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椒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txt免费下载 第29章 谁给你的胆子 冠宠嫡妃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txt免费下载 第29章 谁给你的胆子 冠宠嫡妃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时间:2021-04-08 11:34:46来源:阅文集团

《冠宠嫡妃》冠宠嫡妃小说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冠宠嫡妃18禁 连载

冠宠嫡妃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北宸一状态:已完结

畅销作品《冠宠嫡妃》是北宸一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主线角色白映雪,楚君墨,精彩片段预览:“文将军都这么说,我今天若是不让你搜的话,还真就对不住我这楼里的姑娘喽?”沐小小淡淡的笑着,然后又道,“不过这么多人恐怕是不合适,我这里的姑娘胆小,怕被吓着,要不将军您一个人进来搜搜就是了,将军的能耐

《冠宠嫡妃》 免费试读

“文将军都这么说,我今天若是不让你搜的话,还真就对不住我这楼里的姑娘喽?”沐小小淡淡的笑着,然后又道,“不过这么多人恐怕是不合适,我这里的姑娘胆小,怕被吓着,要不将军您一个人进来搜搜就是了,将军的能耐小小还是信得过的!”

白映雪听到声音冲出来后就隐藏在阁楼边柱子后边,她如今是女扮男装潜在这里,这种场合实则是不适宜露面,心中升起一丝疑惑,听着沐小小跟文将军的对话,刺杀太子的刺客逃进这遗梦楼了?而且看沐小小这架势是不打算让他搜,难道这刺客跟这遗梦楼有关系?

“别动!”

白映雪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把匕首横在了颈间,白映雪刹那间的吃惊,她不是怕死,只是没想到真有刺客,而且胆大的会出现在这里,还未来得及回头,白映雪心中的纳闷被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给替代了,顺着匕首方向乍眼一看,隐隐血迹正往下淌着,很显然,她被一个受伤的男子挟持了,而他的肩膀正淌着血。

“你的伤口再不包扎,出卖你的不是我,而是你伤口流出的血!”白映雪皱着眉头轻轻的吭了一声。

楼下沐小小还在和文章对峙。

男人身子一僵,握着匕首的手显然一震:“你很有胆识,也很聪明,不过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

“都说我很聪明了,怎么会做这种傻事呢!”

白映雪淡淡一笑,轻轻抬头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俊逸的面孔,首先印入她眼帘的是高耸的鼻子,然后是一双深不可测的双眸,不可否认,这男子长得极美,带着男子刚毅的英气,但可以看出,不像是这里的人。

从他的清澈无害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白映雪并无恶意,只是出于求生本能,所以此刻的她并不畏惧,正当白映雪将手伸进怀里,想掏出手帕时,横更在她脖子上的匕首又近了一分,被压低的语气带了几分压迫与警惕:“你想干嘛?!”

“不想被你连累而已”这伤口不包扎的话,一眼就能被瞧见,到时候连累的可是整个遗梦楼。

白映雪眼睛掠过他染满红色血迹的衣衫,并未因为他的威胁而停止手上的动作,从容的从怀里掏出丝帕,淡然一笑,不作解释。

倏地,脖子一松,横更在白映雪脖子上的匕首不见了,男子出乎意料的收回匕首,然后自然的将受伤的手伸了过来,任由她包扎,一双深沉的眸子定定的注视着她:“你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

“美?”此话一出,白映雪手中动作一滞,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他难道看出自己是个女子了吗?

男子刚想开口的,就听脚步声越来越近……

“那文章就只好自己去搜了!”声音是禁卫军统领文章的声音。

白映雪瞥了一眼旁边的雅间,用眼神示意他,去那边,还没等她眼神指示完毕,男子瞬间身子一倾,等到白映雪反应过来已经在他们刚刚坐过的雅间了,好深厚的武功底子,难怪敢单枪匹马去刺杀太子。

“上面有一层阁楼,你先上去,这里我来应付!”白映雪指了指顶上的一个小阁楼,说道。

这间雅间她来过两次,凭借敏锐的观察力,白映雪上次就看到这屋顶的构造很是特别,看似是个兰雕艺术品实则是个储藏室,虽说她并不清楚会为何会如此构造,但现在显然是根救命的稻草。

“你为什么要救我?”男子疑惑的看了白映雪一眼,“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白映雪突然有些好笑,她现在有选择吗?

“首先我没有想救你,我只不过是不想等会儿文将军冲进来把我误认为是你的同党,所以我这是自保!”白映雪看着坚定的说,“其次,除了相信我,你还有第二条选择吗?你想活命还是想拉我下水跟你一起陪葬,你自己选……”

白映雪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搜的一声,人就消失上了楼顶阁楼,然后一声不响,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曾有,好似这房间就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一般。

紧接着砰地一声,雅间的门被撞开……

“你是什么人?!”

才抬头,她心脏处就被一把长长的利剑指着,抬头文章那张刚毅到冷血的脸就完整得落入白映雪的眼脸,面色深沉,目光尖锐,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敢刺杀太子,来人把她抓起来!”

一声长呵,屋内冲进两个士兵,死死的按住白映雪的肩膀,这么一刻白映雪有点好笑,就这么想着,就直接笑出了声了。

“你笑什么?”

