一片一片不断,就连沐小小本人也被弄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走过去拉了拉她的衣服轻声问:“白映雪你这又是搞得哪一出?”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你不是挺感兴趣的么,你不是对银子感兴趣么!”白映雪笑了笑,“我保管你赚个够!”

“都不能过夜了还叫什么青楼?”人群中又是一声。

“这位公子说对了,自然不是青楼,这青楼都被太后下旨废了,筑梦楼的有品位有眼光的欣赏表演,展露才气的地方,而不是男人花天酒地的地方,不知道各位是否娶亲?”白映雪边说边问,回答她的是有娶亲的也有没娶亲的。

“敢问娶亲的你天天逛遗梦楼,你娘子是什么心情?”白映雪眼光扫过人群落在一个适才还说自己娶亲的男子身上,这个男子她还很是熟悉,那是京城悍妇慕容秋的丈夫,慕容秋终究是没有绑住这男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娘子恐怕得提着菜刀追过来吧!”

紧接着人群中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白映雪想看来这慕容秋的菜刀功已经是众人皆知了。

“别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美好的东西是人的本能,不丢脸,既然如此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带着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欣赏,一起呢,比如说这位娶亲的相公就可以带着她娘子一起来我们筑梦楼,欣赏我们推出舞蹈,琴艺,若是有娘子想学的,交了学费,我们也会安排专门的师父来教!”

白映雪看着人群,悠悠道来,字里行间皆是理直气壮:“各位也都是京城中有名的富家子弟,本来来这遗梦楼也就是欣赏欣赏琴艺舞蹈的,若说是找姑娘,多的是名门千金大家闺秀来匹配,又何必来这里呢?既然如此又何必让自己染了这恶名呢?综上所错,皆因为青楼的存在,往后再也没有青楼,遗梦楼也到此为止,一个月后筑梦楼会调整开业,开业第一天免门票!”

“什么是门票?”

大家听听得津津乐道,人群中有人开口这么一问,白映雪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一个太过时髦的词。

“就是入场时交的固定银子!”白映雪开口解释,尔后又信心十足的开口,“大家都散了吧,一个月后会发通告,我敢保证只会让你们惊喜,不会让你们失望!”

“那姑娘,你也会在是吗?到时候我们是不是能看到你的真容了?”

白映雪的轻灵的气质实在是太招眼,想要让人忽视都做不到,流连青楼的男子说话自然也直接,毫不掩饰的就把问题挑了出来。

“大家敬请期待吧!”白映雪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毫不留恋跨进遗梦楼,留下慢慢散去的人群中一个又一个的惊叹声,纷纷对这位素衣女子的身份表示好奇,无一不想看看其真容。

“敬请期待?”

白映雪一进门,楚君墨就冷着一张脸站在她对面,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期待我怎么把一座青楼改造成一个演艺圈!”白映雪看了一眼楚君墨很是认真的开口,那表情要多自信就有多自信,这种自信,很让人忍不住狠狠撕碎了她。

“你玩够了没有?”楚君墨直接扯下她脸上的面纱,扔在地上,然后又狠狠的踩了几脚,“你要是敢这副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本王就……”

“你就怎么啦?不就是休了我吗?我早就在等着了!”白映雪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淡淡的语气平静的出口,可落在楚君墨的耳里怎么听怎么就那么不顺耳。

“你就那么想被休吗?啧啧,可惜本王生平最厌恶的事情就是成全别人!”倏地,楚君墨突然靠近,放大的脸直接倒映在白映雪的双眸,紧接着,玩味的声音带着男人蛊惑的气息在白映雪的耳根蔓延开来,“其实本王想说的是……你要敢这副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本王就……直接先要了你!”

