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橙光游戏破解版 第31章 遗梦楼好端端的怎么歇业了呢? 冠宠嫡妃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橙光游戏破解版 第31章 遗梦楼好端端的怎么歇业了呢? 冠宠嫡妃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时间:2021-04-08 12:04:33来源:阅文集团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小说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冠宠嫡妃18禁 连载

冠宠嫡妃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北宸一状态:已完结

北宸一畅销作品《冠宠嫡妃》由北宸一最新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白映雪,楚君墨,设定回味无穷,非常非常不错。书中主要讲述:因为距离过近,都能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白映雪的手被压在他的心脏处,手心下心脏跳动的声音,直接撞击她的心灵,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反抗。“白映雪,你疯了吗?一个刺客你也敢救,你真是想要我们遗梦楼关门大吉吗?”

《冠宠嫡妃》 免费试读

因为距离过近,都能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白映雪的手被压在他的心脏处,手心下心脏跳动的声音,直接撞击她的心灵,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反抗。

“白映雪,你疯了吗?一个刺客你也敢救,你真是想要我们遗梦楼关门大吉吗?”

清脆的声音带着怒气扑面而来,白映雪倏地推开楚君墨就见沐小小一袭红衣站在门边,诧异的看着他们,眼光在她与楚君墨之间穿梭来回。

“小小,你这破坏别人好事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楚君墨一脸不满的看着她开口。

“好事?你们有好事吗?”沐小小不怀好意的笑着,“这两人衣衫都整整齐齐的,哪来的好事?”

“小小说的对,我们之间呀,好事没有,烂账一堆!”白映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君墨,他们之间的确有好多账该算,且不说这个男人流连花丛不靠谱,就单单是大婚之日给她的那些下马威她还没好好得跟他清算过了,还想有好事,做梦去吧。

楚君墨看着她一张俏脸上满脸的赌气气息,那架势还真是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原本他该是有些讨厌,可现在竟隐隐有些期待。

“先甭管你们两之间的什么烂账不烂账的,我在问你那个刺客是怎么回事!”沐小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楚君墨要清账的人向来不少,“还有白映雪,再敢招惹刺客的话,就不要出现在我这遗梦楼了,我可不管你是什么王妃不王妃的,在我这没有特权!”

沐小小本来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白映雪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的,差一点给遗梦楼惹上了事儿,好在她的人没事,不过现在看楚君墨这副样子想必也不会让她为难白映雪,算了她也不做这个坏人了。

“算了算了,我看你也吓得不轻,就不计较这件事了!”沐小小挥了挥手上的红手绢很开口,“现在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做了,遗梦楼今日起开始关门整顿了,你若是让我赚不了钱或者是真的被封楼,那我可就不答应了!”

“行,赚不了钱你就让王爷养你好了,他肯定乐意!”白映雪瞥了一眼,正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男人,玩味的笑道,一想起楚君墨跟沐小小忽明忽暗,不清不楚的关系,白映雪心里一阵窒息,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有点僵硬。

“是个不错的主意!”沐小小明媚的笑着,然后身子一转整个人就如一阵疾风刮过,落在了楚君墨的怀里,“要不,王爷让我做个侧妃吧!”

“主意不错!”楚君墨嘴角邪魅一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白映雪,刚想再度开口,白映雪淡然无痕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侧妃多委屈小小姑娘啊,怎么着也得是个王妃吧!”白映雪淡淡的看着他,唇角的弧度带着浓烈的讽刺意味,心底一阵凉过一阵,说是对嘲讽的是沐小小,更像是她自己。

闻言,楚君墨一张俊美如妖孽的脸瞬间阴沉到了极致,阴柔的味道正骇然来临,盯着白映雪的双眸能冒出火花来。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来砸场了,小小姐你快去看下!”

遗梦楼的小月直接冲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白映雪扬声开口,心里一道黯然,不会又出现刺客吧。

“他们对遗梦楼突然停业表示不满!”小月一边,边喘气边说话,“要求我们重新开楼,要看姑娘们表演!”

“看见了吗?白映雪?这楼还没封呢?就是这样的结果出来!”听罢,沐小小看了一眼白映雪悠悠道来,“这遗梦楼就是男人的温柔乡,好好的废了,他们要是善罢甘休才怪了呢!”

白映雪拧了拧眉,这样的结果她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不是很正常嘛?男人么,为了美色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接下去怎么引导?”

“正常?白映雪,你说的到是轻松!”沐小小顿时觉得头疼,好好的太后怎么就盯上她这遗梦楼了,还弄了这么一个难缠的女人过来,“你下去,帮我搞定楼下那些要掀楼的男人再说!”

“好,拿套衣服来!”

沐小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以为白映雪会拒绝,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几乎意外的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该不会是让我穿成这样下楼帮你去搞定那些一心想欣赏美色的男人吧!”看着沐小小的反应,白映雪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衫,有些好笑的开口,“帮我那套素色的衣衫吧!”