文章手上的剑又离她近了一分,他实在是没法想象都已经落到他手上了,还能这么张狂。

“我笑你傻,我若是刺客,还能乖乖这么站着,让你这么轻易就抓住了!”白映雪抬头冷冷的与他对视,“这么容易就被抓住,我又怎么能从太子府上逃出来,这天盛王朝是没人了吗?连这种智商的人都来当御林军统领!”

“胆子不小,敢骂本将军傻!”文章双眸注视着他一动不动,的确长得这么一副细皮嫩肉的相貌,确实不像是个杀手,但是竟然能一眼认出他来,想必也是不是一般的人,“懂得还不少,带回去!”

“等等,文将军这是要不分青红皂白抓一个人顶罪吗?”白映雪用力甩了甩按住她肩膀的人,无奈力道有限,摆脱不了。

“是不是顶罪,交由刑部过审就知道了!”文章冷冷的话里没有一丝温度,眼下之意便是她是要交刑部审理了难逃一劫了。

“这是干什么,你们赶紧把人给我放开!”

熟悉的声音不远处传来,轻飘飘的话卷起一股清冷的香气,犹如寒梅的气息,人群中,白映雪看到了沐小小的身影,那一抹红色,从来没有这么惊艳过,无疑是拯救她的最好人选,她实在可不想这么稀里糊涂就去蹲了刑部大牢了,跟将军讲理显然不通。

“小小姑娘,这是刺杀太子的嫌疑犯,你要包庇他码?”文章看了一眼沐小小毫不客气的开口。

“她是嫌疑犯?”

沐小小看了一眼文章,妖娆的声色里竟是讽刺味,直接绕过视为走到白映雪的面前,直接手一挥,那根束着发髻的簪子被抽了出来,一头乌丝倾泻了下来。

“是个女的?”

文章双眸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一袭白衣胜雪,长发如瀑,清秀绝美的五官散发犹如梨花般圣洁之气,光于之对视就仿佛在亵渎,配上之前那嚣张的口气,还真就那么高高在上,让人不敢高攀,可以肯定遗梦楼没有这种清尘脱俗又高不可攀的女人。

“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沐小小自然是注意到文章吃惊的表情,刚想甩开按在白映雪肩上的两只手,文章冰冷笃定的声音再次出口。

“不行,女的就不代表不是刺客,恰好相反,只能证明她是刺客,不然好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要女伴男装混入这遗梦楼?”

“我说文大将军,该不会是不知道这遗梦楼是什么地方么,这好好一姑娘要是进了这遗梦楼那还有好名声吗?”沐小小咬牙切齿的看着文章一字一句的说,这个榆木脑袋真不是一般的白痴,如不是顾忌这丫头的名声,她还真想把这墨王妃的身份给亮出来,看他还怎么嚣张。

“连名声都不怕还来遗梦楼的姑娘,不是刺客还能是什么!”文章目光死死锁住白映雪的脸试图从她的表情上扑捉到一点信息,可惜徒劳,转身落下两个冰冷的字,“带走!”

听到一声令下,按住白映雪肩膀的两人迅速将人往外拖,沐小小一看架势,刚想动手,外面慵懒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传来。

“怎么想本王的人带去哪儿啊?”

说话间楚君墨甩着一把扇子悠悠然然的独步进了雅间,姿态慵懒,笑容邪魅,丝毫没有被这屋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给影响到。

“末将见过墨王爷!”文章立刻给楚君墨行了个礼,还不忘用余光提醒那两个按着白映雪肩膀的下属行礼,那两名士兵见状立马放开白映雪向楚君墨行了个礼。

对于楚君墨他们还不敢惹,这位王爷性格极为诡异,作风古怪,别人天天对皇位虎视眈眈,他却对遗梦楼情有独钟,即便如此却没有人敢乃他何,因为他手上的能人异士无数,好在是他游手好闲,对皇位无意,不然太子又将多一个劲敌,楚君墨这尊大佛他文章还得罪不起。

楚君墨瞥了一眼行礼的人,仿若未见一般直接绕到了白映雪面前,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发丝凌乱,姣好的面容上浅浅的浮现着淡淡的恐惧,即便隐藏的很好,还是被他看见了。

见楚君墨没有吭声,文章赶紧上前解释:“回墨王爷,末将正奉命追铺刺杀太子的刺客,刺客逃进遗梦楼,末将怀疑……”

文章的眼光落在白映雪身上,却在瞥见楚君墨妖冶犀利的眼神时乍然而止,说不下去。

“你是说本王的王妃是刺杀的太子的刺客?!”楚君墨伸手拂过白映雪额前凌乱的发丝,然后将人搂入怀抱,看着文章冷冷一笑,铿锵出口的语气能将这里的人踩碎一般霸气,“文章,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本王的王妃无礼!”

墨王妃?眼前这个清冷高贵又伶牙俐齿的女人是墨王妃?将军府的花痴小姐白映雪?看楚君墨这副亲昵的样子貌似夫妻感情还不错,难道传言楚君墨留连青楼夫妻不和是假?

一连几个问题在文章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让他的脑子处于震惊状态,半响才回过神来,急忙下跪行礼:“末将不敢,末将有眼无珠不知是墨王妃,未想到墨王妃会女扮男装出现在遗梦楼,还请王爷王妃赎罪!”

精彩点评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冠宠嫡妃》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北宸一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