白映雪脸色大变。

“啊哈哈哈哈……”楚君墨说完得逞的大笑了起来,在空旷的遗梦楼里趁得格外洪亮。

白映雪没有理会,只是把具体的想法告诉了沐小小,毕竟这个事情还需要她去做,说起来沐小小还真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子,白映雪只是这么一点拨,她就全明白了。

“赚了银子别忘记对半分!”说完白映雪看着沐小小那嘚瑟样,还是忍不住开口。

“墨王府还缺银子花?”沐小小挑眉看了一眼坐在他们不远处坐了一下午的楚君墨,开口反问白映雪。

“哪有人不缺银子的,皇上天下都是他的,他也还缺银子呢!”白映雪轻笑着开口,钱这种东西无论放在哪朝哪代都是不会嫌少的。

看着对面的沐小小,白映雪总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种神秘气息,明艳轻浮的外表下,好似隐藏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一般,每接近一分,这种感觉就会更加明显。

而且她和楚君墨之前也并非单纯的只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看对方的眼睛太过干净了。

不过想起这遗梦楼即日便不负存在了,白映雪还真是一阵轻松,这太后交给她的懿旨也算是执行了,至于筑梦楼么,那只是一未来,现阶段这个事情算是告一个段落了,至少抗旨问题算是解决了。

京城第一青楼一夜之间消失,令整个天盛王朝都震惊,太后听到此消息的时候,还很是诧异了一把,这白映雪的速度可比她想象中要快,本以为没个一年半载都不会有消息了,不过这次她的那个宝贝孙子怎么就没跳出来弄点事?这是她未曾想到的。

白映雪整个下午都在和沐小小讨论这个筑梦楼打造问题,沐小小的意见是包装原有头牌重装上阵,这样可以引来无数原有老顾客,而白映雪的意见则有所不同,要启用有专业特长的新面孔,重塑筑梦楼形象,要与过去挥别开来。

“天都黑了,还不打算回府吗?”一直坐在一旁喝着茶听着故事一言不发的楚君墨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题外话,似乎对于他温柔乡的未来并不关心。

回到墨王府的时候,天还真的快黑了,才踏进门就看到一对熟悉的身影太子楚君晔太子妃白若梅。

楚君墨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隆了起来,还真是把他的警告当耳边风了,这次倒是学聪明点了,把白若梅也呆来了。

“雪儿,听说你在遗梦楼差点被当成刺客抓起来?”楚君晔一见到白映雪眼一双眼睛都亮了,就差没冲上来检查检查哪里不好了。

“太子殿下这么直呼墨王妃的名号恐怕不妥吧!”楚君墨不知为何看到他殷切与关怀的眼神他心里就不爽到了极致,还敢当着他的面叫雪儿,真当他是死人吗?

“墨王严重,毕竟是若梅的妹妹,只是听说,过来看看,既然没事那我……们也就放心了!”楚君晔难掩尴尬之意。

“雪儿,既然没事,那就好,但是姐姐有句话不管该讲还是不该讲,今天也得当着王爷的面讲了!”白若梅一双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白映雪出口警告,“太子殿下担心你是因为他是你姐夫,有些该想的和不该想的最好放在心里!”

呵,好一个担心你是因为他是你姐夫!

白映雪淡淡的笑着,眉角的讥诮越来越浓,看了看白若梅,再看看楚君墨,还真是一个是好姐姐一个是好丈夫,一个个都觉得她是个花痴,她就那么见了男人就喜欢了?

“姐姐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该想什么不叫该想,难道我曾经迷恋过太子后来没嫁成,雪儿连想想都不能想了?姐姐既然来看过雪儿没事了,那雪儿就不送了!”

“你……”白若梅显然被她的话给呛到了,着实没想到一向温和怕事的花痴会说出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虽然上次在太后的怡和宫也见识到她的变化,只是没想到她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说完没等白若梅在开口,便优雅转身,留下一个肆意的背影,不管她是不是曾经的白映雪,又不管她是不是迷恋楚君晔,他们一个个凭什么来干她的闲事,一副副指责的样子。

楚君墨的目光触及到她肆意的背影之时,跨步向前走去,留下那一对人站在原处,脑海中闪过迷恋二字,又快速飞过没嫁成三个字,然后连接成想想都不能想吗?那意思很是明显,她在想太子楚君晔,这个意识让楚君墨足以爆发雷霆之怒。

“好一个白映雪!”楚君墨目光停留在她消失的方向,心中的无名怒火瞬间烧到了极致,该死的女人,心心念念想着那个男人,难怪时不时提醒他可以休了她,一想到这楚君墨的胸口就想塞了一块棉花一般,闷得的喘不过起来,需要找个突破口发泄。

精彩点评

北宸一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北宸一自传意味的《冠宠嫡妃》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