“好!”沐小小诧异的看着白映雪,然后又命令小月去取衣衫,她倒是很有兴致想看看她是怎么搞定楼下那些天天惦记美色的公子哥的,如果此时的楚君墨不是黑着脸的话。

衣服很快就取来了,接过衣服,白映雪就进了雅间的厢房直接把衣服换好了再出来,小月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蝴蝶纱裙,这是遗梦楼颜色最素雅的衣衫了。

只不过眼前的人出现的时候,屋内三个人的眸光同时亮了,毫无疑问,被惊艳到了,浅薄的纱裙下身段婀娜,体态轻盈,一张素净的小脸,干净的不染一丝尘埃,发丝被轻轻的挽起轻灵的气质让整个人都趁得若恍若真,一套风尘女子的衣衫硬生生的被穿出一个仙子的气息,如此美貌气质才称的上是第一美女,只是不知为何,白家出名的是大小姐白若梅,当今的太子妃,以前沐小小总觉得那女子美是美,总觉得少了点这么,今日一见她,才知道,到底是少了什么,鲜活的灵气。

“走吧!”白映雪用手在沐小小面前晃动两下,然后悠悠开口。

还没等沐小小开口,楚君墨暴怒的咆哮声耳边传来:“白映雪敢你敢下楼去试试!”楚君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她,眼底的怒气昭然若揭,下一刻就能将她生吞活泼,白映雪心底一阵冷笑,怎么看着表情都好似她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惹怒了这个王爷似的,这男人的脾性还真是摸不透,那双偌大的桃花眸的表情善变的次数都能让她看得心累,一会儿含情脉脉,一会儿又狠不得吃了她,她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她会上这样的男人,会有多累,不过,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对于守住这颗心,白映雪向来很自信。

“王爷,这是哪里来的火气?”白映雪轻笑着摇摇头,眼底一阵讥笑,“我这又是哪里得罪您老人家了?说来火就来火?发火之前能不能先来点预兆?让我好有点心理准备!”

“哪里来的火气?本王的火气大着呢!你穿成这样下楼去是想给本王戴几鼎绿帽子?”楚君墨本就烦躁的情绪被她这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彻底给刺激到了,这女人穿成这样当着他的面说是要去搞定楼下那些想要欣赏美色的男人,还真当他是死人吗?

“绿帽子?”白映雪看着盛怒的楚君墨自嘲一笑,“绿帽子那是用来形容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王爷有帮我当妻子吗?请问世上有哪个丈夫用十里梨花铺地赢取自己的妻子的?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王爷不是早就划分的清清楚楚了吗?”

那样的耻辱,白映雪怎么都忘不了,只要一看到楚君墨这张脸就想到当时他是怎么对她的,原本不在意的东西,在频频接触到这个人的时候,渐渐的开始了在意,原来她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度。

楚君墨睨着眼睛看着她,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显然是始料未及的。

呵,感情这女人是在记仇啊,怪他迎亲当日愧对了她,这么想着楚君墨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不少,出口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

“既然知道我们早就划分的清清楚楚了,那就该明白,占着墨王妃的这个头衔就不该给我丢脸,堂堂王妃穿着青楼女子的衣衫在勾引男人,你这是在挑战本王的底线吗?”楚君墨逼近他,双眼俯视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是警告,更是威胁。

勾引?底线?

白映雪冷冷的看着他一动不动,这就是她从二十一世纪来到这里,上天给她安排的丈夫?

呵,还真是对得起纨绔邪王这个称呼,自己流连花花世界凭什么要要求她这么多,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女人?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搞定吧!”沐小小看了一眼出尘如画的白映雪,又看了一眼风云不动的楚君墨,无奈的摇摇头,下楼。

很显然就楚君墨现在的表现,白映雪要是敢下楼,那是直接撕了她。

“小小姑娘来了!”

“遗梦楼好端端的怎么歇业了呢?”

“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

遗梦楼门口。

沐小小一出现就被一帮人迅速围观起来,急切的嘈杂声音迅速包围了沐小小,这些都是平日里逛遗梦楼的旧人了,遗梦楼作为京城第一花楼,曾轰动天下,突然间歇业,自然是有很多人不明白,想探个究竟,沐小小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又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

“遗梦楼突然歇业是不是跟窝藏刺客有关?听说文将军抓刺杀太子的刺客抓到了遗梦楼了啊?”

沐小小先心下一震,这消息还真是传得快啊,不过短短几个时辰而已,毫无关系的两者在外人眼里看来成了有关系了。

“文将军不过担心遗梦楼里姐妹的安危,查探一番,若遗梦楼要是窝藏了罪犯,那小小还有机会站在大家面前吗?”沐小小指了指手势,示意大家安静。

“那遗梦楼为什么会歇业?什么时候重新开张呢?”人群中一位迷恋头牌的富家公子哥大声冲沐小小喊着。

精彩点评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白映雪,楚君墨)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北宸一)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